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马克思、专政和悖论]
徐水良文集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专政和悖论


徐水良


   

2018-5-31日


   

   
   有网友贴出鲍彤先生的文章,并加标题《打下江山的中共,要感谢的不是马克思而是“三个妈”》(见附件)
   
   也有网友批评:
   
   //报童(鲍彤)看书太少,不懂得马克思就是阶级专政——阶级立宪。这是孟德斯鸠早就反对的东西,也是马迹雅为了叙事平民专政失败的重复。而阿伦特《政治思想史》指出马克思是密涅瓦猫头鹰夜晚才会起飞:比喻:白天,历史活动,夜晚,解释活动……——意思是他只是传统哲学不提供实践的反传统哲学家——从柏拉图到黑格尔都是传统主义,就是哲学解释功能的维护者,而马克思不是,他要反对解释,直接实践;也就是解释不了——所以他直接指向极权主义。
   
   马克思是极权主义起源之一(只是之一。)等等。
   
   但是阿伦特说老马是试试古罗马式无产阶级专政,不好解释,这里有无可以解释着?
   
   这位网友并说:马克思是一个悖论持有者,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含义是:如果无产阶级不掌权,就不是专政——若果掌权,就不是无产阶级(所谓无产阶级代表)——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对无产阶级的专政。一层窗户纸而已。//
   
   鲍彤先生的一些说法还是不错的。我这里不来评论他的文章和网友的批评,以及他们的对错。我这里只是正面谈谈马克思、专政和悖论等问题。
   
   马列和纳粹都不是极权起源,他们都只是一神教政教合一极权专制的继承者。
   
   极权,大约起源于三千五百年以前。那个使一神教犹太教正式成型的犹太教实际创始人、发明一神教极权专制的发明者神棍摩西,以及他的圣经摩西五经。它们才应该是政教合一、政信合一极权专制的创始人和最原始的极权教义。
   
   专政和专制是同义词。马克思认为那只是暂时的。马列继承一神教,搞政教合一,政信合一,而且是长期的、永久的。(此外还有不分公域,私域,坚持继承基督教共产主义传统,把全盘公有化的共产主义当作他们的根本目标,等等。)那才是马列极权专制的根本原因所在。这是马列从中东和欧洲一神教极权专制传统中继承下来的极权专制。这种传统与古希腊及基督教成为国教以前的古罗马,没有关系。把它挂到古罗马头上,显然不对。
   
   相反,倒是犹太教神棍摩西发明的一神教极权专制,通过圣经及宗教,通过几个一神教,流传下来,传给马列。而马克思作为犹太人,不可能不接触犹太教的圣经,同时他又生活在充满一神教极权专制传统的世界里,当然就会不知不觉接受其政教合一、政信合一的极权传统。
   
   马克思的东西,当然会有古罗马因素。但这类因素,不可能是主要因素。马克思认为无产阶级政权像许多新政权一样,需要有一个新政权实行专制的非常短暂的时期,以巩固新政权,并实现他们的社会目标。但马克思还没有其后继人,尤其是斯大林、毛魔头、金家皇朝、波尔布特和其他国际共产党那样,把无产阶级专政看成非常长期的一个时期。
   
   而毛魔头,理论上一窍不通,更加无知和可笑,竟然把马克思说的共产主义以前的过渡时期,与共产主义本身的低级阶段等同起来。
   
   所以,这位网友说的这个悖论,在马克思那里,从纯理论上说,基本上不存在,因为专政只是短暂一瞬间。无产阶级刚刚取得政权,实行专政,阶级就开始消亡,很快进入共产主义低级阶段,阶级就没有了,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专政也就不存在了。他这个无产阶级专政,只是从有阶级到无阶级转换的一瞬间。
   
   只有毛泽东和其他国际共产党这样理论上非常无知的群体,才在实际上不仅把它搞成一个悖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实行专政,无产阶级就不再是无产阶级,可是专政还是无产阶级专政。这才是悖论。而且斯大林、毛泽东、金家皇朝、波尔布特们,不仅搞出悖论,熟视无睹;而且恰恰是把这种专政搞成了完全的、共产党权贵对无产阶级、对除了共产党权贵以外的全体国民的极权专制。
   
   但无论马克思是否认为专政(即专制)是暂时的,还是长期的,在实际中,只要马列习惯于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的统治和垄断,那么,他们的统治,就必然是马列政教合一、政信合一极权专制的统治,也不可能只是短期的暂时的。
   
   这也是我一直坚持批判坚定不移地批判马列教和原教旨一神教的原因。
   
   此外,马克思主义的所有论述和理论,都是建立在经济决定论,以及不分公域、私域,把全盘公有化的共产主义当作根本目标等等基础上的、错误的胡说八道的理论。
   
   马克思是理论家,列宁以后则主要是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家。所以,能够真正批倒马克思的办法,就是用正确理论,批倒马克思的那些错误理论。
   
   根据我上面这些看法,我的意见,分析这些小的差别,实际上没有什么大的意义。当然,这些小差别,被现在的许多原教旨马克思主义者,说成马克思与列宁以后的共产党的根本区别,狡辩说马克思主义没有错,错的是列宁以后。但实际上,列宁以后的理论,虽然与马克思本人的理论,有一些小的差别,主要是实际差别。但两者,理论上和实际上,基本一致。列宁以后的共产党,相当忠实地继承和实践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
   
   
   附:
   鲍彤:打下江山的中共,要感谢的不是马克思而是“三个妈”
   
   原题:《RFA独家:摊开来看看中马主义在中国的作用》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baotong/bt-05232018071012.html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
   
   让我们一层一层摊开来看。
   
   马克思和中国无关。他没有参加过或反对过中国的革命,或建设,或中国梦。
   
   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无关。它是被各种各样的人造出来的。不存在真正的或者统一的马克思主义,只存在着言人人殊的各种各样的马克思主义。
   
   曾经风行一时的马克思主义,是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即由《联共党史@第四章@第二节》这个工厂生产出来的标准产品。
   
   但在中国曾经起了并且仍在起着作用的,是捏在中共手里的马克思主义——简称“中马主义”。
   
   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中马主义没有帮过中共太大的忙。不是不帮,而是无能为力。
   
   力量在哪里?力量在枪杆子。枪杆子比中马主义重要得多。
   
   胜利靠什么?胜利靠形势,形势比中马主义重要得多。
   
   如何利用形势以发展实力?靠纵横捭阖的计谋,计谋比中马主义重要得多。
   
   所谓中国革命的胜利是马克思主义的胜利云云,那是说说而已。
   
   真要论功行赏,以时间为序,应该念念不忘的至少是:
   
   首先必须归功于俄共,俄共是中共的亲妈,中共是俄共下面的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
   
   第二必须归功于国民党,国民党是中共的干妈,是国民党的两次合作即两次收养,把瘦弱的婴孩养成为彪形大汉。
   
   第三必须归功于日本军阀,他们是中共的奶妈,他们若不侵略中国,中共只能在绿林里当个山大王。他们打进中国,使“一分抗日,两分敷衍,七分发展自己力量”的中共在人们心目中顿时改观,成了爱国者也乐意参加的民族解放的先锋。
   
   第四必须归功于美国的不愿意看到中国内战的好心的和平特使马歇尔五星上将,他的六月停战令使胜利在望的杜聿明将军束手扼腕,使全军濒临复灭的林彪部队起死回生。
   
   若讲翻云复雨纵横捭阖,马克思嫩着呢,姜是中国的鬼谷子老,真正的传人当然是毛主席!无论外国的还是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对中共夺取政权的胜利都没有尺寸之功。有人把中国胜利说成是马主义的胜利。呸!听听毛怎么说就明白了。毛说,我党真懂马克思主义的不多。毛从来不谦虚。毛在讲老实话。不懂而居然把权力夺到了,由此可以确证:把胜利归功于主义,纯属虚张声势。虚张声势的必要性在于吓唬人:真理在我手里,大家必须服从。
   
   所以,讨论中马主义在中国的作用,在中共夺到权力以前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在中共夺到权力以后,中马主义的作用就无处不在而且无所不能,万万不应该低估,低估就是无视历史无视现实。
   
   没有一个中国人没有受到中马主义的决定性的甚至颠复性的影响:没有哪一位地主不挨斗,没有哪一位工厂主不破产,没有哪一位知识人没有进过炼狱,没有哪一位劳动者得到过争取提高报酬的权利,没有哪一位农村居民没有受到过禁止进城的警告……。
   
   凡是中国
   马克思、专政和悖论
   
   徐水良
   
   2018-5-31日
   
   
   有网友贴出鲍彤先生的文章,并加标题《打下江山的中共,要感谢的不是马克思而是“三个妈”》(见附件)
   
   也有网友批评:
   
   //报童(鲍彤)看书太少,不懂得马克思就是阶级专政——阶级立宪。这是孟德斯鸠早就反对的东西,也是马迹雅为了叙事平民专政失败的重复。而阿伦特《政治思想史》指出马克思是密涅瓦猫头鹰夜晚才会起飞:比喻:白天,历史活动,夜晚,解释活动……——意思是他只是传统哲学不提供实践的反传统哲学家——从柏拉图到黑格尔都是传统主义,就是哲学解释功能的维护者,而马克思不是,他要反对解释,直接实践;也就是解释不了——所以他直接指向极权主义。
   
   马克思是极权主义起源之一(只是之一。)等等。
   
   但是阿伦特说老马是试试古罗马式无产阶级专政,不好解释,这里有无可以解释着?
   
   这位网友并说:马克思是一个悖论持有者,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含义是:如果无产阶级不掌权,就不是专政——若果掌权,就不是无产阶级(所谓无产阶级代表)——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对无产阶级的专政。一层窗户纸而已。//
   
   鲍彤先生的一些说法还是不错的。我这里不来评论他的文章和网友的批评,以及他们的对错。我这里只是正面谈谈马克思、专政和悖论等问题。
   
   马列和纳粹都不是极权起源,他们都只是一神教政教合一极权专制的继承者。
   
   极权,大约起源于三千五百年以前。那个使一神教犹太教正式成型的犹太教实际创始人、发明一神教极权专制的发明者神棍摩西,以及他的圣经摩西五经。它们才应该是政教合一、政信合一极权专制的创始人和最原始的极权教义。
   
   专政和专制是同义词。马克思认为那只是暂时的。马列继承一神教,搞政教合一,政信合一,而且是长期的、永久的。(此外还有不分公域,私域,坚持继承基督教共产主义传统,把全盘公有化的共产主义当作他们的根本目标,等等。)那才是马列极权专制的根本原因所在。这是马列从中东和欧洲一神教极权专制传统中继承下来的极权专制。这种传统与古希腊及基督教成为国教以前的古罗马,没有关系。把它挂到古罗马头上,显然不对。
   
   相反,倒是犹太教神棍摩西发明的一神教极权专制,通过圣经及宗教,通过几个一神教,流传下来,传给马列。而马克思作为犹太人,不可能不接触犹太教的圣经,同时他又生活在充满一神教极权专制传统的世界里,当然就会不知不觉接受其政教合一、政信合一的极权传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