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马克思、专政和悖论]
徐水良文集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2007年
2007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2008年
2008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专政和悖论


徐水良


   

2018-5-31日


   

   
   有网友贴出鲍彤先生的文章,并加标题《打下江山的中共,要感谢的不是马克思而是“三个妈”》(见附件)
   
   也有网友批评:
   
   //报童(鲍彤)看书太少,不懂得马克思就是阶级专政——阶级立宪。这是孟德斯鸠早就反对的东西,也是马迹雅为了叙事平民专政失败的重复。而阿伦特《政治思想史》指出马克思是密涅瓦猫头鹰夜晚才会起飞:比喻:白天,历史活动,夜晚,解释活动……——意思是他只是传统哲学不提供实践的反传统哲学家——从柏拉图到黑格尔都是传统主义,就是哲学解释功能的维护者,而马克思不是,他要反对解释,直接实践;也就是解释不了——所以他直接指向极权主义。
   
   马克思是极权主义起源之一(只是之一。)等等。
   
   但是阿伦特说老马是试试古罗马式无产阶级专政,不好解释,这里有无可以解释着?
   
   这位网友并说:马克思是一个悖论持有者,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含义是:如果无产阶级不掌权,就不是专政——若果掌权,就不是无产阶级(所谓无产阶级代表)——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对无产阶级的专政。一层窗户纸而已。//
   
   鲍彤先生的一些说法还是不错的。我这里不来评论他的文章和网友的批评,以及他们的对错。我这里只是正面谈谈马克思、专政和悖论等问题。
   
   马列和纳粹都不是极权起源,他们都只是一神教政教合一极权专制的继承者。
   
   极权,大约起源于三千五百年以前。那个使一神教犹太教正式成型的犹太教实际创始人、发明一神教极权专制的发明者神棍摩西,以及他的圣经摩西五经。它们才应该是政教合一、政信合一极权专制的创始人和最原始的极权教义。
   
   专政和专制是同义词。马克思认为那只是暂时的。马列继承一神教,搞政教合一,政信合一,而且是长期的、永久的。(此外还有不分公域,私域,坚持继承基督教共产主义传统,把全盘公有化的共产主义当作他们的根本目标,等等。)那才是马列极权专制的根本原因所在。这是马列从中东和欧洲一神教极权专制传统中继承下来的极权专制。这种传统与古希腊及基督教成为国教以前的古罗马,没有关系。把它挂到古罗马头上,显然不对。
   
   相反,倒是犹太教神棍摩西发明的一神教极权专制,通过圣经及宗教,通过几个一神教,流传下来,传给马列。而马克思作为犹太人,不可能不接触犹太教的圣经,同时他又生活在充满一神教极权专制传统的世界里,当然就会不知不觉接受其政教合一、政信合一的极权传统。
   
   马克思的东西,当然会有古罗马因素。但这类因素,不可能是主要因素。马克思认为无产阶级政权像许多新政权一样,需要有一个新政权实行专制的非常短暂的时期,以巩固新政权,并实现他们的社会目标。但马克思还没有其后继人,尤其是斯大林、毛魔头、金家皇朝、波尔布特和其他国际共产党那样,把无产阶级专政看成非常长期的一个时期。
   
   而毛魔头,理论上一窍不通,更加无知和可笑,竟然把马克思说的共产主义以前的过渡时期,与共产主义本身的低级阶段等同起来。
   
   所以,这位网友说的这个悖论,在马克思那里,从纯理论上说,基本上不存在,因为专政只是短暂一瞬间。无产阶级刚刚取得政权,实行专政,阶级就开始消亡,很快进入共产主义低级阶段,阶级就没有了,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专政也就不存在了。他这个无产阶级专政,只是从有阶级到无阶级转换的一瞬间。
   
   只有毛泽东和其他国际共产党这样理论上非常无知的群体,才在实际上不仅把它搞成一个悖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实行专政,无产阶级就不再是无产阶级,可是专政还是无产阶级专政。这才是悖论。而且斯大林、毛泽东、金家皇朝、波尔布特们,不仅搞出悖论,熟视无睹;而且恰恰是把这种专政搞成了完全的、共产党权贵对无产阶级、对除了共产党权贵以外的全体国民的极权专制。
   
   但无论马克思是否认为专政(即专制)是暂时的,还是长期的,在实际中,只要马列习惯于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的统治和垄断,那么,他们的统治,就必然是马列政教合一、政信合一极权专制的统治,也不可能只是短期的暂时的。
   
   这也是我一直坚持批判坚定不移地批判马列教和原教旨一神教的原因。
   
   此外,马克思主义的所有论述和理论,都是建立在经济决定论,以及不分公域、私域,把全盘公有化的共产主义当作根本目标等等基础上的、错误的胡说八道的理论。
   
   马克思是理论家,列宁以后则主要是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家。所以,能够真正批倒马克思的办法,就是用正确理论,批倒马克思的那些错误理论。
   
   根据我上面这些看法,我的意见,分析这些小的差别,实际上没有什么大的意义。当然,这些小差别,被现在的许多原教旨马克思主义者,说成马克思与列宁以后的共产党的根本区别,狡辩说马克思主义没有错,错的是列宁以后。但实际上,列宁以后的理论,虽然与马克思本人的理论,有一些小的差别,主要是实际差别。但两者,理论上和实际上,基本一致。列宁以后的共产党,相当忠实地继承和实践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
   
   
   附:
   鲍彤:打下江山的中共,要感谢的不是马克思而是“三个妈”
   
   原题:《RFA独家:摊开来看看中马主义在中国的作用》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baotong/bt-05232018071012.html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
   
   让我们一层一层摊开来看。
   
   马克思和中国无关。他没有参加过或反对过中国的革命,或建设,或中国梦。
   
   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无关。它是被各种各样的人造出来的。不存在真正的或者统一的马克思主义,只存在着言人人殊的各种各样的马克思主义。
   
   曾经风行一时的马克思主义,是斯大林的马克思主义,即由《联共党史@第四章@第二节》这个工厂生产出来的标准产品。
   
   但在中国曾经起了并且仍在起着作用的,是捏在中共手里的马克思主义——简称“中马主义”。
   
   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中马主义没有帮过中共太大的忙。不是不帮,而是无能为力。
   
   力量在哪里?力量在枪杆子。枪杆子比中马主义重要得多。
   
   胜利靠什么?胜利靠形势,形势比中马主义重要得多。
   
   如何利用形势以发展实力?靠纵横捭阖的计谋,计谋比中马主义重要得多。
   
   所谓中国革命的胜利是马克思主义的胜利云云,那是说说而已。
   
   真要论功行赏,以时间为序,应该念念不忘的至少是:
   
   首先必须归功于俄共,俄共是中共的亲妈,中共是俄共下面的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
   
   第二必须归功于国民党,国民党是中共的干妈,是国民党的两次合作即两次收养,把瘦弱的婴孩养成为彪形大汉。
   
   第三必须归功于日本军阀,他们是中共的奶妈,他们若不侵略中国,中共只能在绿林里当个山大王。他们打进中国,使“一分抗日,两分敷衍,七分发展自己力量”的中共在人们心目中顿时改观,成了爱国者也乐意参加的民族解放的先锋。
   
   第四必须归功于美国的不愿意看到中国内战的好心的和平特使马歇尔五星上将,他的六月停战令使胜利在望的杜聿明将军束手扼腕,使全军濒临复灭的林彪部队起死回生。
   
   若讲翻云复雨纵横捭阖,马克思嫩着呢,姜是中国的鬼谷子老,真正的传人当然是毛主席!无论外国的还是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对中共夺取政权的胜利都没有尺寸之功。有人把中国胜利说成是马主义的胜利。呸!听听毛怎么说就明白了。毛说,我党真懂马克思主义的不多。毛从来不谦虚。毛在讲老实话。不懂而居然把权力夺到了,由此可以确证:把胜利归功于主义,纯属虚张声势。虚张声势的必要性在于吓唬人:真理在我手里,大家必须服从。
   
   所以,讨论中马主义在中国的作用,在中共夺到权力以前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在中共夺到权力以后,中马主义的作用就无处不在而且无所不能,万万不应该低估,低估就是无视历史无视现实。
   
   没有一个中国人没有受到中马主义的决定性的甚至颠复性的影响:没有哪一位地主不挨斗,没有哪一位工厂主不破产,没有哪一位知识人没有进过炼狱,没有哪一位劳动者得到过争取提高报酬的权利,没有哪一位农村居民没有受到过禁止进城的警告……。
   
   凡是中国
   马克思、专政和悖论
   
   徐水良
   
   2018-5-31日
   
   
   有网友贴出鲍彤先生的文章,并加标题《打下江山的中共,要感谢的不是马克思而是“三个妈”》(见附件)
   
   也有网友批评:
   
   //报童(鲍彤)看书太少,不懂得马克思就是阶级专政——阶级立宪。这是孟德斯鸠早就反对的东西,也是马迹雅为了叙事平民专政失败的重复。而阿伦特《政治思想史》指出马克思是密涅瓦猫头鹰夜晚才会起飞:比喻:白天,历史活动,夜晚,解释活动……——意思是他只是传统哲学不提供实践的反传统哲学家——从柏拉图到黑格尔都是传统主义,就是哲学解释功能的维护者,而马克思不是,他要反对解释,直接实践;也就是解释不了——所以他直接指向极权主义。
   
   马克思是极权主义起源之一(只是之一。)等等。
   
   但是阿伦特说老马是试试古罗马式无产阶级专政,不好解释,这里有无可以解释着?
   
   这位网友并说:马克思是一个悖论持有者,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的含义是:如果无产阶级不掌权,就不是专政——若果掌权,就不是无产阶级(所谓无产阶级代表)——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对无产阶级的专政。一层窗户纸而已。//
   
   鲍彤先生的一些说法还是不错的。我这里不来评论他的文章和网友的批评,以及他们的对错。我这里只是正面谈谈马克思、专政和悖论等问题。
   
   马列和纳粹都不是极权起源,他们都只是一神教政教合一极权专制的继承者。
   
   极权,大约起源于三千五百年以前。那个使一神教犹太教正式成型的犹太教实际创始人、发明一神教极权专制的发明者神棍摩西,以及他的圣经摩西五经。它们才应该是政教合一、政信合一极权专制的创始人和最原始的极权教义。
   
   专政和专制是同义词。马克思认为那只是暂时的。马列继承一神教,搞政教合一,政信合一,而且是长期的、永久的。(此外还有不分公域,私域,坚持继承基督教共产主义传统,把全盘公有化的共产主义当作他们的根本目标,等等。)那才是马列极权专制的根本原因所在。这是马列从中东和欧洲一神教极权专制传统中继承下来的极权专制。这种传统与古希腊及基督教成为国教以前的古罗马,没有关系。把它挂到古罗马头上,显然不对。
   
   相反,倒是犹太教神棍摩西发明的一神教极权专制,通过圣经及宗教,通过几个一神教,流传下来,传给马列。而马克思作为犹太人,不可能不接触犹太教的圣经,同时他又生活在充满一神教极权专制传统的世界里,当然就会不知不觉接受其政教合一、政信合一的极权传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