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民主与自由关系,驳反民主谬论]
徐水良文集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民主与自由关系,驳反民主谬论

   

徐水良


   

2018-5-14日


   

   
   有反对民主的人说:
   
   //:民主不是目的,是手段。民主只是一种公共事务决策模式,它不是价值,它也不是目的,只能是实现自由和人们过上更好生活的手段。既然民主只是一种手段,那这个手段就谈不上善恶的价值了,菜刀论大家都熟悉,菜刀本身没有善恶,看使用的人是谁。我不反对民主,我的观点是以有限政府为前提的宪政民主,我是欢迎的,也是主张的。但是,如果把民主当作价值,当作目的,当作善的代表,那这样的民主,就一定是恶的民主,因为当你赋予一个工具以价值时,那这个工具将无人制衡,当枪支本身就是善良时,那任何人拿着枪扫射,你都不能说它是在作恶。所谓民主是最不坏的制度,就是一种谬论,菜刀是一种最不坏的东西吗?既然只是一种手段,就根本无法以好坏来判定它。只能说,民主导致的结果好与坏,由使用者决定。
   
   现实中,民主往往成为庸众作恶的工具,但这也不能因些而说民主就不好。如果因此而说民主就不好,这种结论与直接说民主就是好,也是相同的逻辑,也是赋予一个工具善恶的定义。如果一定要说民主好不好,那也是可以相对而言的,比如,毛时代的极权底下,再垃圾的民主可能都会强于他。但因此不能确定,民主就一定强于专制,民主与专制同样都是公共事务决策模式,民主没有善恶,专制也没有善恶,都是手段,而非目的。邓专制下的中国,是自由度提升的中国,小蒋专制下的台湾,也是更自由更繁荣的台湾,李光耀专制下的新加坡,是自由繁荣的国度。同样的,俄罗斯的民主,印度的民主,委瑞内拉的民主,却只能看到衰落与禁锢。
   
   民主到底会导致什么结果,现实中往往是由宪政来决定的。宪政即限政,即由法律来限定公共事务的边界。但宪政也同样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公共事务的边界到底在哪里,才是宪政是否能制约民主,制约暴政的关键。脱离开内容只谈形式,脱离开实质只谈表象,这才是两方争论的焦点。
   
   我前两天举过一例,小区民主,如果小区的公共事务边界清晰,仅限于小区内的公共设施的维护,那民主一定好于专制。如果小区内的公共事务边界不清晰,通过民主程序,将属于私域的东西划归公域,比如要求小区内有钱的人应该多出钱来修建小区医院,将公共事务之手伸入个人的口袋,那这种民主,会比公共事务边界限定死的专制还要残暴。//
   
   一批反对和攻击民主的人士,纷纷赞扬和支持上面的这些意见。同时也有一批支持和捍卫民主的网友,坚决反对和批判这些意见。
   
   这类意见,是中共及其情报机构不断攻击民主、宣扬专制,宣传和推崇新加坡模式等等做法,而相反,民主派则驳斥和反对这些做法的辩论,在网上、在微信群中的反映和表现。
   
   因此,本人重谈自由和人权与民主的关系,反驳这些反民主意见。本文重新简要地谈谈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三四十多年前,本人最早论述自由及人权与民主的关系,指出与自由和人权相比,民主只是手段,自由和人权才是目的。当时还经过一些激烈论战。我的观点,论战以后,才逐步被人接受,以后成为常识。但是,经过上面反民主网友一发挥,一歪曲,就变成了完全的谬论。
   
   为什么要有民主,就是为了保护自由和人权。没有民主,搞专制,必然侵犯自由和人权。
   
   这位网友的谬论,把手段说成没有好坏的区别,首先就是否定了这个根本。是错误的。所以,手段本身就有好坏之分。他的说法,完全是谬论。
   
   第二,民主最终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并不等于说,民主不可以成为阶段性目的。当中国人、中国民主运动和民主革命为民主艰苦奋战,奉献生命、奉献鲜血的时候,民主,毫无疑问就是中国民主运动和民主革命的目的。
   
   第三,因此,把民主说成不是价值,也完全是胡说。最终目的,阶段性目的,以及特定手段,都可以是价值。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制、法治、宪政,都是举世公认的普世价值。
   
   而其中,民主,法制,法治,宪政,都是社会规范,都是手段,但毫无疑问,它们都属于价值的范畴。
   
   正像我在过去讲座中说的,科学研究客观世界的本来面目,技术和策略研究人类如何适应,对待和改造客观世界。那价值,就是人类适应,对待和改造客观世界中,形成的相对固定的规范。那规范,不属于反映客观世界本来面目的真理范畴,而是属于人类适应,对待和改造客观世界的主观价值,但同样是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
   
   第四、民主和专制等等,都是有善恶好坏之别的社会手段。把它与非社会的,没有好坏之别的物质或物质手段混为一谈,例如与菜刀混为一谈。纯粹是混淆不同事物、不同概念,搞狡辩。
   
   第五,即使是物质和物质手段,由人类使用,加上人类的主观判断和价值,同样有好坏之别。锋利的菜刀就比损坏的充满缺口的钝缺菜刀好用,
   大机器就比原始手工工具好用,如此等等。说它们没有好坏之别,也是胡话。
   
   第六、土共和反民主倡专制的人,不断用历史上非常罕见的、民主不成熟时,苏格拉底被处死的多数暴政的例子,来攻击和反对民主。这是完全的谬论。真正的民主制度下的多数暴政,是非常罕见的特例;而专制下的少数暴政或“多数”暴政,例如极权专制下的文革暴政,纳粹暴政,苏俄暴政,却是比这种特例多一万倍一百万倍一亿倍的通例。这些人不断用民主不成熟情况下的罕见例子,来颠倒黑白,来攻击民主,来宣扬专制,来掩盖比民主多无数倍、无数倍的专制暴政,完全是别有用心。
   
   而且,民主本身,也不断在发展,也在积极解决此类罕见问题。现代成熟的民主,基本上已经能避免此类情况的产生。中共和反民主倡专制的人们,纯粹是为了保护和坚持自己的专制统治,故意颠倒黑白离奇狡辩而已。
   
   所以,民主法制法治宪政,与自由和人权相比,都是手段,但又都是公认的普适价值。它们与它们的对立面,都有好坏善恶之别。
   
   反民主的人们反对我的这个说法,说:“我就不认,怎么公认了?又来多数人代表少数人这一套。”云云。
   
   本人反驳:所谓全世界公认,写进联合国宪章和宣言,或订立其他权威性国际条约。那就是世界公认。土工和你们不认这些公认的普适价值,就是反人类。
   
   土工不敢公开反对这些东西,不敢公开不认普适价值,不敢公开反对民主。你们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们比土工还急于否定普适价值,比土工还急于反人类。
   
   这些反民主倡专制的,又反对我的意见并合唱说:“全世界公认的就是真理?这是标准答案?你们陷在非黑即白的思维,日用而不知。”“不承认民煮有价值的意义就在于背后逻辑是砖制也无所谓,反正都是手段,只要经济发展好就行了。”“‘公认’、‘普世’,嘴巴一张就来。怎么个公认啊,怎么个普世啊?”“而土工改开的前三十年就很好,欣欣向荣”。“民主确实有价值的,但专制也有价值。”“自由民主是西方文明的产物,它就一定是普世真理?”“民主是人类唯一价值观?”等等等等。
   
   本人反驳并告诉他们:这里的价值观,不属于客观真理范畴,而属于人类主观价值范畴。你们不懂,就来胡扯胡说什么真理不真理?
   
   人类主观的价值,经过联合国和国际条约肯定,就是人类公认。土工和你们反对,就是反人类。这里,都是以人类自己制定的规范为准。价值不属于客观真理范畴,却用胡扯客观真理不真理,来反人类,来否定普适价值,完全是狡辩。
   
   判决反人类罪,不以真理不真理为标准,而以国际条约,包括联合国宪章,宣言,决定为标准。今后审判中国反人类份子,也是这样。
   
   中国是联合国成员国和许多国际条约的参与国,有义务遵守联合国和国际条约规定的规范、规矩。土工和你们反对,当然就是言而无信反人类。
   
   这些人就攻击说:“你要是当权了,尸山血海。”
   
   本人回答:反人类罪一定要惩罚,并且没有追溯期限限制。那是法制法治和人类公义的需要。
   
   这些年,中共和这些反民主倡专制的人们,拼命披上宣扬法治的外衣,来反对民主;或者要颠倒历史顺序、程序,宣扬先搞法治后搞民主,从而使得法治和民主都变得不可能。但一到别人主张要真正履行法治、惩治犯罪、恢复真相恢复社会公正的时候,他们就立刻露出反对法治的本来面目,而不再是披上法治外衣,仅仅反民主了。
(2018/05/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