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孙丰文集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郭文贵先生在五月五日的视频上批评一位政性局委员,在茶馆大骂服务员。郭问这位政治局委员:“你为什的骂人家,难道我们都是对的吗”?文贵先生的追问深深地剌激了我,我想起前被意大利红色旅杀害的总理阿尔多.莫罗的女儿在去探望杀言她父亲的凶手,时回答记者的一句话:难道我们自己都能是无故的吗?所以我提出这个问题——有理要让人三分。
   
   


   “五一”已过,我们没看到共振留下足以可观察的痕迹,让人痛心。
   
   初见五一全民共振这个倡导,第一反应只赋予共振以合法性,否定“五一”这个时限。李一平先生的理由全来自当下经验,一平先生并不清楚经验的推进所凭借的还是是经验,到哪里去得到确定性呢?“在××日发动全民共振”,用什么来保证发动的可能性呢?你们说这是演练,没有失败就没有成功,却不知社会运动不是加法。理由是由人提出来的,但有普遍效力的理由却是由逻辑支持出来的。我要说:发动共振的朋友还不懂——
   
   
   只要发动就是历史的必然性与历史事变的偶然性两个规律的交汇。
   
   交汇原则是先验的,而活动却是经验的。只凭直观,怎么能让自己洞悉到天然原则是自在而非意志呢?“5.1”共振不是自行形成。人身又不处在自由中,你们的力量无法与限制你们的力量相抗衡。只有当共振是社会历史必然链条中的必然的一环时,才可发动!所以可以倡导起义,倡导政变,但时间必须是密秘。你们可以倡导共振,所倡导的只应是社会思想,不允许是行动,凡涉及新历史时代对旧历史时代的代替,只能由运动自行爆发,永远不是领袖的策划。这种事态只能由偶然事件来带动,或洞察到偶然事件的临界,把策划依附到到事变中。人可去追踪事变发生的临界点,但不能规定时间点。“发动”社会共振并成功是没有的。诸位朋友只有讨伐袁世凯的正义情怀,但没受历史事变只能偶发原则的洗涤,没有这种知性上的训练——
   
   古今中外从来就没有只凭杰出个人意志就唤起波澜壮阔的历史事变的例子——重大的历史事变总是非组织、非领导的自行形成。杰出个人的杰出就表现在他们能从历史的必然性里瞄准偶然事变的出现与爆发条件,他们就是适用历史不是创造历史。是历史的需要唤醒了杰出个人。杰出个人就杰出在去寻找历史事变的朕兆,把自己的智慧依附在偶发事件,并使二者恰好交汇。并借着偶发事件把事态组织为有目的的历史进程,推向高潮。对此只说这几句,以后不再说。
   
   借此向郭文贵先生卖卖老。只凭我不定那天就归西,恳求郭先生,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让人三分有什么亏吃吗?以郭先生的果决、机知与应变,让人三分矮不了一分一毫!反而更高更加伟岸!即便看到某些人缺点,仍以诚相待之,由诚发出批评,自己有什么委屈?至诚金石为开呀!问自己是否至诚至关重要!
   
   在我看来你曝的料多般真实,因为谁也不能在如此短时间内造出这么多谣言,特别是初曝出的付家兄弟的电话录音,那不是证据又是什么?我采信!而这次重庆警方通报案情公布的陈氏兄弟举证你伪造公文,是中共造假就更为凿凿。所以正直的草根们对先生都有着相当的敬仰,许多人不是称你大侠或喊七哥吗?我觉你的曝料多般为真。意思是:只有曝料者能经验自己的材料的来源,而外人并不能透视肚皮内的东西,不能像仰头看星星那样作出必然判断。只能说你曝的料合乎逻辑,但不能像赋予物理事实那样加以公理性肯定。你的料也确实震撼了中共,也让咱老百姓风光了一回。老草根我也舒坦了好一阵。
   
   如果郭先生此后总是唱正生,不再逗闹,是不是会有更多的追随者?我呼吁你试试?吃不了亏,不会损你的一分一毫的伟岸!你若不用污辱性称呼送人,不叫轻蔑性外号,不至于少二斤肉吧?我断定倒能获得重多尊重。老草根以老卖老来恳求你一试,看能怎样!肯定不会掉二百钱!
(2018/05/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