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孙丰文集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之二)
·“迷思”不构成为有效知识,民运同仁务必注重咬文嚼字
·语言中并没有“迷思”这个词
·马主义是为把掠夺和迫害狡辩成“合法”而作的证明—
·(1)思与想并不是同一行为
·(4)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的毫不动摇就是坚持对人民的镇压与迫害
·夏业良袁红冰:《关于郭文贵现象的辩论》立论错误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点自知之明……
·人只应讲理,不能讲政治。讲不讲政治人都不能逃避在政治外
·任何事物发展变化以及最终的可能都是由它的“是其自身”所规定。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老孙的台湾观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共产党的党性,是少数人要从大多数人那里趋利避害的一种说词。
   
   
   
   它捍卫的还是人的利益,只是是维护特殊阶层的人的利益。
   
   
   
   所以——“人性”与“党性”之别,就别在“普遍”与“特殊”上。
   
   
   
   
   
   因为无差别的人类成员与特殊阶层的人类成员都是人,人性所强调的是全类无差别,党性强调的是无差别的人类成员必须有“等差”。人性强调的是纯粹性,党性强调的特殊性,即差别性。党性只捍卫特殊地位的人的利益,党性不要公平、不要正义。人性捍卫的是全类所有个员的公平与正义。
   
   
   
   什么是纯粹呢?
   
   
   
   曰:凡天授的就是普遍的与必然的,普遍与必然就是纯粹。因为普遍与必然来自天,未经人力的强行加于,所以是纯粹。
   
   
   
   “性”说的是物性,物的性不来自身而是来自天。凡来自天的是自然。自然或天授就是纯粹。党性也是性,但它不来自天,而来自党的创建者的意志,因而党性不纯粹,不纯粹就是不是出自自然,而是出自人之然。所以不纯粹就是不合法。
   
   
   
   凡天所授于的就是法,因天就是法。合于天授的规范原则是为合法。
   
   
   
   要明确“法”与“合法”,二者并不等价。“法”指天然与始发,合法是规范行为的原则与天然或始发相符合。天然的事物是法的出处与根据,是法的本身,凡规范行为的原则合于天然合于始发的是合法。
   
   
   
   故曰:人的存在就是法。人为实现生命的存在所采用的原则符合人的生命性质的是合法。
   
   
   
   所以人性天然合法,因人性出自天。党性出自“人”。党性可能合法也可能不合法。因为出自“人然”的规范可能合于天,也可能不合于天。凡是合法的政党都不都参入法的制定,制定法律的权力只应是国家,即政权。在一个国家内不得有超越国家的力量,国家做为名词已经是最高,最高即唯一。这就不容怀疑地自明了国家不允许有超越其上的力量。政党只是为国家管理吸引聚集智慧的桥梁,政党的功能就只是“党同异代”,亦可说成“党外有党和党内有派”。此是政党唯一的合法性,什么党章、党纲、党纪、党的理想……统统不是政党的合法。
   
   
   
   党的合法性是针对所有政党的,就像人类包括所有的人类成员,不向是哪个民族哪一国度。党的合法性是对着全世界的政党才成立起来的。如果当真有外星人,政党的合法性也一定适合于外星政党。即只要是政党,就必须“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只有“党外有党、党内有派”才有敞开的批判性。只有敞开的批判性才能使所有政党围绕着同一个公理来发生批判和竞争。即使在最初未必合法的政党也必在互为批判互为竞争中走上了合法。这不是一个想不想的问题,而是多元力量间的敞开性抗衡与批判非从同一个公理出发不可,从同一个人类公理出发的的互为对抗互为批判就为社会提供公平与正义不可,即使想不提供也无法不提供。就像围绕同一个围心画出的必是等距离的圆。
   
   
   
   
   
   就算入了党,成了党员,人也还是人,是人就不能不实现人性。因为那入党的是自然人,入了党的自然人不能不是自然人。
   
   
   
   人性天赋,不能抗,不能抗拒的性质的实现是各不相害,这就如同是黄河里的水还是长江里的水;是中国的水还是美国的水或朝鲜的水。在“是水”这一点上,都绝无差别。不同河床或地域所能有的水都是水之性。在水之性里分析不出美国性或是中国性或朝鲜性,也分析不出长江性还是黄河性,只有无差别的水之性。
   
   
   
   同理,国民党员与共产党员或民进党员,都是无差别的人类成员,都是天赋的人性,不会因所在政党的不同,天赋之性也会变不同。不同的政党表示的只是意志上的不同,无关人性。人性来于天,党性来于建党者的意志。意志结了盟也不能改变人的天赋之性。所以只要人类成员,无论在什么条件下,在什么政党里,所应讲所能讲的就只是人之性,只有人性是纯粹的,党性是建党者的意志的加于,是特殊的和不纯粹的。
   
   
   
   所以人性叫道德,党性却是命令。
   
   
   
   党性与道德无涉,因道德是自然自发,党性是领袖的意志。
   
   
   
   一个有道德的人在任何条件下,行为都正派,都诚实,因道德是“拿己心比人心”,即“推己及人”——推己及人的结果就是“老我以及人之老,幼我幼以及人之幼”。人以己心比人心,人怎么去推己及人,也出不出反革命或异议分子,也推不出杀人放火推不出伤天害理。所以说有道德就是因经验到自己是人,据自己是人这个来对待人人都是人这个应该。可见道德只是出自人性的,只属于人的。在什么条件下讲的都是“我是人,别人也是人,我就总是用推己及人来处理与他人的关系。结果总是得到“己所不欲毋施于人”。所以有德性的人处处都讲德性。
   
   
   
   地位、金钱、权势、党性与道德无关。
   
   
   
   讲党性的人未必处处有德性,因党性不是自然、不是自发,而是上峰的强制。党性只是用党的名义来趋利避害,党不是用来推己及人的,而是用来趋利避祸的,党求的是功是利,不是道德。是特殊的一小部分人的趋利避害的要求。党不是为推己及人,而是为已之利不管他人死活的。所以党性不是普遍的人德,而是强者的利害要求。好党员不一定是好人,不一定是正派人、诚实人、至善的人,如毛泽东就是最杰出的共产党员,全党都喊他“挽救了革命挽求了党”,可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并不=给中国人民带来福祉,相反他给中国造成了大规模的沉重的灾难。
   
   
   
   所以任何党都不适宜领导国家,国家这概念已经无庸置疑的规定了国家就是最高,最高就是唯一,国家一词说的的是管理,我们现在说的领导其本意就是管理。根据什么原则来管呢?根据理!因而国家管理只能选拔德性与才能,只有在多党抗衡的前提下所选拔的人才才是纯粹人性的,一旦沾上党性,即便在纯人性方面很杰出的人,也被党性的利害性侵蝕了原有的德性。只有在“党外有党,党内有派”这个条件下社会才能民主,人才才能辈出,国家才能健康。
   
   
   
   一句话在人类的种性以内,只应该倡导做好人,做正派人,诚实人,至善之人,不应倡导做好党员,好党员必须攻击他人,而不是推己及人。
(2018/05/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