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肾盂肾炎 45]
陆文文集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肾盂肾炎 45

   陆文:肾盂肾炎 45
   
   铢泉一头长发,手提吉他回家。态度鲜明说,继承朱家家产,就该姓寄娘家的姓,这是起码的道义。关心、帮助、养老、送终是儿子份内之事。从今以后,我不叫寄娘,叫姆妈,我有两个姆妈。我跟新姆妈带户口簿去改名换姓,顺便户口迁入状元坊。
   
   铢泉继承我感恩戴德的基因。当年我站在大师兄一边,不站在师傅一边,实出于无奈。因为师傅是名义上的,传授油漆技术,给我饭碗的却是大师兄。师徒勾心斗角,站在大师兄一边,属于形格势禁。因此,当时参加葬礼难为情,觉得愧对九泉之下的师傅。拿宝囡来说,尽管骂我白眼狼,扬言党内警告,也不会抛弃,此所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宝囡墮落情网,欲罢不能,不能让她一片真情付之东流,以为人生路上碰到负心汉。


   
   过了年关,父亲死了,死于突发的心肌梗塞。父亲懂养生之道,单位学习毛选,打瞌睡。两耳不闻窗外事,退休后晚上八点睡觉,有事没事嘴里嚼西洋参。吃水也考究,每天骑自行车去山间用塑料桶灌泉水。小菜上桌还用鼻子嗅,仿佛菜碗里给他下了老虫药。五十岁时,就跟妻子分床睡。有一次争吵,还骂自己的老婆:女人是祸水。可能母亲在街道厂跟一个单身的好了一阵子,父亲才有此感慨。其实也没啥,统计下来也顶多三十个夜晚没回家睡。父亲对鸟情有独钟,具体说是画眉。不过他对画眉的生死漠不关心,死了就死了,鸟笼里再换一只,他可能只喜欢听它的叫声,而不是它自身。父亲把画眉的叫声制成录音带,翻来覆去床上听,又像把它当作安眠药。我娘敌不过画眉,不,画眉的叫声,只好与半导体收音机相伴,听评弹,听相声,听广播连续剧。
   
   人死了,一了百了,毕竟生身父亲,插队时期送了我一批批的S酥开口笑,还有味精皮蛋和四川榨菜,我也没忘集资买房他掏了两千元,尽管赖了我的婚礼费用。我和弟弟想帮他找一块好的坟地,母亲不许,说,花两千元算了,省得扔河里给鱼吃,三千五千的省了。还关照,死了不跟他葬一块。是个伪君子,是只老虫(老鼠)!谁同他过日子,谁就知道他的龌龊。
   
   我清楚记得1997年中秋节期间双喜临门,为此隆重操办了姐妹俩的生日酒。上了饭店,请了娘与弟弟弟媳一家子,小圆请了一位初中女同学,叫黄静霞的。双喜临门,一是,60平方的住房,发了房产证,这意味着可以自由买卖。梦想成真的话,儿子成婚于甸桥,这套住房其实是不必留的。二是,宝囡对我说有人收购红旗股份,是谁不需多问,叫她做中间人,已拍了胸脯。每股三元。这次不答应,她厂长不做了,跟我拼命,说不信玩不过我。我关在牢房里很久,听到有放风越狱的机会,当然高兴。说,宝囡,跟你作对,找死!她告诉我,你目前持有股份是16万9千股,而不是以前的13万股,说十送三股。我没思索,马上答应。尽管明知这股份远远不止这个钱,因为沈科长说,照这种算法,每股净资产达5.8元。国资局无偿占有50%的股份,净资产亦达到2.9元。我说,你跟仓库里的老简说一声,他也跟着我投资一万元。
   
   没有几天,签字交割,支票到手,手续是在工业局资产管理科办的。小刘说,仓库里的简学俭送来两包香烟,我帮你放在抽屉里。
   
   听了这喜讯,惠娣欣喜若狂,小圆弹《二泉映月》抖了音。惠娣起先不相信,看了银行支票,想亲我抱我,觉得在小圆面前不好意思,才换了对象,抱住了妹妹。大概抱得太紧,小圆涨红了脸,挣脱了说,姐姐,我又不是你男人。我冒出个念头,可能居功自傲,我说,我们三个一床睡一夜,像姐弟兄妹一样,我保证不动手动脚。也不知她俩哪根神经搭错,居然默许了。我说话算数,睡在她俩中间,睡在小圆的花雕床上,搂搂这个,摸摸那个,一夜太平无事。
   
   这次主动跟宝囡约会,选了姑苏一家五星级宾馆,灵岩山附近,跟宝囡坐出租车去的。宝囡那天也越发漂亮,涂了口红,难得穿了高跟鞋。宝囡还对我说,做爱不是做贼,今夜不回去了,住姑苏。宝囡没说原因,这涉及人的隐私,我没问下去。只是想,她怎么有勇气今夜不回家?会不会女儿念大学,老周利用星期天去上海探望,给她钻了空子。
   
   我说,你敢不回家,人保科长也敢,你的胆那儿来的?为你这个胆,也要给你两万红包,我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宝囡激动地抱住我,说,回扣?都说男人肯在女人身上花钱是爱的表现。我以前生怕被你利用,完了,一脚踢开,看来你不是这样的人。我可不要你的钱,我有钱,也有一笔横财。不刁难,不搭架子,主动找我,不要让我求你,比给我钱还开心。
   
   我不敢用宝囡的移动电话,在宾馆打了惠娣店里电话,告诉她,我在吴江吃同学生日饭,晚上回不来了。
   
   两人吃了瓶红酒,吃了四只大闸蟹,阳澄湖的,一只近四两。酒后,宝囡诗情画意带我去咖啡馆小坐。我不喜咖啡,点了杯12元的绿茶。宝囡与我对面坐,桌子底下夹我的腿,桌子上面握我的手。问我,什么时候带我乡下去钓鱼?我喜欢柳树底下你凝视我的感觉,饿吼吼,像黄鼠狼。不做厂长,会不会继续爱我?我说会的,有恩于我,至死不渝。只要嘴紧,不让你哥老周知道。宝囡说,老周知道也不怕,他是死老虫,我要跟他离婚。
   
   心一沉,不知她家出了啥事,不便多问,只好沉默。宝囡抓住我的手,有点眼泪汪汪的样子。我说,我去柜台叫他们放《小城故事》,轻音乐听腻了。宝囡说,不要,这时吃咖啡跟吃田沟水一样,坐咖啡馆跟坐牢房一样,与环境无关,尽管我捉摸不透你,可眼里只有你。我说,今夜不做武则天啦,这么低眉顺眼、小鸟依人?宝囡,你喜欢我什么呢?是啥地方吸引你?宝囡咭咭笑了,说,善解人意,懂人情世故,看上去眉清目秀,像白面书生,骨子里像流氓,我不好意思说流氓。你喜欢我啥呢?我答,多情,闷骚,动了情,蛮专一。
   
   我问宝囡,为何要死保陶忠良,非亲非故,代价可不小。我是老手,我吃黑三千元不会告诉她,反正不是她的,小金库的,不拿,别人花。宝囡说,娘要翻建灶间,请他叫几个泥水匠。泥水匠来了,钢筋水泥砖头黄沙也来了,钱不收,一笔糊涂帐,估计人工材料都算在二期工程上。自此欠了人情债,成了心病。担心他出事,吃不消压力,把这件事坦白了。
   
   我问,你刚才说,不要红包,也有一笔横财,什么意思。宝囡说,你打破砂锅问到底。都让你知道,会被你控制,我要留一手。我说,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从仓库小组长,主任,入党,后勤、人保科长,一步步爬上来,都出于你的提拔,爱情包括肉体都给了我。连这样的人都戒备,不被信任,你可以信任谁?我看你只能相信父母兄妹和丈夫女儿。宝囡说,丈夫也不能相信。
   
   一晃夜十点,我和宝囡回宾馆进房间。这次来姑苏,宝囡还像以前抢着付帐,我说,从今天起由我付帐,你不要跟我争了。宝囡说,不行,你付了,我是你的小蜜,我付了,你是我的情人。我说,不管谁付,反正是我的小蜜,是你的情人。这么计较,骨子里把自己当武则天。武则天养两个三个情夫,你有吗?你只有一个,只有德德。宝囡笑了,说,油嘴滑舌。
   
   宝囡提起我在状元坊跟她洗鸳鸯浴的事,于是跟她又洗了一遍。这次时间很长,热水龙头放了三次水。在我怀里她似乎睡着了,摸脸蛋很久,还亲酒涡。头靠在我胸前,眼睛闭了,一动不动,真的睡着了。我想抱着她离开浴缸,又不忍打扰她的美梦。宝囡太累了,她在我的怀里获得了安宁和休憩。此刻,两个老脚色鞭长莫及,没法逼着她签字做杨白劳了。
   
   江苏/陆文
   2018、5、30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8/05/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