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剑平
[主页]->[百家争鸣]->[金剑平]->[辛灏年:一位年轻思想家的理性批判]
金剑平
·中国人应该纳税吗???
·阎锡山:共匪是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閻錫山: 共產黨何以席捲中國大陸?
·号称“解放”,其实是捆绑
·最重量级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我们呼吁回来吧谷歌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中共十八大恶行:分裂民族杀戮人民摧毁文化灭绝子孙通敌卖国…..
·5000万对新婚夫妇无法生育 转基因成重大元凶
·祭卢武鉉:悲哉武鉉兄,生错地方啊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王福重:中国95%的税该取消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數據說話:八年抗戰國人最該對誰感恩
·我们村里第一美人地主婆--刘大妮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惊天税率:20万买车6.9万交税
·10元的烟 8元9角7分的税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2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3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国民党明白了天意民心和正邪了吗
·让无知无耻的洪当竞选人是对支持者的污辱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国民党的勇气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打散洪秀柱粉丝的方法——用柱之矛攻柱之盾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2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3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 4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 质量互变规律
·荒谬的马克思谬论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2
·两岸统一应该用什么国号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朱立伦的道歉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求转发
·魏则西在呼唤——谷歌归来
·老文重发——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
·雷洋被谋杀的最重要线索——聊天记录
·没有老荣民台湾就是东朝鲜
·洪素珠也是中国难民的后裔
· [转载]鲁能私有化事件,让我见识了真正的“老大”
·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克思谬论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转》感人至深!孙中山“四让”的高风亮节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农民起义”
·[转]马克思主义的八大谬论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
·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
·马克思谬论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冥币事件正告天下:已经变地了,变天还久吗?
·马谬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马谬之二、阶级先进论
·马谬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数数林彪打的败仗《转帖》
·马谬之五、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谬之八、中共的法律是恶法
·蒋宋联姻:政治婚姻,还是恩爱夫妻?-转
·日军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转
·蒋介石浇水,毛泽东摘桃《抗战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读后
·论共产党的反动性——转
·毛泽东是否见过狱中的林昭?(上)_转
·毛泽东是否见过狱中的林昭?(下)_转
·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五)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双枪黄八妹坚持游击战 重创日军击沉敌艇(组图)
·转帖:唐山大地震 一段被掩埋29年的真相
·“一分为二”之局限及滥用的危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辛灏年:一位年轻思想家的理性批判

辛灏年:一位年轻思想家的理性批判
   ——评惠虎宇的《魔教哲学批判》
   
   (代序)
   前言

   一,作者的写作动机——对“民族危机”的认识
   二,作者批判低级浅陋的“唯物论”和不分善恶的“辩证论”
   三,作者批判反社会的伪“科学社会主义”和反历史的“历史唯物主义”
   四,作者批判“一分为二”,主张“一分为三”
   五,作者批判“阶级,立场,斗争,革命和专政”的恶论
   六,作者论“中华文化与人类理想社会形式的天然联系”
   ——兼评“三民主义的科学性和中华民国才是真正的新中国”
   结语
   正文:
   前 言
   我知道“李后主”这个名字,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时候,从他的名字到他写的那些“江湖”故事,都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太好的印象,虽然我也看得出来,作者是一个颇具知识和才气的年轻人。后来,在我迁居三藩市的两年里,我居然有幸见到了他,那时他在一家电台做编辑,我这才知道他的真名叫做“惠虎宇”——一个不凡的姓名。相遇时他叫我辛老师,说在国内时就认真读过我那本“禁书”了,而且很“粉丝”。他对我很热情,也很尊重,人看上去既年轻,又很有几分书生气,恍惚之间,我对他的印象似已改变了不少。后来,他和我又巧遇过几次,还偶通电话,短信,才知道他原来是国内一所大学的哲学教师——这一次我倒真是有些诧异了。他的文质彬彬的外表,似乎因“大学哲学教师”这个衔头,突然使我怀疑起自己早先对他文章的感觉是不是有些问题。中国人喜欢“文如其人”这句话,可是,我早先印象里的“李后主”和当时眼前的“惠虎宇”,便有些对不上号,我心里又有些迷惑,以至我已经很难将这个年轻人的完整形象“统一”到我心里来。
   过了不久,我又从西边迁回了东边,没有再回到热闹的纽约,却在华盛顿的乡下安顿下来,只想埋头写书,不再开门待客。然而,似乎没有多久,就接到了惠先生寄给我的一部题目很奇异的书稿。他希望我能够看一看,并说他写这本书曾受到过我的一些启发,如果认为可以,希望我给他写篇序,我感到不太好拒绝他。但我虽然答应了,也只稍稍看了一下他这本书的简单介绍,特别是章节的标题,因觉得又有些“江湖气”,再加上太忙,台湾一位学者请我写的序还没有动笔,便将他的书稿搁了许久,准备他催我时,再为他“敷衍成篇”。可是,我又是一个认真的人,真要写,我还是要下功夫将作者的书读个“小葱拌豆腐——一青二白”以后才会写,这样才觉得自己对朋友尽了责任。这也是我绝不轻易为人写序或写评论的原因。如此拖了很久,在我已经深感歉意的时候,我决定认真地拜读它一遍。谁想这一“认真”,却让我马上对惠先生“另眼相看”起来。我没有料到,他这本书的内容居然是这样的坚实,竟处处闪烁著思想的光彩,随处可见哲学的“洞见”,而且在哲学理论上自成体系,特别是他为了自己民族的前途,而在哲学上对马克思主义所作的犀利批判,还有批判的深刻性和系统性,竟突然让我感慨起来:真是“不识后主真面目,而今方知惠虎宇”!
   我承认,我不得不读了两遍,还做了些笔记。
   我还必须承认,本人不是哲学专业出身,更不是一位哲学研究的行家,虽然五十年来,曾“四习哲学”,也只是凑齐了一些比较系统的中西哲学知识而已。多年前,我为自学成才的中年哲学家黄鹤升先生的那本杰出的哲学专著写序时,就已经感到有点力不从心。而今,面对着这个过去我还看不上眼的“李后主”,和今日令我大为惊奇的“惠虎宇”,却要为他写序,我倒真地要“考察一下自己的资格”了。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下来,也只好勉为其难。谁让我一口就答应了他呢?
   一,作者的写作动机——对“民族危机”的认识
   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作者在他要写一本书时,竟然是没有任何写作动机的。西方著名历史学家汤英比说,“任何一部历史,都是一部当代史”。其实也就是在说,“任何一部历史著作,都存在着写作的现实动机”。换言之则是:“没有对现实的了解和看法,甚至是期望和追求,是很难动心去写作一部叙述历史的书的”。对此,似乎无需证明,因为人皆是之。且不说我写作《谁是新中国》这本书的现实动机了,2003-2005年,我先后应邀在美加地区和英国三大名校作“驱除马列,恢复中华民族之民族精神”的系列讲演,其意虽在“不是中华要驱除马列,而是马列祸害了中华”的痛心历史,但是,其动机却是希望当代的中国年轻人“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这就是我的讲演动机和讲演行为的统一。当然,我做这样一个讲演,其内容和精神,主要是从历史和文化的发展这样两个方面,来诉说和论证西方“没落之学”马克思主义对于中华民族的可怕危害,而不是就马克思主义之反动哲学本身来予以批判。因此,严格地说,我的批判,仅是历史的,民族的,而不是哲学的。
   其后,我虽然曾多次想到,要是哪一位专修哲学的方家能够在哲学上将马克思主义批判“到位”,那该有多好!但是我知道,即使是那些在中国的大学里曾学习、研究和执教哲学者,甚至是在中国学完了哲学专业的课程,再到欧美来继续学习或进修西方哲学史的“人才”,都是很难做到的,事实尽是如此。诚如我的老师,武汉大大学前历史系主任安长春教授对我说的那样:“你完成了一件大事,而且完成得很好。这是我们这些学历史和教历史的人所不可能完成的。因为我们被陷在马克思主义史学的框架里是跳不出来的。”而惠先生在书中所说的话,就更加地彻底和深切了。他说:“笔者当时是中国大陆高校的一名哲学教师,深知中共党文化中,对中国民众影响最深最广的就是马列主义的一系列所谓理论,这些理论从小学开始,就被有意识的拿到课堂上对学生进行灌输,一直要被灌输到博士阶段。今天的很多中国人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其立场、视角、观点都来自马列主义,早已偏离了中华传统文化的本像。”
   我想,这应该是惠先生写作这本书的动机。因为,惠先生还继续在书中说道:“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在中共以暴力恐怖方式制造出马列主义一统江湖的文化环境下,中国大陆已经成为马列主义的‘思想殖民地’;当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以及它所形成的所谓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全面取代了中华传统文化时,从文化层面上来看,中国已经处于5000年来的第一次亡国状态;从民族属性上来看,被马列主义洗脑的中华儿女已经蜕变成为马列子孙。”
   这是何等深刻的“民族危机”感!——它,被惠先生感受到了,思考到了,也勇敢地抓住了!因而他要写作这部哲学著作的根本动机,就是他感受到了“民族危机”对他这样一位中华儿女的深重压迫。没有这种深重的压迫感,也就不可能使他成为一个中共哲学教育的背叛者,更不可能使他成为一名敢于向中共革命和专政之理论基础——马克思主义,予以哲学“投枪”的勇士。依惠先生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孔子说:‘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当魔教创建的党文化对中国社会的信仰、道德、理性和常识进行全面摧毁时,正视它、面对它、认识它、破解它,也是我辈恢复理性、践行仁义、重建道德勇气的一条必经之路。”
   好在年轻的惠先生不仅有着西方哲学的系统知识和扎实根基,而且深爱中华文化,深研中国古典哲学,这就为他写作这本书,构建了必须的“底盘”。
   我多年的愿望应该可以实现了。
   二,作者批判低级浅陋的“唯物论”和不分善恶的“辩证论”
   诚如作者在本章中开篇所言:“……茫茫宇宙到底是由什么组成的?世界的本原是什么……?”(注释1))是物质,还是精神?或者是精神和物质的“同一”?或者是物质和精神这“二元”?
   显然,作者是一位“物质和精神”的“同一”论者,因为中华古代“天人合一”的一元文化给了他哲学思考的底气。所以,他在批判马列主义的“唯物论”时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是低级的,而且是浅陋的。
   因为唯物论,即坚持“物质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第二性的,意识受物质支配的观点就是唯物主义,反之就是唯心主义”的理论,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物质第一性原理”。它之所以“低级”,是因为它不仅背离了西方哲学发展前两阶段,即“朴素的生命科学阶段”和“形而上学阶段”,相继对于“宇宙本体论”由浅入深的二元式探讨,而且武断地写下了这样一个公式:“宇宙就是物质,物质就是宇宙”。将“世界统一于物质”,从而将宇宙和世界认定为:“……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是人通过感觉感知的,它不依赖于我们的感觉而存在,仅为我们的感觉所复写、摄影、反映”。
   如此,马列主义的唯物论,既轻而易举地取消了对“宇宙本体”的应有探索和艰难探寻,又将西方哲学历久弥新的“认识论”,降低到了“只能对宇宙物质进行复写,摄影和反映”的低级标准。于是,“宇宙本体论”不见了,“天人关系”消失了,“灵肉关系”不存在了,认识论被简单化到了极端,科学的研究和论证都不需要了。人在宇宙的面前,其意识,精神,认识能力,甚至是想像力,均降低到了不能再低下的地步,直至荡然无存。但是,马克思主义却要嘲弄西方以前的“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马克思主义者们,却要“改变世界”。
   那么,这个世界将会被这一群“无知者”改变成什么样子呢?作者说的好:“马列主义只能以自创的简单粗糙的认识论来代替历史上复杂的本体论探索……我也给马列主义划个流派吧,就叫‘兽类性转向’,意思是说马列主义把人类向高级生命(神)学习的正常历史规律全部否定掉,教导人类转而向禽兽学习,学习丛林法则,学习你死我活般的对立斗争,学习只注重物质需求的生理性生活,并且不满足于动物只会适应自然的低级属性,而要改造自然战天斗地。如此一来,马列主义相当于要毁灭人性与人类而创造一个新的物种——改造自然的‘高级野兽’,这不就是马列主义关于人的定义吗!”作者的话是尖刻的,是否有“神”我们也不予定论,但历史的事实,却证明了他指责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是浅陋的话,准确而无误。更何况,在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哲学里,更是彻底地废弃了西方哲学的另一个研究重心——“伦理学”——也是中国哲学的核心理论。而不讲伦理,不要伦理的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不是“逼迫人向兽类转化”的浅陋学术,又是什么?
   作者在指出了马克思主义唯物论——这个极其低级浅陋的理论基础之后,就立即对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论”进行了有力的批判。因为,正是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才真正奠定了马克思主义的整个哲学基础。换言之,马克思主义的一切“理论大厦”,均由此而来。但由于他的理论墙基“唯物论”已然如此的低级和浅陋,因此,即便马克思从黑格尔那里全盘抄袭了“辩证法”,甚至篡改了辩证法的某些“要害”,那也只能证明,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论将会是何等地荒谬不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