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當代的文天祥——趙仲容烈士入祀忠烈祠]
胡志伟文集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西風”創辦人黃嘉音的遭遇
·國家元首薪俸有多少?
·珍本《洪秀全演義》的菁華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 毛澤
·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保密局潛港人員以賣報、養鴿、採石為生
·台灣總統府褒揚董浩雲抒忠報國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李光耀怎樣領導新加坡脫離馬來亞
·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兒春風一度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日寇武力所壓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泽东御览章含之陪读的英文名著
·一本毛泽东御览、章含之陪读的英文名著
·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
·論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一:襄公之仁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一論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三: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四: 專家判斷失誤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七: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国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九: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灤之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七:僥倖與幸運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湾之十七僥倖與幸運
·国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九命七羊”的王蒙
·王蒙斥自命魯迅的人畫虎類犬,裝腔作勢
·戚本禹披露:鄧小平罔顧人倫誘姦父妾
·劉少奇心恨手辣殺恩人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高崗搞女人無數 蕭華強姦聶榮臻侍女 葉向真罵乃父老不正經
·邱會作逼姦許多女兵 陶鑄霸佔有夫之婦 馮文彬想睡張玉鳳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陳正人玩弄花旦 汪
·彭真窮奢極侈 周恩來巧言令色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葉子龍盜賣禮品 楊尚昆挾嫌報仇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 汪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 《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春秋的壯盛陣容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周佛海介紹毛澤
·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 衣食足則知榮辱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當代的文天祥——趙仲容烈士入祀忠烈祠

  三月廿七日,台灣國防部為五位在戡亂、抗日、剿匪戰事犧牲的烈士,舉行入祀忠烈祠儀式,其中殉國六十七年的趙仲容中將是蔣經國的留蘇同學,也是國民政府播遷台灣後在大陸犧牲、入祀的官階最高將領。典禮由陸軍總司令王信龍上將主祭,陸軍政戰主任黄中將、人軍處長廖少將、戰训處長景少將、關指部指揮官赖少將等陪祭。
   堅貞不屈 從容就義
     趙仲容的事蹟早已刊載於《前哨》二○一三年一月號與二○一七年三月號。一九四八年底,他临危受命以華北剿匪總部政工處長身份飛往北平監視傅作義的動向。北平陷落前,蔣公派專機赴平營救高級將領,傅作義啣恨阻止他上飛機。共軍進城後,他即被逮捕,經二十個月的囚禁與刑訊,他始終堅貞不屈,不為利誘,不為勢劫,拒絕簽名「和平起義」,一九五一年三月廿五日被公審槍決於永定門刑場。他臨刑前已被打得血肉模糊,屍體上留下鐵絲勒住脖子的紫血痕。幾年後永定門擴建車站,棺木墊了地基,以致骨殖無存。其夫人經瑞雲,是黃埔六期畢業,抗戰時奉戴笠之命回綏遠策反德王,出生入死,保衛國家。丈夫被捕後,她因軍統歷史,被判刑廿年,臨終叮囑女兒要逃出生天向中央報告父親遇難經過。趙氏孤兒七女一男,二人死於精神病院,一人帶著胎兒自殺,餘均發配內蒙強制勞改。
   一九九七年,烈士的六女趙安娜赴美國探望女兒賽音及洋女婿,得以離開多災多難的祖國。她委託中華民國駐紐約代表吳子丹上書國防部要求厚恤烈士父親,二○○一年國防部覆函稱查不到趙仲容的軍職。此後她向總統府陳情三次,向國防部上書五次,都撞到鐵板;她向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求助,連回信都沒有。
   三月廿四日,台北中國時報刊出藍天行動聯盟主席、儒商武之璋先生的宏文〈烈士血 遺孤淚〉,文章說:「國防部稱『無資料可稽』以及『非屬作戰陣亡殉職,不符入祀忠烈祠要件』。唯查內政部〈入祀忠祠辦法〉與〈褒揚條例〉:『臨難不屈或臨陣負傷不治者』均符合入祀要件,趙仲容烈士應符合『臨難不屈』之要件。香港史學家胡志偉赴國史館、黨史館都查到趙仲容專檔,還有民國四十年五月四日總統府公報『趙仲容死亡經過查明屬實』,死亡原因是『被匪槍决』,以及蔣總統檔案中,趙仲容「被匪處決」的記錄。另在立法院找到因趙仲容死亡,選區立委為此遞補的記錄。直到國防部長馮世寬卸任前才批准入祀忠烈祠」。

   消息見報後,前立委、國民黨智庫--外交及國防組召集人林郁方透過臉書表示,為什麼一位有名有姓的忠義之士,而且還是一位國軍將領和立法委員,竟然要拖這麼久,要他的女兒盡洪荒之力,才得以入祀忠烈祠?作為中華民國公民,作為中國國民黨黨員,他覺得很羞愧!這個國家、這個黨對不起趙仲容烈士!
   馮世宽部長功德無量
   去年三月十四日,有一個署名Freddie Chin者在臉書上披露:「馬英九無意中閱讀到作家李明發表在二○○九年六月號傳記文學上的文章〈一百零九名在鎮反運動中被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名單〉,也審視過趙安娜女士的陳情書,他痛惜趙仲容的悲慘遭遇,下指示要國防部辦理趙入祀忠烈祠,可是國防部將此案束之高閣,以至於不了了之」。李明文章的結束語是這樣寫的:「在大陸,痛心的是,那些曾堅持長期英勇抗戰的國軍官兵們,雖然戰死者已矣,其中的倖存者和負傷者,其絕大多數竟於一九四九年以後,成了中共統治下的『歷史反革命份子』,他們或被處以極刑,或被判徒刑、關押、勞改,或被管制,即在家鄉被強迫勞動,並且禍延子孫,永世不得翻身。據說,熱衷於打內戰的共產黨是革命的,打外敵的國民黨卻是反革命的,也許抗戰英雄永遠也無處訴說了。但是,歷史還是永遠地記住了他們。然而,今日在台灣的國民黨,夜夜笙歌,直把台北當南京,有誰還知道五十八年前有一位中常委慷慨赴死壯烈成仁?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黨政當局為趙仲容烈士開過紀念會,也從來沒有一個基金會救助過趙仲容的遺屬。春節前,楊虎城的孫兒楊瀚闖進台灣,公然要求會晤馬總統為他祖父索賠鉅款,他見了連戰、吳伯雄、蔣孝嚴、邵銘煌,有人『代表』總統向他致歉,欲沒有人質問他:楊虎城在西安事變時,用西安城防司令部本該用來還擊日寇的大炮,把四百多名中央駐陝軍警憲官兵炸死在睡夢中,究竟有誰向那四百多位忠勇官兵道歉賠償呢?……廟堂上那麼多大人物,讀聖賢書,所習何事?」
   趙安娜上呈給馬總統的陳情書,由我分別於二○一O年四月十八日、二○一一年六月卅和二○一二年九月八日委托台灣某一品大員親自呈交給馬英九,但一直都石沉大海。溯自一九九七年起,從蔣仲苓、唐飛、伍世文、湯曜明、李傑、李天羽到蔡明憲、陳肇敏、高華柱、楊念祖、嚴明、高廣圻,歷十二任國防部部長,都採取打太極、踢皮球、捣漿糊的手段,將這麼一件攸關民心、士氣的大事壓了下去。唯獨空軍飛行官出身的國防部部長馮世寬不信邪,他於調任國防安全研究院董事長前一天--今年二月二十六日,毅然衝破層層阻力,簽署了批准趙仲容入祀忠烈祠的文件。
   所以,三月十六日晚間,我和藍天行動聯盟主席武之璋先生陪同趙安娜母女到馮部長官邸出席晚宴時,我頭一句話就說「馮部長偉大!馮部長偉大」。趙安娜的女兒見了馮部長納頭便拜下跪謝恩,馮部長扶起她說:「這是我應盡的職責,我只不過是把趙將軍擺回到他應有的位子!」這真是忠臣出孝女的感人一幕
   馮世寬,字大鵬,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廿五日生於江蘇淮陰。他小時家境清貧,住台北市萬華南機場眷村,在街頭賣過豆腐。畢業於空軍幼年學校九期、空軍官校48期,美國南加州大學飛安班,三軍大學空軍學院一九八一年班、戰爭學院一九八九年班。歷任空軍作戰部司令、國防部參謀本部情報參謀次長、空軍總司令部情報署長、空軍四四三聯隊長、中華民國駐美武官、空軍401聯隊政戰主任、中華民國駐沙地阿拉伯王國武官、參謀本部副參謀總長、空軍副總司令、漢翔(軍工)公司董事長等。他在壹年零九個月國防部長任期中,組建資通電軍指揮部、空軍P-3C反潛機和空軍防空飛彈指揮部,促進國軍兵役制度成功轉型(從徴兵制轉為募兵制) 、啓動國機國造和國艦國造等戰略性工程, 厥功至偉。他平時率直敢言、光明磊落、剛直不阿。例如,馮世寬向將領們話別時,提及「我們可以花一億買一顆飛彈,那能不能多花一萬,讓弟兄們吃得好一些?」因為「我們不照顧官兵,誰來照顧?」其體恤下屬的心思,令輿論對其讚賞不已。2017年11月7日空軍上尉飛官何子雨駕駛幻象2000戰鬥機時失聯,軍方正在設法搜尋,當時記者會上,美國的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質疑何子雨是否「有可能只是投共」,立委王定宇質詢馮世寬此事,馮氏說非常氣憤,馮世寬高聲說,「我不在現場,我在現場會罵『他媽的』。怎麼可以這樣講」,王定宇則說,國會殿堂不適合說這三個字(「他媽的」),但馮世寬豪爽回應:「我就會這樣說!簡直可惡!」輪到國民黨立委馬文君質詢時,馮世寬再說,他非常遺憾。當時他不在現場。在現場可能『不只罵三字經』」。他說飛行員為了保護國人,夜間也在訓練,犧牲與家人在一起的時間,沒有得到一點掌聲,卻說是投共,「我簡直無法容忍」。馮世寬聽到是「自由亞洲電臺」發問後,下令「下次我們任何軍事會議,不能邀請他。」
   馮部長体恤下情愛兵如子
   馮部長在官邸庭院與賓客們合影後,在大餐廳設宴款待來賓。在宴席上,他回憶四歲時母親帶他逃難,經深圳來香港,一九五一年抵達台灣。他說,乃父臨終時遺言:「這二、三十年在台灣過得最為平靜,不像在大陸時時遭逢日寇、土匪、共匪凌虐。」正因為他逃過難、開過戰鬥機,經歷過千難萬險,所以對弱勢群体特具同情、憐憫之心。有個U-2飛機驾驶員張立義, 飛赴大陸執行偵察住務, 不幸被蘇製防空導弹擊落, 在大陆滯留多年, 台湾因他被俘未自殺盡忠, 把他列入通緝名單,他回不了台湾只好流亡美國幹苦力活謀生。馮世宽在駐美武官任上主動以私蓄幫補窮愁潦倒的張立義,更冒險犯難建言中樞撤銷通缉令; 另一方面耐心規勸牢騷满腹的張立義回台述職, 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這樣一個体恤下情、愛兵如子的上將,可惜只做了二十一個月國防部長就轉任國防研究院院長了。
   然而,在台灣和黨政軍高官中,有如此菩薩心腸者,恐怕為數不多。二○○九年八月十二日,我在兩蔣時代的國安會秘書長阮毅成之子阮大方和河南省第十三區行政督察專員兼保安司令武旭如中將之子武之璋陪同下,會見當時的國民黨副主席兼秘書長吳敦義時,轉交趙安娜的陳情書,要求國民黨厚恤壮烈成仁五十八年的前輩中常委趙仲容,詎料此人竟說:「台灣兩千三百萬納稅人沒有義務撫恤在大陸殉難的烈士。要領撫恤金,等反攻大陸勝利成功後去大陸國庫領取吧!」我思忖此人常常去大陸騙吃騙喝,便問他:「此話可以不可以公開,我有辦法登上明天香港暢銷大報的頭版頭條」,他急忙說:「如果你敢在港報公開報道,我就召開記者會說你造謠!」
   國民黨在大陸時,自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在南京舉行四屆一中全會才設置中央執行委員會的常委會,選出常委九人。一九三八年在武漢召集第五屆臨全會選出十五名中常委;一九四七年九月十三日在南京召集六屆四中全會選出五十六名中常委,總計八十名。除去連任重名者,實僅六十五人,其中四十三人隨政府播遷寶岛,幾十年來,本俸加上退休俸合計每人一千二百萬美元,再加醫藥保健、年節犒賞,生榮死哀;移居美洲六人,都能頤養天年;大陆陷共前病故三人, 仰藥自殺者二人(戴季陶,陳布雷), 烧死一人(馮玉祥);叛國投日二人(汪精衛病死日本,陳公博伏法);投共者病死四人(范予遂、李蒸、程思遠、宋慶齡),氣死一人(張治中);被共軍俘虜者三人,其中一人被紅衛兵打死(康澤),唯趙仲容一人視死如歸,精忠報國,為國人留下成仁取義的崇高典範。太史公曰:「慷慨成仁易,從容就義難」,他是國民黨高層要員中唯一死於中共屠刀者,這麼一個當代文天祥居然要在就義後2/3個世紀才在台北圆山忠烈祠四十萬一千二百一十八個牌位中佔上一席位子,倘若沒有急公好義嫉惡如仇的馮世寬部長,趙烈士在泉下還不知道要含恨多少年呢!
   療治内戰創傷才能達成两岸统一
   國防部後備指揮部留守業務上校處長王惠民博士在入祀典禮上強調,「國家永遠不會忘記曾經拋頭顱、灑熱血的國軍先烈前賢,感念他們用青春與生命堅持到底,走過烽火歲月,捍衛國家,才有今日富足安定的社會及可貴的民主自由;這些可歌可泣的軍人魂,不僅啟迪國人見賢思齊之愛國情操,更提醒我們戰爭的殘酷與和平的可貴,以凝聚全民及官兵愛國信念,永續捍衛國家和平與安全。」
   趙仲容入祠台北園山忠烈祠之前五十三年,中共空軍李顯斌駕伊爾-28轟炸機投奔台灣時, 通訊員廉保生舉槍自盡,台湾方面已将其遗骨送回大陆;另,六十八年前在台北馬場町被處决的共諜吴石之遗骨也已送回北京八寶山公墓。此三人求仁得仁,各為其主,各得其所。他們都是為了中華民族的獨立、自由而獻出自己的寶貴生命,如果兩岸的領導人都在歷史問題上達成上述諒解,中國的統一便一定指日可待。毛澤東在六十一年前說過:「要人家服,只能說服,不能壓服。壓服的結果總是壓而不服。以力服人是不行的。」時值中共推出惠台卅一條政策,得益者不外乎赴大陸投資的台商。須知「商人無祖國」,他們飽食遠颺,賺了錢會移居外國,何况還有八萬多名台商在大陸被侵奪財產。以商逼政,那是下下之策,若不徹底解決國共內戰所造成的後遺症,強扭的瓜一定不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