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枪支开放,美国托大,黑人枪杀和中国洗脑]
走向大自然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乘着象棋的记忆漫游人生(一)
·我的中国观 -- 《我的人生》出版前言
·章子怡被指陪薄熙来上床? 告诽谤败诉
·纪念文化革命五十年, 全文发表--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一)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二) 初见
·斗争会和丘德功的首次脱险
·( 三 ) 招祸
·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枪支开放,美国托大,黑人枪杀和中国洗脑

   像很多事情一样,我们不能脱离条件去说它绝对好或者绝对坏。
   
   例如枪技开放﹕
   
   北朝鲜如果实现持枪自由那么,它立即就亡国亡党,所以对它来说是不好的;


   
   对于咱们祖国来说如果持枪自由,那么城市每天就像过节放炮仗放烟火一样热闹,所以对它来说也是不好的;
   
   但是对于一个偏僻地区,治安不到,当地居民持枪未尝不是好事;
   
   对于一个亿万富翁的住宅区,有枪也不是坏事;
   
   对于一个赌博胜地如果枪械开放肯定是锦上添花了。
   
   
   一个国家敢于开放枪械自由是一个挑战的做法,挑战到托大甚至狂妄的程度了,不是对于自己政权的稳定的自信,
   自己没有做亏心事的自信, 老百姓人心所向的自信是万万不敢的。
   
   美国就是这么一个托大,狂妄,敢于让老百姓有枪的国家,自找麻烦,有点愚蠢,但不失可爱, 不是吗﹖
   
   现在我们惊奇的不是美国这么做,它产生了一些枪杀案,惊奇的是美国这么大的国家,开放枪技后只有这么少的枪杀案。可以说过去情况非常好,近年来有些下降,但大体来说还在国家能够控制的范围内。
   
   固然一个不文明的国家绝对不敢开放枪技,但是一个高度文明的国家开放枪技也是绝对危险的,从人性来说,一个人在受到冤屈,或者到了走投无路时都有挺而走险的天性,这几乎是无法控制的,国家必须提供足够的泄愤驱道来防止,缓解,平息这种由不平和仇恨造成的暴行。如果一个国家的上访人数到了天朝那样巨大,贪官到了党国那样像野草遍地皆是,显富仇富到了中华那样针尖对麦芒,那么是绝对不敢开发枪支的,美国枪枝开放能够维持到今天,穆斯林恐怖和中国贪污欺骗特务称霸一起在世界蠢蠢欲动,魑魅魍魉,这个世界正从二战后的平和友好走向一个新的仇恨和争霸,一个新世界大战已经在地平线上影影绰绰的时候,确实是个奇迹。
   
   美国开放枪技不是没有麻烦,它确实也在付代价,但是这个代价尚未达到影响到国家稳定的程度,否则它再托大,也不得不取消。
   
   在枪杀中遇到的最大挑战是黑人问题。每年都有警察枪杀的黑人事情发生,每一次都引起黑人的愤怒。看起来这是一个种族问题,实际深入看一下,实在不是种族问题。
   
   我曾经收到一封要求捐款的信,来自丈夫在枪战中被杀的警察家庭,一个妇女带着几个孩子,政府的抚恤金远远不够生活。像这样的警察寡妇家庭在美国很多,因为美国每年死于工作的警察不断增加。
   
   在一个民众有枪的国家当警察是非常不容易的,在遇到抢匪时,与对方死亡的可能是相同的,谁生谁死有时就在一刹之念,谁先开枪,谁就活。在这种抢先之间,尤其在对方不协调的情况下误杀几乎不可避免。美国警察是高风险工作,与我们母国当警察那种威风凛凛仗势欺人完全不同,这一点很多在美国的人并不完全了解。
   
   
   为什么误杀的黑人为多呢?大家都知道,黑人游手好闲的多,吸毒的多,而且遇到警察时不配合的多,于是比例就高。
   
   美国社会的黑人问题处理得非常不成功,由于种种原因,黑人不太工作,高级的工作他们做不了,而劳力工作, 他们不愿做,大部分都是墨西哥人在做。所以黑人靠国家补助生活的为多,他们犯罪的也多,监狱中黑人比例远远超过其他种族。政府养一个犯人的钱每年在五万以上,所以这个国家养黑人的钱加起来是非常可观的,美国还规定了不少优惠黑人的政策,例如找工作优先,申请学校优先,国家还拨了专门的钱培养黑人高中学生,鼓励他们上大学,法律上也偏向他们,但是大多数黑人对此并不感激。
   
   
   我在夏威夷的时候去过一个谈天说地的活动,参加活动的都是国内退休老人,子女在国外读书毕业后找到工作,接了他们出来,他们到这里一般都不报自己国内的收入财产,美国也无法知道,另外他们将现金都存在子女名下,这样他们就可以吃美国的低保,住救济房,享受完全医保,还能拿到钱。但是这些靠美国养着的老人并不感谢美国,而是一到谈天说地上就开始骂美国,感谢党,对党充满感情。其实党在他们的一生中对他们并非恩泽如山, 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念念不忘呢,理由就是洗脑。从他们年轻开始他们听到就是党给他们编的这一番道理,他们听得已经老耳生茧,记得滚瓜烂熟,以至于不说话就罢,一说话必是这番道理。
   
   
   为什么共产党化这么少的钱,就可以让它的臣民念念不忘它的功德,感恩载德,而美国化了这么多钱养黑人,他们大部分人都不要工作,他们还是怨气冲天呢?问题就是洗脑,美国政府不会洗脑。
   
   如果美国政府现在将养黑人的钱都集中起来,承包给中国官员,他们即使贪污一半(这对于中国人是必然会发生的),用剩下的一半,不但能够摆平黑人,还能够让他们一开口就眼泪汪汪:”我们感谢美国政府,感谢美国人民, 感谢他们养育我们,天大地大不如美国恩情大“ 等等。 要做到这些,对中国官员是小菜一碟,因为黑人弟兄虽然脾气上来时容易失控,但是天性憨厚老实,不会欺骗,没有我们黄帝后裔花花肠子多,教育起来容易多了。
   虽然我对美国政府承包教育黑人给中国官员的一流结果深信不疑,不过我还是希望美国政府不要这么做,如果美国的黑人都变成像美国养老院中的中国老人一样,一开口就是:”我们热爱感谢美国政府,中国最坏是我们的头号敌人。。。。“ 等等, 我听起来也会非常不舒服, 乃至难过。
   
   
   这个世界是上帝造的,有不同的动物,不同的植物。 各个民族有它自己的特性,黑人也自有它的可爱之处,有它存在的理由,如果让它变成像我们黄帝后裔这样心眼多多,还不如保持它的懒懒散散,桀骜不驯,依他们的样子自生自灭。
(2018/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