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高洪明
·用超时空眼光看待马克思及其共产主义之提纲
·美国真是霸道惯了!
·一个中国,中国统一,永远是中国的政治正确!
·为5月3日中国北大樊立勤的大字报叫好点赞!
·中朝关系之前瞻—写于中朝元首二次会谈后
·愿天下退休的母亲从母亲角色中解放出来!
·秦永敏,英雄也!今天人民给你点赞!
·永远的执政党永远是痴人说梦
·中国宗教信仰自由为什么这么难?
·可怜的刘霞与可恶的当局
·今日中国个人崇拜虽风生水起但必烟消云散
·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反华走火入魔且歇斯底里!
·中国律协不是中国律师的娘家而是冤家!
·科技高手,民间多有!
·誰挑衅中国南海九段线,誰就是中国潜在敌人!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是个政治大忽悠!
·中美经贸要互利要走好哦!
·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中美经贸边走边吵好,边打边好妙!
·对藏族公民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罪”一案之我见
·愿刘霞女士能借德国总理访华东风去国开始自由生活!
·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造核导易,弃核导难,半岛无核化走着瞧吧!
·折断三把刀,妇女解放,男女平等
·反对部分华人支持和声援中间道路声明的声明
·六四一日不平反,我就年年为六四平反呐喊!
·中国政治反对派越是敏感日子敏感话题越是说!
·人权理念魅力无限,人权现实磕磕绊绊
·忍看天安门母亲抱憾老去,党国人性人道何在?
·中国政府儿童节大礼包应是学前儿童义务教育
·六四事件今日中共仍欠人民一个真相追责赔偿!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六四抗暴英雄群体,人民不会忘记你!
·高洪明三次重申与北京警方之关系及态度
·今日中国官方为啥不给六四事件平反?
·今年六四事件29周年有感
·LGBT的权利自由SV公民的权利自由
·中国税是国人没有公民权的物化版
·管见:上合青岛峰会,扰民伤财铺张浪费
·站在北京城远望上合青岛峰会
·党领导一切,不好挑肥拣瘦
·平心观光二会,激情支持罢工!
·中国政府对货运劳动者维权行动不可装聋作哑!
·美朝特金新加坡联合声明面面观
·特朗普总统—美国和世界的外交奇人牛人也!
·半岛无核化说说容易,分阶段且同步兑现艰难
·人权高于主权,在难民问题上不那么灵验
·大自然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不可抗拒!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中国直面应对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之我见
·与其向俄罗斯讨水喝,不如遗训后人光复失地
·为美国准备起诉中国网络防火墙点赞!
·评传承红色基因及妄议党的领导
·向遭受地震灾难的大阪人民表示慰问!
·我看美国总统贸易战发飙
·支持中朝建立正常邻国关系,反对建立党国关系
·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我见
·美国是中国人权的半个朋友,是中国统一的致命敌人
·土地公有制是产生强拆恶政暴政的温床
·为人民服务,你在哪里?中国怎么找不到你!
·中国一日不兑现法定自由就一日不是法治国家
·中国维权艰难症结之所在?
·坚决支持镇江退役军人依法维权行为!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对近来国内热点或支持或反对或批评之我见
·与其人民学雷锋不如党和政府学雷锋
·政局臆测:中共二十大习近平铁定连选连任
·神州北极和华夏东极应在中国历史失地库页岛
·中国法律无良条款是权钱的奴婢乃草根的枷锁
·中国南海:自由航行随人便,犯我领海击沉它
·真真假假金正恩与特朗普二次会谈之前瞻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狂妄精英逼迫中国为敌之目标
·走遍世界,一个北京低保户的愿望
·王全璋律师案佐证中国公检法或无能或枉法
·中国人权问题多多,症结在选择性依法治国
·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肢解事件向世界说明什么?
·要求中国政府宣布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
·中国工会姓工不姓党,维护劳工制衡资本
·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同是普世价值不可或缺构成
·捍卫宗教信仰自由 反对中国基督化叫嚣
·昨天中美不打不相识,今天中美再打再相识
·特朗普们真的反共不反华吗?兼谈中共与中国
·有感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
·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感言
·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好,中美核心矛盾解决不了
·有感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
·忠告司机:遇事停车兼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
·说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江棋生先生,祝你70周岁生日快乐!
·中国特色人权标配:可以吃肉,不许骂娘
·常识之见:新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
·常识之见:新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
·中国互联网特色:扫黄打非佯攻,封杀妄议主打
·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原子弹
·中国军队国家化PK党指挥枪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耳闻大学生第一次大游行
   当年我家住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步行到天安门广场也不过20分钟左右,当时我并不知道北京高校大学生们对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逝世的评价和态度。
   1989年4月27日,我下班乘43路公交车由团结湖(那年我在公司招待所上班)回家,车到离建国门桥头不远处堵车了,大家不知是什么原因,听车上有人说是大学生在游行。公交车被堵了挺长时间,然后才开动,我坐车回了家。
   回家赶紧做饭吃饭,我打开了半导体收音机,收听了《美国之音》、《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当时对华开播不久)》和《BBC电台》的广播,才大体知道了北京高校大学生游行的一些情况。

   目睹大学生第二次大游行
   5月4日,我下班回家又被堵在了建国门桥头不远处,司机让等不及的乘客下车,我也随着下了车。我来到建国门桥头上,亲眼看到了由西向东游行的大学生,他们人头攒动,标语横幅招展,口号震天;我向北望去,北二环路上,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游行大学生的背影。这个场面太震撼人心了,我被这个场面感染了。从5月4日起,我开始关注北京高校大学生的当前状况。
   5月6号我给赵紫阳总书记及中共中央写了一封信
   第二天晚上,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官方的一个讲话,我讨厌他们冠冕堂皇的讲话;于是次日,我赶写并寄出了一封给赵紫阳总书记及中共中央的信:内容有两个,一个要求中央与大学生真诚对话;一个要求邓小平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并退休。当然官方无人理睬我的要求。
   亲眼目睹大学生天安门广场绝食场面
   5月14日(星期日)上午,我由东交民巷去沙滩后街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姐姐家看望母亲,当时不知什么原因没有8路公交车,我就走着去了。当我走到南河沿时,不知什么原因,我想去天安门广场看看,于是我去了天安门广场。我看到了北京高校大学生的绝食场面:有气球悬挂的标语、有用白布条缠头的学生;而且我拿到了一张关于大学生绝食宣言的传单,宣言的内容我记不得了,反正是挺激动人心的。因为,外人无法靠近大学生绝食现场,所以我看了一会儿就去姐姐家看望母亲了。可惜的是这张传单我让姐姐看后,不知放哪儿弄丢了;但是,就从这一天开始,我就每天都去一趟天安门广场了。
   声援大学生绝食人民大游行
   从5月15日开始,关注大学生绝食的各界人士及市民越来越多了,大学生绝食现场围观的各界人士及市民也越来越多了,于是我从16日开始每天一趟到天安门广场中国历史博物馆西门高台阶上观看天安门广场和道路上络绎不绝、车水马龙来到天安门广场声援大学生绝食游行的各界人士及市民。那个场面可以说在中国是前所未有的,是感染人心的,是激励青年人行动的。
   从5月16日到20日,我每天都在中国历史博物馆西门的高台阶上站上四、五个小时,有时站得脚有点木;我是忙里偷闲上班时早走,或中午或下午站在中国历史博物馆西门的高台阶上观看声援大学生绝食的游行队伍。为了方便去天安门广场,我改骑自行车上下班了。我的自行车随便放在那里,从来没有丢失过,据说小偷们都罢偷了。
   我看到了:中共中央党政机关的游行队伍如外交部;中共中央事业单位的游行队伍如中央党校、人民日报社;北京厂矿单位的游行队伍如首钢、南口机车车辆厂;在京宗教界人士的游行队伍如和尚、道士;北京市大学生的游行队伍;北京市中专生、高中生、职高生的游行队伍;北京市小学高年级学生的游行队伍;北京市民的游行队伍;外省市大学生的游行队伍;总之,参加声援大学生绝食游行的人民,囊括各行各业各界的人士,覆盖男女老幼的市民;反正,参加声援大学生绝食游行的人民,是形形色色,林林总总、数不胜数的。
   我还看到了:乘坐卡车的人民警察的游行队伍;在天安门广场上空抛撒戒严令传单的军用直升机。
   几天之后,我听到了北京工自联的大喇叭广播,我也曾经去过位于天安门城楼西侧的北京工自联广播站那里,但我当时认为他们广播的内容太“激进”了,所以没有和他们取得联系。至于北京高自联,他们的指挥部在人民英雄纪念碑附近,我几次想去与他们联系,但都害怕广场人员太多可能发生踩踏事件,因此没能与北京高自联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这让人遗憾。
   泼墨毛泽东巨幅画像
   5月23日下班后,我带着女儿去天安门广场,一路上她举着小拳头学着来来往往零散不绝的游行队伍喊着口号,打倒DXP、打倒IP、打倒YSK、打倒高洪明。我对女儿说,你把爸爸打倒了,就没有人疼你了。
   在天安门广场,我看到了那张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的画像,不知被什么人泼了什么东西,弄得一块黑一条黑的,当时一台老吊车正在作业,它在把画像慢慢地从城楼上吊下来。我听说是几个外地人朝毛泽东画像泼了墨水,这几个人被大学生扭送公安局了。
   我的身心与大游行融为一体了
   第二天下了班,我把妻子和女儿送到她姥姥家去了,因为孩子9月1日上小学,好让她早些适用那边的环境,这样东交民巷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
   这以后连续几天我在东长安街上,看到了骑摩托车的“飞虎队”,他们的车队呼啸来回东西而过,甚是引人瞩目。我在北京市第二监狱服刑时,听一个狱友说,当年他就在北京市国安局工作,他知道当时有一些国安便衣就骑着摩托车混杂在“飞虎队”里。
   6月3日,我上班路上,看到由东单到建国门的大街上,甚至一直到大北窑的大街上,都能看到三五成群、零零散散掉队的士兵,他们一身军装,只是没穿军上衣和没戴军帽,他们由西向东一路撤退。我边骑车边和他们打听,他们说他们被拦截的人们冲散了。我到了团结湖班上点了个卯,就骑车直奔了天安门广场。
   在天安门广场长安街大马路上,看到有人站在军用卡车上在宣传,那人举着冲锋枪,指着卡车说,这是运送武器的车辆,这是准备镇压广场大学生和市民的,号召人们有所准备。
   我听了宣传,心情顿时紧张起来,真的害怕发生流血事件,但当时又不相信能够发生流血事件;因为,我坚信“人民军队是人民子弟兵,是不会用枪杆子对付人民的”。
   在天安门广场,我看到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制作并矗立的“自由女神像”,围观拍照的人很多;可惜,我那时没有照相机,至今遗憾没有留下自由女神像的熠熠风采。
   当时已过中午,我肚子饿了,就骑车往家走了。路过公安部门口时,看到有一群人围在那里,我挤过去看了一会儿,听了一会儿,才知道是北京工自联的人在召开记者招待会,有三两个外国记者在那里,才知道北京工自联的人被抓了,他们在向公安部要人。因为自己太饿了,于是我就骑车回家了。
   我饭后睡了一觉,又吃了点东西,下午6点多我来到东交民巷东口,向北溜达,我没有再去天安门广场,因为我嫌那里人太多太乱,我害怕发生踩踏事件。
   当我走到路西东单加油站时,看到有一长溜的士兵被市民拦截在那里,士兵没有戴军帽没有穿军上衣,都蹲在那里。有几个市民汗流浃背地向他们宣传人民子弟兵不打人民的道理,士兵们一声不吭地听着,一言不发地听着。当时,便道上市民很多,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我认真地有兴趣地听着。我听了很长时间,一阵儿感到疲惫发困,我就回家了。我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快10点了,我就一头躺下睡着了。
   突然,我被窗外传来的嘈杂声音吵醒了,我把头探出窗外看了看又听了听,知道是沿着东交民巷马路由西向东行进的游行队伍,这是司空见惯的情形,10来天了,天天如此。我又倒头大睡了,因为这些天,我太累太困了。
   我打算亲眼看看天安门广场
   6月4日早上7点左右,我被合住一个大单元房的同事兼邻居老W敲门叫醒了,我开了门出来,他对我说,我以为你昨晚去天安门广场了呢?那边开枪了,来坦克了,我还怕你出事呐!
   我说,谢谢您了,我昨天累坏了,晚上不到10点就睡着了,我真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老W说,没事就好!你别到处跑了,好好在家呆着吧!我鞥了一声,答应了。
   我埋怨自己太贪睡了,昨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我都不知道,立马我决定骑车去围着天安门广场转一圈看看,以弥补自己的过错。我赶紧干吃了个馒头,就骑车向天安门广场那边奔去。
   我骑车经过台基厂大街,一路冷冷清清,我来到长安大街时,我慢腾腾地骑着自行车,左右观望着,我看到两个年轻人斜背小军挎书包,在外贸部门口一辆大轿车旁边转悠,其中一个人用火柴点燃了打开的大轿车的油箱;砰地一声,大轿车油箱冒烟了,但并没有爆炸,这吓得我够呛,我赶紧骑车向西去了。
   当我骑车快到南池子时,那里通往天安门广场的马路已经被武装士兵封锁了,他们持枪坐在地上,任何人也不准通过。我只能远望着几处升起的浓烟,无奈地离开了。
   我只好骑车穿行南河沿大街了,我看到马路两边几个垃圾桶上各有几个子弹射穿的窟窿眼儿,有的窟窿眼儿在垃圾桶的中部;我看窟窿眼儿的密集程度,我认为那是冲锋枪扫射造成的。当时,四外无人,我下了车,走到垃圾桶旁用小拇指捅了捅那窟窿眼儿,那窟窿眼儿比小拇指粗多了。
   我穿过南河沿大街,走景山前街,我路过北长街,我想顺着北长街去南长街,看一下是否可以到天安门广场。当我一路独行骑车来到南长街时,把我吓呆了:那里通往天安门广场的道路不仅被武装士兵给封锁了,而且还有一辆炮筒朝外的坦克车。我看到这个阵势,赶紧掉头骑车走了。
   我一直骑车到西四,我不死心,我又骑车到了西单,我想看看从这里能不能到天安门广场。我看到:从西单路口到府右街,马路上的铁制隔离栅栏都被坦克碾压得七扭八歪;便道上一片狼藉,尽是摔碎的玻璃瓶子;马路上可以看到一片一片的痕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西单路口有几辆公交车被撞得东倒西歪;西单路口东北角有个标语宣传墙,下半部也有10几个弹洞,我下车用食指捅了捅,是够不到底的。
   我看到府右街一线通往天安门广场的道路完全被武装士兵给封锁了,他们持枪坐着脸朝外。这边愤怒的人群,向士兵们投掷什么东西,士兵也向这边投掷什么东西,有一个滚过来呲呲冒着烟,吓得我赶紧下车远远地躲着,后来才知道那是烟雾弹。我不知道人群与士兵是哪个引起了互相投掷东西。我还看到长安戏院门口有一具被烧焦的尸体,不知是何许人也?
   突然,士兵那边啪啪打了几阵子枪,吓得人们四散奔逃,我也扔了自行车,跑到马路南侧一棵大树下躲了起来。等枪声停了,我赶紧骑上自行车向西去了。
   我一直骑到军事博物馆那边,一路上我看到:有焚毁或撞毁的公交车,有焚毁或撞毁的军用卡车或军用吉普车;马路上的隔离栅栏全都歪七扭八躺在那里;木樨地桥上有一具焚烧的尸体,附近都有着火的痕迹;有人在捡子弹壳,有人在拆军车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