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东海一枭(余樟法)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团灭】金朝红色旅游团团灭,江湖上不顾死者为大之禁忌,欢声一片。很多人不相信某些红人不在死亡名单上,辟谣了还不相信。这充分说明暴君及暴君崇拜者多么不得人心,多么令人憎恶。可见幸灾乐祸不一定都是小人之心,有时候也是良知的作用。百姓日用而不知,此之谓也。

   【正名】儒式革命有两大要素:一顺天,即敬天;二应人,即保民,所以只能针对暴君暴政。即使非儒式革命,也有一定的道德底线,不能杀害无辜,草菅人命。因此,所谓的法国大革命和所有马列革命,都不是革命,而是造反作乱。法国大革命应该正名为法国大暴乱。

   【五四】中国现代化之所以无法完成,根源就在五四。五四开始的革命叙事和启蒙叙事,构成了中国现代性的两个主旋律。殊不知,孙蒋革命品质低劣,马列革命实为造反,所谓的启蒙,纯属蒙启,以民粹主义和极权主义邪说,自蒙蒙人,自愚愚人。革命派启蒙派统统名实背离,都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五四】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一脉相承。所谓新文化运动,实为一股反文化、反文明的民粹主义思潮,既反传统文化,也悖现代文明。而五四运动则是则是民粹主义思想指导下的一次实践活动。从此,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共产主义等民粹思想深入社会并逐步主导中国。

   【五四】极权主义之邪,暴君之恶,世所易知;民粹主义之邪,暴民之恶,人所难知。国人普遍不知道,民粹主义是通往极权主义的捷径。一定数量的暴民,是暴君成功、暴政建设不可或缺的社会基础。暴民社会,礼制固然无望,民主同样成空,任何良制良法都建不起,建设起来的只能是极权恶制。

   【乡愿】不争论和说假话是两回事。不与三季人争论,理所当然。但圣贤君子也不会苟同三季人的观点。如果孔子真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没有六经、没有《论语》了。三季人的故事,是乡愿对孔子的诽谤。在此杂时代,乡愿特别多,希望儒友们提高警惕,提高明辨功夫。

   【马中】如果说毛是马左,邓是马右,习就是马中,马家中道。马左是马克思加商韩法家,同恶相加,一加就成;马右是马克思加西方文明,邪欲加正,加不上,但也淡化了马家之邪;马中是马克思加古今中外,马魂中体西用,大杂烩。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毛思想是恶,邓思想是劣,习思想是杂。

   【马中】欲实践马家中道,最大的阻碍是马右,即既得利益集团。双方是路线冲突,更是权力、利益之争。反腐打虎运动,其实就是对马右的路线纠偏和势力打压。马左作为原教旨主义,只认毛氏那一套,也是马中的一大阻扰。但它们邓时代已经边缘化,早就不成气候了。

   【马中】试图吸收古今中外一切正确思想和文明成果为我所用,马左马右固不能,马家中道也不行,一切学说都不行,只有儒家才办得到。因为仁本主义才是真正的中道,“执”住了世界和生命的“大象”,三观最为中正,品格最为优秀,故能择善而从、海纳百川。物本主义神本主义皆非正道,人本主义亦非中道。

   【马中】马中不同于马左斗争哲学的极度残暴,也不同于马右为了利益而完全不择手段不要脸。马中对儒家品牌和价值都有所利用,对一些儒门杂家特别是马儒,也能有所宠幸使用。至于真正的儒者,难免受到一定的政治排斥和权利限制,但一般不至于被明显迫害。下面若迫害儒家,无异打上面的脸。

   【儒教兴国】科教兴国,是科学主义、实用主义、功利主义的口号,自欺欺人。把科技和教育摆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位置,当然应该。但比科技和教育更重要的是文化和制度。马家教育误人子弟,毁人心性;马家党主制和权力市场经济之下,国民无权利保障,社会无生机活力,科技发展也深受阻碍。

   【三季人】生活中一切随缘,无可无不可;思想理论则寸步不让。但不让与不争论并不矛盾。对于三季人,我的态度就是,既不欺骗,也不争论,更不纠缠。如果来问,就老老实实告诉它一年四季。至于对方认不认同,顺其自然。德不孤必有邻,天下很大,后世很长,只要是真理,自有人认同。

   【态度】君子若无权位,便无政治责任,对暴君便无劝谏之责任,对暴民便无拯救之义务。暴君暴民也不是可以劝谏拯救的。君子置身暴政之下和暴民社会,穷则独善其身,努力提高自保能力。在明哲保身的前提下,适当说点真理,包括天理、易理、因果之理等等。某些官民侥幸听进去一点,有助于他们自救。

   【态度】共业难挽,自古而然。春秋战国,礼崩乐坏,孔孟周游列国,终究未能阻拦历史的车轮向暴秦的黑暗滑去。但这并不影响孔孟文化的光辉、历史的功勋和他们个人道德的成就。他们的授业解惑传道弘道的努力,在当世援起了一批有志有识之士,在汉朝结出政治硕果,光照至今,香飘永恒。

   【态度】暴君暴民,特指毛氏和毛左分子。毛时代是典型的暴民社会和恶社会,官德民智达到了历史最低谷,至今虽无质变,但有所回升。从毛时代到邓时代再到习时代,道德和政治都在逐步善化。随着儒家来复,善化必将加速,去马尊儒将会成为势不可挡的历史潮流。尊儒者兴,顺儒者昌,反儒者亡!

   【纪念币】闻欧洲发行纪念马克思出生200年的欧元纸币,面值是0元。按照新闻的意思,马克思主张共产主义是废除货币的,故用0元作为纪念。我想,如果改为负无穷数就更恰当了。马主义毫无正面意义,却有无穷无尽无限度无止境的负价值,在古今中外所有邪说中,除了秦法家,没有比马主义更邪的了。

   【态度】当然知道,有些话说出来于己不利,但我不能不说。我担心,有些道理我不说,就没有人说了;有些观点我不坚持,就没有人坚持了。同时我相信,说真话说真理,虽然于己不利,也不至于有大害。或许,我的抗击能力相对较高吧。作为儒者,以身作则、坚持真理、迎难而上是我的本分和责任。

   【马中】习五四讲话,让我倍感任重道远,同时对多年来体制内外、国内外不断提醒我的朋友表示深深的感谢。其实东海从来没有误看他,一贯认为他文化政治基本立场是:立马用儒,马门杂家,也就是马家中道。作为马帮帮主,今天的讲话只是马家立场的宣示,意料之中,不足为奇。

   【马中】马中与马左马右都不一样。马左极其凶恶,君子必须闭嘴或逃亡;马右相对温柔但无耻,君子安危难料,提心吊胆。马中排斥但一般不至于迫害正人君子,所以儒家和东海多少有些言论自由。某些人试图压制、剥夺之,其实是高危动作,很可能招来逆鳞大祸。勿谓言之不预也。

   【五四】我有两个旗帜鲜明:一、旗帜鲜明地反对马列主义毛思想;二、旗帜鲜明地肯定习对传统文化的有限尊重。注意,我对习的肯定仅限于此。我对马列毛只破不收,我的中国梦绝无它们的一席之地。这个纯粹的儒家立场永不会变,生死以之。朝野关心政治者应该了解,试图说服东海者可以休矣。

   【五四】或问什么叫逢君之恶。答:赞扬宣传马克思,就是典型的逢君之恶。所有赞扬宣传马克思的知识分子,都不配为文化人,不配为中国人。逢君之恶其罪大。所有赞扬宣传马克思的知识分子,都是儒家的罪人,中华的罪人,良知的罪人!你们可以自欺欺人,但欺不了天,欺不了良知和因果!2018-5-4余东海于南宁

(2018/05/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