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杂家]
东海一枭(余樟法)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杂家

   关于杂家

   杂家杂取诸家而试图调和之贯通之,其特点是庞杂,混杂,驳杂,杂乱。当然,杂家都不承认自己杂,而是自以为于百家之道兼收并蓄,无所不包,无不贯通,天下通家,一切通吃。

   《汉书》和《隋书》对杂家的定义小异大同。《汉书•艺文志•诸子略》说:

   “杂家者流,盖出于议官。兼儒墨,合名法,知国体之有此,见王治之无不贯,此其所长也。及荡者为之,则漫羡而无所归心。”

   《隋书•经籍志》说:

   “杂者,兼儒墨之道,通众家之意,以见王者之化,无所不冠者也。古者司史历记前言往行,祸福存亡之道。然则杂者,盖出史官之职也。放者为之,不求其本,材少而多学,言非而博,是以杂错漫羡,而无所指归。”

   两种定义都比较中肯,既肯定其有长处和可取之处,又指出其不足和流弊。

   杂家代表著作有秦相吕不韦编撰的《吕氏春秋》和淮南王刘安编撰的《淮南子》。这两家杂家虽然混杂,颇有所本,有所归心,也就是有一定的文化立场。《吕氏春秋》为儒门杂家,《淮南子》为道门杂家。

   晚清江瑔认为杂家本属道家。他说:

   “其得道家之正传,而所得于道家亦较诸家唯独多者,则惟杂家。盖杂家者道家之宗子,而诸家皆道家之旁支也。惟其学虽本于道家,而亦旁通博综,更兼采儒墨名法之说,故世名之曰杂家。此不过采诸家之说以浚其流,以见王道之无不贯;而其归宿固仍在道家也。”(《读子卮言•论道家为百家所从出章》)

   这个定义过于狭隘,用于《淮南子》可,用之于《吕氏春秋》则不可。《吕氏春秋》虽杂有道风,但儒味更重,我判之为儒门杂家。

   江瑔更忽略了一点:古今各学派宗派中都有杂家,例如,儒门杂家,道门杂家,佛门杂家,自由主义杂家,法家杂家,耶教杂家,伊教杂家,马门杂家等等。这些都是有一定文化立场的杂家。不同杂家有不同的文化道德品格,其基本立场对其品格的影响具有决定性。

   另一种杂家等而下之,没有任何基本立场,即《汉书》所说“漫羡而无所归心”者,《隋书》所说“杂错漫羡,而无所指归”者。这类杂家特别放荡油滑,不可捉摸。

   所有杂家包括儒门杂家,都会自以为比儒家高明,比历代圣贤高明。然历史自有其公道。无论怎样自诩高明,也无论有没有基本立场,杂家的思想影响和历史影响都非常有限,对中华文化和文明的贡献也非常有限。《汉书•艺文志》载有杂家著作“二十家,四百三篇”,除了《吕氏春秋》和《淮南子》,都已不存,在思想史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吕氏春秋》和《淮南子》于儒道两家分量有限,聊备一格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时代、不同立场的两位主编、两大杂家,不约而同地都以同样的方式告别世界。2018-5-20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