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东海一枭(余樟法)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黑格尔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原意任何姑不论,从因果的角度看,任何事物、事情和想象的存在,包括邪恶的存在、恶人的得势,都有其合理性---合乎因果之理。因果之理也是一种天理、天意、天命。

   《孟子》记载,鲁平公要来见孟子,却被其宠臣臧仓谗言阻止。孟子说:“行,或使之;止,或尼之。行止,非人之所能也。吾不遇于鲁侯,天也。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孟子•梁惠王下》)

   孟子认为,自己不能与鲁侯相遇合,是天意。臧仓只不过充当了天意的工具而已。朱注:“人之行,必有人使之者;其止,必有人尼之者。然其所以行所以止,则固有天命,而非此人所能使,亦非此人所能尼也。然则我之不遇,岂臧仓之所能为哉?”“此章言圣贤之出处,关时运之盛衰,乃天命之所为,非人力之可及。”

   圣贤出处关天命。借用孟子自己的话说,上天如欲平治天下,儒家想逃都不掉;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圣贤周游列国也无能为力,而恶人恶势力想不得势都不行。

   恶人得势当然是人民和国家的不幸,孟子说:“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孟子离娄上》)恶人居了高位,必然罪恶泛滥。但是,恶人得势,也有其相应的政治基础、社会土壤和文化道德气候。王夫之说:

   “做经生读书时,见古今之暴君污吏,怒之怨之,长言而诋诽之。即此一念,已知其出而居人上,毁廉耻、肆戕虐者,殆有甚焉。何也?其与流俗诋诽者,非果有恶恶之心,特以其不利于己而怒怨之耳。有志者,其量亦远。伊尹当夏桀之世而乐,何屑与之争得失乎!且彼之为暴为污者,惟其以利于己为心也。彼以利于己而为民贼,吾亦以不利于己而怒怨之,易地皆然,故曰出而居人上,殆有甚焉。恶人之得居人上而害及人,天也。晦蒙否塞,气数之常也,安之而已。退而自思,吾虽贫贱,亦有居吾下者,亦有取于人者,亦有宜与人者,勿见可为而即为,见可欲而即欲,以求异于彼而不为风气所移,则孤月之明,炳于长夜,充之可以任天下。”(《俟解》)

   对于暴君污吏的批判,如果并非出自君子恶恶的义愤,而是因为暴君污吏不利于己而激动怨怒,那就与流俗无异。这种人一旦得志,将更加不堪,所谓易地皆然。王夫之此言洞察人情世态,仍有现实意义。

   百年来无数人,失意时在野时批判暴君污吏慷慨激昂,一旦出居人上,更加无畏无耻贪婪暴虐。东海早就指出,在民粹主义文化和极权主义政治之下,官民德性趋同,强弱本质无异,很多弱者也有一颗强人的心。

   所以,对于暴君污吏乃至恶制恶法进行泛泛的批判,意义不大,文化重建才是关键。只有良好的文化,才能改良社会土壤和道德气候,进而改革政治和制度。

   接着王夫之指出,恶人高居人上害人害民,也是天意、天命。从个人的角度讲,不妨安之而已,顺其自然,自求多福。君子不怨天不尤人,此之谓也。2018-5-12余东海 首发于儒家网

(2018/05/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