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东海一枭(余樟法)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黑格尔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原意任何姑不论,从因果的角度看,任何事物、事情和想象的存在,包括邪恶的存在、恶人的得势,都有其合理性---合乎因果之理。因果之理也是一种天理、天意、天命。

   《孟子》记载,鲁平公要来见孟子,却被其宠臣臧仓谗言阻止。孟子说:“行,或使之;止,或尼之。行止,非人之所能也。吾不遇于鲁侯,天也。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孟子•梁惠王下》)

   孟子认为,自己不能与鲁侯相遇合,是天意。臧仓只不过充当了天意的工具而已。朱注:“人之行,必有人使之者;其止,必有人尼之者。然其所以行所以止,则固有天命,而非此人所能使,亦非此人所能尼也。然则我之不遇,岂臧仓之所能为哉?”“此章言圣贤之出处,关时运之盛衰,乃天命之所为,非人力之可及。”

   圣贤出处关天命。借用孟子自己的话说,上天如欲平治天下,儒家想逃都不掉;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圣贤周游列国也无能为力,而恶人恶势力想不得势都不行。

   恶人得势当然是人民和国家的不幸,孟子说:“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孟子离娄上》)恶人居了高位,必然罪恶泛滥。但是,恶人得势,也有其相应的政治基础、社会土壤和文化道德气候。王夫之说:

   “做经生读书时,见古今之暴君污吏,怒之怨之,长言而诋诽之。即此一念,已知其出而居人上,毁廉耻、肆戕虐者,殆有甚焉。何也?其与流俗诋诽者,非果有恶恶之心,特以其不利于己而怒怨之耳。有志者,其量亦远。伊尹当夏桀之世而乐,何屑与之争得失乎!且彼之为暴为污者,惟其以利于己为心也。彼以利于己而为民贼,吾亦以不利于己而怒怨之,易地皆然,故曰出而居人上,殆有甚焉。恶人之得居人上而害及人,天也。晦蒙否塞,气数之常也,安之而已。退而自思,吾虽贫贱,亦有居吾下者,亦有取于人者,亦有宜与人者,勿见可为而即为,见可欲而即欲,以求异于彼而不为风气所移,则孤月之明,炳于长夜,充之可以任天下。”(《俟解》)

   对于暴君污吏的批判,如果并非出自君子恶恶的义愤,而是因为暴君污吏不利于己而激动怨怒,那就与流俗无异。这种人一旦得志,将更加不堪,所谓易地皆然。王夫之此言洞察人情世态,仍有现实意义。

   百年来无数人,失意时在野时批判暴君污吏慷慨激昂,一旦出居人上,更加无畏无耻贪婪暴虐。东海早就指出,在民粹主义文化和极权主义政治之下,官民德性趋同,强弱本质无异,很多弱者也有一颗强人的心。

   所以,对于暴君污吏乃至恶制恶法进行泛泛的批判,意义不大,文化重建才是关键。只有良好的文化,才能改良社会土壤和道德气候,进而改革政治和制度。

   接着王夫之指出,恶人高居人上害人害民,也是天意、天命。从个人的角度讲,不妨安之而已,顺其自然,自求多福。君子不怨天不尤人,此之谓也。2018-5-12余东海 首发于儒家网

(2018/05/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