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曾节明文集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睡觉免不了做梦,人做的梦大多会忘记,一般规律是:睡得越沉,忘得越干净。但四月三日到四月四日夜间,尽管我睡得很沉,做的梦却记得非常清晰。
   
    这是一个奇怪的梦。在一个阴间多云的天,好象是暮春时节,我来到一处掩映着茂密树木的古旧大院,院内有三幢平行的条子木楼,中国传统式样,色彩淡雅,楼顶是中国传统式的灰黑色烧瓦;院墙有铁丝网,院门及拐角处,都有戴着德式钢盔的哨兵,还有几个穿着蓝黑色中山装的人在溜达。院门口的内侧,停着三部黑色的“蚂拐车”(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老式轿车),和一部美式吉普车。
   
    一楼的客厅里,我猛然看见戴笠招呼七八个人入席吃饭,一张古檀色的大圆桌摆了一些饭菜,中间还有一个热气腾腾的火锅,但并不奢华。戴笠中等身材,精干偏瘦,他头戴德式的圆柱形军布帽,帽沿上有一个国民党党徽,身着笔挺的棕色德式军制服,腰上配着一把中正剑,肩上披着黑斗篷,看起来威风凛凛。他把斗篷挂在一根大堂的柱子上,坐下来招呼众人吃饭。
    我仔细看时,居然发现戴笠长得很有点周恩来的味道,两道眉毛很浓,两片薄嘴隐含着冷酷无情,只不过周恩来双眼皮的眼睛更大,而戴笠的脸比较长,而且有点歪。
    和戴笠一起吃饭的人中,有一个美国军官,穿着橄榄绿的美军风衣;其他的人要么穿着棕色的德式军制服,要么穿着蓝黑色的中山装。
    戴笠与这些人谈笑风生,还歪着脑袋与那个美国人开起了玩笑,但奇怪的是我却听不见他们讲话的声音,尽管距离这么近。
   
   
    接下来我上到二楼,进入了戴笠的卧室,惊讶地发现,戴笠的卧室很简朴:一台可以睡两个人的木床,只有床板和褥子,没有席梦思,床头安放着老式电话机,床头柜上放着一把手枪和一瓶安眠药,墙上挂着孙中山和蒋介石的像,像的下方是两具有扶手的木沙发,靠床的墙上挂着戴笠和蝴蝶的结婚照,我总觉的身着白色婚纱的蝴蝶并不怎么漂亮,年龄也不小,戴笠怎么选择这么一个老牌影后做老婆?
    床的对面是一张办公桌,桌前有木质的圈手椅,办公桌紧挨着老式的大窗户,窗户外面是木制阳台,阳台的对面是另一幢条子木楼——原来戴笠的卧室所在的木楼,处于两幢条子楼之间,所以窗外没有视野。
    为什么要夹在中间住呢?这不是很可惜吗?我突然发觉阳台对面的窗户,被一整块木板钉死了,有人告诉我说:对面没有人住,把那窗户遮住是安全起见、、.
   
    我突然想到,我怎么会见到戴笠呢?他不是早就不在了吗?于是赶紧下楼去找戴笠,却怎么也找不到楼梯口,正找间,忽然响起了呯呯的枪声,惊觉时才知是梦一场,原来是妻子敲门催促我起床了,窗外的天阴间多云。
   
   
    这个梦很奇怪,因为我对戴笠并没有多少兴趣,当天白天和晚上也压根没有想到戴笠,看来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不准确的,应该是“日有所思,夜未必有所梦”才对。
   
   
    为什么会梦见戴笠?也许因为戴笠是一个不可替代的人物,据说,蒋介石逃到台湾时曾长叹:
    “若戴笠同志在,我们不会来这里。”
   
    或许,上天在注定国民党丢失大陆的同时,也注定了共产党克星戴笠生命的提前谢幕。1946年3月17日,国民党军统叛徒内奸马汉三安放在戴笠座机上的一颗定时炸弹,把戴笠终结于南京附近的戴山。
   
   
   
   
   
   
   
   曾节明 记于2018.4.5戊戌丙辰丁卯凌晨于春寒纽约州
(2018/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