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谢选骏文集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谢选骏: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美欧空袭俄国驻军的叙利亚,使得美欧等民主国家为一方,中俄等专制国家为另方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常任理事国,已经分裂为民主与专制这两个阵营。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这个东方,就是领袖脑袋中运筹帷幄的那根导火索。俄国现在扮演的角色,就是毛泽东以前扮演的;中国现在扮演的,就是赫鲁晓夫以前扮演的。
   
   《警报拉响!全球经济资产大清算来临》(2018-04-14 转载 中金在线)报道:

   
   全球经济已经出现不祥之兆。
   
   时隔十三年,香港金管局再度出手,掀起“港币保卫战”。
   
   与此同时,就在刚刚,14日上午9点(当地时间凌晨3点),美英法三国联军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突然展开!全球政经又陷于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历史的重合,从来都不只是巧合。过去十年货币放水的大清算来临,一切才刚刚开始。
   
   刚刚,美国空袭叙利亚!警报已经拉响
   
   这个周,博鳌论坛不断从海南传来大消息。但有三件大事,穿插在其中。
   
   第一件事是刚刚发生的,美英法三国联军对叙利亚突然展开军事行动,特朗普终究是出手了!
   
   据新华社记者报道,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听到空中传来巨大爆炸声,叙利亚国家电视台称美英法三国对叙利亚“发动了侵略”。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及英国首相、法国总统也都公开证实军事行动已经展开。
   
   据悉,美国和联盟对叙利亚的打击比去年的程度更猛烈,武器使用数量增加了一倍。叙利亚方面则宣称,击落了联军的13枚导弹!如果这是真的,则使用的十有八九是俄罗斯的防空系统。
   
   对此,俄罗斯方面的回应是:我们被威胁了,我们警告,这样的行动不会没有后果,所有的责任归于华盛顿、伦敦和巴黎!
   
   全世界都知道:这不仅仅是西方国家和叙利亚之间的战争,更是美欧跟俄罗斯之间的战争。
   
   战争爆发后,比特币大幅反弹,价格重上8000美元。黄金、日元等避险资产也将有所表现。这个消息对于全球股市来说,是个利空。但很显然,这场战争来得很及时,对于中国是比较有利的。
   
   中美正在贸易战的战场上“比大小”,双方各抛出了超过500亿美元的“打击目标”,美国扬言将在下周追加“1000亿美元”,中美贸易战随时有升级的可能。
   
   如果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直接跟美英法对抗,则意味着中美贸易战全面爆发的可能性大大降低。除非特朗普疯了,他才敢于在两个战场上同时跟这个世界的老二、老三同时开战。
   
   所以,未来特朗普或许还会继续恫吓中国,但双方最终通过谈判解决的可能性,会因为叙利亚战争有所增加。叙利亚战争规模越大,中美贸易战规模将越小。
   
   而中美贸易战,俄罗斯先倒下了,到目前为止还没站起来。鉴于近年来普京已经被“逼进了笼子”,所以俄罗斯的反击力度可能超乎人们的预料!
   
   第二件事。4月12日,香港有个大动作,提前给大家敲了警钟。
   
   北京时间4月12日晚间,港元汇率在伦敦交易时段触发7.85的“红线”。12日晚和13日凌晨,香港金管局(HKMA)共投入32.58亿港元维持港币汇率稳定。截至14日上午7点,港币兑美元的市场汇率为7.8498,保持在正常区间。
   
   香港目前的汇率浮动区间是在2005年5月确立的。在此之前,港币与美元的官方汇率固定在7.8的水平,但在外汇市场上允许自由浮动。2005年,港币与美元的官方汇率改成区间调控,区间设定在7.75-7.85。具体来说:
   
   1、设定7.75为强方兑换保证,当港币涨破7.75,香港金管局会卖出港元,买入美元;
   
   2、设定7.85为弱方兑换保证,当港币跌破7.85,香港当局会买入港元,卖出美元。
   
   自2005年之后,虽然经过金融海啸和欧债危机等考验,但港币汇率此前从未逼近7.85。
   
   直到12日,香港金管局才在13年后首次需要出手干预汇率。
   
   第三件事,其实可以追溯到去年年中。
   
   去年8月,全球黄金储备量位居第二的德国,宣布已提前三年将647吨黄金储备从纽约、巴黎转至国内,俄罗斯正以十二年来最快速度增持黄金储备。其他部分欧洲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在加速囤积黄金。
   
   盛世买古董,乱世买黄金,这个道理不止我们懂。
   
   明天和下跌究竟哪个先到?
   
   香港与莫斯科,两地相距7143公里,5个小时时差。面对危机,明天和下跌哪个先到,只是时差问题。
   
   看似巧合的几件事情,传递的信号是一致的:危机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前方。
   
   香港是国际资本快进快出的市场,资金流动性非常高,这里的资本最先嗅到危机的来临并做出反应。
   
   而俄罗斯的实体经济已然虚胖,全靠能源在支撑,面对风险就更脆弱,不堪一击。所以这两个完全不同的市场,对危机的敏感度是相似的,也是最先受到冲击的市场。
   
   香港正是全球经济中的一个缩影,现在的香港,如履薄冰。加息太急,则内地热钱回流到大陆,国际热钱撤回欧美,加剧港币贬值。不加息,就只能由金管局再次出手,来一场“港币保卫战”。
   
   雪球越滚越大
   
   当香港处于敏感时期的时候,其他国家也正在经历一场焦灼的大转折。
   
   在4月11日“对话罗杰斯”的午餐会上,美国投资家罗杰斯称:
   
   从2008年以来还没有爆发过非常严重的金融危机,这就需要引起警惕了,美国每4-8年就会出现一次金融问题……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扩大到了以前的9-10倍,现在中国也处在负债的情况下。
   
   2008年金融危机后,长达十年的货币大放水时代,让全球各国都处于不断靠举债来支撑经济增长的状态。当前的全球债务水平和杠杆率远高于2008年。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的季度报告,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全球债务总额达到237万亿美元,比十年前增加了70万亿美元。在成熟市场,居民杠杆率也处于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为此,彭博社发出警告:
   
   随着全球步入加息周期,利率开始上涨,但国家的杠杆率持续攀升,这是一个需要警惕的信号。
   
   在这之中,中国债务扩张的步伐也迈得非常大,从2012年到2017年第一季度的债务扩张速度,远超美国以及其他新兴市场。
   
   (2017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占GDP的比例)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灏曾经做过一个统计,中国每年宏观形式上的利息负担在12万亿人民币左右,已经超过了每年名义GDP的增量(8-9万亿人民币)。在目前尚未加息的情况下,每年新创造的财富已经不够还利息了。那加息利率上涨后呢?
   
   但无论是中国还是全球,进入加息周期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利率上涨只是时间问题。易纲行长前几天在博鳌论坛上的讲话也提出,中国未来的货币政策是会紧缩的。包括中国在内,各个国家随时可能出现资金链断裂的危险。
   
   货币的全面宽松到收紧,是对过去十年货币大放水的彻底清算。
   
   美丽的泡沫,虽然一刹花火
   
   这场彻底清算,不仅清算的是过去十年的举债,还有长达十多年的资产大牛市中的泡沫。吹大的过程五彩斑斓,破了之后就是一团空气。
   
   从08年金融危机结束至今,全球资产价格和实体经济之间已经大幅背离。从2009年1月至今,欧洲高收益债券和标普500指数上涨超过200%,相反,美国名义GDP、美国和欧洲的工资水平在十年间累计上涨还不到50%。
   
   如果你觉得这些离你太远,那么看看房价。金融危机后,超低利率和全球经济复苏的双重作用推动了全球房价同步上涨。机构投资者也在这期间不断加杠杆,投入这波全球炒房的浪潮中。
   
   从1997年到现在,除了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的短暂下跌,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的房价持续上涨,大多都已经在1997年的基础上翻了2-4倍,早已高过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高位价格,更不用说全球的一线城市了。
   
   (从1997年至今,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房价持续上涨;资料来源:经济学人)
   
   只要泡沫没破,总会有人认为它不是泡沫。
   
   股市、楼市、数字货币,三大“泡沫”到底谁先破?目前来看数字货币先被翻牌了。在2017年风光不断的比特币,随着多国监管机构严令禁止,目前已经从最高价下跌了60%,说腰斩毫不为过。
   
   可以说,区块链是21世纪最伟大的技术发明之一。但与之相关的数字货币,在监管层看来,就是威胁本国货币地位的一种存在,夹缝中求生存,谈何容易?飞得更高,也就跌得越疼。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很明显,2018年是个多事之秋。
   
   这周三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在会议纪要中提到,贸易战可能是造成市场下行的最大风险。
   
   而不断发生的地缘政治冲突,比如最近西方对俄罗斯制裁导致的“股汇双杀”、叙利亚冲突、还有交锋多次的中美贸易战,都在影响市场情绪,从美国传到欧洲、亚洲市场,传到中国,大家都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甚至连特朗普每发一次推特,市场都会有次小震荡。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首席投资官Dan Ivascyn认为:
   
   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逐渐增加的波动性是和央行的不确定性以及美国、欧洲和新兴市场的政治不确定性紧密联系的。
   
   真正的地雷,早在十年前大宽松开始的时候就埋下了。
   
   现在号称一切以“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他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只是在增加市场波动性的同时,加快了地雷引爆的速度。
   
   作为靠消费刺激经济发展的欧美国家,过去十年工资增长幅度不到50%,美国家庭的未偿还债务又已经攀升至历史记录的13.1万亿美元。收入疲软和债务负担加重,根本就无法指望再用消费带动经济发展。
   
   结局,必然是大家为这场十年大清算来买单。但在音乐停下之前,往往谁也不会停止舞蹈。
   
   远离泡沫,现金为王,分散资产,注意避险,同时押注那些确定会发生的事情,才能安全度过大浪来袭。
   
   《俄呼吁停止侵叙草案未通过 中俄投赞成票》(2018-04-14 多维)报道:
   
   应俄罗斯的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美英法对叙利亚发动的导弹袭击。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018年4月15日报道,联合国安理会没有通过俄罗斯呼吁停止侵略叙利亚的决议草案,原因是该草案没有获得多数投票。
   
   应俄罗斯的要求,联合国安理会于4月14日11时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美英法对叙利亚发动的导弹袭击。会议由俄罗斯主持。投票表决是在该紧急会议上进行的。俄罗斯、中国和玻利维亚投了赞成票,还有四个代表团弃权。
   
   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Vassily Nebenzia)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同行们“停止侵略,保持克制,不再继续对叙利亚使用武力”。涅边贾说,“希望我们不要看到比今天更完糟糕的日子。”安理会草案需要获得至少9个成员国的支持,并且5个常任理事国都有否决权。
   
   谢选骏指出:美欧空袭俄国驻军的叙利亚,使得美欧等民主国家为一方,中俄等专制国家为另方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常任理事国,已经分裂为民主与专制这两个阵营。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这个东方,就是领袖脑袋中运筹帷幄的那根导火索。俄国现在扮演的角色,就是毛泽东以前扮演的;中国现在扮演的,就是赫鲁晓夫以前扮演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