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谢选骏文集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谢选骏: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我也熬过辅导员的折磨,但我没有自杀,而是把它化为继续前进的动力。
   
   《在美失联北大女生唐晓琳已确认离世》(2017年10月11日 转载侨报等综合)报道:


   
   “来自中国的研究生唐晓琳已离开人世”,犹他大学物理与天文学系所有学生10日均收到了含有该内容的邮件。当日,犹他大学(Utah University)的物理与天文学系主任Benjamin C。 Bromley教授给系里所有学生发去了一封邮件,邮件中表示,系里来自中国的研究生唐晓琳已离开人世。当天,犹他大学校方并向《侨报》记者证实了这一不幸消息。该邮件对唐晓琳的去世表示极大悲痛,并说她将会被所认识的人们深深怀念,并且提供了心理辅导的信息。但邮件并未提及唐晓琳的具体死亡原因,以及何时何处发现遗体。
   
   以上消息最初是由一位与唐晓琳同系的中国留学生提供给《侨报》记者。在此之前,她曾在知乎上表示“两三天前三藩市警方找到了一具尸体,大约是xiaolin的,大约她真的从金门大桥跳了下去。”10日上午,《侨报》记者致电该系主任办公室,办公室人员证实邮件的确实是由他们发出的,并称犹他大学警方从旧金山警方获得消息,唐已经死亡。同日,犹他大学新闻发言人珀斯(Annalisa Purser)向《侨报》证实,唐晓琳被警方证实已死亡。珀斯表示,唐晓琳的离去令学校师生深感悲痛。她说:“晓琳是我校重要的一员,她将被那些曾和她一起学习、工作的同学、朋友深深怀念。”《侨报》记者同时联系了旧金山警察局,了解唐晓琳失踪案的最新情况,不过目前尚未收到回复。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表示,唐失联后,领馆同其家人保持着密切联系,愿意为其提供必要的协助。
   
   四天前,据唐晓琳的朋友在微博上透露,失联已8天的唐晓琳留下的最后踪迹是,10月1日,去往了金门大桥南侧的迎宾中心。那里是她曾在给朋友的留言中说要去结束生命的地方。记者在Uber的司机论坛上,同样找到了该寻人信息,但发表时间比微博上的信息更早。
   
   当地时间10月4日下午12点31分,来自波士顿、一位自称是唐晓琳朋友的网友用英文写道:当天唐晓琳花了大约5美元,乘坐了一辆uber到达迎宾中心。他还在寻人启事中提及“唐晓琳处于忧郁症中,可能会伤害自己。”“提供任何线索都会给予很高的奖赏。”15分钟后,这位网友更新状态称“我们在警察局,但是需要时间来通过法律程序。”晚上九点再次更新称:“警方已接管该案,谢谢大家的帮助。”记者同时注意到,曾在脸书上登出寻找唐晓琳状态的几位网友,都删去了该信息。
   
   “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多好的一个人,”在得知唐晓琳的死讯后,一位自称是唐晓琳的高中同学的网友对《侨报》记者这样说道。她表示,高中时代的唐晓琳在班级里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人,很安静,但“大家对她印象都很好。”就此《侨报》记者向唐晓琳曾经就读的龙口市第一中学了解消息,但校方表示,唐晓琳的高中班主任目前不在学校。
   
   读博第七年压力大——从已知的唐晓琳的经历来看,她度过了非常漫长的读书生涯。根据寻人启事中的信息,2004年她进入北大就读空间物理专业,2008年本科毕业后去往美国读研究生,至今已是第9个年头。从时间上推算,这是她攻读博士学位的第7年,但仍未毕业。此前,据中国媒体报导,犹他大学媒体发言人安娜·丽萨表示,唐晓琳就读于该校的物理与天文学系。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犹他大学的物理与天文学系每年招收将近20名研究生,同时提供有学费减免政策。但录取条件十分苛刻。
   
   在知乎上,有网友从她的一张与人合照的照片背景里看到了“试管和移液枪”,这两样均与生物专业有关。随后该网友在一个科研社交网络服务网站“researchgate”上查询到,唐晓琳“在犹他大学的生物物理专业读phd,做的方向还是难度相当高的病毒RNA(项目)。”这位网友的言论引发了很多博士生,尤其是科研工作者的共鸣。与外界想象中的光鲜亮丽、前途似锦不同,他们往往要面对的是导师不让毕业、实验反复失败、花大量精力时间研究的项目“永远不会出来成绩”。
   
   即使毕业了可能也面临着压根找不到合适工作的尴尬局面。“如果生物PhD能够有一个合理的退出/止损机制,或许这样的悲剧就可以避免发生了。”一位网友这样评论道。
   
   一位自称是唐晓琳师妹、同在美国读书的匿名网友表示,唐晓琳“有时候要半夜去实验室守着实验,特别辛苦”,“记得有次和她吃饭,吃完了都晚上10点了,她还要回实验室看结果。”同时这位网友还表示唐晓琳在读博过程中曾换过导师,“之前导师据说对她和另外一个中国女生不是特别好。”
   
   作为旧金山的地标,金门桥一直被誉为近代桥梁工程的奇迹。但它也被称为“自杀圣地”,自开放近80年来,有1500人从桥上跳下,但据当地人介绍,目前防自杀网已建好。
   
   谢选骏指出:不准毕业毋宁自杀。我也熬过辅导员的折磨,但我没有自杀,而是把它化为继续前进的动力。我的辅导员是北大毕业的,他原先是个志愿军的宣传员,复原以后报送进入北京大学本科。他没有硕士文凭,却要辅导硕士课程,可以想象那个场景。他对我说:“我发表第一篇论文修改了八遍。”我回来就跟友人说:“完了,他肯定要我把毕业论文修改十遍。”后来果真如此。我的朋友真够意思,他说:“没事的,你修改完了我帮你誊写。”这个十遍里面,有两遍我一字未改,只是另外请人重抄了一遍,那辅导员竟然说:“不错,有所提高。”去他妈的,提高了什么?提高了我十遍抄写的厚度吗?这就是我所发现的人类动物学所要研究的课题吗。
   
   那么,北京大学现在如何呢?
   
   《被性侵者不止一人 北大禽兽门持续发酵》(2018-04-08 端木珊)报道:
   
     前北大教授沈阳22年前多次性侵女学生高岩,致其自杀一事持续发酵。爆料者李悠悠表示,受害者不止高岩一人。
   
     高岩不是唯一受害人
   
     4月5日,居于加拿大的北京大学硕士生李悠悠在豆瓣发文,实名举报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沈阳在22年前性侵北京大学中文系女学生高岩,并污蔑其有精神病,致其死亡的事件。
   
     4月7日,李悠悠在接受《现代快报》采访时透露,“高岩不是沈阳第一个性侵受害人,也不是最后一个。”近期,李悠悠等人已经直接或间接联系到了多位受害者,有北大的,也有南大的。“我们已经明确的知道,这些女生有些也给我们讲述了他们被沈阳性侵的真实过程,我们也是感到非常惊讶和愤怒。”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受害者姓名,但在适当时候,其他受害人会站出来。
   
     高岩的一名师弟、北大九六级中文系的校友也对《南方周末》表示,目前已联系到几位受害者,但还不便透露姓名。“还在做疏导工作,一旦她们愿意站出来,会联系媒体。”
   
     高母掩面痛哭:“20年了,没有人听我们说”
   
     4月7日下午,多家陆媒就沈阳性侵高岩一事,对高岩的母亲周树铭进行采访。
   
     据高母透露,高岩生前,沈阳曾在一天下午去高岩家中,高岩的父亲回家时,正巧发现沈阳在自己家,但未与沈阳谈清楚因为何事造访。从那以后,高岩的精神状态更加不好了。
   
     高岩去世后,周树铭曾到北京大学,“要进去找沈阳和他谈谈”,但未能如愿。“三个保安像看犯人一样看着我,不让我进去。”
   
     “20年了,没有人听我们说,我们也不知道向谁说。”提起当年到北京大学讨要说法的往事,周树铭双手捂面,哽咽不已,“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三点,我一直在小院站着,中文系没有一个人出来问过一声。”
   
     对于北京大学对沈阳作出的“记大过处分”,周树铭表示,“不合适,给得太轻了。”她并针对“高岩家属并未对给沈阳的处分提出异议”的说法回应说,20年中,没有人代表北京大学正式告知她这一处理结果,更没有人征求过她的意见。“没人告诉我,只有孩子们告诉我。”
   
     在受访时,周树铭发表对媒体的一封公开信表示,要“揭发迫害高岩致死的沈阳是如何使用手腕欺骗和侮辱高岩的。如果说高岩的死与沈阳无关,那请问北京大学于1998年7月为什么要给沈阳行政处分呢?!”
   
     周树铭希望“给我闺女一个清白”,并保留追究沈阳诽谤、损害高岩名誉权的权利。
   
     三高校发声明撇清关系
   
     在沈阳性侵事件曝光后,连日来,与之相关的三所高校相继发声明,撇清关系。
   
     4月7日,南京大学文学院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南京大学文学院关于北大校友网上发文的声明》,建议沈阳辞去南京大学文学院的教职,停止沈阳从事南京大学文学院的教书育人工作。声明还表示,北京大学的处分已经证实沈阳的师德师风存在过问题,任何处分都不能代表事实的消亡。
   
     声明并提及,去年2月,沈阳向南京大学和文学院提出调往上海师范大学,后又向文学院说明因对方原因未能调动。目前,沈阳的人事关系仍在南京大学文学院。但据上海师范大学官方网站的介绍,沈阳“现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上海师范大学光启讲席教授,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传学院教授。”个中原因,南京大学文学院并不知情。
   
     随后,上海师范大学也发声明称,从今日起终止2017年7月与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签订的校外兼职教师聘任协议。
   
     4月8日上午,北大就此事举行专题会议,并公开了1998年对沈阳的处分文件。在北大公开的处分决定书中,沈阳虽承认曾与高岩搂抱、亲吻,但将责任归咎于高岩,称是高岩要求沈阳“表态和她建立恋爱关系”,沈阳无意但说“那你就算我的女朋友吧”。沈阳在高岩去世后,还解释称当时实出无奈,因为他感到高岩的“精神状态有问题”。
(2018/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