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谢选骏文集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复活泰坦尼克号”是超级烂尾楼
·牛二战略能否占领南海
·美国亲华派的哀鸣——把放出瓶子的巨人重新装回瓶子里面去吗
·允许中国社会自己生长吗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美国用中共的办法整治中共
·鸦片战争源于满清的邪恶
·台湾“唐奖”只是赌徒的押宝吗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大外宣终于砸了共产党的锅
·沙特阿拉伯比伊斯兰教还长久吗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主权国家的黄昏
·公安机关就是法院吗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白邦瑞的悔改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和北韩的压力促成了台湾和南韩的升级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英国人的母狗变成缅甸人的国母
·由更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可惜美国的农民太少了
·刘强东凶多吉少
·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谢选骏: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如果没有开放,改革就是假的。班农的种种言行说明连他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美国赢得对华公平贸易的关键一步。舍此不图,孺子不可教也!
   
   《班农:对华关税问题是对川普的终极考验》(2018-04-11 纽约时报)报道:


   
   史蒂芬·K·班农认为,和中国的对决是美国政治重组的关键。
   华盛顿——在协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当选,但现在两人已经没有了交流的政治策略师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看来,接下来几周将是对他这位前客户的终极考验。
   
   特朗普曾威胁要对中国征收1500亿美元(约合9400亿元人民币)的关税。班农说,如果在此事上立场坚定,特朗普就会兑现他的民族主义的总统竞选承诺。如果因为股市暴跌或共和党反对而让步,他就会证明特朗普运动根本不是什么运动。
   
   “会是一个困难的时期,”班农周一接受采访时说。“我认为他不会因为股市的几天苦日子而退缩,而且我真的认为他会过几天苦日子。”
   
   但班农说,他担心特朗普的举措在共和党权力集团内部缺乏支持,并且会面临该党主要的捐款人,如在中国澳门拥有大量投资的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亨谢尔登·G·埃德森(Sheldon Adelson,港澳地区通用译名为萧登·艾德森——译注)的压力。
   
   “捐款群体和各路政界人士,从保罗·瑞安(Paul Ryan)到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已经完全加入了‘我们不想要贸易战’的群体,”他说。“我担心的是,‘钱想做什么’。”
   
   迄今为止,关于自己愿意在就此事向中国施压上走多远,特朗普发出的信号相互矛盾。周一,他发誓要惩罚北京持续数十年的掠夺性贸易行为,但又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达了他个人的友善。周末,他预言中国会取消贸易壁垒,同意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尽管中国排除了在当前的紧张气氛下进行任何谈判的可能性。
   
   其他人看到的是前后矛盾,班农看到的却是特朗普把30年来咄咄逼人的贸易言论推向了高潮。政界人士和学者可能会指责他夸夸其谈的风格,但班农说,总统让有关中国的讨论发生了变化。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这种讨论一直处在其乐融融的循环中。
   
   “尽管特朗普受到很多嘲讽,但他在这场讨论中发挥了强制作用,”班农说。“很多精英和很多机构,对中国的态度变得强硬多了。现在很少有为中国呐喊助威的了。”
   
   “是特朗普和他那帮民族主义者让这件事成了关注的重点,”他接着说。
   
   在2016年竞选期间,以及在去年夏季被逐出白宫前——当时他是总统的首席战略师,班农都是民族主义者的旗手。尽管他最初得到了特朗普的青睐——后者经常与他交谈——但是在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f)关于白宫的书《炮火与怒火》(Fire and Fury)出版后,特朗普与之反目成仇,书中引用了班农对总统及总统女儿伊万卡(Ivanka)、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贬低性言论。
   
   班农指责新闻媒体和华尔街煽动了人们对贸易战的担忧,尽管他承认,加征关税将抬高美国某些消费品的价格,且中国对进口大豆的报复也会伤及美国农民。
   
   “美国消费者在沃尔玛购买产品要多付3%的钱,”他又补充,“一切都绕着美国消费者转,那美国工人怎么办?”
   
   尽管班农已经离开白宫,但那里的官员仍然同意他的观点,尤其是贸易和工业政策主管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著有《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的经济学家纳瓦罗是贸易政策的主谋。
   
   对班农而言,贸易争端属于一个更大的叙事——中国如何通过出口产能过剩的钢铁和其他工业,系统地剥削美国,在美国工人的背上建起自己的中产阶级。他说,中国对美国造成的威胁,比日本、苏联或其他历史对手要大得多。
   
   “20年来,我们都没去面对这个国家所面临的最大威胁,”他说。“这是我们历史上首次真正拥有一个经济规模比我们大很多的竞争对手。”
   
   此外,中国也致力于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下一代工业中占据主导。它正在对美国发起经济和信息战,这距离真正的战争只有一步之遥——不过他也表示,与他2016年预计的“我们将在5到10年内在南海开战”相比,现在这样的可能性更大了。
   
   “这远远大于贸易,也远比关税深刻,”班农在谈到即将与中国展开的对抗时说。“这事关两个体制在全球范围内的对抗。”
   
   
   谢选骏指出:如果没有开放,改革就是假的。班农的种种言行说明连他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美国赢得对华公平贸易的关键一步。舍此不图,孺子不可教也!
(2018/04/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