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谢选骏文集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谢选骏: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普京首次透露,恐怖分子为暗杀他用尽高科技手段》(中国军网微信作者朱俊玮2018-04-08)报道:
   
   谁是世界上遭遇暗杀次数最多的人?据说是前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


   
   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处境虽然不如卡斯特罗险恶,但也是各路仇人的重点暗杀对象。美国《外交政策》期刊曾发布“世界暗杀目标排行榜”,普京排在第二位。据“今日俄罗斯”统计,俄强力部门至少挫败了十几起针对普京的暗杀阴谋。
   普京在日前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推出的大型纪录片《普京》中,首次透露了自己担任总统后遇到的首次暗杀阴谋。
   
   记者问道:“您遇到过多少次暗杀阴谋?”
   但普京并没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说道:“这方面的俗语有很多。(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常说:王位与断头台总是离得不远。问题不在于什么王位。我从来都不觉得我坐在什么王位上。问题在于,一个人需要为自己作出选择时,必须明白这一选择连带什么影响。”
   什么意思?其实大概就是:既然当了总统,就别怕有人想暗杀你。
   我们所知道的普京遭遇的第一次未遂暗杀发生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
   
   
   2000年年底,上任还不到一年的普京总统宣布要访问南高加索国家阿塞拜疆。当时俄罗斯国内还在进行车臣战争,车臣就位于北高加索。这是他上任后首次外访,这也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领导人对阿塞拜疆的首次国事访问,因此意义重大。
   当时,寻求独立的“伊奇克里亚车臣共和国”得到了一些外部势力的支持,在阿塞拜疆实施所谓的“国际人道主义行动”。
   大量恐怖分子通过这一途径渗透到巴库,寻找合适的袭击地点,企图在普京访问期间发动袭击。他们选择了普京访问的必经之地——无名英雄纪念广场。普京访阿的一项活动就到那里向无名英雄献花。
   恐怖组织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一名专业刺客。这名恐怖分子叫恰南·艾哈迈德·鲁斯塔姆,伊拉克籍,出生于1974年,曾经在基地组织训练营接受过训练,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参与制造过多起恐怖事件。2000年5月,阿塞拜疆国家安全部门开始注意到他。
   
   幸运的是,俄罗斯情报部门监听到了恐怖分子的电话,提前掌握了他们刺杀普京的计划。他们准备利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用手机sim卡同时无线连接多枚炸弹,适时通过手机遥控引爆炸弹。
   请注意,这是在2000年,那时手机还远远没有达到现在这样的普及程度,在阿塞拜疆不仅是稀缺品,还是奢侈品,更别说拿手机去引爆炸弹了。
   这种高科技没有专业人员的参与指导,是不可能实现的。
   无论是俄罗斯还是阿塞拜疆的情报部门,都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
   
   恐怖分子会把炸弹藏到哪里呢?
   无名英雄纪念广场有一条林荫小道,小道的一侧是一长排大理石墓碑。按计划,恐怖分子要在普京经过这里时,用手机引爆埋藏在这里的炸弹,把这些大理石墓碑炸得粉碎。
   大理石与石灰石等其他石材不同,一旦爆炸,大理石就会炸裂成尖锐的碎块,对周边人员具有极强的杀伤人。
   考虑到爆炸和墓碑的数量,这次袭击一旦得以实施,恐怖分子必然得手,后果不堪设想。而且,恐怖分子用手机远程引爆炸弹,不在事发现场,也很容易逃脱。
   
   就在普京启程访问前的最后一刻,刺客恰南·艾哈迈德·鲁斯塔姆被警方抓获了。他承认,就在普京访问的前一天夜里,他还一直在无名英雄纪念广场的林荫小道上游荡,伺机下手埋藏炸药。
   这伙恐怖分子刺杀普京,是为了报复普京打碎了他们的“建国”梦想。分离分子一直想在北高加索车臣地区成立自己的“哈里发国”。
   最终,普京顺利完成了对阿塞拜疆的访问。
   
   同为敌人的暗杀目标,普京曾经跟卡斯特罗探讨过个人安保问题。
   有一次,卡斯特罗问普京:“你知道为什么我还活着吗?”
   普京问:“为什么?”
   卡斯特罗说:“因为我总是自己来抓自己的安全问题。”
   普京继续说:“我的做法是,我和安保人员各司其职,他们表现得相当不错,我相信他们。”
   普京的安保人员,肯定是经过精心挑选的。
   有记者曾问普京:“您会原谅别人吗?”
   普京答道:“会。但不是什么都能原谅的。”
   记者又问:“什么是不能原谅的呢?”
   “背叛!”
   “那有人背叛过您吗?”
   普京说道:“我挑的人都是不会背叛我的。”
   普京曾说,俄罗斯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如果一个人注定被绞死,就绝不会淹死。
   也许在这个高危领域,真的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
   
   谢选骏指出:古今中外的历史告诉我们——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而独裁者对此最有体会。所以,独裁者的惯常手段,就是使用“剪韭菜”的园丁手艺,一波一波地剪除异己,直到最为亲密的战友……他们不惜追到西半球的墨西哥锤死战友和到大西洋外的英格兰毒杀战友——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我挑的人都是不会背叛我的。”因为,背叛我的人都死光了。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所以叫做死党。
   

此文于2018年04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