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谢选骏文集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美国总统说的是斯拉夫语吗
·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谢选骏: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川普的老丈人 原来是个老牌共产党员》(观察者 于 2016-07-20 )说:
   
   当特朗普吸引众人眼球时,人们同时也将目光投在特朗普第三任妻子梅拉尼娅的身上。这位出生于斯洛文尼亚小镇的女性,是怎样成为国际模特,怎样来到美国,又怎样认识了房地产大亨特朗普的?纽约时报中文网7月19日刊文,报道了梅拉尼娅的家庭背景。令人惊讶的是,梅拉尼娅的父亲、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岳父,竟曾是前南斯拉夫铁腕铁托治下的一名共产党员。


   
   纽约时报全文如下:
   
   每当梅拉尼娅·克纳夫斯(Melanija Knavs)不能去外面玩,或织海军蓝毛衣织累了的时候,她会和朋友们通过在公寓楼的阳台之间扯出的纱线传递信息。
   
   梅拉尼娅以清晰的笔迹写下了她对自己的梦中男孩的想法。
   
   她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梅拉尼娅·克纳夫斯现在的身份是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如果她的丈夫在接下来的大选中获胜,她将成为继续路易莎·亚当斯(Louisa Adams)之后的首位在外国出生的美国第一夫人。在周一晚上于克利夫兰举行的共和党全国大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nvention)上,她将对数以百万的美国人发表电视讲话。
   
   《纽约时报》采访了她过去的同班同学、家庭友人以及她在斯洛文尼亚度过的青年时期认识的一些人。结果发现,与其将她的转变归功于机遇,不如说是克纳夫斯一家抓住机遇、不甘于现状的决心成就了她。
   
   梅拉尼娅的父亲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会让她童年时期的朋友想到唐纳德·特朗普。他是共产党党员。相较于意识形态的原因,也有很多人是因为未来更好的职业发展加入了这个门槛颇高的“俱乐部”。她的母亲是一位勤劳而又引人注目的女性,最初在自家农场收割红皮洋葱,后来进入镇里的纺织厂工作。她在下班后会为两个女儿缝制衣服,总是抽时间给她们打扮,确保她们的衣着会引人赞叹。
   
   梅拉尼娅·特朗普永远把自己明亮的眼睛瞄准前方。自从离开塞夫尼察,去卢布尔雅那——斯洛文尼亚现在的首都——上高中以后,她很少回去见她的老朋友。自她离开卢布尔雅那,去米兰,之后到欧洲其他城市发展自己的模特事业之后,斯洛文尼亚也退出了她的视野。而自从她搬到纽约,然后在那里的Kit Kat俱乐部举行的一场时装周派对上引起大她24岁的唐纳德·特朗普的注意之后,她再也不曾回头。
   
   离开斯洛文尼亚之后,梅拉尼娅再也没有回头
   
   “她努力寻找机会,”她的高中同学、46岁的达米扬·克拉齐娜(Damijan Kracina)说。“然后抓住它们。”
   
   梅拉尼娅·特朗普出生于1970年,在这个人口4500人的丘陵城镇长大,这个城镇在整个斯洛文尼亚最出名的事物是其中世纪城堡和一年一度的萨拉米香肠节,至少在唐纳德·特朗普参加美国总统大选之前是如此。当时,斯洛文尼亚还属于南斯拉夫的北部地区,由约瑟普·布罗兹·铁托(Josip Broz Tito)统治。铁托与苏联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比起其他苏东集团国家,允许民众拥有更多自由。
   
   不过在铁托的统治之下,当一名共产党员可以获得明显的好处。当时,只有很少数的斯洛文尼亚人能够加入共产党。一些人是从父母那里继承了党员资格,尤其是如果他们曾经像铁托那样反抗过纳粹的话;其他人则是因为展现了不同寻常的才华得以入选。
   
   尽管并不清楚梅拉尼娅·特朗普的父亲维克托是如何加入的——在卢布尔雅那可以找到的记录仅仅显示他是一名共产党员——但塞夫尼察的其他一些共产党员提到,他曾先后为附近城市的市长和位于河对岸的Jutranjka国有纺织厂厂长开车,这或许是他得以加入的原因。
   
   尽管克纳夫斯一家,连同梅拉尼娅·特朗普都拒绝就他们在斯洛文尼亚时期的生活接受采访,但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发言人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表示,克纳夫斯从来都不是共产党“积极分子”。
   
   唐纳德·特朗普上月接受采访时称,他不曾和岳父谈论过这个话题。“但他在那边非常成功,”他说。“与这里相比,那是一种不同意义上的成功。但他的确很成功。”
   
   1972年,克纳夫斯一家搬进了一个新住宅楼内一套更大的公寓。这些住宅是为包括梅拉尼娅的母亲阿马利娅(Amalija)——昵称马尔奇(Malci)——在内的国有纺织厂的工人提供的。阿马利娅每天穿着高跟鞋过桥到厂里工作,她为童装描绘图案,后来还开始设计童装。
   
   1985年,梅拉尼娅离开了塞夫尼察,沿着缓缓流动、被葱翠山丘映成绿色的萨瓦河旁狭窄的道路,穿过几个煤矿城镇,来到了卢布尔雅那。她在那里的设计与摄影中等学校(Secondary School of Design and Photography)上学,该校坐落于一座带拱廊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修道院内。
   
   她住在父亲于几年前在卢布尔雅那郊区购买的一套公寓内。她父亲之前就在这个城市开了一家自行车和汽车零件铺。这座公寓楼的管理员约热·武克(Joze Vuk)和他们住在同一楼层,他记得在维克托·克纳夫斯花钱买下这套公寓之后,政府决定拨出楼里的一些公寓租给建筑工人。维克托为此感到不快。
   
   “我们都很生气,因为大多数这类居民都不准备把钱花在房子上,”武克说,他当时也拥有一套公寓。“他们是公共物业的租赁者,才不会在意。”
   
   维克多·克纳夫斯希望在邻居当中显得与众不同。“他总是打着领带,衣履光鲜,拿着一个公文包,”武克说。“你不可能注意不到他。”
   
   因为长相、穿着,还有每次离开公寓时脸上化的妆,梅拉尼娅和姐姐伊内丝(Ines)也很显眼。克拉齐娜说,在学校的时候,梅拉尼娅没有跟那些听The Cure和Metallica乐队的同龄人玩在一起,而是受到一小群流行乐爱好者的吸引,混在卢布尔雅那三桥旁边的马尾酒吧(Horse’s Tail)里。
   
   梅拉尼娅还开始涉足后来让她能够离开斯洛文尼亚的事业。在1987年1月,摄影师斯塔内·叶尔科(Stane Jerko)发现了她,询问她是否有兴趣做模特。
   
   今年春天,彼得·巴顿在斯洛文尼亚的卢布尔雅那。巴顿曾与17岁的特朗普夫人约会过
   
   她有点呆板,不过是个“好姑娘——勤奋又听话,”叶尔科说。梅拉尼娅告诉他,自己想取得进步。叶尔科把他拍的梅拉尼娅的照片——头发扎上去、散开来、身穿运动装、飘飘长裙等——发给了斯洛文尼亚的一家文化中心。1987年的秋天,这家文化中心录取她参加模特的时尚课程。
   
   梅拉尼娅全家嗅到了她从事模特工作的潜力。高中以后,她开始专注这份事业,从建筑学院退学。(她目前仍在自己的网站上宣称从学院毕业。)有一次,克纳夫斯开着奔驰车前往距离卢布尔雅那几小时车程的地方去找裁缝西尔瓦·叶加奇(Silva Njegac),订制梅拉尼娅的妈妈为她设计的皮裙。
   
   到了1992年,梅拉尼娅夺得了《Jana》杂志举办的“斯洛文尼亚年度面孔奖”评选的第二名,让她提升了自己的抱负。在为斯洛文尼亚某品牌拍摄的时尚视频中,她身穿短裙套装,在保镖的环绕中走下飞机,在国家图书馆里签署文件。“她表现得像是美国总统,”视频的导演安德烈·科萨克(Andrej Kosak)说。
   
   很快,她就把自己的名字按照德文拼写换成了梅拉尼娅·克瑙斯(Melania Knauss),成为了国际模特。
   
   梅拉尼娅·特朗普的父母如今每年会花许多时间与女儿和10岁的外孙巴伦(Barron)一起待在曼哈顿的特朗普大厦,或者前往唐纳德·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马阿拉歌庄园,去享用那里的游泳池。不过,他们也带了一丝竞选的气息到塞夫尼察。二人在那里拥有一栋漂亮的别墅。除了倾斜的草坪和那辆米色的奔驰车,还有安保人员在那里驱赶不速之客。
   
   在塞夫尼察的时候,维克多·克纳夫斯会对多年为自己服务的机修工马泰·诺夫萨克(Matej Novsak)吐露心声。他近期抱怨过唐纳德·特朗普前后不一,容易招致猛烈的批评。
   
   “一会儿是这样,一会儿又是那样,”诺夫萨克表示克纳夫斯这样对他说。他称,克纳夫斯还说,唐纳德·特朗普受到共和党人的排斥,自己不明白身家丰厚的女婿有什么必要去竞选总统。“他为什么非得做这个?”诺夫萨克回忆起克纳夫斯的疑问。
   
   得知岳父母的困惑后,唐纳德·特朗普回应,“不光是他们这么想。”
   
   谢选骏指出: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怪不得普京希望从川普身上打开对美关系的缺口。但是,他低估了美国社会对于共产主义的抗拒。在这个问题上,普京可以说是弄巧成拙,“偷鸡不成蚀把米。”
(2018/04/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