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谢选骏文集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谢选骏: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诺贝尔文学奖到底是文学奖呢还是性侵奖?或是性侵文学奖?
   
   《性骚扰、猥亵和强奸——诺贝尔文学奖颁奖机构惊爆性丑闻》2017-11-27报道:


   
   “性丑闻抵达诺贝尔奖颁奖机构!”据奥地利《标准报》26日报道,负责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文学院近日爆出性丑闻:与该学院关系密切的一名瑞典文化界知名人士,涉嫌在1996年至2017年间,对学院多名成员的妻女、女性成员及工作人员实施性骚扰、猥亵和强奸。目前,学院已与其断绝关系。
   
   据称,提出相关指控的女性已达18名,她们的控诉文章刊登在瑞典发行量最大报纸《每日新闻》上。其中一名当事人表示,这名男子曾在斯德哥尔摩的一间公寓里将其强奸,并在一次庆祝宴会上对其伸出过“咸猪手”。女作家埃莉斯也证实,自己年轻时曾被该男子抚摸臀部。这些受害女子称,由于担心对方会对自己的工作不利,才一直保持沉默。涉案男子对相关指控全盘否认,并宣称自己无辜。
   
   据了解,因瑞典法律奉行无罪推定原则,涉案男子的姓名尚未被揭露。不过,据瑞典媒体透露,这名男子主管的文化中心与瑞典文学院互动密切。学院成员经常受邀参加文化中心举办的读书会与学术演说,以及音乐、舞蹈等文艺活动。该中心还被称为“瑞典文学院的客厅”,并获得后者赞助。而该男子的妻子则是一名与学院有密切关系的作家。据称,该男子还获得过瑞典文化部的奖章。对此,瑞典文化部长库恩克深表遗憾。
   
   丑闻曝光后,瑞典文学院已聘请一家律师事务所来调查此案。瑞典文学院常务秘书达尼乌斯对于性侵事件感到震惊和悲伤,同时坦承,当前没有理由去怀疑受害者的指控。目前,瑞典文学院已召开“危机会议”,决定与涉案男子彻底断绝关系,包括不再邀请其参加各种活动,不再赞助文化中心等。
   
   德国新闻电视台称,瑞典文学院所颁布的诺贝尔文学奖被誉为文学殿堂的最高荣誉。此事可能会伤害诺贝尔奖的声誉。也有专家认为,此事暴露出瑞典文学院在运作上的“不透明”,这让问题积累了20年才被曝光。
   
   《不满学院性侵丑闻处理——诺贝尔文学奖三评委愤然请辞》2018-04-09报道:
   
   自从去年#Metoo运动席卷全球后,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勇敢站出来的发声者,也听到了越来越多不断重复上演的相似悲剧。
   
   ▲#MeToo运动 图据网络
   风波无处不在。远在北欧的瑞典,也闹出了较大的性侵丑闻。
   过去一周,蜚声海内外的文学殿堂瑞典文学院,因性侵丑闻遭遇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危机。据《纽约时报》报道,4月6日,瑞典文学院三位重量级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克拉斯·奥斯特格伦、谢尔·埃斯普马克和皮特·英格伦,因不满学院对性侵丑闻危机的处理,愤然请辞。而院士Sara Stridsberg也表示自己正在考虑请辞中。
   
   ▲克拉斯·奥斯特格伦(左)、皮特·英格伦(中)、谢尔·埃斯普马克(右) 图据网络
   成立于1786年,并于1901年开始负责评选、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一直在瑞典文学界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由于瑞典文学院的运作保持相对独立,因此具有十分的权威性。
   瑞典文学院由18名终身院士组成,平日里主要负责监管瑞典语使用、跟进瑞典文学家以及瑞典语字典的编写及出版。除了日常工作,这18名院士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评选诺贝尔文学奖。每年由所有院士推选的5名院士组成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负责诺贝尔文学奖前期筹备及候选者的挑选工作,最后再由全体院士投票评选出诺贝尔文学奖的最终得主。
   
   ▲自1901年始,瑞典文学院一直负责评选、颁发诺贝尔文学奖 图据网络
   然而,即使是这个享誉全球的文学殿堂,也没能躲过从西到东,轰动全球的 #MeToo 运动。
   大丑闻:跨度21年,18名女性齐发声
   去年 11 月, #MeToo运动兴起还不到一个月,瑞典文学院便被曝出震惊全国的性丑闻:学院多名成员的妻女、女性成员及工作人员声称,在1996年至2017年间,遭到一名文化界知名人士的多次性侵与性骚扰,而这位知名人士与瑞典文学院关系密切。
   瑞典《每日新闻》发表了 18 位女子的证词,但据瑞典相关法律规定,并未公布嫌疑人姓名。
   尽管如此,据法新社报道,消息被曝出后不久,嫌疑人身份便已人尽皆知——他正是瑞典文化界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瑞典文学院现任院士卡塔琳娜·佛洛斯登松的老公让·克劳德阿尔诺。然而,克劳德阿尔诺的律师比约恩·赫蒂格声称,其当事人否认所有针对他的指控。
   
   ▲让·克劳德阿尔诺和妻子卡塔琳娜·佛洛斯登松 图据Abaca
   克劳德阿尔诺是瑞典文化界一名高调活跃的人物。据《纽约时报》报道,克劳德阿尔诺创办了名为“论坛”的私人文化俱乐部,这是瑞典文化圈的重要社交场所,甚至被认为是瑞典文化圈生活的门户。“论坛”俱乐部一直由克劳德阿尔诺和他身为文学院院士的妻子佛洛斯登松共同经营,而其背后的一部分资金支持,正是来自瑞典文学院。
   不过就在性侵丑闻爆发两天后,瑞典文学院便迅速切断了对“论坛”俱乐部的资金赞助。
   去年12月,瑞典警方展开相关调查。由于法律追诉期已过,部分调查已于今年 3 月结束。与此同时,去年12月,瑞典文学院也聘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进行内部调查,调查每个成员与克劳德阿尔诺的关系,以及其在瑞典文学院的影响力情况。
   尽管瑞典文学院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其调查结果与决定,但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萨拉·达尼乌斯告诉《瑞典日报》,调查结论是:克劳德阿尔诺并没有对瑞典文学院的奖项评选产生任何影响。但她承认,此次调查结果指出,关于诺贝尔奖评议的保密规则曾多次被打破。同时,向“论坛”文化俱乐部提供的资金支持,实际上被瑞典文学院给与了卡塔琳娜·佛洛斯登松院士个人。
   “我们(学院)确实违反了自己的规则。”达尼乌斯说道。
   然而,目前佛洛斯登松院士并没有遭到任何起诉。据《瑞典日报》4月7日报道,尽管律师事务所建议学院向警方提交文化俱乐部的相关证据,但学院最终选择了放弃起诉克劳德阿尔诺及其妻子佛洛斯登松。
   
   大灾难:不满学院决定,三院士愤然请辞
   4 月 6 日,瑞典文学院举办内部会议并投票决议,不开除卷入风波的卡塔琳娜·佛洛斯登松。正是这一决定引发了三位院士的不满。加之在调查过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最终导致三名院士集体愤然出走。
   第一位请辞的克拉斯·奥斯特格伦院士向《瑞典日报》表示:“瑞典学院长期存在严重问题,直到现在仍试图用一种模糊的、凌驾于规则之上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背叛了创始人的初衷。因此,我决定不再参与学院的一切活动,我退出这场游戏。”
   第二位请辞者、曾担任诺贝尔委员会主席长达17年的谢尔·埃斯普马克院士称:“我在瑞典文学院工作了36年,如今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正直诚信是瑞典文学院的命脉,学院却将友谊与其他无关紧要的顾虑置于责任和正直之上,我觉得自己无法再工作下去。”
   
   ▲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前主席谢尔·埃斯普马克 图据网络
   第三位请辞的皮特·英格伦院士在博客上也宣布了他的离开,“这样的决定我既不能支持,也不能为其辩护,因此我决定不再参与瑞典文学院的工作。”
   瑞典《每日新闻》编辑比约恩·威曼表示,三名院士集体请辞,对于本就身处漩涡中的瑞典学院而言,简直就是一场“大灾难”。更有人表示,这座瑞典文学界的巴别塔正在崩塌。
   自去年11月性丑闻曝光,瑞典文学院便一直处于动荡之中。此前,已有2 名院士宣告,因某些原因不再参与学院事务;而此次3位院士的出走,让学院的 18 名终身院士,只剩下13 名。这对于瑞典文学院,无疑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地震”。
   由于瑞典文学院院士实行终身制,并没有辞职的相关规定,即便是院士自己主动离职,其院士身份也将一直保留,除非犯罪。只有当院士去世后,才能递补新院士。
   尽管不能真正意义上地“辞职”,但3名院士可拒绝出席学院一切活动及会议。而如果这场风波愈演愈烈,文学院有可能难以凑够选举决议所需的12人小组,或将影响到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
   对此,现任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主席佩尔·瓦斯特伯格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并不会受到波及。如果真少于12人,(我们)可以采取简单多数原则,即由8人小组选举新成员。
   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萨拉·达尼乌斯4月6日表示,对三名院士的集体出走表示遗憾,但瑞典文学院近期或将重新审视院士推选制度规定,以便成员可以辞职或者被替代。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爆发在瑞典文学殿堂的这起丑闻,明显已重伤内部人员以及公众对其公正诚信的信仰。
   
   谢选骏指出:鉴于瑞典文学院的包庇,让人不禁怀疑——性侵活动是否对于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活动产生了深入细微的影响?诺贝尔文学奖到底是文学奖呢还是性侵奖?或是性侵文学奖?
(2018/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