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谢选骏文集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美国试图逃离“大国蚁民”的宿命
·大国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不复礼怎能读经
·季羡林怎样沦为文化首骗
·达赖喇嘛试图回归正统佛教
·第四次鸦片战争
·美国如此打造帝国的基础
·感恩节是对恩将仇报的忏悔
·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谢选骏:彻底活着,就是死去
·《古兰经》就是《我的奋斗》
·反对纳粹主义的纳粹主义
·哈佛大学策动文明的冲突
·大骗子胡适的小问题
·法国头目马克龙他奶奶有没有“反人类罪”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谢选骏: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台籍诈骗犯大陆受审 台民喝彩背后的尴尬》(2018-04-09转载 BBC)报道:
   
     4月4日,78名涉嫌诈骗在菲律宾被捕的台湾籍疑犯,遭菲律宾当局移交至中国天津,预计将在大陆受审。


     台湾陆委会、外交部及法务部,均就事件向中方提出严正抗议,强调此举违反“国籍管辖原则”;然而在台湾网络上,不论蓝绿统独的民众,大多持正面态度,网民纷纷感谢中国协助“清理门户”。
   
     台湾民众欲与诈骗犯切割,为此叫好,折射出台湾在两岸以至外交事务上的尴尬。
   
     有台湾政界人士忧虑,第三国将疑犯直接引渡到中国大陆,令中方宣称“一个中国”的空间再增,台湾失去对案件的司法管辖权,而民众并未认识到当中的危机。
     两岸司法合作中断
     近年,先后有西班牙、肯尼亚及多个东南亚国家,将诈骗疑犯遣返大陆——去年底,44名台籍诈骗疑犯被北京法院判处9个月到15年不等的监禁刑罚。
     前总统马英九上月曾评论指,台湾与大陆不是国与国关系,电信诈骗犯移送“不适用国际法”,加上两岸对于诈骗量刑差异极大,而被害人国籍都是中国大陆,诈骗犯送到中国大陆才能“真正吓阻犯罪”。
     马英九执政期间,两岸关系较为紧密,司法互助共同打击犯罪甚见成效,令原本由台湾移往大陆运营的诈骗集团,不得不再转移到其他国家。
     近来台湾法务部也开始修法,提高电信诈骗的犯罪刑度,并导入“一罪一罚”;然而在2016年民进党执政后,中方单方面中断了司法互助。
     “简单来说,现在就变成政治问题。”一名曾参与有关调查的台湾资深警官向BBC表示。他认为中方急于引渡人,是想尽快要嫌犯“吐出赃款”。
     台湾辅仁大学社会系助理教授周伟航则向BBC中文分析称,虽然诈骗机房外移,但诈骗集团的首脑与技术仍在台湾;但即使台湾当局抓到首脑,苦于中国大陆与第三国不提供犯案事证,依旧很难定罪。
     他指若两岸不坐下来谈,台湾与大陆的诈骗人员仍将不断产生:“与其一直抓一直关,两岸还是协商怎么断根比较重要。”
     “包青天心态”
     然而,台籍疑犯遭遣回大陆审判,有意见认为对台湾国际地位影响负面。
     “中国外交战略很清楚:要让国际社会认为这是中国内部事务,台湾人是中国人,”台湾第三势力社会民主党前发言人,专长刑事政策的苗博雅则说:台湾政府对外除了要站稳国际法理立场,对内也要跟国民说清楚,这件事在国际法上的意义:不是要疼惜嫌犯,而是要捍卫“台湾人不是中国人,我们有案件管辖权”的立场。
     苗博雅认为,台湾在国际社会上长期被中国孤立、排斥,民众对国际事务与机制都相当陌生,“一但发生事情,只能从自己的主观好恶来判断”,因此才会出现为今次事件喝采的情况。
     研究大众心理的周伟航则说,诈骗疑犯遣送大陆令台湾民众觉得欣慰,除了诈骗犯难以唤起社会同情,也因为民众对台湾法制系统失去信心,而没有去注意到台湾在外交与两岸上的尴尬。
     “台湾案件审理时间相对长,民众看不到正义的立刻展现……台湾的法治系统也是有轻有重,才会让一些台湾人铤而走险。”周伟航分析:“(民众)这是‘包青天心态’,期待有个青天大老爷,不论罪恶深重,就是要处斩……反正是在别的国家(犯案)、害到别国的人,那就给别国处理。”
     周伟航说,一般台湾民众很难理解诈骗犯遣陆问题的复杂性,“就是是非善恶,大家骂一骂然后切割”。
   
   谢选骏指出:看来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还有基本的良知良能,没有被北方蛮族的狼性也就是中共所说的党性所污染。在古代南北朝,狼性石油五胡带来的;在现代南北朝,狼性是由苏维埃俄国带来的。
(2018/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