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谢选骏: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马克思和希特勒,都是生在德语圈中又和犹太人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理论家”——他们两人谁更邪恶呢?
   
   《马克思雕像的命运会发生改变吗?》(德国之声中文网2018年4月9日)报道:


   
   中国赠予特里尔市的马克思雕像已经运抵该市,等待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纪念日之际在市中心广场上竖立起来。不过,这份来自中国的礼物一直备受争议,激烈的批评能否阻止这一计划?
   本周二,来自中国的巨型马克思雕像抵达德国特里尔。今年是这位“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伟大导师”诞辰200周年,而获赠雕像的特里尔是其出生地。
   
   共产主义暴政受害人联盟尖锐批评特里尔市矗立纪念思想家卡尔·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型雕塑。该联盟主席多姆布罗夫斯基(Dieter Dombrowski)在特里尔对德新社表示,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人会在1945年以来始终自由的德国的某个地方开始为卡尔·马克思竖起一座新雕像。
   
   来自勃兰登堡的州议会基民盟籍议员多姆布罗夫斯基说,1818年出生在特里尔的马克思并非只是一位学者和哲学家,而是为后世各种色彩的共产主义专制奠定了精神基础。
   
   为纪念今年5月5日马克思诞辰满200周年,特里尔市中心将树立起一座由中国赠送的4.4米高的马克思塑像。加上基座,位于黑门(Porta Nigra)广场附近的这座雕塑总高5.5米。
   
   应柏林-霍亨勋豪森(Berlin-Hohensch?nhausen)纪念馆之邀,多姆布罗夫斯基、特里尔建筑局长路德维希(Andreas Ludwig,基民盟籍)、中国独立笔会中心主席廖天琪等人士将在特里尔就这一马克思雕像问题举行讨论。该纪念馆通报说,许多共产主义受害人拒绝这一"马克思巨物",很多来自德东地区的人回想起了前东德时代。
   
   马克思雕像已于3月抵达特里尔
   
   经过激烈争议,2017年3月,特里尔市政府同意接受来自中国的这一礼物。该委员会表示,这一塑像是对马克思这位哲学家的故乡城市的一种认可,并有助于引发讨论。市长莱布(社民党籍)说,卡尔·马克思是特里尔最伟大的公民之一,"我们不应把他藏起来"。
   
   设址前东德国安部监狱的柏林-霍亨勋豪森纪念馆馆长克纳伯(Hubertus Knabe)也批评了在特里尔矗立马克思塑像的计划。周一晚在特里尔举行的论坛讨论会前夕,他对基督教通讯社表示,"鉴于他(马克思)的理论给人类带来的痛苦,我认为,为他竖起这么一个庞大的纪念像,这已近乎玩世不恭"。他指出,为马克思建纪念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历史学家克纳伯说,人们不能把共产主义巨大犯罪行为与马克思所写的东西截然分开。克纳伯还表示,特里尔市恰恰从中国那里接受了作为礼物的马克思像,这更让人匪夷所思。他指出,中国共产党至今还在以马克思为圭臬,"奴役"地球上的最大族群。他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意识地在中国推行回归马克思主义运动,以压制国内的多元化倾向。
   
   谢选骏指出: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当然是马克思了。因为希特勒已是一只死老虎了,马克思却依然还在世界各地吞吃活人。现在,既然万恶的德国鬼子决定给魔鬼马克思树碑立传,那么,十恶不赦的奥地利鬼子也可以给希特勒树碑立传了——否则就是厚此薄彼、歧视待遇了。
   
   有人说,马克思只是思想犯罪,没有亲自杀人放火,而希特勒却下达了杀人的指令,虽然同样没有亲自杀人放火。所以可以纪念马克思,不可纪念希特勒。
   
   但是不对呀,那么共产主义的教唆犯马克思的门徒列宁和斯大林呢?他们不是照样受到纪念和崇拜吗?
   
   这不是歧视吗和差别待遇?
   
   《为当选“文化之城”,奥地利林茨搬出希特勒》(2009年01月06日 华商报)报道:
   
   英国利物浦凭借着养育了世界闻名的“儿子”——披头士乐队,一举夺下“2008文化之城”的桂冠。与此同时,奥地利的林茨也对这个美称“觊觎已久”,然而找来找去找不到一个重量级人物,迫于无奈只好搬出纳粹头子希特勒当“筹码”,希望借此能取得“2009文化之城”的美誉。据悉希特勒童年时期在这里度过。
   
   据英国媒体披露,希特勒在林茨生活了9年之久,特别喜欢这座古老的城市。当时希特勒的一些亲戚朋友也住在林茨。这位臭名昭著的纳粹头子曾经想要在林茨建起一个五星级酒店,并准备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此外他还曾提议在林茨建造一座高达160米的钟塔。据史料记载,希特勒想把林茨打造成“第三德意志”的“元首之城”。
   
   “2009文化之城”筹备委员会的负责人乌尔里奇·弗斯说:“现在不管你什么时候来林茨,都会看到和希特勒有关的东西。我们不再把这个声名狼藉的人藏在背后,而是要充分利用他。”
   
   负责文化宣传的马丁·海勒表示,林茨有义务向世人讲述纳粹历史。海勒称:“我们想要还原纳粹时期的点滴,让游客们了解那段不堪回首的纳粹历史。但是,谈论文化和谈论政治无关!”“我们不再把这个声名狼藉的人藏在背后,而是要充分利用他。”古老的林茨知道希特勒并无丝毫美誉,只是冲着“利用”的心态推出了希特勒。
   
   谢选骏指出:可惜共产党中国不会给林茨送去希特勒雕像。反而这样嘲笑测曾经的共产党人希特勒(就像曾经的共产党人蒋经国、李登辉一样):
   
   【相比于利物浦推出的“披头士”,希特勒的“名声”自然更大。如果说谈论希特勒与政治无关,那是否与文化有关呢?恐怕文化的概念扩展到再大的领域,和罪恶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文化是人文、是教化、是人类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时下,世界日趋多元和开放,人们见识了越来越多不同的事物,也接受了越来越多的现象,并将其尽量纳入到大文化的范畴,但是世界的理解和包容并不是没有底线的,假、丑、恶的东西永远不会变成真、善、美,尽管想披羊皮的狼大有人在。
   
   文化会包容,绝不会以丑为美。】
   
   看来,希特勒想借尸还魂、赶上邪恶马克思的邪恶程度,还有待努力。
   

此文于2018年04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