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谢选骏文集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终端
·美国人的数学因为种族而差
·鼠目寸光更是生存的必需
·国民党民进党都是台独势力
·英国王室玩弄种族意识的花招
·主权国家资不抵债依靠老赖法则生存
·苏联的最后一天比苏联的第一天更加伟大
·崇祯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
·敬语是等级精神的体现、全球秩序的样板
·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原来是伊朗的亲俄势力
·病毒是进化的杠杆
·铜锣湾书店案件可能有真相吗
·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香港杀人犯不仅天才型而且还推动了历史前进
·伊斯兰革命宣告结束了
·一国两制不是民族主义的神主牌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與MI6的秘密
·蔡英文出任台湾特首
·民粹主义就是选票回收机
·主权国家首脑的斩首样板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向前”并非只有一个方向
·伊朗要使鬼推磨
·边境建墙的工程是交给什么人承包的
·慈善机构是最贪婪的吸血鬼子
·林火的谣言才是真相
·双赢走向双杀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谢选骏: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一)
   

   “生存还是毁灭”(英语:To be, or not to be)是莎士比亚出戏《哈姆雷特》第三幕第一场,哈姆雷特王子一段句白的第一句;很多人也会用这句来指整段句白。它是世界文学中常见被引用的一句 整句的全文 是: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
   
   而 整段句白 是: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Whether 'tis nobler in the mind to suffer
   The slings and arrows of outrageous fortune,
   Or to take arms against a sea of troubles,
   And by opposing end them? To die: to sleep;
   No more; and by a sleep to say we end
   The heart-ache and the thousand natural shocks
   That flesh is heir to, 'tis a consummation
   Devoutly to be wish'd. To die, to sleep:
   To sleep: perchance to dream: ay, there's the rub;
   For in that sleep of death what dreams may come
   When we have shuffled off this mortal coil,
   Must give us pause: there's the respect
   That makes calamity of so long life;
   For who would bear the whips and scorns of time,
   The oppressor's wrong, the proud man's contumely,
   The pangs of despised love, the law's delay,
   The insolence of office and the spurns
   That patient merit of the unworthy takes,
   When he himself might his quietus make
   With a bare bodkin? who would fardels bear,
   To grunt and sweat under a weary life,
   But that the dread of something after death,
   The undiscover'd country from whose bourn
   No traveller returns, puzzles the will
   And makes us rather bear those ills we have
   Than fly to others that we know not of?
   Thus conscience does make cowards of us all;
   And thus the native hue of resolution
   Is sicklied o'er with the pale cast of thought,
   And enterprises of great pitch and moment
   With this regard their currents turn awry,
   And lose the name of action.--Soft you now!
   The fair Ophelia! Nymph, in thy orisons
   Be all my sins remember'd".
   
   其翻译为: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
   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
   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
   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
   死了;睡着了;什么都完了;
   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我们心头的创痛,
   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都可以从此消失,
   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
   死了;睡着了;睡着了也许还会做梦;
   嗯,阻碍就在这儿:因为当我们摆脱了这一具朽腐的皮囊以后,
   在那死的睡眠里,究竟将要做些什么梦,那不能不使我们踌躇顾虑。
   人们甘心久困于患难之中,也就是为了这个缘故;
   谁愿意忍受人世的鞭挞和讥嘲、压迫者的凌辱、傲慢者的冷眼、被轻蔑的爱情的惨痛、法律的迁延、官吏的横暴和费尽辛勤所换来的小人的鄙视,
   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自己的一生?
   谁愿意负着这样的重担,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
   倘不是因为害怕不可知的死后,害怕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之国,
   是它迷惑了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折磨,
   不敢向我们所不知道的痛苦飞去?
   这样,重重的顾虑使我们全变成了懦夫,
   决心的赤热的光彩,被审慎的思维盖上了一层灰色,
   伟大的事业在这一种考虑之下,
   也会逆流而退,失去了行动的意义。
   且慢!美丽的奥菲利娅!
   ——女神,在你的祈祷之中,不要忘记替我忏悔我的罪孽。
   
   谢选骏指出:莎士比亚是个大杂烩,就像中餐馆里的炒锅师傅一样。所以他当然无法理解比较市井感情更为深刻的东西。
   (二)
   
   网文《生存就是毁灭,为什么我们要活着?》说:
   
   问曰:
   
   生存就是毁灭,为什么我们要活着?
   人为什么活着?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现在每天的日子都是重复的,早上起床上班,晚上下班,吃饭睡觉。365天有300天都在上班,所以人为什么活着?难道每天都是这样重复生活?
   可千万别说,你可以选择不同的呀,你可以去旅游呀,去玩呀,去吃啊,去喝啊,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啊,说这些话的人,家底一定都很厚。对于我们穷人来说,这都是奢望。
   找工作没学历,没知识,好,这些没有的我学,但是生活就是这么残酷,一棒子把我没打死,我爬起来继续学习,可是生活又重重的给了我一脚,这下一下子把我踢死了,我没有翻身的余地。
   话又说回来,生死生死,生来就有一天会死去,我们为什么要生?生存就是毁灭。那生存的意义又是什么?
   答曰:
   
   我最近回答了很多类似的问题
   
   有强迫思维的来访者说“如果不能确保强迫行为的消除,那么无论做什么都毫无意义”
   有抑郁的来访者说“反正地球会毁灭,为什么人类诞生之初不集体自杀,非要发展到今天?”
   有遇到情感问题的来访者说“如果不能确保他还爱我,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有亲子关系矛盾的来访者说“如果我再次体验到自己的暴躁给孩子带来的伤害,我会懊恼到厌恶生存”
   婴儿生下来就要喝母乳,小草有了阳光和水就会生长,宇宙大爆炸之后就会形成恒星、行星
   这本身没有什么意义,没有好与坏
   这是宇宙纯粹的本能
   我们人作为宇宙的生物,一生下来就要向外索取能量,一生下来就天然地要求生逃避死亡
   这是万有引力的另一种诠释
   就如同宇宙从大爆炸一诞生,各种物质之间相互吸引形成更大的物质,恒星吸引行星绕自己公转,行星吸引卫星绕自己公转。而不是一诞生,就立马坍塌,宇宙也是一诞生就开始逃避死亡,总要通过扩张,来显化自己的存在,实现完美的扩张
   我们人类的存在,就和宇宙万物一样,受冥冥中规律所指引安排,是不可否认、无法逃避的。这就是我们人类的限制性
   每个人天生就排斥这样的限制性,这让我们感受到了绝对的运动,感受到了庞大的渺小感,从根本上来说,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所以为了避免、抵御、逃避这样的感觉,我们往往通过拼命追求人类的可能性,来追求所谓的意义和任何贴上好的标签的事物、结果
   越是把人类的可能性完美化,越是狂热地追求永生、宏大、神圣、全知、全能、永不挫折
   越是如此,只要出现一丁点的挫折,只要感受到一丁点的脆弱、无意义、空虚
   就会完全相反地,去过度收缩,用追求完美的心态,去对待我们的限制性
   生存就是毁灭
   自杀的人用自杀来追求成功
   自残的人用伤害自己来感受存在
   自卑之极的人,用封闭自己,来感受意义
   正因为对人类的可能性要求太高,太过于执着于完美的未来,执着于相对的静止
   才会对可能性产生绝望感
   才会转而追求完美的限制
   只有深刻理解了、无条件接纳了运动的绝对性,时间流逝的永恒性
   才会正视自己的限制性
   无论思维多么宏高,每个人都无法摆脱时空的相对性
   在我们这个时代,你能想到的,能做到的,都带有历史局限性
   才不会被看似完美的可能性,迷惑了心智,浪费了能量
   在宇宙赋予你的动物本能中,找到纯粹的可能性
   再次上路时,扩张可能性不再那么疯狂,因为了悟了自己和人类的平凡
   扩张可能性带着谦卑和敬畏,在过程中认识完善自己,远比害怕可能性不完美,重要得多
   
   发布于 2017-06-01
   
   (三)
   
   谢选骏指出:“生存还是毁灭”庸俗,“生存就是毁灭”诡辩,“生存就是走向毁灭”才是真实的。因此,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展现毁灭”(行动),“玩味毁灭”(哲学),“歌咏毁灭”(艺术),崇拜毁灭(宗教),继续毁灭(繁衍)……
   
   (四)
   
   《谢选骏:死亡就是永生》(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20日)说:
   
   一般人都理解“死亡就是生命的结束”,却不大理解“死亡就是永生”。
   
   生命是有限的,死亡是无限的,生命是短暂的,死亡是永远的;死亡作为生命的后果因此也就成为生命的延续——因为只有生命才能带来死亡,因为只有死亡才能完成生命。
   
   短暂的生命带来了永恒的生命之果。死亡带来的是永生。
   
   死亡就是“永远活着”。相形之下,日复一日的寻常生活,其实才更接近“行尸走肉”的状态。这仅仅因为:生命是有限的,死亡是无限的,生命是短暂的,死亡是永远的;死亡是永远能和生命发生联系的,而生命却不能永远和生命发生联系——生命和生命遭到了死亡的分割。如此说来,死亡不仅是通向永生的道路,死亡本身就是永生,是不会遭到分割的生命之果。
   ????
   2011年5月19日
   
   听一位故人的离去而有感,并放了一首大卫悼念约拿单的诗歌来怀念逝去的生命,原永生的光芒照耀:“他终于自由了。”
   
   (五)
   
   《谢选骏: 灵魂的颤栗<大卫的哀歌>(Planxit Autem David)》(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6日 首发)说:
   
   《圣经?撒母耳记下》第一章17—27节记载大卫作哀歌,吊扫罗和他儿子约拿单:以色列阿,你尊荣者在山上被杀。大英雄何竟死亡。……基利波山哪,愿你那里没有雨露。愿你田地无土产可作供物。因为英雄的盾牌在那里被污丢弃。……
   
   欧洲人约斯坎?德普雷(Josquin Desprez)据此作了一首《大卫的哀歌》(Planxit Autem David),传诸后世。普瑞茲生于1440年前后,早于地理大发现半个世纪。那时欧洲尚未进入殖民时代,其灵魂还没有沾上殖民地人民的血泪,所以这首歌曲有一股特别的纯真。
   
   聆听这首名曲之前我并不知道这是大卫的哀歌,但一听就被它打动了,后来我知道大卫哀歌的由来,就改善了对于大卫的印象,开始重新审视这驰骋疆场的掌权者了,我看到了王者的人性,我开始理解主为什么喜欢这位并不完美的君王。大卫王的良心发现,显然来自他对基督的祷告,《马太福音》22:41-46、《马可福音》12:35-37、以及《路加福音》12:35-44上都记载同样的内容:耶稣说大卫被圣灵感动,称基督为主。
   
   基督耶稣的能力使我感到主的温柔圣洁,主拒绝了“山上的诱惑”,拒绝了万国的荣华,使我们的大地获得了神秘的光亮,获得了永久的平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