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谢选骏文集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谢选骏: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天皇真的眺望台湾了 让许多人“高潮”》(2018-03-30 转载环球网公号)报道:
   
   有些时候,不得不震惊于一些人的底线低到让人惊愕而绝望,因为目之所及,毛都没有,更别说线。


   比如,过去两天看到的这些报道——来自台湾。
   “天皇真的眺望台湾了!到日本国境之西,特别向官员确认方位。”单单这样一个标题,一个匍匐脚下、感激涕零的某种生物形象就跃然纸上。
   事情脉络是这样的,3月5日,日本宫内厅发布消息称,日本天皇明仁夫妇3月底将访问冲绳,并首次前往日本最西端岛屿与那国岛。日本共同社称,虽然日本未与台湾“建交”,明仁与皇室成员难以访问台湾,但明仁的日本同窗好友认为,台湾可能是明仁很挂念的地方,“但愿他能从与那国岛眺望(台湾)”。
   与那国岛距离台湾约110公里,据说一年中会有四五次可以远眺到台湾。日本宫内厅官员否认明仁此行目的为台湾,但表示“当然如果能看上一眼,可能会很高兴。”
   然后,台湾一些人就亢奋了。
   岛内一些人看上去把“天皇远眺”当成一件很大的大事。27日“天皇远眺”前一天,岛内“东森新闻云”还刊发这样的报道,似乎已经按捺不住的激动:
   28日,没有出现“奇迹”“祥瑞”,明仁夫妇登上了与那国岛,但当天雾霾弥漫,根本眺望不到台湾。日本媒体称,天皇夫妇朝着海平面凝视了片刻。? ??
   远在110公里之外,隔着重重雾霾,甚至台湾方位都不一定十分准确,但这种情况下的“片刻凝视”,岛内有人仍然难掩激动:
   “皇民”
   日本的明仁天皇为什么“挂念台湾”?按照日媒的说法是,明仁在战争时期曾与来自台湾的朋友有同桌之谊,也十分感谢台湾在东日本大地震时对日本的援助。共同社称,天皇对于没有“邦交”且无缘拜访的台湾相当关心,前年3月在东京举行的学习院初等科同学聚会上,天皇屡次向台湾同桌问及,“不知台湾的人们如何看待日本”。
   岛内“东森新闻”网站上,一名来自淡江大学的网民则这样解释:当初甲午战争战败与大清签署马关条约的是明仁的阿公,以君主立宪的国家来说,土地都是皇帝的,二战后签了旧金山和约也只是日本政府放弃了对台湾的管辖权,没有对天皇的财产做出处理。按照这种逻辑,台湾是明仁的。
   “三立新闻网”网站上,网民张长生留言道:他的心情谁能体会,西边的台湾曾是我大日本皇军,流血流汗从清国强抢下的疆土,如今已失去变ROC的地方,现只能遥望,无言啊!!!
   《自由时报》网站上,网民公务员员工萧怀湘认为,明仁“遥望昔日殖民地,追忆‘大东亚共荣圈荣光’。”
   这些网民的议论,是不是反映明仁的内心想法,难以证实。但日本政要曾有“远眺”的历史。比如2004年,日本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就曾坐船出海,穿着日本海上保安厅的白色夹克,在甲板上透过双筒望远镜眺望朦胧浮现的“北方领土”,口中喃喃道,“有雾啊,还想看得清楚些”。
   台湾最大网络论坛PTT上,“天皇真的眺望台湾啦!!!”引发很多网民留言。
   留言中,很多网民留言语带嘲讽?
   “健忘”
   岛内一名资深媒体人此前接受环环(ID:huanqiu-com)采访时曾说,台湾媒体超过8成是亲绿营的。
   当然,也有例外。
   对明仁“眺望台湾”,岛内的《中国时报》刊登这样一篇评论文章:眺望台湾的不是天皇,是政治。报道说,台湾媒体对消息的跟进报道,让人感到有些不自然。
   这种不自然其实理所应当。
   “这个明仁的爸爸是裕仁吗??那裕仁不就是殖民台湾时期屠杀台湾人数十万人的元凶吗?”《自由时报》网站上,网民Phillip Kuo的问题可能会进一步让那些为“天皇远眺台湾”而兴奋的台湾人尴尬。
   “东森新闻云”在报道明仁将“远眺台湾”时用了“日治”这样的词,所谓“日治”其实就是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时期。是用“日治”还是“日本殖民时期”,两种说法能反映出台湾人对日本的不同看法。
   在亲日派所谓的“日治”时期50年中,日本杀害至少台湾同胞40万人,其中1896年6月的云林大屠杀曾震动世界。对那场屠杀,时担任云林支厅主记的今村平藏是当事人和最初目击者,他手记的《蛮烟瘴雨日记》无疑是最原始的报道:
   1896年春,平民逐渐安堵,台湾总督宣布4月1日起结束军政进入民政时期。4月12日,岛田少佐进剿义民简义于云林横路庄,简义逃逸,岛田“收兵,集合于北方旷地,斩杀俘虏”。杀俘事件,使得义民大为愤慨,乃以内山大坪顶(今南投鹿谷)为根据地,袭击各地日人。6月14日,云林守备中村道明中尉率兵20余人进窥大坪顶。今村以兵员短少又不谙地形“惟恐后悔莫及”为由劝阻,中村不从,轻率前往,遇伏,阵亡过半。
   日人迁怒于无辜百姓,6月20日至23日集结重兵,在云林东南一带实施大扫荡:”凡兵烟之下,无不尽成肉山血河,既不分良匪,复未办熏莸,几千房屋竟付诸一炬,无数生灵,顷刻间尽成斩首台上之冤魂。”
   明仁夫妇此次“远眺台湾”之前,访问了冲绳,前往祭祀18万牺牲者亡灵的“国立冲绳战没者墓苑”献花。岛内《风传媒》网站报道称,冲绳本岛在二次大战末期发生冲绳战役,是日本唯一发生陆上战役的地区,死伤惨重,冲绳民众过去曾对皇室不谅解,1975年是冲绳回归日本的第3年,明仁以皇太子身分首度访问冲绳,车队所到之处不仅沿路被丢牛奶瓶,甚至还被激进人士丢掷汽油弹。
   为“明仁远眺台湾”而欢呼亢奋的某些台湾人,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过健忘了?
   好好站着做人不好吗?
   
   谢选骏指出:“环球网公号”无知,不懂“日本天蝗这是在眺望祖国大陆”,而是误导公众“天皇真的眺望台湾了让许多人高潮”。难怪人说“环球网公号”是的汉奸办的。
   
   为何我说“日本天蝗这是在眺望祖国大陆了”?因为日本人的祖先是大陆人,而不是岛民,两千多年前他们像蝗虫一样飞过海峡,所以首领就叫天蝗了。但是他们的内心,始终心系祖国大陆。
   
   教科书上是这样说的:
   
   弥生人(日语:弥生人/やよいじん?Yayoi-jin),是指弥生时代来到日本列岛的移民团体,与绳文人在人类学上有明显区别。
   
   弥生时代以水稻耕作与使用弥生式土器和金属器具为特点。
   一般认为弥生人主要是来自江南吴越地方的水稻农民(翰苑中魏略提及倭人自谓太伯之后[1]),而其他的弥生人则来自齐国(山东省),朝鲜半岛。而福冈县和山口县地方的弥生人遗传基因最接近西汉时期的江苏和山东临淄。他们因为亡国等原因来到日本列岛。
   
   弥生人也可分为纯大陆起源的渡来系弥生人和与绳文人有融合的绳文系弥生人。
   
   弥生人脸部长,眼窝较浅,鼻根较平,肢骨高细、身高162、163cm,明显比绳文人高。
   
   弥生人可能是说一种南亚语系或壮侗语族语言,因他们的农业用语似乎有南方语言成份,弥生人在从中国南部迁移到日本之前与南岛有联系,这表明日本语系的最终来源是中国南方。
   
   有类型学的证据表明原始日语可能是单音节的,SVO语法和孤立语言;这些特点也是南亚语系语言的。
   
   绳文人(Jomon people),是日本绳文文化时代的人,绳文时代是日本旧石器时代后期,约公元前12000年到公元前300年的时期。这一时期在日本列岛生活的人由于制作绳文图案的陶器,因此被称为绳文人。2012年11月,根据日本综合研究大学院大学的专业研究人员的最新研究结果表明,现代的日本国的主体民族,也就是倭(大和)民族主要由绳文人和弥生人不断混血形成的。
   
   绳文人是日本绳文文化时代的人,绳文时代是日本旧石器时代后期,约公元前12000年以前到公元前300年前后的时期。旧石器时代后期,在日本列岛生活的人由于制作绳文图案的陶器,被称为绳文民族。
   
   绳文人的特征是,成年男性身高不到160厘米,成年女性不到150厘米,面庞轮廓清晰,眉间(前额中央)突出,鼻根凹陷,眉毛浓重,大眼睛,双眼皮,嘴唇稍厚,颚骨发达。
   
   2012年11月1日,日本综合研究大学院大学研究人员在日本《人类遗传学杂志》网络版上报告说,基因分析证实,现代日本人主要是由日本列岛的当地居民绳文人和来自东亚大陆的弥生人不断混血形成的。
   
   旧石器时代后期,在日本列岛生活的人由于制作绳文图案的陶器,因此被称为绳文人。绳文人的特征是,成年男性身高不到160厘米,成年女性不到150厘米,面庞轮廓清晰,眉间(前额中央)突出,鼻根凹陷,眉毛浓重,大眼睛,双眼皮,嘴唇稍厚,颚骨发达。
   
   有人认为日本原住民阿伊努人是绳纹人的后人,而来自东亚大陆(主要经过朝鲜半岛)的弥生人与绳文人相比,脸较长较平,鼻根扁平。弥生人的牙齿比绳文人大,身高也比绳文人高。
   
   研究人员分析了来自日本、中国、欧美等500多人的DNA(脱氧核糖核酸)数据。结果显示,现代日本人是由古代日本列岛本土的绳文人和来自东亚大陆的弥生人不断混血形成的。此前,德国病理学者曾认为阿伊努族人和琉球人在身体上有共通点,此观点至今仍有争议。此次研究表明,现在的日本民族与琉球民族及朝鲜民族更相似。
   
   2016年日本综合研究大学院大学斋藤成也教授所领导的研究小组发表了一项研究结果称,现代日本人的遗传基因中约有12%来自于绳文人。该小组对大约3000年前的2具绳文男女遗体的牙齿进行了分析,遗体出土于日本福岛县新地町三贯地贝冢。研究人员从牙齿中成功抽取出了微量DNA并将其与现代人的DNA数据进行了对比。对比结果表明,绳文人的DNA与阿伊努人最为接近,其次是琉球人,接下来是生活于东京周边的日本本土“大和人”。
   
   谢选骏指出:显然,关东的(东京)倭人(和族)比关西的倭人(和族)更多绳文人的DNA;而日本朝廷则是从关西迁往关东的,因而有着更多的大陆弥生人的DNA、更少的本岛绳文人的DNA。所以,只有充满汉奸意识的人才会想到“天皇真的眺望台湾了”,而不敢想象“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2018/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