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谢选骏文集
·朱门酒肉臭、地铁病死骨
·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消灭犹太人才能保护全人类
·是杂胡还是华人
·你的喜爱让纽约沉沦
·《人类简史》的作者似懂非懂我的《全球政府》了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
·主权国家的办事人员都是趁疫打劫的盗匪
·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
·白宫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
·衰老的美国244岁欲振乏力了
·美利坚合众国开始了静悄悄的解体
·没有1984的封闭社会就是不行
·政府“发钱”与黑社会“裸贷”
·美国的惨况源于联邦制度的叠床架屋
·为什么共产党影响能在全球扩散
·居家隔离是小国时代的极致
·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古墓州长是帮凶
·联邦制度已经失去对于军队的控制了
·冠状病毒成为主权国家的判官
·武汉病毒是阿拉伯人的上帝
·何不戴上皮鞋防疫
·西方国家瞎了狗眼
·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
·人类清除计划比国定杀戮日更为贴切
·中央政府优于联邦政府
·美国宪政体系无法胜任全球政府的基本职能
·共产国际控制了美国
·共产国际正以跨国集团的面目出现
·主权国家是原罪的突出代表
·魔鬼总是把圣子耶稣和老子、释迦牟尼、穆罕默德等人相提并论
·保护亚裔就是抵制共产国际
·非洲的网红智商不低
·联邦结构适于开发进取不适于整合守成
·美国联邦制与贪婪的律师
·狼图腾无法整合世界
·新冠病是人工合成的“老毛病”
·两边游走的人传播瘟疫
·全球化的弱点就是没有全球政府
·中国的“基督教”为何不堪一击
·不要脸的人才能战胜武汉瘟疫
·新冷战就是新文化战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是细菌战产物
·川普风暴的末日来袭
·武汉肺炎患者变成了犹太人
·华人为何到哪里也没有安全感
·共产党喜欢灾难
·消灭富贵病——毛泽东主义自杀宣言
·西班牙为何要钱不要命
·边境线就是主权国家的生命线
·人类才是地球的瘟疫
·美国联邦是走向分裂还是走向帝国
·美国联邦可能正在消亡
·暴君为何趁疫打劫
·暴民为何趁疫打人
·世界首富贝佐斯陷入阿拉伯美国陷阱沦为老二
·体育表演违背了体育道德
·实证主义也是一种空想主义
·庚子赔款促成武昌起义
·武汉起疫与文化战争
·国家利益是个人自由的敌人
·香港人是全球瘟疫的种子
·狼图腾与吸血鬼
·战狼只是五毛家犬而已
·“中美关系”是两个罪犯之间的一笔交易
·毛泽东就是宋江——出卖中共、害死林彪、投靠美帝
·2020年优生学的理论与实践
·群体免疫的血腥之路就是自由之路
·自由就是自负盈亏、自生自灭、与神同在
·独立不独立是一样还是不一样
·武汉瘟疫比六四屠杀进了一步
·信任屠夫的各国理应被宰
·中国变身世界老大的最后一战
·共产党统治是百年国耻的顶峰
·黄俄嘴脸与黄俄行动
·毛邓二匪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新的户口改革是切割的更为细致的血肉长城
·21世纪的新锁国时代
·打倒川普解放美国
·全球化终结联邦结构
·伊丽莎白一世是莎士比亚的组成部分
·21世纪的新价值观我早就预告过了
·祖国就要吃掉人民了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有原罪却坚持不去犯罪这就是人的伟大之处了
·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义工是最好的保健
·杰克·多西的推特Twitter是个饿鬼
·共产党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
·托克维尔是个大傻逼
·英国人把小说当作了先知书
·乌鸦到哪里都是黑的
·新冠病毒其实是欧洲病毒
·梵蒂冈催生了武汉病毒
·新冠病毒流出了六四的血
·两个国家凶手放纵石油淹没市场
·六四屠杀31周年烛光晚会照亮全球历史的进程
·比尔盖兹比美国更不像话
·秦岭是一条死龙
·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谢选骏: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登考古新发现:气候变化竟然是人类创新的重要动力》(2018年3月22日 转载搜狐)报道:
   
   大约30万年前,人类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之后的岁月里,我们所诞生的这块大陆经历了数次环境剧变,每一次都可能改变人类进化的轨迹。


   
   如今,在肯尼亚工作的考古学家们发现,气候波动对人类行为和技术发展的影响程度远远超出想象,并且已经找到一系列新证据来支持这一观点。
   
   3月15日,有三篇考古学论文发表在《科学》杂志上,这些研究发现,非洲东部的强烈气候波动始于36万年前,它不仅对人类进化产生显著影响,而且对人类文化发展也有相当的作用。非洲环境的改变导致当地动物也随之变化,这就使人类不得不分散开来,建立起贸易通道并且发展出新型工具以适应环境而生存。依据该观点,远古的气候变化不仅改变了人类的生物学特性,同时也改变了人类的行为。此外,这些文化变迁的发生时间比之前考古研究的判断提早了几万年。
   
   解剖学定义上的现代人,即智人(Homo Sapiens),出现时间仅仅稍早于中石器时代(Middle Stone Age)。该时代约从28万年前持续至4万年前,在此之前的旧石器时代(Early Stone Age)以人们普遍使用的阿舍利手斧为典型特征。最近的研究对这一关键过渡时期的东非进行了环境、经济、技术变化方面的考察。三项研究都集中对肯尼亚南部的Olorgesailie盆地进行了发掘,而该地区在过去75年间已经陆续出土了许多文物,最早可以追溯到120万年前。
   
   第一项研究在美国史密森学会人类起源计划的Richard Potts带领下展开,研究者对Olorgesailie沉积盆地保存尚完好的遗迹进行了考察。Olorgesailie位于一条延展25平方英里(约65平方千米)的裂谷,该地于36万年前左右开始发生气候变化,逐渐从泛滥平原(河流在洪水期溢出河床后堆积而成的平原)向时而极干时而极湿的极端气候区变化,最后形成一片广袤无垠的大草原。Potts认为,正是这样的气候变迁为中石器时代及人类的出现创造了条件。
   
   从泛滥平原到大草原的转变对当地植被和动物群落产生了深远影响,当然也包括依赖二者生存的人类。气候变化导致了当地物种——尤其是食草动物的更迭,许多大象、马之类的物种随之消失,进而被体型更小的动物所取代,比如羚羊。
   
   这使原始人类不得不面对一个麻烦的事实:食物的来源变得难以保障。为了适应这一点,那些以打猎、采集为生的族群不得不分散开来,四处搜集信息,或者像研究者们说的那样“投入于资源互换的社交网络”,也就是说,人们开始与其他氏族部落进行商品交换。根据研究结果,这样的改变可能造成混乱,但总体上提高了食物的收集效率从而降低了风险,并且增强了人类种群的“适应性”。
   
   “这种行为改变包括更强大的心理能力和更复杂的社交生活,很可能正是这种改变让我们与其他原始人种区分开来。”Potts在一份声明中说道。
   
   从肯尼亚发掘出的考古学证据的确证明了这一点。早在中石器时代开始时期,也就是环境剧变之前,定居于Olorgesailie盆地的人类就已经开始收集当地岩石制造石器,其中约有98%的工具,即阿舍利手斧,由3英里(5千米)区域内采集到的石头制成。但是在约32万年前改变发生了,因为文物中出现了黑曜石、燧石(一种有色石)和石英成分,而这些材料来自更远的地方,即说明远距离贸易和跋涉很可能已经成为人类生活的一部分。
   
   “这表示非洲人的行为在智人起源时期发生了显著改变。”研究者们在文章中写道。
   
   第二项研究以乔治华盛顿大学的Alison Brooks为首,该研究作为第一项研究的延伸,进一步提供了许多Olorgesailie 盆地的文物细节。Brooks团队分析了出土于5处不同地点、时期从50万年前到29.8万年前的石制工具、武器、染料等,希望能找到技术发展和贸易沟通的证据,这一研究使得研究者们观察到工具如何随着时代变迁。
   
   在肯尼亚,越是古老的遗址,工具也更加庞大笨重,比如用本地火山岩制成的手斧;对于阿舍利文化(欧洲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来说,这一直是几十万年来的主流工具。在较新的遗址(距今约30.5万至32万年),工具突然变得小巧简洁了,并且出现了许多新的样式。不同于使用方式单一的手斧,中石器时代的新型工具相当专门化,并且经过了精心加工。石头被敲制成锋利的尖端,很有可能用来装在矛上作为抛射性武器,帮助捕获各种体型的野味。其他锻造出的工具还包括刮刀、锥子。
   
   给人带来启发的一点是,发掘于较新遗址的器物近一半都是由黑曜石制成的,然而当地并没有黑曜石资源。该材料是一种硬而脆的玻璃,折断时会形成尖锐的边缘,因此是极有价值的工具,在当时近似于一种“杀手锏”。离Olorgesailie 最近的黑曜石矿位于15~30英里(25~50公里)以外,说明要获取黑曜石需要进行极远距离的跋涉贸易。研究者们还在当地发现了数量不少于4.6万的黑曜石片,这表示黑曜石是以原材料形式而不是加工成品运至Olorgesailie的,之后当地人类自行对黑曜石进行了加工。
   
   除了黑曜石,另一种常见的“进口”资源是棕色或者白色的燧石。在一项“相当酷”的发现中,研究者们发掘出了一整块红赭石,上面凿出了两个洞。这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最古老的红赭石器之一。考古学家们推测有色染料很有可能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我们并不清楚染色的作用是什么,但是考古学家们通常认为颜色是复杂象征符号交流的起源。”Potts说。“这好比今天人们用衣服或旗帜的颜色来表示身份,这些色彩也可能帮助人们以同伴身份交流、维系不同群体间的纽带。”
   
   总言之,“这些证据显示,非洲中石器时代鲜明的技术特征表征了30万年前东非人的创新化、标准化和以及新发展出的认知能力,”新研究的作者如此写道。而且,商品交换的建立体现了人类的新型行为——“在特定区域间的商品交换网络”。
   
   第三项研究由伯克利地质年代中心的Alan L. Deino领导,通过对Olorgesailie遗址发掘出的样品和文物进行年代测序而将所有线索联系在了一起。利用氩、铀年代测定技术,Deino团队确证了较大石器出自阿舍利文化较早时期,而该文化的技术从32万年前左右开始退出历史舞台,之后被中石器时代的工具武器所取代。“这些结果确定了迄今为止非洲东部最古老的中石器时代文物。”研究中写道。
   
   德国马普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教授Jean-Jacques Hublin虽然并未参与到研究中,却也认为这些新发文章证实了最新观点,即人类物理特征的进化与现代行为的出现具有“同步性”,早在非洲30多万年前便已是如此。
   
   Hublin表示:“一直以来人们相信‘解剖结构上的现代化’远早于‘行为上的现代化’。对于我们团队发现智人向近现代人的演化(尤其是大脑的进化)在时间上与非洲中石器时代的变化相符,我感到很惊讶。”
   
   Hublin引用了去年他在《自然科学》上发表的一篇研究,研究表明智人首次出现于30万年前,而不是之前认为的20万年前。Hublin 指出,这些新的研究结果互相吻合得非常好,展现的不仅仅是一种原始人类的出现过程,而是一种技术、社会组织发展的全新方式——即由气候变化引起的进化。
   
   谢选骏指出:气候变迁导致人类的优质化,而通过技术手段在无形中提高了人类抵制气候变迁能力的现代文明却导致了人类劣质化——
   
   《生物学家解释人类基因库恶化原因》(2018年3月22日 转载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
   
   著名科学普及工作者、生物学博士亚历山大·马尔科夫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两个基本生物机制导致人类基因库逐渐恶化。
   
   第一个原因是,有害突变的剔除能力减弱。
   
   “从前,有病的人,身体状况很差的人大部分都会死亡,而且还会夭折。……于是就剔除不良的突变。从世纪末和20世纪初开始,社会保障领域,医疗领域发生了一场革命:发达国家的婴儿死亡率大大下降,接近于零。也就是说,所有人都能存活,进化性剔除并不起作用。”马尔科夫说。
   
   目前,新生儿平均有大约70个新的基因突变,这些基因是他们的父母所没有的。马尔科夫认为,这些突变中有能够“破坏“身体系统或子系统的突变,例如神经系统,包括大脑在内。马尔科夫还说,遗传基因聪明且有教养的人们留下的孩子越来越少了。
   
   谢选骏指出:由此可见,祸福相依是真的,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没有“没有副作用的福利”。
(2018/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