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谢选骏: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登考古新发现:气候变化竟然是人类创新的重要动力》(2018年3月22日 转载搜狐)报道:
   
   大约30万年前,人类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之后的岁月里,我们所诞生的这块大陆经历了数次环境剧变,每一次都可能改变人类进化的轨迹。


   
   如今,在肯尼亚工作的考古学家们发现,气候波动对人类行为和技术发展的影响程度远远超出想象,并且已经找到一系列新证据来支持这一观点。
   
   3月15日,有三篇考古学论文发表在《科学》杂志上,这些研究发现,非洲东部的强烈气候波动始于36万年前,它不仅对人类进化产生显著影响,而且对人类文化发展也有相当的作用。非洲环境的改变导致当地动物也随之变化,这就使人类不得不分散开来,建立起贸易通道并且发展出新型工具以适应环境而生存。依据该观点,远古的气候变化不仅改变了人类的生物学特性,同时也改变了人类的行为。此外,这些文化变迁的发生时间比之前考古研究的判断提早了几万年。
   
   解剖学定义上的现代人,即智人(Homo Sapiens),出现时间仅仅稍早于中石器时代(Middle Stone Age)。该时代约从28万年前持续至4万年前,在此之前的旧石器时代(Early Stone Age)以人们普遍使用的阿舍利手斧为典型特征。最近的研究对这一关键过渡时期的东非进行了环境、经济、技术变化方面的考察。三项研究都集中对肯尼亚南部的Olorgesailie盆地进行了发掘,而该地区在过去75年间已经陆续出土了许多文物,最早可以追溯到120万年前。
   
   第一项研究在美国史密森学会人类起源计划的Richard Potts带领下展开,研究者对Olorgesailie沉积盆地保存尚完好的遗迹进行了考察。Olorgesailie位于一条延展25平方英里(约65平方千米)的裂谷,该地于36万年前左右开始发生气候变化,逐渐从泛滥平原(河流在洪水期溢出河床后堆积而成的平原)向时而极干时而极湿的极端气候区变化,最后形成一片广袤无垠的大草原。Potts认为,正是这样的气候变迁为中石器时代及人类的出现创造了条件。
   
   从泛滥平原到大草原的转变对当地植被和动物群落产生了深远影响,当然也包括依赖二者生存的人类。气候变化导致了当地物种——尤其是食草动物的更迭,许多大象、马之类的物种随之消失,进而被体型更小的动物所取代,比如羚羊。
   
   这使原始人类不得不面对一个麻烦的事实:食物的来源变得难以保障。为了适应这一点,那些以打猎、采集为生的族群不得不分散开来,四处搜集信息,或者像研究者们说的那样“投入于资源互换的社交网络”,也就是说,人们开始与其他氏族部落进行商品交换。根据研究结果,这样的改变可能造成混乱,但总体上提高了食物的收集效率从而降低了风险,并且增强了人类种群的“适应性”。
   
   “这种行为改变包括更强大的心理能力和更复杂的社交生活,很可能正是这种改变让我们与其他原始人种区分开来。”Potts在一份声明中说道。
   
   从肯尼亚发掘出的考古学证据的确证明了这一点。早在中石器时代开始时期,也就是环境剧变之前,定居于Olorgesailie盆地的人类就已经开始收集当地岩石制造石器,其中约有98%的工具,即阿舍利手斧,由3英里(5千米)区域内采集到的石头制成。但是在约32万年前改变发生了,因为文物中出现了黑曜石、燧石(一种有色石)和石英成分,而这些材料来自更远的地方,即说明远距离贸易和跋涉很可能已经成为人类生活的一部分。
   
   “这表示非洲人的行为在智人起源时期发生了显著改变。”研究者们在文章中写道。
   
   第二项研究以乔治华盛顿大学的Alison Brooks为首,该研究作为第一项研究的延伸,进一步提供了许多Olorgesailie 盆地的文物细节。Brooks团队分析了出土于5处不同地点、时期从50万年前到29.8万年前的石制工具、武器、染料等,希望能找到技术发展和贸易沟通的证据,这一研究使得研究者们观察到工具如何随着时代变迁。
   
   在肯尼亚,越是古老的遗址,工具也更加庞大笨重,比如用本地火山岩制成的手斧;对于阿舍利文化(欧洲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来说,这一直是几十万年来的主流工具。在较新的遗址(距今约30.5万至32万年),工具突然变得小巧简洁了,并且出现了许多新的样式。不同于使用方式单一的手斧,中石器时代的新型工具相当专门化,并且经过了精心加工。石头被敲制成锋利的尖端,很有可能用来装在矛上作为抛射性武器,帮助捕获各种体型的野味。其他锻造出的工具还包括刮刀、锥子。
   
   给人带来启发的一点是,发掘于较新遗址的器物近一半都是由黑曜石制成的,然而当地并没有黑曜石资源。该材料是一种硬而脆的玻璃,折断时会形成尖锐的边缘,因此是极有价值的工具,在当时近似于一种“杀手锏”。离Olorgesailie 最近的黑曜石矿位于15~30英里(25~50公里)以外,说明要获取黑曜石需要进行极远距离的跋涉贸易。研究者们还在当地发现了数量不少于4.6万的黑曜石片,这表示黑曜石是以原材料形式而不是加工成品运至Olorgesailie的,之后当地人类自行对黑曜石进行了加工。
   
   除了黑曜石,另一种常见的“进口”资源是棕色或者白色的燧石。在一项“相当酷”的发现中,研究者们发掘出了一整块红赭石,上面凿出了两个洞。这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最古老的红赭石器之一。考古学家们推测有色染料很有可能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我们并不清楚染色的作用是什么,但是考古学家们通常认为颜色是复杂象征符号交流的起源。”Potts说。“这好比今天人们用衣服或旗帜的颜色来表示身份,这些色彩也可能帮助人们以同伴身份交流、维系不同群体间的纽带。”
   
   总言之,“这些证据显示,非洲中石器时代鲜明的技术特征表征了30万年前东非人的创新化、标准化和以及新发展出的认知能力,”新研究的作者如此写道。而且,商品交换的建立体现了人类的新型行为——“在特定区域间的商品交换网络”。
   
   第三项研究由伯克利地质年代中心的Alan L. Deino领导,通过对Olorgesailie遗址发掘出的样品和文物进行年代测序而将所有线索联系在了一起。利用氩、铀年代测定技术,Deino团队确证了较大石器出自阿舍利文化较早时期,而该文化的技术从32万年前左右开始退出历史舞台,之后被中石器时代的工具武器所取代。“这些结果确定了迄今为止非洲东部最古老的中石器时代文物。”研究中写道。
   
   德国马普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教授Jean-Jacques Hublin虽然并未参与到研究中,却也认为这些新发文章证实了最新观点,即人类物理特征的进化与现代行为的出现具有“同步性”,早在非洲30多万年前便已是如此。
   
   Hublin表示:“一直以来人们相信‘解剖结构上的现代化’远早于‘行为上的现代化’。对于我们团队发现智人向近现代人的演化(尤其是大脑的进化)在时间上与非洲中石器时代的变化相符,我感到很惊讶。”
   
   Hublin引用了去年他在《自然科学》上发表的一篇研究,研究表明智人首次出现于30万年前,而不是之前认为的20万年前。Hublin 指出,这些新的研究结果互相吻合得非常好,展现的不仅仅是一种原始人类的出现过程,而是一种技术、社会组织发展的全新方式——即由气候变化引起的进化。
   
   谢选骏指出:气候变迁导致人类的优质化,而通过技术手段在无形中提高了人类抵制气候变迁能力的现代文明却导致了人类劣质化——
   
   《生物学家解释人类基因库恶化原因》(2018年3月22日 转载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
   
   著名科学普及工作者、生物学博士亚历山大·马尔科夫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两个基本生物机制导致人类基因库逐渐恶化。
   
   第一个原因是,有害突变的剔除能力减弱。
   
   “从前,有病的人,身体状况很差的人大部分都会死亡,而且还会夭折。……于是就剔除不良的突变。从世纪末和20世纪初开始,社会保障领域,医疗领域发生了一场革命:发达国家的婴儿死亡率大大下降,接近于零。也就是说,所有人都能存活,进化性剔除并不起作用。”马尔科夫说。
   
   目前,新生儿平均有大约70个新的基因突变,这些基因是他们的父母所没有的。马尔科夫认为,这些突变中有能够“破坏“身体系统或子系统的突变,例如神经系统,包括大脑在内。马尔科夫还说,遗传基因聪明且有教养的人们留下的孩子越来越少了。
   
   谢选骏指出:由此可见,祸福相依是真的,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没有“没有副作用的福利”。
(2018/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