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谢选骏: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冷战回声:科技谍报,经济战与苏联解体》(2018年4月8日 转载BBC中文网)报道:
   
   维特洛夫在西方被认为是结束冷战的英雄,这位20世纪最大间谍故事的主角的背叛行动被克格勃破获,在1983年被枪决。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周三(4月4日)呼吁华盛顿停止调查所谓的北京侵犯美国知识产权事宜。在愈演愈烈的中美贸易摩擦中,美国指责中方有“惊人的知识产权盗窃”行为。
   特朗普政府称,中国对美国企业施压要求其转让技术,令美国每年因此受损300亿美元。
   同一天澳大利亚媒体的报道称,中国咄咄逼人的情报搜集活动迫使澳洲当局提升了安全措施,而且开始重新审视处理澳中双边关系政策。诸如此类的报道反映出西方国家担心,即北京正在努力招募西方的科技人员和官员。
   
   澳洲提升安全措施
   
   澳洲多家媒体报道,自从一名中国公民数据泄密事件发生后,澳洲顶级科研机构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投入了亿万美元提升网络安全和信息系统。
   澳洲媒体集团(Fairfax Media)根据信息自由法得到了一份澳大利亚联邦警察的高科技犯罪部门的报告,一名调查官员在报告中说这件事(泄密)“对整个机构(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是个警醒”。
   2013年澳洲联邦警察从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得知一名研究人员失踪后,警察开始调查他是否同中国政府合作,并且是否泄漏了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的保密研究信息。不过经过18个月的调查,联邦警察在2015年7 月结案说“证据不足而且(那名中国研究人员)不愿合作”。
   《澳大利亚财经评论》报道说,澳洲国防部正在审查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一名高级研究人员和中国政府的导弹研发机构的商业往来问题。国防部的这名高级研究人员在2016年初被任命为一个小型公司NSW的负责人,该公司的领域是非军事用途的大数据分析。
   澳洲媒体认为防务科技集团对员工安全审查的做法存在缺陷。报道说,中国当局很可能清楚那名研究人员在国防部的作用,2006年中国政府的一个出版物注意到那名研究人员在澳洲防务科技集团工作,当时防务科技集团的名字是防务科技组织。
   当初美国总统里根施加军事和经济压力,决心瓦解苏联。特朗普会效仿里根,对付中国吗?
   
   “警惕中国网络威胁”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在去年的年度报告中提到了“外国情报机构把许多澳大利亚的利益作为目标,包括秘密取得知识产权和科学技术”。
   据《澳大利亚时代报》报道,在中国公民涉嫌数据泄密事件后,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对澳洲联邦警察做出多方面的安全提醒,主要强调了网络间谍问题。
   一名从事网络安全工作的前政府官员说,“他们现在从私营公司获取大量信息,在可能的情况下还从政府机构获取信息”。
   媒体报道说,能够接触国防科技的研究人员通常在访问中国的时候会成为中国情报部门的目标。另外一名了解情报工作的前政府官员说,中国在努力培养内部代理人,他们采取了咄咄逼人的做法。
   “他们在中国锁定某个在澳洲公司或机构工作的人,然后找这个人对他说,这有两万元,能不能给我们搞到这些文件?这个人可能让他们走开。然后他们会找另外一个人再提出同样的要求。这个人可能就会说可以,交出文件,然后再和那个机构打交道。”
   今年2月澳洲媒体曾经报道美国劝阻澳大利亚不要用中国的华为公司提供的网络设备。据称,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国土安全局负责人亲自向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表达了“美国对中国参与5G网络建设的担忧”。美国多个高级情报官员在美国参院情报委员会的报告中称“中国实施网络间谍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网络安全议程上两大隐患之一”。
   
   “中国黑客采取反制”?
   
   在指责中国从事网络间谍活动的同时,美国前情报领导人,空军退伍将军克拉帕(James R. Clapper)建议美国对中国黑客采取反制,增加中国网络间谍活动的代价。他建议效仿过去“告别档案”对付苏联的模式对付中国。
   “告别档案”是80年代初法国从叛变的克格勃上校维特洛夫(Vladimir I. Vetrov)那里获得的透露苏联获取西方情报的大量秘密文件,“告别”(Farewell)是维特洛夫的代号。维特洛夫向法国提供了偷拍的4,000页克格勃从西方获取的科技机密资料。
   前法国总统密特朗在1981年当选后不久向美国总统里根转交了这些情报,美国中情局才开始意识到苏联从西方获得雷达、电脑、机械工具、半导体等领域的大量科技情报。
   维特洛夫提供的情报令西方国家驱逐了将近150个苏联技术间谍;法国驱逐了47名大部分为从事科技情报活动的苏联间谍。其结果是苏联获取科技情报的间谍活动陷于停顿。
   特朗普政府指责中国对美国企业施压要求转让技术,令美国每年为此蒙受300亿美元的损失。
   据说苏联获取西方技术的情报令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十分震惊,也导致他下决心对苏联全面施加压力,争取冷战的胜利。1982年1月里根批准中情局对苏联实施反间计,传递虚假科技情报,误导苏联的科技研究,消耗苏联已经捉襟见肘的资源。
   
   压垮骆驼的最后稻草
   
   当时苏联希望通过在法国的间谍得到天然气管道软件,以更新苏联的天然气管道技术,争取实现向西欧出口天然气。华盛顿除了阻挠西方同苏联达成类似交易,同时还诱使苏联获取有缺陷的软件。
   中情局的反间计旨在“扰乱苏联的天然气供应以及从西方获取硬通货的能力,扰乱俄罗斯内部经济”。里根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空军部长里德(Thomas Reed)出书讲述当时美国对苏联的经济战。他说美国的虚假情报导致穿西伯利亚油气管道在1982年发生了大爆炸。
   里德说,软件“被重新设计能够重设泵速和阀门,产生了超出输油管连接和焊接部分能够容忍的压力强度”。他还说1982年的爆炸是“最大规模的非核爆炸,从太空中都能看到那次大爆炸”。
   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在2007年的文章中说,根据“告别档案”,对苏联进行的反制措施是一场经济战争;天然气管道爆炸令苏联经济遭到极大破坏,同时在苏联内有经济问题、外有里根施加军事和经济压力时,摧毁了苏联获取技术的能力。
   对苏科技情报反间行动的策划者威斯(Gus Weiss,白宫的科技情报和经济顾问)说,“告别档案……导致克格勃的关键行动失败,而这发生在苏军最需要这个行动、美国国防力量增强、苏联经济衰落的时候,因此苏联已经不能再(同美国)竞争”。
   维特洛夫在西方被认为是结束冷战的英雄,这位20世纪最大间谍故事的主角的背叛行动被克格勃破获,在1983年被枪决。间谍故事的另外一位重要角色威斯2003年去世,但是《独立报》报道将其在华盛顿家中死去说成“离奇的死亡”。
   
   谢选骏指出:共产党社会缺乏自由,这也许难受但似乎并不致命;但是,缺乏自由却会抑制资讯流通、窒息创新能力,使得社会无法完成技术升级——这在国际竞争中才是真正致命的。为了弥补这个无法逾越的瓶颈,就不得不诉诸盗版和侵权。如果没有了盗版和侵权,专制社会就会慢慢萎缩,回到原始状态。就像满清和苏联那样。
(2018/04/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