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谢选骏文集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谢选骏: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女子被强奸怀孕 强奸犯获一半抚养权》(2017年10月11日 转载英国那些事儿)报道:
   
   最近有个案子在外网掀起了轩然大波。主人公叫Christopher Mirasolo,美国人。九年前,他强奸了一名12岁少女并且导致她怀孕,生下一子。


   
   现在,法院竟然在未经受害者允许的情况下,把小孩的共同监护权判给了他……
   
   事情是这样的:2008年9月,警方接到一起报案。一位12岁的少女控诉Mirasolo强奸了她(未公布姓名与照片)。
   
   当时,她和13岁的姐姐还有一个朋友熘出家门,去见一个年纪稍大的男性朋友。就是在这次见面中,她遇到了18岁的Mirasolo。
   
   在成功邀请女孩子们“兜风”之后,Mirasolo扔掉了她们的手机,把人带到了萨尼拉克县一间靠近亲戚家的空屋子里,整整关了两天。
   
   在这两天里,Mirasolo对12岁的受害人实施了强奸。
   
   事后,Mirasolo还狠狠地威胁女孩子们不可以把发生的事情说出去,不然就杀了她们。
   
   但姑娘还是勇敢地报了警。一个月之后,Mirasolo被捕,此时受害者已经确认怀孕了。
   
   强奸未成年少女在密歇根州本该判处一级重罪,但是不知为何,Mirasolo与萨尼拉克县检察官办公室达成了协议。
   
   最后他只被判处在萨尼拉克县城监狱的1年徒刑,并且只需要服刑6个半月,理由是自己的母亲生病了,他需要照料她。
   
   受害者和家属无可奈何,他们甚至被告知,这样的判处决定是因为,如果把初次犯案的人送去重罪监狱,会让他们变得更坏的……
   可笑的是不送去重罪监狱,也不会让坏人变好。
   
   2010年,Mirasolo又一次强奸了一位14岁的少女,这一次他又只被判了四年。
   
   但这一切都与之前的那个受害者无关了。
   
   尽管家里人建议她堕胎,尽管对于肚子里孩子她是又爱又恨,但是她依然选择生下来,把他抚养成人。
   
   “我已经是受害者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是受害者”。她说。
   
   年幼的未成年少女,带着一个被强奸得来的孩子,光凭想象就可以得知她过得有多么艰辛。
   
   她离开了自己的学校,搬离了自己的家,远走他乡和亲戚住在一起,竭尽全力的寻找工作养活自己和孩子。到了今年,孩子已经拉扯到8岁,而她也不过才21岁而已。
   
   最近,她向密歇根州政府申请了经济援助,根据法律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
   
   作为强奸受害者,她每个月可以和孩子收到260美元左右的食品券,和孩子的医疗保险。虽然并不多,但足以减轻不少生活负担,让日子平稳地过下去。
   
   但是她没有想到,在她收到经济援助之后,一切都不对劲了……
   
   当地法院竟然通知了出狱后的Mirasolo,告诉他具有父亲的身份,让他前去做DNA检测。
   
   在确认了DNA之后,当地法官Gregory S. Ross很快就宣布他具有受害者孩子的合法监护权和访问权。
   
   法官Ross还给了他受害者母子二人的地址,敦促他把自己的名字填到孩子的出生证明上。
   
   这一系列事件简直让这个21岁的单亲妈妈惊呆了!因为在这些判决之前,没有任何政府工作人员曾经征求过她的意见,而她自己更没有提出过监护权的诉讼。
   
   不仅如此,这个法院还要求受害者母子必须立刻搬回原居住地100英里之内,没有法庭允许不准离开,不然就是蔑视法庭。
   
   她的代理律师 Rebecca Kiessling已经气炸了,“从一开始强奸案的判决就不对,居然只判了一年。他明明应该一直蹲在监狱里!这个系统就是在迫害我的客户!”
   
   而对于这次的案件,Kiessling认为它违背了“强奸幸存者儿童监护法”,应该被驳回。
   
   而作为另一方的Mirasolo,其实也有点莫名其妙。因为他根本没有提出过监护权的诉讼。事实上他对于自己的未来毫无计划,也完全没有抚养小孩的想法。
   
   “我只是被通知自己有父亲身份,于是来到了这里,获得了监护权。”
   
   现在Mirasolo不仅获得了孩子的监护权,还手握母子二人的家庭住址。
   
   对于法院这样的判决,Mirasolo的代理律师Barbara Yockey认为是由于受害者申请经济援助造成的,“当一方向政府提出经济援助申请时,检察院办公室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根据奥马巴政府在2015年颁布的法案,如果强奸受害者要求法庭终止强奸犯对于孩子的监护权,州政府必须给予受害者更多的经济援助。所以受害者律师推测,法院这样做,也许是因为州政府根本并不想给自己提供经济援助,于是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强行把她打发了。
   
   当这个案子公布后,在互联网上引起了网友们强烈的谴责——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件事有多邪恶,让法官好好看看这无辜的母子俩!”
   
   “这个法官应该羞愧难当!怎么也不可能让一个强奸犯拿下孩子的监护权,他明明应该禁止接触受害人和孩子!”
   
   “看看,当人拥有太大的权利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如果他对于孩子根本毫无打算,那为什么要给他监护权?”
   
   他们还在网上搞了一个请愿公投,要求法官Gregory S. Ross下台——
   
   到目前为止,负责的助理检察官一直没有接听电话,萨尼拉克县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接下来在10月25日还会有一场听证会,谁也不知道判决结果会不会发生改变……
   
   想想真的很可怕,母子二人用九年时间躲躲藏藏,努力与过去的噩梦割裂,到了此刻,这一切却都仿佛变成了一个笑话……
   
   网友评论:
   
   @会拍照的男盆友:法院是怎么想的 这样的父亲要来有何用?将来孩子问妈妈我是怎么来的该怎么说……孩子长大后终究会知道的,哎……
   
   @难道大眼不可爱吗:看完标题就气炸,看完全文气到面目全非!!
   
   @今晚上的月色真美:都强奸了两个少女了,难道不应该进行化学阉割吗?再说了,给这种人渣知道孩子妈妈的家庭住址还不是羊入虎口吗?!
   
   @青小梅闭关修炼中:罪犯大概是法官的私生子。
   
   @巫山六月雪:@T0-N: 政府只是不想负担受害者母子的这笔费用,判给强奸犯父亲共同监护权,这样一来他就得支付孩子生活费,仅此而已,也是够荒谬的。
   
   @陈嘟嘟就会傻乐:多可怕啊……这法官怕不是脑子有泡吧?
   
   谢选骏指出:强奸犯人在此终于解放了,可以进而建国了。国家就可以使得一切罪恶都成为神圣的了。
(2018/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