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谢选骏文集
·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香港杀人犯不仅天才型而且还推动了历史前进
·伊斯兰革命宣告结束了
·一国两制不是民族主义的神主牌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與MI6的秘密
·蔡英文出任台湾特首
·民粹主义就是选票回收机
·主权国家首脑的斩首样板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向前”并非只有一个方向
·伊朗要使鬼推磨
·边境建墙的工程是交给什么人承包的
·慈善机构是最贪婪的吸血鬼子
·林火的谣言才是真相
·双赢走向双杀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谢选骏: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记得1994年的时候,我在华盛顿特区碰到一个中国土豪,他吹嘘说自己用两万美元在得克萨斯州买了一个农场,还带着一片森林和湖泊。同时他当着我的面花了两个美元请一个黑人地摊帮他擦皮鞋,大笑着说,“叫美国人替我擦鞋。”我回应他说,“这只是一个擦鞋的,你有本事叫国会议员或总统帮你擦鞋,他们才能代表美国人。”现在我想对王伊凡同学说,“美国有这么多人,如果一堆黑人病童或少年犯人都来管你叫爸爸,你还笑得出来吗?”显然,“叫美国人替我擦鞋”和“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都没有学过两千多年前的“白马非马”这一课。由此可见中国文明的退化程度。
   
   《宾州州立大学“中国爸爸”事件王伊凡早辍学非法滞留》(2018年4月27日 综合)报道:


   
   2018年2月23日,美国宾州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 的中国学生联合CSSA(中国学联)举办了一场元宵晚会。
   
   晚会上,CSSA邀请了学生音乐人王伊凡表演了其原创歌曲《We Are Penn State》。节目结束之后,主持人邀请王伊凡即兴表演一段说唱。
   
   问题随即出现在了这段Free Style的说唱中。
   
   演唱中,王伊凡唱了这么一句歌词:
   
   “中国学生的晚会办的这么强这么大,迟早有一天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
   
   当天晚会的参与者90%是中国人,剩下的一些是外国人。晚会结束后,有一些美国学生向两名美籍华裔老师反映了这个情况,随后,两名华裔老师向节目主办方发了两封控诉邮件。
   
   其中1封邮件,是一位叫Gong Chen的教授发给同校另一位华裔教授Jenny和相关工作人员Charlotte的,内容如下:
   
   Hi,Jenny,
   
   我听到有人跟我说,他参加的学联晚会上,有一个说唱歌手在台上唱道“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对此我很震惊。
   
   这太糟糕了。有些学生愚蠢无知,思维病态。
   
   你好Charlotte,
   
   虽然我已经不当CSSA辅导员了,但对舞台出现的侮辱用语,我还是想要表达我的想法和担忧。有很多的美国学生都懂中文,我自己的实验室里就有两个!他们一定会觉得受到了侮辱,就像我一样。
   
   我希望CSSA学生会的官员能严肃处理这名学生,并且制定规范防止如此恶性的表演在舞台上再次发生。
   
   而接下来这封邮件,是Jenny Li教授给Gong的回复。
   
   Hi Gong,
   
   我参加了上周五的晚会,但因为表演者说得太快,我没能听清楚歌词。然而,后来有些教职员工和朋友确实来对我表达了他们的顾虑和不舒。
   
   我不清楚他是怎么通过组织者的彩排的,也可能他是即兴加了那些侮辱的字眼?我同意你说的,学生会现在应该做的是防止此类事情再次发生,并且需要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
   宾州州立大学中国爸爸事件王伊凡早辍学非法滞留
   
   Hi Charlotte,
   
   你可以把学生会负责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给我吗?这样我们可以先找他谈一下这件事。
   
   接到邮件后,学生会很快与王伊凡取得了联系。
   
   在王伊凡看来,美国人来找麻烦就算了,没想到投诉自己的竟是两名华裔老师,当即感到既惊愕又愤怒。
   
   他表示,将为自己表演中的用词全权负责,但拒绝任何形式的道歉。随后,他创作了这首《中国爸爸》对此事作出回应。
   
   这样一首用词激烈的歌曲曝光后,瞬间在PSU校友间和网友间都引发了很大的争执。
   
   部分网友表示:美国不是一直人权人权的喊吗?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就是他们所标榜的?
   
   还有网友说,这种长着黄皮肤的香蕉人就该好好骂骂!身体里流淌着炎黄子孙的血液,却一天到晚跪舔美国爸爸。
   
   不过大部分网友都表达了自己看到新闻后的一种不适感。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一个外国留学生,在中国大学的舞台上唱出类似的歌词,估计得横着下台了。
   
   知乎网友:
   
   @Claude Cui
   
   我希望大家不要用狭隘的民族主义来看待这个问题。爱国不是喊口号。我们爱国,可以说,中国国力昌盛,中国人品德高尚,中国人聪明,都可以。但是如果你说我是你爸爸,这就是一种挑衅了。美国人听不懂这个梗就算了。但我们都知道,爸爸这个梗用在朋友之间没有问题,说出去就是挑衅了。
   
   @匿名用户
   
   教授接到美国学生举报,是没有权利决定这是言论自由还是歧视的,他们必须上报给学校,这只是一个教授在履行他的教职工职责。
   
   @你猜
   
   (节选)不用说freestyle就是这风格,我懂,那么大家也该懂为什么freestyle一直是地下在玩了美国rappers上晚会敏感歌词也会修改或消音。这种情况下freedom of speech是底线, 拿出来作为骂人的理由很low,更何况所谓言论自由也是有限制例外的。
   
   退一步说,他的歌没有违背言论自由不等于做得好,关于提到的奥斯卡和YouTube抢劫华人歌曲事件,大家也觉得那样不对,法律无法制裁不代表民众不会声讨,那为什么别人作恶我们就也得“作恶”呢。冤冤相报何时了,挑个占理的事理性发声,更漂亮更有品。
   
    (以上评论来自知乎,如有侵权请联系留学帝)
   
   就在今天,这件事情又有了新一步进展,宾州州立大学学联突然发了一份声明,声称这位王伊凡同学,并不是PSU的学生——
   
   声明里提到,王伊凡并非宾州州立大学的注册学生,其言行无法代表宾州州立大学的华人学生,更无法代表宾州州立大学学联CSSA。
   
   其在说唱歌曲中以歌词对两位教授进行了攻击,造成了名誉上的损害,在此 CSSA呼吁大家理性看待此事:
   
   CSSA的目标一直是帮助学校建立一个多元化校园,更好的服务当地华人学生和学者。
   
   我们坚持,无论哪个国家哪种文化,相互交流都要以相互尊重为前提。
   
   有网友指出这份声明中有一个点很有意思:
   
   王伊凡同学既然不是宾州州立大学的学生,那么要么他拿到了后续工作签证,要么应该签证到期,早该回国了。
   
   假设他是拿着工签留在美国,那这就是啪啪啪打脸其高唱的“学成回国建设祖国”。
   
   如果他没有合法的停留工签,那很有可能他就是滞留美国的“黑户”了。一个留在美国不肯离去的人,却对捐助过国内教育事业的华人教授大骂“龟儿子”“狗汉奸”。
   
   君君觉得,希望自己的祖国强大,受人尊重,这都没有错。
   
   但从来没有人依靠谩骂他人来赢得尊重,也不用非得让其他国家俯首称臣,才能说明一个国家的强大。
   
   如果内心真的心系祖国,那就踏踏实实用行动为祖国争光、长脸,而不是通过这种方式,一边叫嚣一边给中国人抹黑。
   
   日前,王伊凡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说:我是受到PSU学生会的邀请去表演的,以前有带着自己的乐队跟他们表演过。这次因为我开始做嘻哈了,他们就要请我去唱嘻哈方面的歌曲。第一首歌唱了We Are Penn State,唱完之后根据前面沟通好的,主持人问我能不能来段freestyle。其实之前我有构思过一下我的freestyle唱什么,但后来到了这个场合我并没有按照之前设想的去唱。《中国爸爸》里也交代了:“我换了个草稿”,freestyle的时候我觉得很开心,挺有自豪感的,因为他们的晚会确实做得很好。所以一时兴起,说了“中国人的晚会做得这么强这么大,总有一天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这句话。
   
   其实当时说这个话也没太经过脑子,freestyle你也知道很多时候也是为了押韵。但是我承认,这样的想法我并不是从来没有过,我就是希望有一天,中国能在各个方面赶超美国,让我们中国人在外面更加有地位,这个想法是在我的脑海里面根深蒂固的。
   
   说起就学经历,他说:当时我先是在川大读书,读着读着我觉得没意思。其实从小我其实就是歌特别叛逆的人,初中开始就老是换学校,跟老师总是处不好关系,我讨厌别人对我指手画脚的教育我那样,特别讨厌,这是我从小的一个毛病,或者说个性吧。于是就辗转了很多个学校,在川大又觉得没意思,很迷茫,跟爸妈商量,决定出国读书。当时刚来美国的时候,我还蛮想洗心革面做个好学生,大一的时候GPA也蛮高的。但是越学越觉得我是在干什么,每天都在应付一样,真的不是我心里面想要去做的事情,跟当初的想象确实差很多。
   
   谢选骏指出:记得1994年的时候,我在华盛顿特区碰到一个中国土豪,他吹嘘说自己用两万美元在得克萨斯州买了一个农场,还带着一片森林和湖泊。同时他当着我的面花了两个美元请一个黑人地摊帮他擦皮鞋,大笑着说,“叫美国人替我擦鞋。”我回应他说,“这只是一个擦鞋的,你有本事叫国会议员或总统帮你擦鞋,他们才能代表美国人。”现在我想对王伊凡同学说,“美国有这么多人,如果一堆黑人病童或少年犯人都来管你叫爸爸,你还笑得出来吗?”显然,“叫美国人替我擦鞋”和“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都没有学过两千多年前的“白马非马”这一课。由此可见中国文明的退化程度。
(2018/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