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谢选骏文集
·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人猴HUMONKEY理论家王小东
·六四屠杀与军人维权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川普的动作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毛泽东可以僵尸不能复活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谢选骏: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记得1994年的时候,我在华盛顿特区碰到一个中国土豪,他吹嘘说自己用两万美元在得克萨斯州买了一个农场,还带着一片森林和湖泊。同时他当着我的面花了两个美元请一个黑人地摊帮他擦皮鞋,大笑着说,“叫美国人替我擦鞋。”我回应他说,“这只是一个擦鞋的,你有本事叫国会议员或总统帮你擦鞋,他们才能代表美国人。”现在我想对王伊凡同学说,“美国有这么多人,如果一堆黑人病童或少年犯人都来管你叫爸爸,你还笑得出来吗?”显然,“叫美国人替我擦鞋”和“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都没有学过两千多年前的“白马非马”这一课。由此可见中国文明的退化程度。
   
   《宾州州立大学“中国爸爸”事件王伊凡早辍学非法滞留》(2018年4月27日 综合)报道:


   
   2018年2月23日,美国宾州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 的中国学生联合CSSA(中国学联)举办了一场元宵晚会。
   
   晚会上,CSSA邀请了学生音乐人王伊凡表演了其原创歌曲《We Are Penn State》。节目结束之后,主持人邀请王伊凡即兴表演一段说唱。
   
   问题随即出现在了这段Free Style的说唱中。
   
   演唱中,王伊凡唱了这么一句歌词:
   
   “中国学生的晚会办的这么强这么大,迟早有一天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
   
   当天晚会的参与者90%是中国人,剩下的一些是外国人。晚会结束后,有一些美国学生向两名美籍华裔老师反映了这个情况,随后,两名华裔老师向节目主办方发了两封控诉邮件。
   
   其中1封邮件,是一位叫Gong Chen的教授发给同校另一位华裔教授Jenny和相关工作人员Charlotte的,内容如下:
   
   Hi,Jenny,
   
   我听到有人跟我说,他参加的学联晚会上,有一个说唱歌手在台上唱道“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对此我很震惊。
   
   这太糟糕了。有些学生愚蠢无知,思维病态。
   
   你好Charlotte,
   
   虽然我已经不当CSSA辅导员了,但对舞台出现的侮辱用语,我还是想要表达我的想法和担忧。有很多的美国学生都懂中文,我自己的实验室里就有两个!他们一定会觉得受到了侮辱,就像我一样。
   
   我希望CSSA学生会的官员能严肃处理这名学生,并且制定规范防止如此恶性的表演在舞台上再次发生。
   
   而接下来这封邮件,是Jenny Li教授给Gong的回复。
   
   Hi Gong,
   
   我参加了上周五的晚会,但因为表演者说得太快,我没能听清楚歌词。然而,后来有些教职员工和朋友确实来对我表达了他们的顾虑和不舒。
   
   我不清楚他是怎么通过组织者的彩排的,也可能他是即兴加了那些侮辱的字眼?我同意你说的,学生会现在应该做的是防止此类事情再次发生,并且需要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
   宾州州立大学中国爸爸事件王伊凡早辍学非法滞留
   
   Hi Charlotte,
   
   你可以把学生会负责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给我吗?这样我们可以先找他谈一下这件事。
   
   接到邮件后,学生会很快与王伊凡取得了联系。
   
   在王伊凡看来,美国人来找麻烦就算了,没想到投诉自己的竟是两名华裔老师,当即感到既惊愕又愤怒。
   
   他表示,将为自己表演中的用词全权负责,但拒绝任何形式的道歉。随后,他创作了这首《中国爸爸》对此事作出回应。
   
   这样一首用词激烈的歌曲曝光后,瞬间在PSU校友间和网友间都引发了很大的争执。
   
   部分网友表示:美国不是一直人权人权的喊吗?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就是他们所标榜的?
   
   还有网友说,这种长着黄皮肤的香蕉人就该好好骂骂!身体里流淌着炎黄子孙的血液,却一天到晚跪舔美国爸爸。
   
   不过大部分网友都表达了自己看到新闻后的一种不适感。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一个外国留学生,在中国大学的舞台上唱出类似的歌词,估计得横着下台了。
   
   知乎网友:
   
   @Claude Cui
   
   我希望大家不要用狭隘的民族主义来看待这个问题。爱国不是喊口号。我们爱国,可以说,中国国力昌盛,中国人品德高尚,中国人聪明,都可以。但是如果你说我是你爸爸,这就是一种挑衅了。美国人听不懂这个梗就算了。但我们都知道,爸爸这个梗用在朋友之间没有问题,说出去就是挑衅了。
   
   @匿名用户
   
   教授接到美国学生举报,是没有权利决定这是言论自由还是歧视的,他们必须上报给学校,这只是一个教授在履行他的教职工职责。
   
   @你猜
   
   (节选)不用说freestyle就是这风格,我懂,那么大家也该懂为什么freestyle一直是地下在玩了美国rappers上晚会敏感歌词也会修改或消音。这种情况下freedom of speech是底线, 拿出来作为骂人的理由很low,更何况所谓言论自由也是有限制例外的。
   
   退一步说,他的歌没有违背言论自由不等于做得好,关于提到的奥斯卡和YouTube抢劫华人歌曲事件,大家也觉得那样不对,法律无法制裁不代表民众不会声讨,那为什么别人作恶我们就也得“作恶”呢。冤冤相报何时了,挑个占理的事理性发声,更漂亮更有品。
   
    (以上评论来自知乎,如有侵权请联系留学帝)
   
   就在今天,这件事情又有了新一步进展,宾州州立大学学联突然发了一份声明,声称这位王伊凡同学,并不是PSU的学生——
   
   声明里提到,王伊凡并非宾州州立大学的注册学生,其言行无法代表宾州州立大学的华人学生,更无法代表宾州州立大学学联CSSA。
   
   其在说唱歌曲中以歌词对两位教授进行了攻击,造成了名誉上的损害,在此 CSSA呼吁大家理性看待此事:
   
   CSSA的目标一直是帮助学校建立一个多元化校园,更好的服务当地华人学生和学者。
   
   我们坚持,无论哪个国家哪种文化,相互交流都要以相互尊重为前提。
   
   有网友指出这份声明中有一个点很有意思:
   
   王伊凡同学既然不是宾州州立大学的学生,那么要么他拿到了后续工作签证,要么应该签证到期,早该回国了。
   
   假设他是拿着工签留在美国,那这就是啪啪啪打脸其高唱的“学成回国建设祖国”。
   
   如果他没有合法的停留工签,那很有可能他就是滞留美国的“黑户”了。一个留在美国不肯离去的人,却对捐助过国内教育事业的华人教授大骂“龟儿子”“狗汉奸”。
   
   君君觉得,希望自己的祖国强大,受人尊重,这都没有错。
   
   但从来没有人依靠谩骂他人来赢得尊重,也不用非得让其他国家俯首称臣,才能说明一个国家的强大。
   
   如果内心真的心系祖国,那就踏踏实实用行动为祖国争光、长脸,而不是通过这种方式,一边叫嚣一边给中国人抹黑。
   
   日前,王伊凡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说:我是受到PSU学生会的邀请去表演的,以前有带着自己的乐队跟他们表演过。这次因为我开始做嘻哈了,他们就要请我去唱嘻哈方面的歌曲。第一首歌唱了We Are Penn State,唱完之后根据前面沟通好的,主持人问我能不能来段freestyle。其实之前我有构思过一下我的freestyle唱什么,但后来到了这个场合我并没有按照之前设想的去唱。《中国爸爸》里也交代了:“我换了个草稿”,freestyle的时候我觉得很开心,挺有自豪感的,因为他们的晚会确实做得很好。所以一时兴起,说了“中国人的晚会做得这么强这么大,总有一天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这句话。
   
   其实当时说这个话也没太经过脑子,freestyle你也知道很多时候也是为了押韵。但是我承认,这样的想法我并不是从来没有过,我就是希望有一天,中国能在各个方面赶超美国,让我们中国人在外面更加有地位,这个想法是在我的脑海里面根深蒂固的。
   
   说起就学经历,他说:当时我先是在川大读书,读着读着我觉得没意思。其实从小我其实就是歌特别叛逆的人,初中开始就老是换学校,跟老师总是处不好关系,我讨厌别人对我指手画脚的教育我那样,特别讨厌,这是我从小的一个毛病,或者说个性吧。于是就辗转了很多个学校,在川大又觉得没意思,很迷茫,跟爸妈商量,决定出国读书。当时刚来美国的时候,我还蛮想洗心革面做个好学生,大一的时候GPA也蛮高的。但是越学越觉得我是在干什么,每天都在应付一样,真的不是我心里面想要去做的事情,跟当初的想象确实差很多。
   
   谢选骏指出:记得1994年的时候,我在华盛顿特区碰到一个中国土豪,他吹嘘说自己用两万美元在得克萨斯州买了一个农场,还带着一片森林和湖泊。同时他当着我的面花了两个美元请一个黑人地摊帮他擦皮鞋,大笑着说,“叫美国人替我擦鞋。”我回应他说,“这只是一个擦鞋的,你有本事叫国会议员或总统帮你擦鞋,他们才能代表美国人。”现在我想对王伊凡同学说,“美国有这么多人,如果一堆黑人病童或少年犯人都来管你叫爸爸,你还笑得出来吗?”显然,“叫美国人替我擦鞋”和“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都没有学过两千多年前的“白马非马”这一课。由此可见中国文明的退化程度。
(2018/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