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谢选骏文集
·1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谢选骏: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记得1994年的时候,我在华盛顿特区碰到一个中国土豪,他吹嘘说自己用两万美元在得克萨斯州买了一个农场,还带着一片森林和湖泊。同时他当着我的面花了两个美元请一个黑人地摊帮他擦皮鞋,大笑着说,“叫美国人替我擦鞋。”我回应他说,“这只是一个擦鞋的,你有本事叫国会议员或总统帮你擦鞋,他们才能代表美国人。”现在我想对王伊凡同学说,“美国有这么多人,如果一堆黑人病童或少年犯人都来管你叫爸爸,你还笑得出来吗?”显然,“叫美国人替我擦鞋”和“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都没有学过两千多年前的“白马非马”这一课。由此可见中国文明的退化程度。
   
   《宾州州立大学“中国爸爸”事件王伊凡早辍学非法滞留》(2018年4月27日 综合)报道:


   
   2018年2月23日,美国宾州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 的中国学生联合CSSA(中国学联)举办了一场元宵晚会。
   
   晚会上,CSSA邀请了学生音乐人王伊凡表演了其原创歌曲《We Are Penn State》。节目结束之后,主持人邀请王伊凡即兴表演一段说唱。
   
   问题随即出现在了这段Free Style的说唱中。
   
   演唱中,王伊凡唱了这么一句歌词:
   
   “中国学生的晚会办的这么强这么大,迟早有一天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
   
   当天晚会的参与者90%是中国人,剩下的一些是外国人。晚会结束后,有一些美国学生向两名美籍华裔老师反映了这个情况,随后,两名华裔老师向节目主办方发了两封控诉邮件。
   
   其中1封邮件,是一位叫Gong Chen的教授发给同校另一位华裔教授Jenny和相关工作人员Charlotte的,内容如下:
   
   Hi,Jenny,
   
   我听到有人跟我说,他参加的学联晚会上,有一个说唱歌手在台上唱道“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对此我很震惊。
   
   这太糟糕了。有些学生愚蠢无知,思维病态。
   
   你好Charlotte,
   
   虽然我已经不当CSSA辅导员了,但对舞台出现的侮辱用语,我还是想要表达我的想法和担忧。有很多的美国学生都懂中文,我自己的实验室里就有两个!他们一定会觉得受到了侮辱,就像我一样。
   
   我希望CSSA学生会的官员能严肃处理这名学生,并且制定规范防止如此恶性的表演在舞台上再次发生。
   
   而接下来这封邮件,是Jenny Li教授给Gong的回复。
   
   Hi Gong,
   
   我参加了上周五的晚会,但因为表演者说得太快,我没能听清楚歌词。然而,后来有些教职员工和朋友确实来对我表达了他们的顾虑和不舒。
   
   我不清楚他是怎么通过组织者的彩排的,也可能他是即兴加了那些侮辱的字眼?我同意你说的,学生会现在应该做的是防止此类事情再次发生,并且需要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
   宾州州立大学中国爸爸事件王伊凡早辍学非法滞留
   
   Hi Charlotte,
   
   你可以把学生会负责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给我吗?这样我们可以先找他谈一下这件事。
   
   接到邮件后,学生会很快与王伊凡取得了联系。
   
   在王伊凡看来,美国人来找麻烦就算了,没想到投诉自己的竟是两名华裔老师,当即感到既惊愕又愤怒。
   
   他表示,将为自己表演中的用词全权负责,但拒绝任何形式的道歉。随后,他创作了这首《中国爸爸》对此事作出回应。
   
   这样一首用词激烈的歌曲曝光后,瞬间在PSU校友间和网友间都引发了很大的争执。
   
   部分网友表示:美国不是一直人权人权的喊吗?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就是他们所标榜的?
   
   还有网友说,这种长着黄皮肤的香蕉人就该好好骂骂!身体里流淌着炎黄子孙的血液,却一天到晚跪舔美国爸爸。
   
   不过大部分网友都表达了自己看到新闻后的一种不适感。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一个外国留学生,在中国大学的舞台上唱出类似的歌词,估计得横着下台了。
   
   知乎网友:
   
   @Claude Cui
   
   我希望大家不要用狭隘的民族主义来看待这个问题。爱国不是喊口号。我们爱国,可以说,中国国力昌盛,中国人品德高尚,中国人聪明,都可以。但是如果你说我是你爸爸,这就是一种挑衅了。美国人听不懂这个梗就算了。但我们都知道,爸爸这个梗用在朋友之间没有问题,说出去就是挑衅了。
   
   @匿名用户
   
   教授接到美国学生举报,是没有权利决定这是言论自由还是歧视的,他们必须上报给学校,这只是一个教授在履行他的教职工职责。
   
   @你猜
   
   (节选)不用说freestyle就是这风格,我懂,那么大家也该懂为什么freestyle一直是地下在玩了美国rappers上晚会敏感歌词也会修改或消音。这种情况下freedom of speech是底线, 拿出来作为骂人的理由很low,更何况所谓言论自由也是有限制例外的。
   
   退一步说,他的歌没有违背言论自由不等于做得好,关于提到的奥斯卡和YouTube抢劫华人歌曲事件,大家也觉得那样不对,法律无法制裁不代表民众不会声讨,那为什么别人作恶我们就也得“作恶”呢。冤冤相报何时了,挑个占理的事理性发声,更漂亮更有品。
   
    (以上评论来自知乎,如有侵权请联系留学帝)
   
   就在今天,这件事情又有了新一步进展,宾州州立大学学联突然发了一份声明,声称这位王伊凡同学,并不是PSU的学生——
   
   声明里提到,王伊凡并非宾州州立大学的注册学生,其言行无法代表宾州州立大学的华人学生,更无法代表宾州州立大学学联CSSA。
   
   其在说唱歌曲中以歌词对两位教授进行了攻击,造成了名誉上的损害,在此 CSSA呼吁大家理性看待此事:
   
   CSSA的目标一直是帮助学校建立一个多元化校园,更好的服务当地华人学生和学者。
   
   我们坚持,无论哪个国家哪种文化,相互交流都要以相互尊重为前提。
   
   有网友指出这份声明中有一个点很有意思:
   
   王伊凡同学既然不是宾州州立大学的学生,那么要么他拿到了后续工作签证,要么应该签证到期,早该回国了。
   
   假设他是拿着工签留在美国,那这就是啪啪啪打脸其高唱的“学成回国建设祖国”。
   
   如果他没有合法的停留工签,那很有可能他就是滞留美国的“黑户”了。一个留在美国不肯离去的人,却对捐助过国内教育事业的华人教授大骂“龟儿子”“狗汉奸”。
   
   君君觉得,希望自己的祖国强大,受人尊重,这都没有错。
   
   但从来没有人依靠谩骂他人来赢得尊重,也不用非得让其他国家俯首称臣,才能说明一个国家的强大。
   
   如果内心真的心系祖国,那就踏踏实实用行动为祖国争光、长脸,而不是通过这种方式,一边叫嚣一边给中国人抹黑。
   
   日前,王伊凡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说:我是受到PSU学生会的邀请去表演的,以前有带着自己的乐队跟他们表演过。这次因为我开始做嘻哈了,他们就要请我去唱嘻哈方面的歌曲。第一首歌唱了We Are Penn State,唱完之后根据前面沟通好的,主持人问我能不能来段freestyle。其实之前我有构思过一下我的freestyle唱什么,但后来到了这个场合我并没有按照之前设想的去唱。《中国爸爸》里也交代了:“我换了个草稿”,freestyle的时候我觉得很开心,挺有自豪感的,因为他们的晚会确实做得很好。所以一时兴起,说了“中国人的晚会做得这么强这么大,总有一天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这句话。
   
   其实当时说这个话也没太经过脑子,freestyle你也知道很多时候也是为了押韵。但是我承认,这样的想法我并不是从来没有过,我就是希望有一天,中国能在各个方面赶超美国,让我们中国人在外面更加有地位,这个想法是在我的脑海里面根深蒂固的。
   
   说起就学经历,他说:当时我先是在川大读书,读着读着我觉得没意思。其实从小我其实就是歌特别叛逆的人,初中开始就老是换学校,跟老师总是处不好关系,我讨厌别人对我指手画脚的教育我那样,特别讨厌,这是我从小的一个毛病,或者说个性吧。于是就辗转了很多个学校,在川大又觉得没意思,很迷茫,跟爸妈商量,决定出国读书。当时刚来美国的时候,我还蛮想洗心革面做个好学生,大一的时候GPA也蛮高的。但是越学越觉得我是在干什么,每天都在应付一样,真的不是我心里面想要去做的事情,跟当初的想象确实差很多。
   
   谢选骏指出:记得1994年的时候,我在华盛顿特区碰到一个中国土豪,他吹嘘说自己用两万美元在得克萨斯州买了一个农场,还带着一片森林和湖泊。同时他当着我的面花了两个美元请一个黑人地摊帮他擦皮鞋,大笑着说,“叫美国人替我擦鞋。”我回应他说,“这只是一个擦鞋的,你有本事叫国会议员或总统帮你擦鞋,他们才能代表美国人。”现在我想对王伊凡同学说,“美国有这么多人,如果一堆黑人病童或少年犯人都来管你叫爸爸,你还笑得出来吗?”显然,“叫美国人替我擦鞋”和“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都没有学过两千多年前的“白马非马”这一课。由此可见中国文明的退化程度。
(2018/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