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叫花子颂歌]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叫花子颂歌

   谢选骏:叫花子颂歌
   
   毛泽东盘踞中国大陆二十多年,就把坐以待毙的中国人都变成了叫花子;他死了十几年后,中国人还是像上面所说的那样流浪狗;现在又过了二十多年,竟然还有人怀念这样的叫花子生活。这使我想起了瘌痢头和尚朱元璋的一个故事。话说这厮当了皇帝以后,有一天闲来无聊,忽然想吃流浪时候的“美食”白玉翡翠汤,其实就是别人吃剩下了的豆腐青菜——于是叫来厨子去做,无奈怎么做都做不出当年的口味来了,他一怒之下杀了厨子,换了好几个,杀了好几个, 都不见效。原来不是厨子不行,而是他自己没了胃口——朱元璋老了,肥了,衰了,快死了。不过说句公道话,朱元璋虽然缺德杀人,但没有毛泽东那么缺德饿死过那么多人,因为朱元璋虽然要过饭,毕竟没有在长征路上喝过马尿、吃过皮鞋——所以也就没有毛泽东那么穷凶极恶。人渣是怎样炼成的?看看这首下面“叫花子颂歌”吧。
   
   《70年代大陆农村吃饭老照片 瞬间刷爆朋友圈》(FM1007福建交通广播 2018-04-23)报道:


   
   如今,朋友、同学聚会
   
   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
   
   真不知道要吃什么……
   
   生活条件越来越优越的今天
   
   吃什么,
   
   却成了让人发愁的事情
   
   殊不知,将历史向后看30年
   
   80年代末,
   
   90年代初的中国农村
   
   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里
   
   人们吃饭是这样的
   
   那时候,远亲不如近邻
   
   孩子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左邻右舍比亲人还热情
   
   今天这家有鸭让你来一块
   
   明天那家有鸡让你尝一口
   
   就是这样的乡亲乡爱
   
   一年四季,无论是早中晚饭
   
   家家户户左手端碗
   
   右手拿着夹咸菜的窝窝头
   
   边走边吃,
   
   或是坐在门口的空地上
   
   和大伙聊着家长里短、
   
   或逸闻趣事
   
   村口的小黑狗
   
   看到端着饭路过的人们
   
   一路追随,想讨点吃的
   
   村东头老刘家的女儿
   
   抱着大海碗
   
   在墙边吃的正是有味儿
   
   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
   
   零食没有那么五花八门
   
   蔬菜也还是卫生无公害
   
   饮食也没有那么多讲究
   
   吃饱穿暖,已是理想
   
   那时候,吃顿饭
   
   还能串好几家门儿
   
   吃饭好像不单单是吃饭
   
   还是一种增加邻里间
   
   感情的方式
   
   那时候,人们不讲究
   
   一碗捞面条,一个小石凳
   
   哧溜、哧溜的吃掉
   
   就是一种幸福
   
   我们总说现在幸福感很低
   
   那时候,能吃上一次鸡蛋
   
   或许就够孩子们
   
   高兴上好几天了
   
   大人舍不得穿新衣,
   
   总是夜晚点着灯
   
   给孩子们缝制衣物
   
   那时候,家里孩子多
   
   饭菜都抢着吃
   
   他们经历过艰苦的春秋
   
   更加懂得什么叫粒粒皆辛苦
   
   那时候,一家人吃的清贫
   
   但热热闹闹
   
   而现在,饭菜变好了
   
   可那时候的感觉
   
   再也找不回来了
   
   大家都过着本色朴素的生活
   
   没有那么急匆匆的脚步
   
   没有那么多花花绿绿
   
   只有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的质朴
   
   那时候
   
   全村可能只有一部固定电话
   
   孩子们不懂什么是ipad
   
   不懂什么是游戏机
   
   弹球、跳方块、捉迷藏
   
   是他们最喜欢的项目
   
   一召集
   
   几乎全村的孩子都能聚起
   
   过去的人们
   
   或许没有见过大世面
   
   但是他们懂满足、
   
   懂分享、懂生活
   
   再平淡的日子也能开出花来
   
   历史的车轮
   
   总是要滚滚向前的
   
   饭场的消失
   
   谁也说不清是遗憾还是无奈
   
   那时候没有高楼大厦
   
   锦衣玉食
   
   但那个年代
   
   却成了无比珍贵的回忆
   
   那时候
   
   饭菜很香,日子很甜
   
   点亮大拇指,静静回忆吧!
   
   谢选骏指出:毛泽东盘踞中国大陆二十多年,就把坐以待毙的中国人都变成了叫花子;他死了十几年后,中国人还是像上面所说的那样流浪狗;现在又过了二十多年,竟然还有人怀念这样的叫花子生活。这使我想起了瘌痢头和尚朱元璋的一个故事。话说这厮当了皇帝以后,有一天闲来无聊,忽然想吃流浪时候的“美食”白玉翡翠汤,其实就是别人吃剩下了的豆腐青菜——于是叫来厨子去做,无奈怎么做都做不出当年的口味来了,他一怒之下杀了厨子,换了好几个,杀了好几个, 都不见效。原来不是厨子不行,而是他自己没了胃口——朱元璋老了,肥了,衰了,快死了。不过说句公道话,朱元璋虽然缺德杀人,但没有毛泽东那么缺德饿死过那么多人,因为朱元璋虽然要过饭,毕竟没有在长征路上喝过马尿、吃过皮鞋——所以也就没有毛泽东那么穷凶极恶。人渣是怎样炼成的?看看这首“叫花子颂歌”吧。
(2018/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