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谢选骏文集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谢选骏:“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军委主席就是皇帝”的地方,肯定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革命根据地”,也就是“水浒寨”,所以毛泽东对《水浒传》很感兴趣,并且主动地对号入座。现在,习近平改革,要“把国家主席向军委主席看齐”,一起废除任期限制,可能是想把二者合而为一,从而使得水浒寨慢慢改造,变成一个国家。但是在此之前,国家元首是没有的,有的只是“山寨寨主”也就是“XX主席”。
   
   《习近平之下 谁都不是二把手》(2018-03-24 转载自由亚洲/高新)报道:


   
   所谓“习王体制”已经成了外部评论的主流看法,最有代表性的是胡平先生的《谈谈王岐山这个国家副主席》一文。胡平先生说:在上周末的人大会议上,习近平与王岐山分别当选为国家主席与副主席。这意味着习王体制正式出台。
   
   五年前,习近平和李克强双接班,人们按照先前的江朱体制和胡温体制的说法,称之为习李体制。但人们很快就发现,没有什么习李体制,李克强这个国务院总理的地位远远比不上先前的朱镕基和温家宝;倒是政治局常委名列第六的王岐山更重要,俨然习王体制。现在,王岐山当选国家副主席,而按照我们的评估,王岐山必将是中共建政以来权力最大的副主席。因此我们可以说,习王体制正式出台。王岐山当上国家副主席,这事很不寻常。在十九大,王岐山裸退,成为一介平民一名普通党员。这次却再度出山,当上国家副主席。像王岐山这样裸退后又被返聘,在改革开放这四十年间是没有先例的。
   
   先在党内职务上“祼退”后来又被“返聘”的先例在改革开放后的四十年里,至少在邓小平时代是出现过的,那就是先后从国务院副总理,政治局委员及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及副主任位置上完全退出(当时叫“全退” ,和现在的“祼退”的说法是一回事)后,次年又“当选”为国家副主席的王震。
   
   正应了所谓“一笔难写两个王”的说法,如今的王歧山被习近平“返聘”和当年的王震被邓小平犒赏还真可以用“异曲同工”形容。
   
   当年邓小平的“核心”地位完全确立是中共党的十三大,而在此之前的近十年时间里,华国锋倒台之前党内真正说了算的首推叶剑英,倒华之后邓小平出任军委主席,从那之后到中共十三大召开的数年时间里,从日后披露出来的胡耀邦的内部谈话和赵紫阳的回忆录内容清楚证明当时的邓小平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陈云及李先念等人制约的。 所以严格说来当时那几年中共决策层的“领导核心”是一个元老群,而不是具体的一个人。
   
   以赵紫阳为总书记的中共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做出的“所有重大决定都要请示小平同志”的秘密决定标题着邓小平“第二代领导核心”地位的正式确立。而这一秘密决定产生的一个重大前提外界似乎从来没有报道过,那就是当年党内一份传达到省部级的文件中引述了陈云对胡启立的谈话内容,其中首次出现“我们党第一代的领导核心是毛主席,现在的领导核心是小平同志”的提法。
   
   被党内的一纸正式决定,而且是台面上的“领导集体”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的决定明确为“领导核心”后,邓小平所做的重大人事决策之一就是赶在十三大闭幕后的次年三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把国家副主席的职务赏给了王震。
   
   而邓小平之所以要对王震施以特别恩典,一是邓小平三公主邓毛毛当时是以整版篇幅醒目剌眼地刊登在一九九三年四月四日的人民日报上《缅怀胡子叔叔》一文中披露的,文革时期王震有恩于邓家子女,二是王震为废黜胡耀邦立了头功,三是王震在十三大召开前的几年时间里一直都游走于陈云和邓小平之间,尽力缓解他们之间的矛盾。
   
   现如今,王歧山与习近平之间的关系甚至胜过了当年王震与邓小平之间的关系。从关系深厚角度,无论是习近平委以组织重任的陈希还是委以北京市委书记重责的蔡奇,无论是中学时就曾在一起学习“毛选”的刘鹤还是从八十年代初即在他习近平身边工作的何立峰……, 都不能与习近平十六岁那年即与之“苟富贵毋相忘”的歧山大哥相提并论。
   
   关注习近平执政风格的人士已经注意到,他在公开讲话里为“接地气”, “文革”时期的“工农兵语言”常常是信口拈来。所以他在日常生活中一定也常常会用“穿一条裤子还嫌肥”来形容两人之间的亲密无间。而他与王歧山的关系不是“穿一条裤子”,胜似“穿一条裤子”,艰苦年代里曾经是合盖一床被子,同一张土炕上滚虱子。
   
   习近平当年下乡插队的陕西延安延川县早在习近平还是副省级干部时就开始为他作传。时任延安市延川县作协主席张思明曾为写作习近平延安插队经历而在延川县梁家河采访,并于2002年赴福建拜访时任省长的习近平,习近平告诉他,一九六九年下乡初期,一次从北京返回延川,因路途遥远,先到了冯庄找王岐山借宿一夜,两人就合盖了一床被子。当时习近平带着一本经济方面的书,王岐山给留了下来。王歧山与福山谈话时曾说习近平和他王歧山一样酷爱读史,笔者有理由相信当年的习近平离开王歧山的窑洞时,习近平不一定会背诵一句“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但此情此情很可能会令他联想起史书上记载的陈胜和吴广:苟富贵,毋相忘!
   
   四十年后,习近平一经“大福大贵”,王歧山果然成为他最为依重的人。笔者在一年多前的《习近平十六岁那年即已经和歧山大哥“苟富贵毋相忘”了》一文中介绍过,大明王朝宦官魏忠贤因为极其受万岁爷皇帝的宠信,所以被称为“九千九百岁”。王歧山之于魏忠贤,除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一点相像,更相像的还有王歧山的中纪委在中共党内早就被人类比为当年魏忠贤把持的东厂和锦衣卫。
   
   胡平先后在他的前述文章中还分析说:现在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十九大上王岐山之所以没有留任常委,就是因为“七上八下”的不成文规定。至于说王岐山没有出掌国家监察委员会,原因之一是,国监委是与人大、政协、国务院、 最高法、最高检并列的机构,一把手理当在党内有高级职位, 而王岐山从常委退下后就不再有党内高级职位,所以不可能出掌国监委。只有国家副主席这个职位,既无年龄限制又无须党内高位, 所以让王岐山当副主席从体制上说更合理。
   
   今后,王岐山将以两种方式发挥作用。一是以国家副主席的身份。根据宪法,副主席受主席的委托代行主席的部分职权;既然习近平对王岐山很信赖,他会把很多主席的职权委托给王岐山,这样,王岐山就成了中共历史上权力最大的国家副主席。另一种方式是列席党的高级会议,包括列席政治局常委会议。尽管在党的高级会议上,王岐山只有发言权没有表决权,但是因为大家都知道,王岐山深受习近平信赖,他的意见就代表了习近平的意见,或者说他的意见会得到习近平的支持,因此在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会去附和他的意见,于是王岐山就变得比其他常委更有份量。这两种作用加在一起,未来的王岐山,不仅仅是第八个常委或党国第八号人物,而将是党国第二号人物。
   
   笔者与胡平先生所持的不同看法是,所谓的政治局或者政治局常委会议上的出席者与列席者之间的区别,也就是所谓只有“发言权”没有“表决权”的区别在如今“唯习近平独尊“”的中共决策里已经没有丝毫意义。
   
   两天前中共政权刚刚发布了中央政治局成员向习近平总书记述职的新闻。七项述职内容的前三项分别是:一是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二是带头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三是带头落实重大问题及时习近平报告,自觉向习近平总书记请示重大问题、重要事项、重大工作…
   
   试想,如上前提之下,怎么可能会在习近平完全是一人说了算的政治局以及政治局常委会上出现某项决策出现争议从而需要靠“少数服从多数”的表决场面呢?
   
   与之同理,在大树特树习近平的绝对权威,习近平每说一句话都只会引来喏喏连声的中共政治局和它的常委会里,根本就不存在一个习近平需要一个王歧山以列席者的身份来附和自己意见的前提。
   
   总之,如果说五年多前的习近平把一个原本国务院第一副总理接班人选的王歧山安排一中纪委书记的岗位上是其于从权力的角度让王歧山为自己助威,壮胆,充当政治打手的考虑,那么习近平个人权力已经达到顶峰的今天,已经不再需一个王歧山在体制内帮助自己巩固权位和把持权力了。在这样一个大前提之下来分析王歧山先出“局”又以“局外人”身份出任国家副主席一职,应该首先是基于政治犒赏的角度。
   
   日后表面上的领导人排名顺序王歧山无论是“老八”,李克强依然是“老二”,但事实上在习近平已经完全实现了“唯我独尊”的十九大之后,中共党内已经再无“二把手”一说,就好比封建帝王体制下没有“副皇帝”之说。习近平尤如皇帝,政治局众常委和政治局众委员都是大臣。大臣与皇帝之间的关系可以有远近亲疏之分,但没有哪个大臣会成为“副皇帝”。
   
   
   谢选骏指出:“军委主席就是皇帝”的地方,肯定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革命根据地”,也就是“水浒寨”,所以毛泽东对《水浒传》很感兴趣,并且主动地对号入座。现在,习近平改革,要“把国家主席向军委主席看齐”,一起废除任期限制,可能是想把二者合而为一,从而使得水浒寨慢慢改造,变成一个国家。但是在此之前,国家元首是没有的,有的只是“山寨寨主”也就是“XX主席”。
(2018/04/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