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谢选骏文集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谢选骏: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友谊的黑暗面:“我们需要一个共同的敌人”》(2018年4月21日 转载纽约时报)报道:
   
   友谊一般被认为是绝对的好事,像花朵和新鲜水果一样,是生命中一种单纯的快乐。最近,洋葱网(The Onion)的一个新闻标题是《报告:拥有朋友可能是件不错的事》(Report: It Would Probably Be Nice Having Friends)。哈哈!要是“生活中能有几个经常一起做些什么的人”当然“有点意思”,也“挺酷的”。


   
   大多数人都能说出至少五六个算得上好朋友的人。按照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进化人类学家丹尼尔·赫鲁诗卡(Daniel Hruschka)的说法,唯一一个没有朋友的社会,只在C·J·切丽(C.J. Cherryh)的科幻小说《外来者》(Foreigner)系列中出现过。
   
   但考察友谊深层性质的研究人员认为,这种感情可能带刺,有伤痕,有杀虫剂残留。
   
   要说新的证据,可以是人们会选择与自己相像的朋友,也可以是大脑中时刻出现的血液流动模式。这种“同质相吸”、物以类聚的趋势,都加强了和谐的归属感和共同的使命感,彼此间能轻松欢笑,更能在无言之中读懂对方的潜台词,在快乐之中达到理解。
   
   但研究人员表示,这样的同质性也是同族意识、仇外情绪、种族主义的基础,当你面对那些或多或少与你和你亲爱的朋友们不一样的人时,这让你产生“排他”欲望。
   
   这样的冲动会带来荒谬的结果。在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前不久的一个研究中,实验对象被安排在寒冷的冬季里站在室外并阅读一个关于徒步旅行者的小故事,这位旅行者或被描述为“支持同性恋权利的左翼民主党人”,或被描述为“反对同性恋权利的右翼共和党人”。
   
   当被问及这位假想的旅行者是否也感觉寒冷时,如果主人公的政治派别与自己相一致,被试者则更有可能回答“是”。但是如果政治派别对立——别说他们还能不能感受得到温度,这人有皮肤吗?
   
   “为什么爱自己这类,就一定要恨其他那类呢?”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的古乐朋(Nicholas Christakis)说。“我对此有过挣扎,进行了大量的阅读和学习,但大多都是令人沮丧的消息。这太糟糕了。仇外情绪和群体内偏见是不分家的。”
   
   对此,博弈论模型有所预测,生活中的现实案例也可以证实。“要团结起来,我们就需要有共同的敌人,”古乐朋说。
   
   不过他还说,幸好还没有哪个模型主张圈外人士必须被消灭或驱离。“以轻度的不喜欢或勉强的尊敬来对待群体之外的人是有可能的,”他说。“建立群体内的独特性不一定要把其他人消灭掉。”
   
   然而,就连普通的交友也是一种排外行为,是一种主观判断,因此也带有受伤的可能。
   
   “一段友谊总会带有一丝共谋的意味,”普林斯顿大学哲学教授亚历山大·内哈马斯(Alexander Nehamas)说。“我们俩在这边,别的人在那边,不论他们愿不愿意,我们都会做我们自己的事情。”
   
   如果他们想要加入,我们可以说,不行,抱歉,这位置有人了。这是我们给朋友留的。
   
   但这位“朋友”不一定会礼尚往来。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阿卜杜拉·阿玛图克(Abdullah Almaatouq)和同事最近证明,人们对于谁是自己的朋友判断力欠佳。
   
   研究人员要求84名大学生在同学中指出自己认为称得上朋友的人,他们发现,被称为朋友的那方有半数的人都没有相应地指认回去。
   
   类似的或者更糟的不协调性在其他研究中也有所表现,一项研究显示66%的假想友谊都是“单相思”。
   
   友谊还惊人地脆弱。根据对540名参与者进行详细调查,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测定,人们每隔7.2个月,或以将近一年两次的频率,会与自己社交圈内的一人闹僵,而其中40%的关系破裂在一年后都依然没有修复。
   
   友情发生冲突的整体比率在男性和女性之间没有差别,但女性更可能与亲密好友发生冲突,在关系破裂后更可能表现痛苦,并且在和好之前会需要有更多悔恨的表现。
   
   当然了,爱可以意味着永远都不需要说抱歉。但友谊是个更加严格的“工头”,一句抱歉可能不够。
   
   谢选骏指出:“友谊的黑暗面:‘我们需要一个共同的敌人’”——个人如此,国家亦然。所以战国时代应该奉行的是“远交近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远攻近交”——“以邻为壑”而不是睦邻友好才能统一世界。
(2018/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