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谢选骏文集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基督教使得华人不再自私自利了
·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复活泰坦尼克号”是超级烂尾楼
·牛二战略能否占领南海
·美国亲华派的哀鸣——把放出瓶子的巨人重新装回瓶子里面去吗
·允许中国社会自己生长吗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美国用中共的办法整治中共
·鸦片战争源于满清的邪恶
·台湾“唐奖”只是赌徒的押宝吗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大外宣终于砸了共产党的锅
·沙特阿拉伯比伊斯兰教还长久吗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主权国家的黄昏
·公安机关就是法院吗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白邦瑞的悔改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和北韩的压力促成了台湾和南韩的升级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英国人的母狗变成缅甸人的国母
·由更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谢选骏: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友谊的黑暗面:“我们需要一个共同的敌人”》(2018年4月21日 转载纽约时报)报道:
   
   友谊一般被认为是绝对的好事,像花朵和新鲜水果一样,是生命中一种单纯的快乐。最近,洋葱网(The Onion)的一个新闻标题是《报告:拥有朋友可能是件不错的事》(Report: It Would Probably Be Nice Having Friends)。哈哈!要是“生活中能有几个经常一起做些什么的人”当然“有点意思”,也“挺酷的”。


   
   大多数人都能说出至少五六个算得上好朋友的人。按照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进化人类学家丹尼尔·赫鲁诗卡(Daniel Hruschka)的说法,唯一一个没有朋友的社会,只在C·J·切丽(C.J. Cherryh)的科幻小说《外来者》(Foreigner)系列中出现过。
   
   但考察友谊深层性质的研究人员认为,这种感情可能带刺,有伤痕,有杀虫剂残留。
   
   要说新的证据,可以是人们会选择与自己相像的朋友,也可以是大脑中时刻出现的血液流动模式。这种“同质相吸”、物以类聚的趋势,都加强了和谐的归属感和共同的使命感,彼此间能轻松欢笑,更能在无言之中读懂对方的潜台词,在快乐之中达到理解。
   
   但研究人员表示,这样的同质性也是同族意识、仇外情绪、种族主义的基础,当你面对那些或多或少与你和你亲爱的朋友们不一样的人时,这让你产生“排他”欲望。
   
   这样的冲动会带来荒谬的结果。在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前不久的一个研究中,实验对象被安排在寒冷的冬季里站在室外并阅读一个关于徒步旅行者的小故事,这位旅行者或被描述为“支持同性恋权利的左翼民主党人”,或被描述为“反对同性恋权利的右翼共和党人”。
   
   当被问及这位假想的旅行者是否也感觉寒冷时,如果主人公的政治派别与自己相一致,被试者则更有可能回答“是”。但是如果政治派别对立——别说他们还能不能感受得到温度,这人有皮肤吗?
   
   “为什么爱自己这类,就一定要恨其他那类呢?”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的古乐朋(Nicholas Christakis)说。“我对此有过挣扎,进行了大量的阅读和学习,但大多都是令人沮丧的消息。这太糟糕了。仇外情绪和群体内偏见是不分家的。”
   
   对此,博弈论模型有所预测,生活中的现实案例也可以证实。“要团结起来,我们就需要有共同的敌人,”古乐朋说。
   
   不过他还说,幸好还没有哪个模型主张圈外人士必须被消灭或驱离。“以轻度的不喜欢或勉强的尊敬来对待群体之外的人是有可能的,”他说。“建立群体内的独特性不一定要把其他人消灭掉。”
   
   然而,就连普通的交友也是一种排外行为,是一种主观判断,因此也带有受伤的可能。
   
   “一段友谊总会带有一丝共谋的意味,”普林斯顿大学哲学教授亚历山大·内哈马斯(Alexander Nehamas)说。“我们俩在这边,别的人在那边,不论他们愿不愿意,我们都会做我们自己的事情。”
   
   如果他们想要加入,我们可以说,不行,抱歉,这位置有人了。这是我们给朋友留的。
   
   但这位“朋友”不一定会礼尚往来。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阿卜杜拉·阿玛图克(Abdullah Almaatouq)和同事最近证明,人们对于谁是自己的朋友判断力欠佳。
   
   研究人员要求84名大学生在同学中指出自己认为称得上朋友的人,他们发现,被称为朋友的那方有半数的人都没有相应地指认回去。
   
   类似的或者更糟的不协调性在其他研究中也有所表现,一项研究显示66%的假想友谊都是“单相思”。
   
   友谊还惊人地脆弱。根据对540名参与者进行详细调查,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测定,人们每隔7.2个月,或以将近一年两次的频率,会与自己社交圈内的一人闹僵,而其中40%的关系破裂在一年后都依然没有修复。
   
   友情发生冲突的整体比率在男性和女性之间没有差别,但女性更可能与亲密好友发生冲突,在关系破裂后更可能表现痛苦,并且在和好之前会需要有更多悔恨的表现。
   
   当然了,爱可以意味着永远都不需要说抱歉。但友谊是个更加严格的“工头”,一句抱歉可能不够。
   
   谢选骏指出:“友谊的黑暗面:‘我们需要一个共同的敌人’”——个人如此,国家亦然。所以战国时代应该奉行的是“远交近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远攻近交”——“以邻为壑”而不是睦邻友好才能统一世界。
(2018/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