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谢选骏文集
·不要命才能获得幸福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为什么独立派能够坚持民运
·真假案犯
·良渚文化与大禹治水的关系
·共产党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投降了吗
·美国军队才真是人民军队
·只有比川普更加无赖的人才能打败川普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考古学家的诅咒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误判的大纪元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离岸信托能够抵御严刑拷打逼供财产吗
·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张扣扣永垂不朽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衰落就是休眠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祸福相依这一说法的浅薄和谬误
·只有专制暴政和连环欺诈才能使得废垃中国崛起老二
·李鹏狗死人民节日
·邓小平南窜讲话写在大便纸上
·林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共产党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小国瑞典世界第一
·审判李鹏就是审判共产党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亚洲民主国家全是美国卵翼的雏鸡
·林和立他真的坐过共产党的监狱吗——解放军磨刀霍霍又要屠杀人民了
·不搞台独也是死路一条
·中国领尸馆的催命电话太多了
·死亡是文明的基础
·美国汉学家饱汉不知饿汉饥
·天安门亿万亡灵降临香港
·死刑就是消除犯罪基因
·共产党凶残本性源于俄罗斯女人的杀子疯狂
·香港街道狭窄不利于坦克屠杀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共产党在台湾海峡当了七十年旱龟真憋屈
·中亚细亚依然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精日分子”就在中共党内
·唯物主义的人体盛筵
·心脏病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警探喜欢包庇异性凶犯
·白种人的负担到沦为负担的白种人
·独立先于自由
·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专政终于撕下了法律的面具
·香港的赎罪
·穆斯林头巾为了便于偷袭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严刑拷打中降临世界
·世界大战就是人类的自杀
·日本终于沦为牲口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谢选骏: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这就是“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吗?难怪联俄容共的极权主义鼻祖孙文中山说,中国人的自由不是太少了而是太多了。但这其实不是民主自由,而是废垃社会的散漫无序。
   
   《美团用户信息泄露被倒卖 每条不到1毛钱》(2018年4月23日 转载重案组37号)报道:

   
   “骚扰电话太多了,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市民许昕反映,因为在美团订过一次外卖,他所住的酒店地址、房间号码、联系电话等隐私信息被泄露。而许昕的信息,这只是重案组37号获取的数千条外卖订餐信息中的一条。
   用户每订一次外卖,就意味着要将自己的信息上传一次。但这些隐私信息是否足够安全?近日,重案组37号探员在多个“电话销售”群发现,有卖家专门出售外卖订餐客户的信息。包括电话姓名、订餐地址在内,每条信息的售价不到一毛钱。还有网络运营公司借助软件搜集用户的订餐信息,打包后倒卖给电话销售公司,甚至还有一些外卖骑手也做起了客户信息倒卖的“生意”。
   有专家表示,信息泄露不断发生的情况下,相应的技术安全规范和要求仍未出台,公民的个人信息仍处于“危险期”。
   
   
   4月20日,覃华发来的2600多条外卖平台的用户信息。 文件截图
   万条信息售价800元
   “今天的数据已经更新,长期出售各种数据”,4月14日下午4点,陈京宏在QQ上推送了一条消息。系统显示这个QQ的好友超过200人。陈京宏称,其中大多是向他买过“数据”的客户。
   陈京宏所说的“数据”,是包括电话、地址在内的公民隐私信息。
   重案组37号联系到陈京宏,是在一个“电话销售群”中。当重案组37号探员询问是否有外卖订餐用户的“数据”后,立即收到陈京宏的添加申请。聊天中陈京宏透露,自己手上有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来自美团等外卖平台的客户数据,10000条售价800元,5000条起售,“平均每条不到一毛钱。”
   陈京宏随后发来一份截图,显示大量姓名、联系方式和地址等信息。陈京宏称数据都是“最近三天的”,但无法提取到具体下单日期。
   当重案组37号探员提出想要获取“数据”后,陈京宏发来了一个微信群的二维码,扫码进入后是只有探员和他两个人的微信群。在收到探员两个200元的红包后,陈京宏退群,并留言:“15分钟内整理好数据发给你”。
   还不到15分钟,陈京宏就通过QQ发来一份EXI表格,内有5000条信息。和截图内容一样,这份表格包括姓名、电话、性别和地址,但没有订餐日期。包括朝阳、密云等区在内北京16个区的数据都有涉及。
   重案组37号探员从表格中随机选取100个电话号码进行验证。其中有效号码61个,33名机主确认表格中的信息准确,并确认自己近一、两个月内,在美团订过餐。“对,是这个地址”,地址显示为CBD某公寓的杨女士在听到探员报出的地址后称,她前一天晚上在美团的一家烧烤店订过餐。
   重案组37号探员粗略统计,在这份5000人名单中,有一部分来自于宾馆、酒店、商场等公共场所。
   一位地址显示为房山区某五星级酒店某号房的周女士回忆,她在4月13日入住该酒店时,曾使用美团外卖平台订过餐,但记不清订餐内容和具体商家,“订得太多了。”
   探员随后再次联系陈京宏,询问为何会有无效号码。陈京宏称“有些数据可能更换过”。每次问到数据的来源,对方都会有意回避。再三追问下,陈京宏最后表示“数据是由美团系统内部人员提取的,每天更新4万条左右。”
   陈京宏透露,这些数据每天中午会更新一次,“到晚上肯定能销完”。
   实际上,售卖美团外卖客户信息的不止陈京宏一个。重案组37号探员在多个电话销售群发现,至少有三名卖家均称自己有美团外卖的客户数据。QQ昵称为“彩虹”的卖家称可以自己有全国范围的数据,每万条价格为600元,除了用户姓名和电话地址外,还包括订餐信息。
   重案组37号探员发现,也有一些卖家称也有饿了么、百度外卖的客户信息,每万条价格从700元到2000元不等。
   
   
   陈京宏称向记者发来5000条用户信息。 手机截图
   软件自动“扒”客户信息
   除了这些直接以卖家的身份售卖信息外,一条更为隐秘的外卖顾客信息获取渠道浮出水面。重案组37号调查发现,一些代理运营外卖店的网络公司也在售卖信息。
   “平时总是接到一些推销电话、广告短信,我觉得我的信息泄露的够严重了,没办法,电话也不好再换。”市民许昕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因为在美团定过一次外卖,他所住的酒店地址、房间号码、联系电话等隐私信息成了“公开的秘密”。而这只是探员获取的数千条外卖订餐信息中的一条。
   某网络运营公司的工作人员覃华平时的业务是负责帮忙代开(运营)美团店铺。他同时称,可以想办法搞到成都的美团订餐客户信息。
   为什么只有成都的?覃华表示,自己在其他城市没有代运营的美团店铺,而这些数据都是从自己代运营的店铺里用软件爬取的。
   “姓名、性别、电话、地址,订餐次数都有,但具体能有多少条我要查一下才知道。” 覃华说。他给出的报价比之前的卖家贵了几倍,每条5毛钱。覃华随后解释称,可以保证准确率,而且就是这两天的。
   4月20日,覃华发来一份显示总计有2605条信息的电脑截图。之后又发来另一份截图:2609。“刚刚又有四个客人订餐,数字随时会涨”,覃华说,“尾数算是送的,你转1300元给我就好。”
   约半个小时后,重案组37号探员看到了这份总共2609条的信息清单,其范围更加广泛。通过查筛关键词结果显示,地址显示为酒店的共有83条,网吧共有47条,医院29条,会所1条。
   探员从酒店中随机抽取54条拨打发现,除了30条关机或无人接听等无法联系,3条信息不符外,有21位机主确认自己近期用该地址在美团上订过餐。
   其中在和酒店住户王先生的信息确认中,探员故意给出一个不完整的地址,但随即被对方纠正并补充。而王先生给出的地址正是信息清单中的地址。
   在这份信息清单中还有16个来自网吧的地址,不少地址甚至精确到某家网吧的机位号。重案组37号探员逐一核实发现,除了其中4位机主电话无法接通外,其余12位机主均表示自己确实使用该地址订过餐。
   “一般做店铺运营会买这些信息,转化率很高。” 覃华说,他获取这些信息是通过将自己的软件挂在一些美团商家后台,从中爬取,“系统不可能发现”。
   “如果是商家的信息就更好弄了,全国随便哪个地方,一晚上我能给你搞定一个城市的所有商家信息,包括店主姓名、店名、地址、手机号码。”覃华说。
   重案组37号探员提出是否会被平台系统监控到,覃华表示监控不到,“这个东西你不用让商家知道,只要有电脑,在家就可以操作。”
   覃华随后发来一份该软件的监控截图,从截图列表中可以看到用户姓名、电话、注册日期、最近消费、储值余额等信息。“2800元可使用一年。”覃华说,但他拒绝透露该软件的名称。
   
   
   4月20日,陈京宏称用户信息由美团系统内部人员提取。 手机截图
   外卖骑手“出卖”订单
   重案组37号调查中发现,还有“数据”卖家发来两份武汉和北京地区的送餐员的信息截图,询问是否需要。重案组37号探员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作为外卖用户信息的终端接触者,包括部分美团骑手在内的一些送餐员,也在利用用户信息牟利。
   4月18日,重案组37号探员通过电话找到美团外卖骑手李德,询问对方是否可以售卖用户的订餐信息。对方表示可以,但价格稍高,一元一条。
   “这些信息可以确保是当天的,而且订单上的所有信息都可以给你,包括从哪家订的餐,订了哪些餐。”李德说。
   谈好价格后,李德随即发来了4月18日35位顾客的订餐信息。这些信息分为两种,一种是美团骑手APP的截图,还有一种是打印的纸质小票。
   第二天,李德主动询问探员是否还需要订单信息,并又发来34份外卖的订餐单。其中一份订单显示,朝阳区某小区3期的张女士曾在美团某沙拉店商家订过餐,订餐内容包括三文鱼卷在内一共四种。经张女士确认,该订单确实是她点的。
   重案组37号探员先后核实20个订单信息,除了3位机主无法确认外,其他机主均表示订单信息真实。
   外卖信息泄露纠纷不断
   重案组37号梳理发现,不少外卖平台用户都有过信息被泄露的经历,甚至因此引发纠纷。
   据媒体报道,去年12月份,柴先生通过“饿了么”点餐平台订了一份外卖,共计31.8元。约10分钟后,一名自称商家的人联系柴先生称,他订的黑椒猪排卖完了,换菜需要补两块钱的差价。“信息很准确,我订单的信息,商家卖的什么餐,一模一样。”柴先生说。随后对方让柴先生报一下支付宝数字以便收取两块钱的差价。在报过数字后,柴先生发现对方已经转走了自己近2000元。商家表示柴先生的餐并没有卖完,给他打电话的也不是店里的工作人员。柴先生怀疑自己的订餐信息被泄露。
   此外,今年3月份,哈尔滨李先生在订过一次外卖后,频繁接到陌生人电话询问如何找“小姐”。不胜其扰的李先生最后发现,自己的电话是被一名外卖骑手泄露的,并将其备注为“小姐上门”。
   网站网友“时光漫步支旅”也曾发帖称,自己给男朋友点了一份美团外卖后,随后被一位陌生人加了微信。对方知道自己的姓名和详细地址,但自己并不认识他。几经追问之下,对方承认信息是送外卖的朋友给的,目的是想帮他脱单。
   重案组37号探员以信息被泄露用户的身份拨打美团客服电话,一位客服人员表示,美团内部对于信息的管理非常严格,不会泄露用户的隐私。但用户订单信息涉及多个环节,商家和骑手会有用户信息,且不包括送错餐以及订餐小票弄丢等干扰因素。
   此外重案组37号探员注意到,发生于2011年底的“互联网泄密门”也波及美团,当时美团曾发短信致用户:“近日多个网站用户数据泄露,经核实,您的账户信息已泄露,请尽快修改美团网密码,以防账户被盗。”
   美团网方面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此次用户信息泄露事件波及了多个用户量较大的平台,如CSDN、网易邮箱等,有部分使用相关账户注册美团网的用户账户面临安全威胁。
   个人信息仍处“危险期”
   广东中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深圳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潘翔介绍,刑法修正案(七)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进行了立法,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