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谢选骏文集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人都是逃犯
·《逃犯条例》瓦解香港国际地位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反华与反共不可兼得
·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中国没有独立所以没有独立知识分子
·互联网铁幕就是全面铁幕的基础
·川普为何不就支持六四屠杀的发言进行道歉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封闭社会无法技术领先
·基督的仁慈教化了凶残的欧洲
·为何不能崇拜活人
·悲剧使人快乐
·宗教复兴才能挽救生态灾难
·拔除十字架的中国大陆会不会出现核灾难
·萧何为何比周恩来还要狡诈无耻
·卡特老贼如何击败了美国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中共为何受到自由世界的宽容
·细分亚裔等同于美洲原住民
·改朝换代为何必要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不暴乱能行吗
·两个中国撕扯无形中保护了海外华人和香港人民
·中美为何失去互信
·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不自由毋宁死的香港人才可能获得自由
·天安门母亲为何没有谴责香港开枪镇压
·共产党中国是骑在中国人头上的外国政府
·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林郑月娥长得太像李月月鸟了
·为香港自由奋战至死的第一勇士
·香港是中国君主立宪的基地
·什么叫作奴隶道德
·满清政府的继承人还欠我们一颗人头
·马克思主义就是无耻的高调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权力是一种动物习惯
·橡皮子弹只能欺负香港人
·权贵资本里应外合香港反送中
·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香港示威为何让北京发抖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粉饰的坟墓
·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香港真能解放亚洲吗
·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无神论者不懂善恶
·都是南风窗惹的祸——中共国就是杀猪盘
·死人最稳定、监狱最安全
·苏联人最先到达地狱
·特朗普就是美国特首
·狗眼与狼眼
·狗命与狼命
·塑胶脸王毅把外交部变成了咆哮公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谢选骏: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这就是“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吗?难怪联俄容共的极权主义鼻祖孙文中山说,中国人的自由不是太少了而是太多了。但这其实不是民主自由,而是废垃社会的散漫无序。
   
   《美团用户信息泄露被倒卖 每条不到1毛钱》(2018年4月23日 转载重案组37号)报道:

   
   “骚扰电话太多了,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市民许昕反映,因为在美团订过一次外卖,他所住的酒店地址、房间号码、联系电话等隐私信息被泄露。而许昕的信息,这只是重案组37号获取的数千条外卖订餐信息中的一条。
   用户每订一次外卖,就意味着要将自己的信息上传一次。但这些隐私信息是否足够安全?近日,重案组37号探员在多个“电话销售”群发现,有卖家专门出售外卖订餐客户的信息。包括电话姓名、订餐地址在内,每条信息的售价不到一毛钱。还有网络运营公司借助软件搜集用户的订餐信息,打包后倒卖给电话销售公司,甚至还有一些外卖骑手也做起了客户信息倒卖的“生意”。
   有专家表示,信息泄露不断发生的情况下,相应的技术安全规范和要求仍未出台,公民的个人信息仍处于“危险期”。
   
   
   4月20日,覃华发来的2600多条外卖平台的用户信息。 文件截图
   万条信息售价800元
   “今天的数据已经更新,长期出售各种数据”,4月14日下午4点,陈京宏在QQ上推送了一条消息。系统显示这个QQ的好友超过200人。陈京宏称,其中大多是向他买过“数据”的客户。
   陈京宏所说的“数据”,是包括电话、地址在内的公民隐私信息。
   重案组37号联系到陈京宏,是在一个“电话销售群”中。当重案组37号探员询问是否有外卖订餐用户的“数据”后,立即收到陈京宏的添加申请。聊天中陈京宏透露,自己手上有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来自美团等外卖平台的客户数据,10000条售价800元,5000条起售,“平均每条不到一毛钱。”
   陈京宏随后发来一份截图,显示大量姓名、联系方式和地址等信息。陈京宏称数据都是“最近三天的”,但无法提取到具体下单日期。
   当重案组37号探员提出想要获取“数据”后,陈京宏发来了一个微信群的二维码,扫码进入后是只有探员和他两个人的微信群。在收到探员两个200元的红包后,陈京宏退群,并留言:“15分钟内整理好数据发给你”。
   还不到15分钟,陈京宏就通过QQ发来一份EXI表格,内有5000条信息。和截图内容一样,这份表格包括姓名、电话、性别和地址,但没有订餐日期。包括朝阳、密云等区在内北京16个区的数据都有涉及。
   重案组37号探员从表格中随机选取100个电话号码进行验证。其中有效号码61个,33名机主确认表格中的信息准确,并确认自己近一、两个月内,在美团订过餐。“对,是这个地址”,地址显示为CBD某公寓的杨女士在听到探员报出的地址后称,她前一天晚上在美团的一家烧烤店订过餐。
   重案组37号探员粗略统计,在这份5000人名单中,有一部分来自于宾馆、酒店、商场等公共场所。
   一位地址显示为房山区某五星级酒店某号房的周女士回忆,她在4月13日入住该酒店时,曾使用美团外卖平台订过餐,但记不清订餐内容和具体商家,“订得太多了。”
   探员随后再次联系陈京宏,询问为何会有无效号码。陈京宏称“有些数据可能更换过”。每次问到数据的来源,对方都会有意回避。再三追问下,陈京宏最后表示“数据是由美团系统内部人员提取的,每天更新4万条左右。”
   陈京宏透露,这些数据每天中午会更新一次,“到晚上肯定能销完”。
   实际上,售卖美团外卖客户信息的不止陈京宏一个。重案组37号探员在多个电话销售群发现,至少有三名卖家均称自己有美团外卖的客户数据。QQ昵称为“彩虹”的卖家称可以自己有全国范围的数据,每万条价格为600元,除了用户姓名和电话地址外,还包括订餐信息。
   重案组37号探员发现,也有一些卖家称也有饿了么、百度外卖的客户信息,每万条价格从700元到2000元不等。
   
   
   陈京宏称向记者发来5000条用户信息。 手机截图
   软件自动“扒”客户信息
   除了这些直接以卖家的身份售卖信息外,一条更为隐秘的外卖顾客信息获取渠道浮出水面。重案组37号调查发现,一些代理运营外卖店的网络公司也在售卖信息。
   “平时总是接到一些推销电话、广告短信,我觉得我的信息泄露的够严重了,没办法,电话也不好再换。”市民许昕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因为在美团定过一次外卖,他所住的酒店地址、房间号码、联系电话等隐私信息成了“公开的秘密”。而这只是探员获取的数千条外卖订餐信息中的一条。
   某网络运营公司的工作人员覃华平时的业务是负责帮忙代开(运营)美团店铺。他同时称,可以想办法搞到成都的美团订餐客户信息。
   为什么只有成都的?覃华表示,自己在其他城市没有代运营的美团店铺,而这些数据都是从自己代运营的店铺里用软件爬取的。
   “姓名、性别、电话、地址,订餐次数都有,但具体能有多少条我要查一下才知道。” 覃华说。他给出的报价比之前的卖家贵了几倍,每条5毛钱。覃华随后解释称,可以保证准确率,而且就是这两天的。
   4月20日,覃华发来一份显示总计有2605条信息的电脑截图。之后又发来另一份截图:2609。“刚刚又有四个客人订餐,数字随时会涨”,覃华说,“尾数算是送的,你转1300元给我就好。”
   约半个小时后,重案组37号探员看到了这份总共2609条的信息清单,其范围更加广泛。通过查筛关键词结果显示,地址显示为酒店的共有83条,网吧共有47条,医院29条,会所1条。
   探员从酒店中随机抽取54条拨打发现,除了30条关机或无人接听等无法联系,3条信息不符外,有21位机主确认自己近期用该地址在美团上订过餐。
   其中在和酒店住户王先生的信息确认中,探员故意给出一个不完整的地址,但随即被对方纠正并补充。而王先生给出的地址正是信息清单中的地址。
   在这份信息清单中还有16个来自网吧的地址,不少地址甚至精确到某家网吧的机位号。重案组37号探员逐一核实发现,除了其中4位机主电话无法接通外,其余12位机主均表示自己确实使用该地址订过餐。
   “一般做店铺运营会买这些信息,转化率很高。” 覃华说,他获取这些信息是通过将自己的软件挂在一些美团商家后台,从中爬取,“系统不可能发现”。
   “如果是商家的信息就更好弄了,全国随便哪个地方,一晚上我能给你搞定一个城市的所有商家信息,包括店主姓名、店名、地址、手机号码。”覃华说。
   重案组37号探员提出是否会被平台系统监控到,覃华表示监控不到,“这个东西你不用让商家知道,只要有电脑,在家就可以操作。”
   覃华随后发来一份该软件的监控截图,从截图列表中可以看到用户姓名、电话、注册日期、最近消费、储值余额等信息。“2800元可使用一年。”覃华说,但他拒绝透露该软件的名称。
   
   
   4月20日,陈京宏称用户信息由美团系统内部人员提取。 手机截图
   外卖骑手“出卖”订单
   重案组37号调查中发现,还有“数据”卖家发来两份武汉和北京地区的送餐员的信息截图,询问是否需要。重案组37号探员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作为外卖用户信息的终端接触者,包括部分美团骑手在内的一些送餐员,也在利用用户信息牟利。
   4月18日,重案组37号探员通过电话找到美团外卖骑手李德,询问对方是否可以售卖用户的订餐信息。对方表示可以,但价格稍高,一元一条。
   “这些信息可以确保是当天的,而且订单上的所有信息都可以给你,包括从哪家订的餐,订了哪些餐。”李德说。
   谈好价格后,李德随即发来了4月18日35位顾客的订餐信息。这些信息分为两种,一种是美团骑手APP的截图,还有一种是打印的纸质小票。
   第二天,李德主动询问探员是否还需要订单信息,并又发来34份外卖的订餐单。其中一份订单显示,朝阳区某小区3期的张女士曾在美团某沙拉店商家订过餐,订餐内容包括三文鱼卷在内一共四种。经张女士确认,该订单确实是她点的。
   重案组37号探员先后核实20个订单信息,除了3位机主无法确认外,其他机主均表示订单信息真实。
   外卖信息泄露纠纷不断
   重案组37号梳理发现,不少外卖平台用户都有过信息被泄露的经历,甚至因此引发纠纷。
   据媒体报道,去年12月份,柴先生通过“饿了么”点餐平台订了一份外卖,共计31.8元。约10分钟后,一名自称商家的人联系柴先生称,他订的黑椒猪排卖完了,换菜需要补两块钱的差价。“信息很准确,我订单的信息,商家卖的什么餐,一模一样。”柴先生说。随后对方让柴先生报一下支付宝数字以便收取两块钱的差价。在报过数字后,柴先生发现对方已经转走了自己近2000元。商家表示柴先生的餐并没有卖完,给他打电话的也不是店里的工作人员。柴先生怀疑自己的订餐信息被泄露。
   此外,今年3月份,哈尔滨李先生在订过一次外卖后,频繁接到陌生人电话询问如何找“小姐”。不胜其扰的李先生最后发现,自己的电话是被一名外卖骑手泄露的,并将其备注为“小姐上门”。
   网站网友“时光漫步支旅”也曾发帖称,自己给男朋友点了一份美团外卖后,随后被一位陌生人加了微信。对方知道自己的姓名和详细地址,但自己并不认识他。几经追问之下,对方承认信息是送外卖的朋友给的,目的是想帮他脱单。
   重案组37号探员以信息被泄露用户的身份拨打美团客服电话,一位客服人员表示,美团内部对于信息的管理非常严格,不会泄露用户的隐私。但用户订单信息涉及多个环节,商家和骑手会有用户信息,且不包括送错餐以及订餐小票弄丢等干扰因素。
   此外重案组37号探员注意到,发生于2011年底的“互联网泄密门”也波及美团,当时美团曾发短信致用户:“近日多个网站用户数据泄露,经核实,您的账户信息已泄露,请尽快修改美团网密码,以防账户被盗。”
   美团网方面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此次用户信息泄露事件波及了多个用户量较大的平台,如CSDN、网易邮箱等,有部分使用相关账户注册美团网的用户账户面临安全威胁。
   个人信息仍处“危险期”
   广东中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深圳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潘翔介绍,刑法修正案(七)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进行了立法,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