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谢选骏: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而不是“郭文贵为何如此有钱”)。所以大家都在看接下来的解释,或是续篇。当然,《纽约时报》愿意提供这样一篇不完整的报道给读者,这本身就说明了“郭文贵如此值钱”——当然,还是没有提出理由和解释!
   
   《共和党人密谋遣返郭文贵 阿联酋当中转站》(2018-04-20转载 纽约时报)报道:

   
   流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一直以来是西方舆论关注的焦点。根据《纽约时报》4月19日的报道,美国共和党金主、前共和党“党委”财务副主席布洛迪曾在幕后推动特朗普政府遣返郭文贵,让白宫认识到羁押和遣返郭文贵的“价值”。当然,布洛迪这样做也是为了自己在海外的商业利益。
   
   按照《纽约时报》的爆料,如果能够促成遣返郭文贵,布洛迪(Elliott Broidy)将从中国、甚至阿联酋获得巨额利益。
   
   布洛迪利用其在白宫的人脉,曾在2017年建议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到访华府的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打高尔夫球。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布洛迪这样做是为了讨好纳吉布,为自己私人安保公司在马来西亚的合同项目“放行”。同时,布洛迪为了讨好其在马来西亚的中国合作伙伴,还在幕后推动美国政府遣返郭文贵。
   
   为此,布洛迪提出与阿联酋商人纳达尔(George Nader)合作。纳达尔是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的政治顾问。而阿勒纳哈扬被认为是阿联酋的实际掌权者。特朗普就职之际,布洛迪和纳达尔会面,讨论如何代表阿联酋和沙特“影响”特朗普政府。当时,布洛迪正在和沙特及阿联酋商谈数亿美元的合同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身为黎巴嫩裔美国人的纳达尔也是“通俄门”调查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S. Mueller III)调查的对象。穆勒团队想确认阿联酋是否通过政治献金支持特朗普竞选总统,以“购买”美国政治影响力。特朗普上台后,纳达尔频繁出入白宫,与当时的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Steve Bannon)以及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多次举行会面。其中商谈议题就包括美国中东政策。
   
   一位布洛迪身边的人透露,布洛迪对郭文贵案感兴趣,这主要归因于另一位共和党筹款人韦恩(Steve Wynn)。鉴于自己在中国的巨大商业利益,当时身为共和党财务主席韦恩一直努力游说特朗普遣返郭文贵。不过,韦恩后来因被指控性骚扰(专题)辞职下台。
   
   2017年5月6日,布洛迪在写给纳达尔的一份备忘录草案中,提出了一个较为复杂且不同寻常的“三方利益交易”方案。布洛迪相信,利用他们在华府和阿布扎比(阿联酋首都)的影响力,两人联手必会获得巨额利益。纳达尔劝说阿联酋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要求美国交出郭文贵,理由是郭文贵在阿联酋的一项商业纠纷。 与此同时,布洛迪也会试探性地建议特朗普答应阿联酋这一引渡要求,从而避免直接将郭文贵交给中国的尴尬困境。之后,阿联酋王储将把郭文贵交给中方。在布洛迪看来,由于郭文贵曾向阿布扎比投资基金借款30亿美元。作为交换,中国或许能够偿还这部分债务。布洛迪在邮件中说:“中国会同意支付”,“阿布扎比也愿意支付”。
   
   布洛迪和纳达尔还认为,他们能够帮助特朗普政府官员认识到和阿联酋合作引渡郭文贵的“价值”所在,实际上就是帮助中国距离羁押郭文贵更进一步。布洛迪和纳达尔劝解的白宫官员包括特朗普本人、特朗普女婿及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国土安全部部长凯利、时任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等。
   
   布洛迪身边的人透露,这份邮件最终并没有发出,但布洛迪依然和纳达尔就这项方案进行了泛泛交流。
   
   2017年5月21日,布洛迪还曾起草过一份计划发给美国司法部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的备忘录。布洛迪在备忘录中提到,就马来西亚业务的开展,自己了解到,中美在加大执法合作方面存在一个潜在机会。4天后,一个中国代表团访问开始访问华府。布洛迪在备忘录中明确写道:“中国将提出的一大请求就是遣返郭文贵,后者被指控和其他人合谋从事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
   
   这份备忘录最终也没有发出。美国司法部方面也说,塞申斯部长也从未收到这种邮件。《纽约时报》注意到,2017年年末,布洛迪明显是在鼓励美国政府驱逐郭文贵,在网上公开抨击郭文贵,并且鼓励副手发表关于郭文贵的负面文章。
   
   以上爆料的相关邮件大概有20页,由批评布洛迪中东政策倡议的匿名组织获得并提供给《纽约时报》。布洛迪律师已经发出诉讼,指控效力于卡塔尔的黑客窃取了自己的邮件,以报复布洛迪对卡塔尔的批评。对此,卡塔尔予以否认。布洛迪在一份声明中指出,针对郭文贵案,自己从未有过什么战略或计划,更没有讨论过任何补偿方案,自己也绝对没有从纳达尔或任何人那里听说过郭文贵或其他任何什么人在阿联酋存在任何形式的利益。
   
   按照《纽约时报》及布洛迪邮件爆料,最终特朗普和纳吉布打高尔夫计划泡汤,布洛迪在马来西亚的合作项目最终也没有通过初审。布洛迪对郭文贵案的影响结果目前尚不得而知。但是,从这种爆料可以看出,共和党政府、金主及相关利益圈对郭文贵案的关注热度一直未减。
   
   埃利奥特·布罗伊迪制定了一项迫使一名中国亿万富翁和异见者离开美国的计划,这显然是想取悦在马来西亚的中国盟友。 ALEX J. BERLINER/ABIMAGES, VIA ASSOCIATED PRESS
   
   去年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访美时,白宫助手非常担忧,当时美国检察官在对他展开调查,称他从一笔国家投资基金挪用了35亿美元,白宫拒绝依照惯例让他与特朗普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合影。
   
   但根据《纽约时报》获得的文件,这并没有阻止共和党顶级筹款人埃利奥特·布洛伊迪(Elliott Broidy)寻求利用白宫关系,来推动特朗普与纳吉布打一场高尔夫,纳吉布有权代表马来西亚与布洛伊迪的私人防务公司谈判利润丰厚的合同。
   
   除了关于布洛伊迪企图利用白宫关系谋取私利的新细节之外,这些文件还令人怀疑,特朗普政府官员是否知道他的这些行动。
   
   布洛伊迪另外还在谋划如何强迫中国亿万富翁、持不同政见者郭文贵离开美国,这显然是为了取悦在马来西亚的中国盟友,并同时从中国以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获得报酬——后者有些出人意料。布洛伊迪曾提出与正在配合特别检察官调查的阿联酋顾问乔治·纳德(George Nader)合作的意向。
   
   布洛伊迪和纳德在就职典礼上会面,并合作代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沙特阿拉伯影响特朗普政府,与此同时,布洛伊迪正在获取两国价值数亿美元的合同。
   
   布洛伊迪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整套说法都是编造的,是想整我的黑客在背后指使。”
   
   上周辞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副财务主席职务后,布洛伊迪承认他曾经通过特朗普的私人律师迈克尔·D·科恩(Michael D. Cohen)达成一项协议,向一个与他有染后怀孕的《花花公子》模特支付160万美元。
   
   布洛伊迪在郭文贵一事上的进展尚不明朗。中国已经对郭文贵发起腐败指控,但他仍然留在纽约,在那里公然批评中国政府贪腐并寻求庇护。
   
   然而,布洛伊迪试图通过高尔夫讨好马来西亚,这意味着他与白宫进行了更直接和坚决的沟通,说明他希望为这两个亚洲国家的利益去做出怎样的影响。
   
   中国持不同政见者郭文贵在中国靠房地产和金融发家,但在2014年因为腐败指控而逃离中国。他表示,这些指控是商业和政治对手捏造的,他自称是揭发中国精英阶层腐败的举报人。目前他主要生活在一座9000平方英尺、可俯瞰中央公园的公寓内,三年前他以超过67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座公寓。
   
   一位与布洛伊迪接近的人表示,他对此事感兴趣是因为他与另一位顶级共和党筹款人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的友谊。韦恩是一个赌场大亨,曾经在性丑闻后辞去共和党财务主席职位,并试图说服美国驱逐郭文贵。
   
   韦恩的代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郭文贵的代表拒绝发表评论。
   
   布洛伊迪于2017年5月6日写了一份备忘录草案给阿联酋的顾问纳德,他提出了一个复杂的建议,要求两人依靠他们在华盛顿和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的综合影响力,利用一场不同寻常的三方交易获利。
   
   根据计划,纳德会推动他的金主、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Mohammed Bin Zayed al-Nahyan)王储以郭文贵与阿联酋的商业纠纷为由,要求美国政府交出他。
   
   同时,布洛伊迪会确保特朗普政府按照阿联酋的引渡要求行事。同时不让此事显得像是将中国异见人士转交中国。
   
   布洛伊迪写道,阿联酋人之后可能同意将郭文贵交给中国,因为据他们所知,郭文贵欠阿联酋投资基金30亿美元。作为交换,布洛伊迪写道,中国人可能还清这笔债务。
   
   布洛伊迪写道,“中国会同意付钱”给纳德和他自己,“阿布扎比也会付钱”给他们。
   
   他和纳德“可以协助特朗普政府的成员,包括特朗普总统,库什纳,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国土安全部部长约翰·凯利(John F. Kelly)和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H. R. McMaster),让他们认识到与阿布扎比合作,将郭文贵交给他们的好处,这实际上是帮助中国进一步推进控制郭文贵的计划,“布洛伊迪写道。
   
   一个与布洛伊迪接近并熟悉此案的人说,他没有发送这封电子邮件,但仍然向纳德提出了这项建议。
   
   布罗伊迪在声明中表示:“我从未有过关于郭文贵的任何策略或计划,也没有获得甚至没有讨论过任何回报。而且,需要澄清的是,乔治·纳德或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对我说过,阿联酋有任何人对郭文贵有任何兴趣。”
   
   这些文件大多出现在布罗伊迪账户的20页电子邮件中,这些邮件是一个批评他支持中东外交政策的匿名组织提供给时报的。布罗伊迪的律师已提起诉讼,指控为卡塔尔工作的黑客窃取了他的电子邮件,旨在报复他对该国的批评。卡塔尔否认与此事有关。写给凯利的邮件是另一个人提供的。
   
   布罗伊迪于2017年5月21日起草了另一份写给塞申斯的备忘录。他其中写道,“在马来西亚做生意时”,他了解到“美国和中国有机会加强执法合作”。
   
   布罗伊迪写道,四天后,一个中国代表团前往华盛顿,“中国将提出的一个要求”是引渡郭文贵,“中国指控他与其他被逮捕并被控犯有多项刑事罪的人合谋”。
   
   与布罗伊迪关系密切的一位人士表示,他从未将这份备忘录发送出去,美国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塞申斯从未收到过这份备忘录。但直到2017年底,布罗伊迪显然还在推进驱逐郭文贵一事,他的一个方法是制造对他的负面宣传。“把他搞垮”,布罗伊迪去年10月在给一名想要推广郭文贵负面文章的同事写信时表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