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谢选骏文集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谢选骏: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中兴打舌战 扭转禁令无余地》(2018年4月21日 转载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
   
   本周五,中兴通讯董事长在新闻会上表示,美国的禁令可能导致该公司进入休克状态,中兴未来将加大研发投入。澎湃新闻报道,美国商务部新闻官表示,对中兴的禁令目前没有扭转的余地或协商的空间。


   
   中兴即将进入休克?
   
   本周五早晨,中兴通讯发表声明称,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无视中兴通讯过去两年在遵循出口管制合规方面的艰苦努力,执意对中兴通讯施以最严厉的制裁,“对中兴通讯极不公平,我们不能接受”。声明还称,“拒绝令不仅会严重危及中兴通讯的生存,也会伤害包括大量美国企业在内的中兴通讯所有合作伙伴的利益”,中兴通讯不会放弃通过沟通对话解决问题的努力,也有决心通过一切法律允许的手段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20日下午,中兴董事长殷一民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方做出的激活拒绝令的决定,将使公司立即进入休克状态,将直接影响公司8万员工的工作权利,直接影响消费者、供货商。殷一民说,坚决反对不公平、不合理的处罚,更反对把贸易问题政治化。他还称,“公司各个主要产品的核心零部件大量使用自己研发设计的专用芯片,但我们还是有大笔的通用器件不可避免的外购。还要加大技术投入进一步提高”,“所有中兴通讯的产品在国内和全球市场有13亿人口的支持,所以我们有能力、有信心渡过难关,我们绝不放弃,中兴通讯旗帜永远飘扬!”
   
   此前一天,中国商务部已就美方宣布制裁中兴通讯做出强硬回应。发言人高峰表示,美方针对中兴通讯的行径表面上是针对中国,最终却会伤害美国本身,致使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流失,影响很多有关的美国企业,动摇国际社会对美国投资和营商环境稳定的信心。他还表示,希望美方不要自作聪明,也不要低估中方的决心,否则会自食其果。本周二,中国商务部的口气尚较为缓和,称“中兴公司与数百家美国企业开展了广泛的贸易投资合作,为美国贡献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希望美方依法依规,妥善处理,并为企业创造公正、公平、稳定的法律和政策环境。商务部将密切关注事态进展,随时准备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
   
   违反和解协议激活禁令
   
   美国商务部4月16日宣布,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电信厂商“中兴通讯”销售任何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零部件等,期限为7年,原因是中兴通讯没有切实执行其在违反制裁伊朗、朝鲜禁令后与美国商务部达成的和解协议。
   
   去年3月,中兴通讯承认违反美国制裁禁令,在2010年1月到2016年3月间,向伊朗运送价值3200万美元的手提电话通讯设备,并向朝鲜发送283批手机。为避免美方对其实施为期7年的出口禁令,中兴通讯与美国商务部达成一项和解协议。其中包括中兴通讯被处以美国历来单起限制出口案例中最大金额的罚款12亿美元,以及开除四名高管,对35名中层管理人员进行扣发奖金等纪律处罚等等。12亿美元罚款中,中兴通讯必须立即支付8.92亿美元,另外3亿美元缓缴7年。
   
   美国官员当时表示,美国司法部、商务部和财政部对中兴通讯违反出口禁运限制进行了五年调查。中兴通讯高层完全知道违反出口禁运限制的行为,中兴也承认了向美国政府调查员隐瞒资料、妨碍司法公正等控罪。
   
   美国商务部4月16日在宣布对中兴通讯执行7年出口禁令时指出,该公司并未按照和解协议,对35人施以减少奖金等纪律处罚。
   
   如何反思?
   
   中兴通讯成立于1985年,总部在广东深圳,从产权来看,属于所谓“国有控股,授权经营”的国企。其业务覆盖运营商网络、终端和电信,是中国大陆本土市场五个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也跻身全球排名前列的手机生产商。不过,在核心零部件上,中兴严重依赖美国的供货。
   
   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通讯施以7年出口制裁后,该公司在香港和深圳上市的股票次日宣布停牌。中国国内舆论也炸开锅。《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17日晚发出帖文称,“美方对中兴下手,就是想打掉中国5G领先的势头……中国社会一定要支持中兴,力挺华为……今晚老胡和《环球时报》全体员工都是中兴人!”《环球时报》 19日又发表社评称,对中兴通讯全面禁售自然会给中兴造成巨大损失,但美方也会受到严重的连带损失。社评还说,“中兴事件应当起个名叫‘35人奖金危机’”,“中国肯定要反击,加重美国企业的损失。”该报另一篇评论写道,“这件事(中兴事件)肯定会触动中国社会,带动中国上下关于我们必须加快发展芯片等半导体核心技术的思考。”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公众号侠客岛在 “危机中兴”一文中说,“此举相当于断了中兴未来的发展之路。在此次事件中,暴露出一个重大隐患:我国通信产业核心技术仍然受制于人。”
   
   而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也有大量反思的声音。有网民写道,“没想到中兴这么幼稚!什么不公平,绝不接受之类的,商战如战场,没有核心技术只有被动挨打之份,有什么脸去起诉别人?别去责怪别人不卖给你,有本事自己搞研发!”;“很可惜,建国之初的‘独立自主 自力更生’一基本国策在改革开放后被抛弃了,‘市场换技术’现在看来也未免太幼稚天真了。中兴事件给中国人的警示”
   
   中国网民的声音也不仅仅限于感叹中国通信产业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层面。对于殷一民本周五在新闻会上的表态,网友们也立即发表评论。有人问道,“他不需要为自己做的蠢事引咎辞职并接受调查吗?”,“国家应该严惩中兴管理层,失信的行为不能拿13亿人民做挡箭牌”。也有人写道,“中兴难再兴,感谢反面教员特朗普”。
   
   英国《金融时报》4月20日的文章指出,美国人封杀中兴,但并未封杀华为、小米、OPPO等,因此并非国与国之间的封锁,但仍在中国引发了一种虚幻的屈辱感。文章认为,以中国当下的经济体量,有限度的向芯片行业输血,不会伤筋动骨,但要在CPU、GPU等领域全面直道赶超,并不见得毫不吃力,而产业政策、补贴必然又将带来另一个恶性循环。
   
   美国商务部新闻官日前在接受澎湃新闻电话采访时表示,对于中兴的禁令目前没有扭转的余地或协商的空间,等到7年后才有望重启协商。
   
   谢选骏指出:环球的喉舌们承认,“中兴事件应当起个名叫‘35人奖金危机’”,可见这35个人有多么重要,地位远在那几个被开除的人之上,虽然外界不知这35人都是些什么皇亲国戚,但是他们的特权横行不仅毁掉了“中兴”,也显然改变了中美关系的大局。
(2018/04/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