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谢选骏文集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谢选骏: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法国汉学家高敬文:中国,西方的对手》(2018年4月19日 转载法广RFI 艾米)报道:
   
   今天法国全国性发行的几份大报头版侧重点不同,右派费加罗报,法共人道报和经济类回声报不约而同关注法国国铁罢工,所持观点自然迥异,但也可以让关注此主题读者们从各个层面了解这个与法国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话题。《解放报》头版关注以色列建国70周年之际,民族主义者和极端宗教势力威胁到这个国家的民主前途的担忧;《十字架报》头版关注的是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社会和政治前景。


   
    今天法国报纸上几篇与中国相关的文章。
   
    法国社会学家、政治学家和远东政治专家,现任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学系主任高敬文撰写的名为《明天的中国:民主还是独裁》的新书,今天由伽利玛出版社发行。《费加罗报上》刊文做了介绍。此书被认为是高敬文先生四十年,在台湾和香港对中国大陆体制进行观察和研究的结果,既不美化也不妖魔化中国。
   
   高敬文眼中的中国将实用主义发挥到极致,追求结果是终极目的,邓小平的名言:不论白猫还是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就是最好的诠释。作者认为,中国政治体制极具韧性。邓小平领导的经济开放政策,在毛时代后真正实现了大跃进。书中分析了中国蜕变的程序,认为这是中国领导人成功利用了国人对混乱的担心和对安全的诉求的结果。曾有分析预测,市场经济将导致共产党垮台,产生出自由体制,但事实证明他们错了。
   
   但这不意味着共产党的统治一番风顺,毫无阻力。从习近平上台几年来就成为”皇帝“一样的集权领导现象中,高敬文看到中国政府急需”新的集权平衡“。他也认为,习近平倡导反腐运动是对党内大面积贪腐和内部分解危险做出的应对方案;中国也意识到了 ”低薪经济“面对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局限和危险,不断寻找出路;同时,也在国内通过民族主义的的宣传,将国人“凝聚“在现政权周围。
   
   因此,高敬文的结论是,尽管问题很多,但习近平的政权十分稳固,不会如不少专家所预测,有几年后就崩溃的危险。同时,中国也不会发生“贫民起义”,因为这既不得到政府控制的军队的支持,也没有中产阶级回应;最后,经济危机,甚至南海军事失败也都不会将共产党赶下台,因为北京政权会将所有责任推向外国。高敬文指出,中国不少异见人士都认为,中国要发生新加坡或台湾式的民主变革,可能要三代或四代人以后才能实现。
   
   对于中国崛起后的世界格局,高敬文进一步从意识形态上进行分析。他认为,目前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功将其置于新政治模式辩论中心,这场严肃的意识形态斗争的对立两面不再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而是被宠坏的启蒙主义的孩子和毫无拘束的威权主义的活动家,前者认为幸福与个人相关,民主是好的执政方式,而后者则让皇帝来保障人民的幸福。
   
   中国做出的自然是第二种选择,是威权民族主义,高经济增长率和迅速发展的军事力量的结合体 。俄罗斯,土耳其,伊朗等国以及非洲的后起之秀埃塞俄比亚和卢旺达都在跟随中国模式前进。
   
   作者总结认为,因此中国是西方国家的对手,需要直面认清它,特朗普的推特就指出了这个现实,西方国家面对中国需要强硬的态度,要结束北京不断破环的贸易互惠原则的做法。但高敬文的书中也并不夸大中国龙的侵略性,他反而认为,在军事和经济领域,中国采取的都不是大肆侵略的做法,而更具灵活性。他说,只要中国人感觉没有阻力,他们就会继续前进。
   
    中国电信企业在美国碰壁
   
   另外,回声报上也刊登两篇与中国有关的文章。首先是科技版上刊出了该报驻华盛顿记者发来的报道,关注的是美国向中国电信企业关上大门的消息,指出,这是美国在美中贸易关系进入关键时刻之际推出的狠招。报道分析,美国希望保持自身在电信领域的领导地位,拒绝帮助被指受到政府补贴,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中国企业。这和不久前美国阻止新加坡博通收购美国高通案同出一辙,都是担心中国企业从中牟利。文章最后指出,美国不少企业,比如苹果,高通等都需要中国市场,因此也很容易成为中国政府手中反击美国时可以用的棋子。
   
   另一篇文章话题是中国与日本未来可能在稀土领域的竞争。日本科学家在海底发现了巨型稀土矿藏,但对稀土的开发需要10年时间进行研究,最后是否真正带来利润也是未知数。
   
   法国高铁罢工潮
   
   法国铁路改革引起的罢工潮影响着法国人每天上下班的节奏和度假安排,是最近法国人关心的重要话题之一。法共机关报人道报和右派的费加罗报报道重点截然不同。费加罗报突出总统马克龙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决心。该报社论的标题是“红天鹅的绝唱”,红天鹅指的是在罢工风潮中唱主角的法国总工会,文章说,该工会是二十世纪马克思主义最后的据点,是过去世界的遗留,却反对所有的,尤其是法国国家铁路公司和公营部门的改革,但目前处于举步为艰的局面,因为除了极左派和一小部分法兰西不屈服党的人士支持外,没有人同意他们继续倡导的革命幻想理念。左派人道报的头条正好回应了这个观点,几乎占据全版的标题是:铁路工人的斗争是我们大家的斗争,内文指出,4月9号由三十多位知识分子和艺术家发起的支持铁路工人和公营企业罢工人士的筹款活动取得了令人惊讶的成功,到目前为止,抽得的款额已经超过80万欧元,共有2万2千人慷慨解囊,帮助罢工期间没有薪水的罢工人士。
   
   古巴后卡斯特罗时代
   
   对于古巴的后卡斯特洛时代,《十字架报》指出,劳尔·卡斯特罗今天将移交权力给予他的继承人,古巴将继续经济开放,但政治不会有变化。因为接班人,今年57岁迪亚兹·卡内而是卡斯特罗主义的直接继承人,他将维护古巴共产主义的路线,在与美国关系变坏的背景下,也将捍卫受到威胁和攻击的革命。《十字架报》指出,古巴的经济改革不彻底,片面带来的新问题是,社会贫富差距加大。
   
   谢选骏指出:法国汉学家不懂,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这倒不是因为“民主还是独裁”的问题(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中国本来就没有民主),而是因为“中国没有制度”,“中国没有法律”,“中国没有意识形态”——哪怕是独裁的制度、独裁的法律、独裁的意识形态。所以,目前的中国其实是“红区”而不是“国家”。这样的“中国”,不成体统,一触即溃,怎么可能挑战西方呢,怎么可能成为西方的对手呢?还是老老实实呆在西方的卵翼之下“谋幸福谋发展谋小康”吧。最多,也就是从血汗工厂里多搜刮一些血汗钱,奉献进贡为外国债券,替挥霍无度的洋人埋单罢了。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只是跟风的跟班,连共产党这块牌子、阶级斗争这个调子,都是跟风的结果。呵呵。
(2018/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