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谢选骏文集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谢选骏: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专访:习近平如今为何逢人便提开放?》(2018年4月19日 转载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
   
   “历史一再证明,封闭最终只能走进死胡同,只有开放合作,道路才能越走越宽。”——近来,中国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各种场合都大谈中国要扩大开放。这其中释放了怎样的信号,他所谈的开放意味着什么?扩大开放有何阻力?中国政治经济学者胡星斗教授对此表达了看法。


   
   习近平:封闭最终只能走进死胡同
   
   德国之声:习近平近来在各种场合谈开放,中国媒体也都以此作为头条,您认为习近平在现在这个时期为何如此强调这一点?
   胡星斗:目前在中国国内对于改革开放有不同的声音,特别是最近5年,在某些领域出现一些倒退的情况,主张回到过去计划经济、甚至消灭私有制的声音都不断出现。因此,习总书记在这个时候不断强调开放有深远的意义。
   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着一位学者的文章,名为保卫改革开放,题目的潜台词就是改革受到威胁。中国在有些方面很少有真正的改革,有人借改革之名,推行反改革的措施,也就是不是朝着市场经济、法治民主这些全球公认的价值观去改革。这个时候,习总书记不断强调改革开放,并且今年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就是强调继续改革开放的决心,不管国内存在多大问题,有多大的压力。
   现在习主席修改了主席任期,权力更加集中。权力集中后,应当用它来推动中国的进步,而不是谋私,更不是让中国走向某种皇权主义,专制主义或某种法西斯。过去的经验表明,通过改革开放,中国的国力变得更强,而不是回到过去的阶级斗争、计划经济的老路,死胡同。只有走改革开放的道路,而且走法治民主的道路,才能给中国带来长期的繁荣和长治久安,走出几千年的王朝循环、治乱循环。这才是中国面临的迫切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通过改革开放,融入人类现代政治文明的成功中。
   德国之声:那么有没有具体的走向法治民主的措施呢?
   胡星斗:目前中国的主要任务还是经济建设,因此他提出了各种各样的经济建设规划,而在法治民主方面的确缺少规划和路线图,没有进入主要的议事日程。但我想,通过哪怕是微小的,碎步的改革,也可以一点点往前推进。比如按照18届四中全会的决议,设立一些跨地区的法院等等,都是可喜可贺的。总之要继续往前走,倒退一步也没关系,有倒退,以后再继续往前走一步,甚至是两步。尽管前几年有些人认为中国的法治出现全面倒退,但我想,历史的倒退总会以进步作为补偿的。只有法治的进步,才能保护国民的利益,甚至统治集团的利益。从长远来看,逐渐走向法治民主是没有疑问的。
   德国之声:习近平大力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上,是否也是在向全世界发出信号?有人担心,中国会不会在国际上更加咄咄逼人。您怎么看?
   胡星斗:我认为现在不是中国咄咄逼人的问题,而是中国被很多主流国家所边缘化的问题。无论是美国、欧盟还是日本,都在逐渐孤立中国,边缘化中国。在他们看来,中国和他们的意识形态不一样,主流价值不一样。第二是他们认为中国没有兑现加入WTO的承诺等等。说中国咄咄逼人,在某些局部可能存在,但从总体来说,中国处于被边缘化的过程。
   德国之声:那么对外界来说,在这个时候作出中国将继续开放的承诺是什么信号呢?有什么具体的行动让其他国家信服?
   胡星斗:不断地谈开放的确是给出一个信号,就是中国应不断融入到主流价值、主流文明之中,中国不要在国际上作另类。
   中国也的确在不断做实事来维护自由贸易。美国认为它在贸易中吃了亏,现在有些贸易保护措施。中国则坚定地支持自由贸易,这也可以理解为中国从中获得了好处等等。现在,中国已将海南省发展成自由贸易港,可能开放度还会超过香港。这说明中国在经济方面还是在不断尝试新的举措,打开一些新的开放的领域。
   当然,在一些领域,不是说中国要开放,西方国家就会跟中国合作。因为他认为来自中国的投资都是国有企业或有某些背景的企业,会损害西方国家的利益。所以我认为中国的确也应当抑制国进民退,让民营资本走出去,像日本那样,这样西方国家也无话可说。国有企业走出去最后也是被封堵,让官方也很尴尬。民营企业走出去有的也被怀疑有官方背景,受到阻力,但我想普通的民营企业不会受到这样的阻力。
   德国之声:不管在推行金融改革,放宽对外资的投资限制,还是在其他改革方面,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阻力是什么?
   胡星斗:国外不论对中国企业走出去,还是一带一路,都抱有警惕。更主要的不利因素还是国内的某种既得利益集团。他们想不断推进国进民退,让一些国营企业走出去。而这些国营企业实际上就成了他们的提款机。名义上是对海外投资,谁知道投到哪去了,也许就进了某个权贵的关联人的腰包。所以,以国有企业为主的对外投资、对外贸易如果不改变,中国对外开放的阻力就会越来越大。
   德国之声:从另一个方面看,您认为中国做好了继续对外开放的准备了吗,比如迎接国外金融进入中国?
   胡星斗:我想这已经准备好了,因为这是当年关贸谈判已经确定的事情。现在中国加入世贸16,17年了,有这么长的保护期,中国银行也不断引进国外银行作为产权投资者,加强风险内控,应当说中抵御风险的能力大大加强。同时中国也在监管方面利用大数据这样的工具进行监控。现在的监控手段比15年前完善得多,如果现在还不敢让外国的金融机构到中国来、与中国的金融机构平等竞争,那么只能说明中国的金融机构,特别是国有的金融机构太差了。
   
   德国之声:您刚才说到的监控其实不仅限于金融领域,中国社会各个领域都有全面监控的趋势,这不是和所谓的开放是背道而驰的吗?
   胡星斗:中国目前所谓的开放主要是经济领域的开放,在政治、法治、互联网、文化领域的开放是有限度的,现在还有强化监管的趋势。当然,在某些领域加强监管是必须的,但总体上看,我个人认为,政治、社会的开放 ,包括文化的开放可以有所滞后,但不应完全脱节,应当大致与经济的开放同步。完全脱节,也就是朝两个方向走,最后会撕裂。这样一来,经济上的开放最终能走多远,的确是个问题。因此我觉得中国今后在经济之外的某些领域会逐渐地,哪怕是碎步地加大开放的大门。比如在某些文化产品,电影产品领域。根据进入WTO的承诺,中国应该开放电影市场。中国是否会履行承诺,开放电影市场呢,以后是否会逐渐开放电视市场,报业市场?我想也许会逐渐摸索和进行。
   德国之声:中国现在面临的首当其冲的挑战就是可能和美国爆发贸易战,您认为中国是否能成功地化解贸易战危机?
   胡星斗:贸易战危机肯定能化解,大家都不会把贸易战作为目的,而只是手段,特朗普无非想多获得一些利益,而中国在经济方面做出让步应该没有问题。现在双方大张旗鼓地讨伐对方只是一个谈判的技巧,台面上扳手腕,台底下可能双方在勾兑。
   德国之声:中国官方对所谓开放有无时间表?
   胡星斗:现在没有提出时间表,但经济领域上的开放肯定在不断加大。从沿海四个特区,到浦东开放,到自由贸易区,现在又到自由贸易港,这是一个不断扩大的过程。我想在经济上关键是要转变自身的结构,包括产权结构、所有制结构,实现经济转型、外贸转型。主要还是要把中国内部的事情做好,才谈得上更大的开放。如果中国仍然是国有企业为主走出去,仍然是低端商品走出去,一谈起中国,别人就想起假冒伪劣产品,侵犯知识产权,如果是这样一种形象,就无法更好地打开开放的大门。
   
   谢选骏指出:这个访谈,说出了典型的官府怕洋人的苦衷。那么,官府怕洋人怎么又是一项传统美德呢?这是因为,官府怕洋人从鸦片战争一来已经一百七十多年了,足以成为一个传统了;那么这种怯懦又为何是美德呢?这是因为官府不怕洋人,就会率性而为,结果民不聊生;官府怕了洋人,才会文明一点。所以怯懦反倒成为美德了。
   
   官府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百姓怕官府——一向如此。1979年民主墙、1989年民主运动的时候,我看见北京大街上的洋人都变成灰溜溜的了,运动过后,他们才又恢复了趾高气昂的样子。原来民主气氛造成了中外平等,而专制却给予外国人特权。至于百姓怕官府嘛,主要是因为没有公民权的缘故;这个状态,只有政府民选才可以改变。
(2018/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