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谢选骏文集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谢选骏: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用外国护照很有优越感” 华男自曝生活》(2018-04-15 网络综合)报道:
   
   近日,有华人朋友在网络发贴子表述自己拿了外国护照的种种感受,引发不少网民围观。


   2014年左右,我安装了微信,加了些朋友。我甚至还注册了微博。后来发现微信微博豆瓣上都是一样的朋友。大家无非是放些美食健身旅游和自拍。内容都一样,所以放弃了微博,因为密码想不起来了。
   
   我准备放弃微信的时候,有两个认识许久的小姑娘一起叫我不要删掉微信。因为她们俩搞了一个澳洲留学生互助群,希望我们这些在各行各业里混的老留学生+豆瓣er加进来帮助一下刚到澳洲来留学的人。
   
   所以我还是用了一段时间的微信,无非就是帮助这个群里的一些人自我检测一下电脑,帮他们联系一些大老板给他们装机器打折什么的。
   起初一切都好,后来这个群让我有些崩溃了。经常周日的夜晚会有人发消息说:“你能不能到City来帮我修一下电脑。”
   或者什么“你能不能给我装个windows,我给你20刀。”我一般都很礼貌的回绝了,结果还被吐槽说老留学生怎么架子都这么大,拿了PR就请不动了。
   我心想,100人民币在国内或许是(我认为不是)可以接受的装个Windows的价格。但是在澳洲我开到你那里去油钱都不止20刀,这根本不是架子的问题。我固然不是唯一一个被国内小孩儿提出无理要求的人。
   还有修车的哥们儿和其它几个哥们都说现在国内出来的孩子是不是都没常识了?到了2016年,这个群迎来了末日。
   本来当初叫我不删除微信的两个小姑娘也都因为没留下来而回国了。此外发生了件事情:当时有个新剧出来了,也就是你们都可能看过的《Westworld》,西部世界。
   某人在群里讨论了一下新的一集的情节。立刻有人说,诶,你在哪里看到的?国内哪里能下?那个最初讨论的人说,盗版可能没出,Netflix上看的。
   又有个人说,那没字幕怎么看?另一个留学生说,这还要看字幕干嘛?
   于是两个海外党(有netflix,不看字幕)
   和两个国内的(没有netflix,需要看字幕)
   开始就“你懂点英语就了不起啊”,“有个破netflix还有优越感了”开始了争吵,从2v2变成了4v4.然后就成了中国vs海外。群里边把人一下分成了两派,等我手机嗡个不停的时候,我进去看了下历史对话记录,正准备发言的时候,群解散了。
   Westworld拆散了一座非常微不足道的,海内外的桥梁。从那时起我正式在我的豆瓣介绍里讲我不用微信了。以前是基本不怎么用,后来是彻底不用了。
   2013年初,我拿到了澳洲护照。
   我妈问我有澳洲护照爽不爽?我说有爽的地方也有不爽的地方。其实不爽之处在于放弃中国国籍护照被剪角,回国需要办签证。我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不允许双国籍。
   爽的地方在于除了中国以外,去大部分地方都是免签。可以任性的在家里买张机票第二天就飞走了。15年,我参加了广交会。带着我老婆去看展。
   胸口挂着蓝色的牌子,后来才明白蓝色是外宾。广交会牛X之处就在于人力不要钱一样,我一进门,几个广州的大学的志愿者男男女女的就迎上来,一个个年轻漂亮,明显是挑选过的。穿着灰色的西装,英文还比较流利。后来知道,不只是英文,还有会阿拉伯语的,法语德语意大利语的。
   虽然我会中文,但是他们执意我和我说英文。一路带我去register,介绍会场。搞的我和我老婆受宠若惊。
   在美国,台湾,日本等地方看展,你能看到大量的女模特,show girl。在广交会,show girl被持枪巡逻的武警取代。
   在我们参展的最后一天,出门的时候,一个中国大妈迅速拦住我,对我广东话噼里啪啦来一通。我说,对不起我不会说广东话。
   于是她又用普通话说,你们花多少钱搞来的外宾证啊?谁给你搞的?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我说,我们是外宾啊?她说你骗谁啊,告诉我谁帮你弄的,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最后我只好拿出澳洲护照说,我们真的是外国来的采购商,她才走掉,一边走,一边广东话念叨着什么。
   我觉得她一定认为我的护照也是假办的,或者认为我有一本真的护照,但是有优越感不愿意帮她。
   很多时候,我怀疑说别人是迷之优越感的人可能需要看下自己是不是迷之自卑。
   当然,我没听懂那位阿姨到底念叨的什么,这一切只是我的猜想。
   但是,澳洲护照真的会给我迷之优越感。
   广交会一年后,我先去了台湾再去了日本。
   去台湾和日本,是我第一次体会使用澳洲护照的快感。
   我什么paperwork(书面文件)都不用做,直接买张机票,下飞机后入境以前,有个地方给你一张小卡片,填好了就可以入境。这已经很爽了。更爽的是部分的台湾机场和日本机场,有专门给纽澳加拿大英国(commonwealth)护照的人入境的窗口。
   就一个窗口,没人排队。
   而这些地方大陆人入口又总是有最长的队伍的地方。虽然大陆游客的入口往往有6-8个窗口,可谓世界之最,但无奈中国游客数量庞大也是世界之最了。
   去日本和台湾加起来入境过8次吧,至少有一半的时候会遇到这种情况:
   我站在了没人排队的common wealth的窗口,几个国人看到了以后,立刻从自己队伍退出来排到我后面,而且还招呼着自己的亲戚朋友一起过来排在我后面。然后过检的时候,我看着那些想插队的人,被赶回去排队……
   一些莫名的优越感根本不是我入籍时所考虑的东西。但我从来没有勇气,能力或者心情去惩罚一些我认为非常不道德的中国人。
   
   谢选骏指出:使徒保罗运用自己的罗马公民权,把基督教传播到罗马帝国,然后再利用罗马帝国的霸权,把基督教传播到整个地中海区域和欧洲内地,然后又利用欧洲殖民主义把基督教传播到了全球范围。可是现在的华人呢?拿到了相当于罗马公民权的“英美国家公民权”之后,干了什么?仅仅是旅游和晒网吗?华人真是善于浪费公民权啊。因为在没有公民权的本国,华人从小就缺乏公民教育。
(2018/04/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