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谢选骏: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法国长久政教分离但今出现“政治宗教” 堪忧!》(2018年4月18日 转载法广RFI 珍妮特)报道:
   
   法国是传统天主教大国,但自1905年实施“政教分离”后,现今似乎出现政教之间缺乏对话。现今在法国,各个宗教的地位仍是引发各方争辩的大问题,似乎需要重新审视政教关系。因此有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日举行一场与天主教界的对话。


   
   法国总统马克龙前所未有地于本月9日前往位于巴黎、代表法国天主教橱窗的著名前西多会修道院的贝尔纳尔丹学院,会晤众位主教、天主教事务负责人、天主教协会及企业界文化界的代表,将近400名法国天主教重要人物出席了马克龙的接待会。
   
   这也是共和国总统的史无前例创举,马克龙发表了令人亮眼的演说,这也是一场法国天主教与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公开对话。
   
   这位法国总统试图修复天主教与国家之间,破损的关系,他也不能脱套地与其他总统一样,呼吁天主教人士更多致力于政治。
   
   也是历史学家的法国高等社会学院主管祖贝尔(ZUBER)指出,法国出现接受多元化的困难
   
   法国自第三共和建国以来以其实施世俗化政治以来,法国人对于世俗化的辩论就不断滋生,而且这个问题一直是那么会引起冲突。祖贝尔认为,在法国内部有接受多元化的困难,因此也就会把真理相对化而让步。这种困难曾出现在历史上的宗教革命时,与其他大部分欧洲国家相反地,法国之后出现了一大部分的天主教徒、人数够多的少数群体基督新教,以及几个犹太人小团体。这种多元化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往往国家扮演了过分迫害者角色,这些充分体现在旧王朝时代的一句格言,也就是: “独一国王、独一女王、独一信仰”,这句话可说贯穿了整部法国历史。
   
   至于马克龙总统9日在前天主教修道院贝尔纳尔丹学院与法国天主教人士的讲话,往往被某些人极其仓促并政治化地解读,因而鄙视马克龙总统的这篇讲话;而他却是经过字斟句酌地发表了演说。
   
   祖贝尔认为当极左派领袖梅郎雄在推特上写道,在教会与国家之间的连接在1905年就被切断时,这是一种偏离曲解了1905年法令的特有解读。而这条法令所说的是一种司法上的宗教与政治的分离,也就是,法律上不再承认教会机构是属于政府的,而且国家从今往后也不再拨经费支助教会。但这从未阻止法国政府与礼拜活动之间坚持保持关系。
   
   现今一些法国要人宣告要把宗教驱逐出公共场所非常令人担忧,因为这是一种政治宗教的返回,另一种形式的宗教。这也导致从历史一路走来获得的宗教解放价值陷于危险中。祖贝尔说,正是因为如此,围绕着天主教教义与伊斯兰教教义的辩论停滞不前:他们的讲话不搭调,特别是在个人道德方面,有时候变成了与我们当今社会中的重大自由价值互相产生矛盾。
   
   祖贝尔说,我不认为我们在这些问题上可以有重大的摆平,平息,至少近期内不可能。另一方面,政治人物如同马克龙,强调世俗化如同宗教自由、信念自由及言论自由的保证。另一方面,另一种更多防卫的概念看到在世俗化中的抵消宗教诉求的可能性。他还说:“但我不确定,这种具有驱逐排他性及不容忍的看法是大部分法国人所认同的。
   
   今天,不是世俗化陷入了危险中,而是一种由排他性的世俗化观念所导致的不同意见,造成的危险。
   
   现今令人担忧的是,在法国,一个属于政治性的宗教又借尸还魂了,危害法国人从历史一路走来所获得的宗教解放价值。
   
   谢选骏指出:上文不懂,“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是一种历史的循环”,也就是说,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进程,是交替进行的。政教不可能永远分离,正如政教不可能永远合一——政教分离会走向政教合一,政教合一也会走向政教分离。这,正如政治上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到了时候,你不去统治别人,别人就来统治你了。
(2018/04/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