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谢选骏文集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谢选骏: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老红卫兵忆武斗:女政委被脱光示众 杀人如杀鸡》(2018年3月23日 转载凤凰历史)报道:
   
   “武斗”是中共发起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特殊用语,指群众运动中的打人、殴斗等侵害人身的暴力行为,被称作中华民族一次空前的大灾难。


   
   中共第一代党魁毛泽东发动的10年文革浩劫,被称作中华民族一次空前的大灾难。当年一些参与“武斗”的红卫兵,回忆当年骇人听闻的暴力片段,在武斗中,他们曾把女政委脱光了示众,开枪杀人竟然是为了掩饰胆怯,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据大陆出版的《中国知青终结》一书中忆述,1966年“文革”爆发,第二年武斗开始,全中国几乎所有城市陷入混乱,武斗中各派系冷热兵器齐上,坦克、大炮也不少见。
   
   有一天,红卫兵宫齐领导的战斗队,意外抓到了对立派组织的女政委蔺女生,她和宫齐一样,在中学时都参加过把毛像章别进肉里的擂台赛,她曾把一枚像章别在额头上,现在成为这座城市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蔺女生同宫齐的战斗队是死对头,双方为争夺市委领导权打了许多仗,死伤许多人。
   
   遭抓捕后,蔺女生遭宫齐的战斗队审判,但她毫不畏惧,把那些审判她的男生弄得下不了台。
   
   宫齐的战斗队恼羞成怒,不跟她辩论,开始动手打她。打耳光,抽皮带,灌凉水,坐“老虎凳”,但是她绝不屈服。宫齐的战斗队有些心虚,他们商量给她上更厉害的刑罚,比如烧红的烙铁,往手指甲里钉竹签,灌辣椒水,上电刑,但是她不畏惧。
   
   女政委尽管挨了打,嘴角淌着鲜血,她还是不断奚落对手:“你们不就这点本事吗?来呀,试试看吧……”
   
   后来,恼羞成怒的宫齐想出一个恶毒主意,他们将女政委衣服剥光,然后推上楼顶去展览示众。当遮掩女政委身体的衣服一层层剥落下来,她自己从楼上跳下去后自杀身亡。
   
   作家巴金回忆道:“文革武斗期间大家都像发了疯一样,看见一个熟人从高楼跳下,毫无同情,反而开会批判,高呼口号,用恶毒的言辞攻击死者。”
   
   1966年8月,中共湖北省委召开文化革命积极份子万人大会,省长张体学说:“有的人怕运动中死人,我看死人不要紧。你要死怪哪个?我不叫你死,你要死,死了活该。”
   
   毛泽东则对他的私人医生李志绥说:“现在是天翻地覆了。我就是高兴天下大乱。”
   
   2013年4月,年逾花甲的前红卫兵王克明撰写一本文革忏悔录《我们忏悔》,其中收集了32位作者的34篇文章,但至今未能出版,几家出版社告诉他:“现在还不到时候。”
   
   其中收录了西昌铁路退休职工杨里克当红卫兵的荒唐岁月回忆。
   
   1967年西昌地区“造反派”武斗成风。同是“造反派”却分裂成两大阵营。杨里克参加的一派被称为“地总”,对立派则被称为“打李分站”,两派争斗,从最开始的大字报、大辩论、肢体冲突、扔石头、棍棒、钢釬、藤帽,最后发展到真刀真枪的大规模武装冲突。
   
   书中忆述,人命如草,红卫兵们发现杀人的方法和杀鸡差距其实不大,找准颈动脉,稳准狠的一刀下去,血流净生命也就终结。
   
   60年代末某一天夜间,杨里克一派5人,驱赶着一个对立派的成都知青,在齐腰深的荒草中走向海河,那知青拚命哀求饶命,说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他死后将无人照顾。知青站在海河岸边,最终身中数弹,落入水中,杨里克当时没有开枪。
   
   知青身体慢慢浮出水面,顺流向下游飘去。杨里克突然扣动冲锋枪扳机补射,他说当时脑袋发热,不知道哪里来的意念:“别人都开了枪,我不开枪,不是显得我太胆怯了吗?”
   
   杀完人后,他们按原路返回,都不说话。中途杨里克哼了一句:“这年头,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从此,杨里克一发不可收拾,冲锋在前,杀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杨里克一派中,有一武斗人员,玩枪走火把女友打死。临死前那女友却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而其父只为其没“因公”死在武斗中而惋惜。
   
   书中说,武斗中,相信传言把被子用水浸湿裹在身上避弹而死于非命的也不少。荒诞岁月,人命贱如草。
   
   那段荒诞岁月,杨里克既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最终饮下自酿的苦酒,1977年杨里克被戴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因武斗中杀人被判刑4年。被关进劳改营他想不通:“当时,各方都是把对立派当做国民党反动派来打,何罪之有?”
   
   80年代各种新的思潮涌现,杨里克广泛接触了一些读物,反思那段经历,但找不到同道者,当事者 “集体静默”。只有一名关系颇好的高中同学当知音,在老同学的推荐下,他登录一些时政类的网络论坛,开始披露他的文革经历。
   
   2008年,他决定在网上写下文章反思成为“非人”的过往。他甚至开始寻找经历相同者:“谁杀过人?网上聊聊……
   
   杨里克说:“大家默默无语,没有议论,没有叹息,这才是最大的残忍。”他为过去忏悔,希望可以给自己,给那些逝者一个交代。起初,这样做的人很少,后随着网络的兴起,更多的人站了出来,开始讲述、反思和道歉。
   
   文化大革命武斗中血淋淋的一幕,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段惨烈悲剧。
   
   作家秦牧这样评述文革:“这真是空前的浩劫,几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公开进行!”
   
   “几百万人含恨以终”?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说法不一,无从确定。正如1980年邓小平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所说的那样:“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又是那样广阔。总之,人死了很多。”
   
   R.J.Rummel教授的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国》说,文革中丧生者的数目大约为773万人。作家秦牧说,这个数字可能偏高,但是应在200万以上。
   
   谢选骏指出:其实,文革杀死的不仅是外国学者的773万,更不是御用文人的200万文革——文革杀死了八亿人的灵魂,这是比任何战争都要深远的屠戮,没有百年时间,文革的创伤无法愈合,因为文革乃是中国百年革命乱世的顶峰,消除这个野蛮主义的顶峰,当然也需要百年之久。只有到了那时,中国的灵魂才能全面复苏。也许这还不够。因为中国百年革命是基于满洲近三百年的野蛮过程的,而满洲入主中国又是基于唐宋文明的衰落,如此看来,中国要实现“八百年复仇”,仅仅“百年马拉松”还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完成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创造,方能真正雪洗耻辱。
(2018/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