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谢选骏文集
·卡车公司是一个恐怖集团
·联合国应该解散了
·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马克龙想要克掉中国龙
·私生子和他儿子他孙子谁厉害
·日本又成中华属国
·美国也曾犯下类似“文革”的错误
·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圣雄甘地死于门徒的性嫉妒
·印度国父甘地的另类性侵骚扰及其遇刺
·孔子也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谢选骏: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别做得太绝!生活本就是五花八门的俗》(2018-04-16 金融时报)报道:
   
     没有哪个社会只肯定一种生活方式


   
     柴米油盐酱醋茶,吃饭睡觉和拉撒,喜怒哀乐寻常事,出游娱乐也观花。大千世界,平凡人生,本是日常琐碎的世俗生活,谈不上低俗与高尚之别。你喜欢古典名曲、高雅歌剧、传统戏剧…… 我喜欢摇滚、Rap、相声、段子、抖音…… 也有人喜欢“五个一”、“精品工程”、“重大项目”…… 花团锦簇,纷繁多彩,千姿百态,千奇百怪,不是挺好吗?凭什么断定你喜欢的高尚我喜欢的就低俗?你喜欢的健康我喜欢的就不健康?你喜欢的积极向上我喜欢的就消极低迷?又有谁能做出这样的判断?那些指责不同娱乐方式的“高尚”人们可以先想一下:你爹你妈若不低俗,你是哪来的?
   
     法国著名社会理论家皮埃尔•布迪厄曾经专门研究法国社会中人们对于饮食、艺术表演、文化消费等的习惯偏好。他指出,种类繁多的消费者兴趣是“一个自我呈现模式的有趣指标”,是个人“炫耀”一种生活风格的方式。人们因不断分化的社会地位而产生“最显著的”阶层区别和偏好,因而喜好也成为社会分层指标,因为这些消费习惯、审美标准似乎对应于个人在社会中的位置。布迪厄在他那本闻名遐迩的《区隔:品味判断的社会批判》中说:“在平日的各种选择,例如家具、服装,或煮食,这特别揭示了深植人心和长期维持的偏好,使得每个派别都必须具有自己的艺术家和哲学家、报纸和评论家,就好比它有自己的美发师、室内设计师,或裁缝师。”
   
     布迪厄的研究至少能告诉我们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没有哪个社会只存在一种品味,只认同一种产品,只允许统一的娱乐模式,只肯定一种生活方式。即使在当年全国山河一片红的情境中,人们也还有对绿水青山春花秋月的赞美;即使在全国服装只有蓝、灰、军绿等主要色调时,爱美的人们也会在领口(甚至用假领)、袖边、纱巾、头绳上露出春色。爱美之心是人皆有之,世俗生活是人皆离不了的。
     因而不难理解,以正式权力方式禁止某种娱乐方式、封闭某种新媒体表达,为何会引起强烈反响。这不是动了谁的奶酪,不是抚了谁的逆鳞,而是干预了千百万人而且是最富生机的青年人的生活方式,禁止了人们自主的选择,剥夺了人之为人的尊严。
     保卫五花八门的生活方式的抗争也是五花八门的
     “内涵段子”本是包括各类短视频、图片、段子、音乐、游戏、评论等多主题多体裁的幽默娱乐社交平台,创办于2012年,据说至今已有超过2亿人登录、活跃者超过2000万之众。“段友”是其参与者自称,以典型的互联网方式形成的社区及其社区文化,有联络“暗号”,“车贴”,也有线下聚会、活动和不少公益行动,如走访敬老院、给贫困地区的孩子送学习用品和衣物、扶助有困难者等等。
     2018年4月10日广电总局以“存在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为由下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和公众号,并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就此,其创始人CEO张一鸣发出公开信致歉:我深刻反思,公司目前存在问题的深层次原因是:“四个意识”淡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缺失、舆论导向存在偏差。一直以来,我们过分强调技术的作用,却没有意识到,技术必须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导,传播正能量,符合时代要求,尊重公序良俗。进而张一鸣也把加强党建工作、加强和“权威媒体”的合作、将履行社会责任列入业务考核范围列入了整改范围,并将不断强化人工运营和审核,将现有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同时成立委员会全面清查旗下产品的问题,向监管部门定期汇报。
     关停清理事件引起广大“段友”强烈反应,北京和各地发生了一些抗议表达活动。段子时代的表达方式也是多样和出人意料的,源自于“段友”们平时的交往方式:汽车出行,鸣笛“嘀—,嘀嘀”;联络对答:“A天王盖地虎,B小鸡炖蘑菇”;“A春风吹杨柳,B敢问是段友?”“A啤酒小龙虾,B段友是一家”;“馒头,嗷~”;同唱一首《在人间》……
     段友们的表达让我们再次看到互联网时代“隐藏的文本”的功效。美国著名政治人类学家詹姆斯•斯科特在对东南亚农民的反抗实践进行民族志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弱者的武器”(weapons of the weak)和“隐藏的文本”(hidden transcript)这两个重要概念,用以解释底层群体生存与反抗的逻辑,为人们提供了理解非政治的政治之灼见。“隐藏的文本”指的是相对于“公开的文本”(public transcript)而存在的、发生在后台的话语、姿态和实践,它们避开掌权者直接的监视,抵触或改变着“公开的文本”所表现的内容。它们是千百万人生存智慧的重要部分,表现为一种在统治者背后说出的对于权力的批评。作为底层政治(infrapolitics)的“隐藏的文本”,有助于我们理解复杂情境中的权力关系和底层群体难以捉摸的政治行为。
     “段友”不属于底层群体(虽然面对支配性权力他们亦是弱者),而是以生长于数字化时代的年轻人为主体。他们对于互联网技术的使用和相关理念达到其前辈无法完全理解更无法完全控制的程度。互联网时代的新生代的表达不仅具有“隐藏的文本”的全部特征,比如非组织化的共同行动,几乎不需要事先的协调和计划,而是利用心照不宣的理解和非正式的社会网络,通常体现为一种个体的自助形式,避免直接地、象征性地对抗权威,很好的匿名性;而且由于新技术的“玩法”使得其表达和行动具有出神入化、难以琢磨同时快乐无穷的效果。这一表达特点与他们的日常生活方式相融合,构成当今“草泥一族”与“河蟹一族”之间持续的复杂博弈的场域。
     在不触及法律限度、不对他人造成伤害的情境下,人们自主地选择生活方式具有理所当然的合法性与正当性;经济的增长、社会的发展和政治的进步给予人们更为广阔的选择空间。这是天道使然,人性使然。追求幸福和有尊严的生活是天赋的人之本性,这种人性的力量不可能永远被阻挡。
     “段子”之事表明,许多事件本无关政治,大多数人也并不关心政治,社会常态本是如此。但是,一旦人们的日常生活被强行介入,被强制干预,本不是政治的事情就免不了被政治化,不关心政治的人们也被卷入政治,因为是政治找上门来,所以人们除了面对别无选择。
   
   谢选骏指出:上文只知“没有哪个社会只肯定一种生活方式”,却不知“没有哪个人只尝试一种生活方式”——就拿那个“开锅领秀”毛泽东来说吧,一方面在天安门上招猫逗狗,另方面在黑屋勾着女秘书偷看港台黄片。
(2018/04/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