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希特勒的塑造者]
谢选骏文集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特勒的塑造者

   谢选骏:希特勒的塑造者
   
   希特勒本来是个并不成功的画家,他之所以能够后来的样子,主要得力于一个塑造者——迪特里希·埃卡特,以及安东·德莱克斯勒。
   
   (一)


   
   迪特里希·埃卡特 (Dietrich Eckart,1868.3.23—1923.12.26) ,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NSDAP, 即纳粹党)早期的一位重要成员,也是1923年的啤酒馆起义的参与者之一。
   
   迪特里希·埃卡特1868年出生于德国的纽马克特(位于纽伦堡东南约20英里),他是一个皇家公证人和律师的儿子。他的母亲在其10岁时去世,到1895年,他的父亲也去世了,留给他一笔可观的钱,但埃卡特很快将其花完。
   
   埃卡特一开始在慕尼黑攻读医学,但到了1891年,他决定做一个诗人,剧作家和记者。他在1899年移居柏林,在那里他写了不少作品——通常是传记,并成为了格拉夫·格奥尔格·冯·尔桑·黑泽勒的得意门生,后者时任皇家剧院的艺术总监。埃卡特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剧作家,特别是他对易卜生的“培尔金特”,那个时代最好的作品之一的改编,使得仅仅在柏林便参加了600多次演出。这次成功,不仅使埃卡特成了一个富人,并为他通过每天几十个社交场合,向德国重要人士介绍希特勒提供了保证。这些引见被证明是希特勒最终上台的关键。
   
   后来,他产生了一个“天才超人”的思想,以兰茨·冯·里尔本菲尔著作为基础,他将自己视为叔本华和安格卢斯的传统的追随者。他也因此成为由玛雅教的信徒,甚至沉迷于此。
   
   1918年至1920年,埃卡特成了反犹期刊《优秀的德国人》的编辑,与阿尔弗雷德·罗森堡和戈特弗里德·菲德一起参与出版事务。该期刊激烈批评魏玛共和国,强烈反对凡尔赛条约,把它的签订视为叛国行为,并指责社会民主党人和犹太人为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的根源。
   
   1919年,埃卡特连同戈特·弗里德菲德和安东·德雷克斯勒,参与成立了德国工人党,后更名为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即纳粹党),他也是纳粹党报纸《观察家报》的创始人,并撰写了“德国清醒”,后来成为纳粹党党歌之一。
   
   1919年8月14日,埃卡特在党会期间认识了阿道夫希特勒。在接下来的几年,他对希特勒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并被认为对纳粹党的理论和信念的建立做出了重要贡献。很少有其他人在希特勒一生中对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埃卡特向阿尔弗雷德·罗森堡介绍了希特勒。 1920年至1923年间,埃卡特和罗森堡不知疲倦地为希特勒和纳粹党的服务。通过《观察家报》,罗森堡发表了《锡安长老议定书》。 为了党报获取更多的经费,埃卡特将希特勒引见给有影响力的人士,最终为纳粹党找到了资助来源。
   
   1923年11月9日,在纳粹党的啤酒馆政变失败后,埃卡特被逮捕,并与希特勒和其他纳粹党魁一起,关在兰茨贝格监狱,但不久因患病被释放。1923年12月26日,他在贝希特斯加登死于心脏病发作。他被安葬在贝希特斯加登的旧墓地,不远处有纳粹党魁汉斯拉默斯和他的妻子和女儿的坟墓。
   
   埃卡特为何被希特勒视为“最优秀的人”
   
   对于这样一位卖命透支信用给自己吆喝,却从未跟自己共享荣华富贵的男人,希特勒内心是充满了感激,他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称赞埃卡特为“最优秀的人”。
   
   (二)
   
   安东·德莱克斯勒(德语:Anton Drexler;1884年6月13日-1942年2月24日)德国工人党党首,也是阿道夫·希特勒的精神导师之一。
   
   德莱克斯勒出生在慕尼黑,早年曾做过机器修理工,后来到了柏林,成为铁道锁匠。一战期间,加入德国祖国党。1918年,创立了一个名叫“为了一个更好和平自由工人委员会”(Freien Arbeiterausschuss für einen guten Frieden)的分支团体。后来,德莱克斯勒与查理·哈勒等人一起,创立了团体“政治工人团体”(Politischer Arbeiterzirkel)。该团体定期聚会,讨论民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的主题。德莱克斯勒是民意运动的鼓吹者。1919年1月5日,他与查理·哈勒、戈特弗里德·费德尔、迪特里希·埃卡特一起,创立了德国工人党。德莱克斯勒被选为主席,卡勒为名誉主席。
   
   在1919年9月于慕尼黑举行的党会上,主讲人是费德尔。当费德尔结束演讲的时候,鲍曼教授(Baumann)就费德尔演讲中反对资本主义制度,以及巴伐利亚应该脱离普鲁士、同南方的奥地利统一成为德意志联邦的公正性提出疑问,随后鲍曼与阿道夫·希特勒陷入争论。希特勒的激烈争辩以及其辩论的技巧,引起了在场其他党员的注意。根据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的说法,鲍曼“像丧家之犬一般地狼狈逃出去了”,这次事件使希特勒政治觉醒。德莱克斯勒对希特勒的印象深刻,随后邀请希特勒加入德国工人党。同年9月12日,希特勒接受了邀请,成为该党的第55名党员。在一周以内,希特勒收到了德莱克斯勒寄出的明信片,告知他正式被吸纳为党员,邀请他亲自出席会议进行讨论。
   
   希特勒着手使该党更大众化。1920年2月24日,希特勒在慕尼黑组织了该党历史上到场人数最多的会议,会议共有2000多人出席。希特勒阐明了由德莱克斯勒、费德尔、希特勒三人共同拟定的二十五点纲领,宣布了取消凡尔赛条约、创立大德意志、向东扩张、拒绝给予犹太人公民权的政治主张。同日,德国工人党改名为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即纳粹党)。
   
   到了1921年,希特勒迅速成为了纳粹党无可争议的领袖。同年6月,当希特勒和艾卡特前往柏林筹款的时候,在慕尼黑纳粹党内部发动了一场政变。一些纳粹党行政委员会的成员认为希特勒太过专横,希望与对头德国社会主义党合并。7月11日,希特勒回到慕尼黑,愤而递交了辞职书。希特勒宣称如果能取代德莱克斯勒成为党主席的话,自己将回归纳粹党,并将总部仍设在慕尼黑。委员会同意了这个要求,希特勒重新入党,成为该党第3680位党员。此后,德莱克斯勒成为该党的名誉主席,完全没有实权。1923年,离开纳粹党。
   
   德莱克斯勒也是民意运动政党修黎社的成员。在1923年啤酒馆政变之后,他脱离了纳粹党,并未参与这场政变。1924年,被选为巴伐利亚议会议员,成为议会副主席,直到1928年为止。他没有参与1925年的纳粹党重建,直到1933年希特勒掌权之后才重新加入了纳粹党。1934年,获得血之勋章。他还偶尔在纳粹党的政治宣传中扮演角色。1937年被彻底剥夺实权,在党内不再活跃。1942年2月,病逝于慕尼黑。
   
   (三)
   
   谢选骏指出:如果说希特勒是一位演员,那么上面的二位就是导演了,只是出色的演员常常脱离剧本演出,有时确实精彩,但有时却会砸锅——德国的故事就是如此,那么,中国的故事呢?
(2018/04/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