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文集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陆文:肾盂肾炎2
·陆文:肾盂肾炎3
·陆文:肾盂肾炎 4
·陆文:肾盂肾炎 5
·陆文:肾盂肾炎 6
·陆文:肾盂肾炎 7
·陆文:肾盂肾炎 8
·陆文:肾盂肾炎 9
·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肾盂肾炎 11
·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肾盂肾炎 13
·陆文:肾盂肾炎 14
·陆文:肾盂肾炎 15
·陆文:肾盂肾炎 16
·陆文:肾盂肾炎 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肾盂肾炎 12
   
   通知了惠娣娘,我飞步回家。娣坐在马桶上,手里拿着脚布,脚布染红,仍能看出原有的浅绿色。四周寂静无声,因为社员都下田干活。我说,娘来,叫兴兴派船送医院。娣说,没事,感觉好多了,头不昏,肚不疼。我说,假如你不受惊吓,不玩,不会发生这种事。娣说,迟早发生,他有啥福气叫我给他生孩子。娣抬起屁股让我看马桶。又说,胎盘胚胎从子官脱落,像水泻,控制不住。娣刚抬起屁股,一股血腥气扑鼻而来,我赶紧憋住呼吸。血水染红了马桶,胚胎也不大,至多比桂圆大一点,但看上去血糊糊的,在马桶里继续膨胀,继续生长,它漂浮在浅红色的血水之上,犹如一团深红的水草。马桶里的东西,其去向我一无所知,因为由惠娣娘处理,可以肯定她不会倒在生产队的集体粪坑里,那块红脚布,也可能陪同那团深红的水草,埋在她家暗无天日的竹林里。整个过程,有点像养私囡(私生子),我的面皮薄了。
   
   惠娣既心疼又惊喜,因此心情复杂,而我与其相似。我不能表示过份伤心,也不能显得过份快乐。因为伤心显得虚假,肚里的种毕竟不是我的,而快乐,面对娣的伤痛,又成了幸灾乐祸。我甚至在惠娣娘面前,还要表现成一个不明真相的群众,我觉得吃力。利己的反应,应该开心才对,但我的利己已覆盖惠娣,她也成了我一部分,让我无法作出自身本能的反应,身心只能分裂,成了左笑右哭的双面人。我还不能多呆在惠娣的身边,以免她娘看出破绽,这更加剧了我的烦恼。惠娣娘饱经沧桑,看见女儿久久坐在马桶上,似乎明白个中原因,她到场朝我看了一眼,我知趣转身离开,她关上了房门。我其实是她俩的同谋,原应该接纳我,惠娣娘不明真情,却把我视作局外人。


   
   村人只知道惠娣发高烧,是因为食物中毒,腹泻拉肚子,惠娣眼窝深凹,形销骨立,也符合一个中毒者形象。我对惠娣说,流产是绝对机密,归我俩所有,娘知道也会守口如瓶。要是泄露出去,阿根晓得,就丧失了他犯罪的证据。这是我们扼住他报复的手段,如果泄露,死无对证,形势蛮难预料。娣连连点头。
   
   我想买只鸡,娣不允许,说,这个村谁吃得起鸡,你痴特哉(疯了),我又不是给你生孩子,我怎么有面皮吃你的鸡?我想买些蛋,她才默许了。我希望每天能钓到鲫鱼,让娣补补身子。
   
   我平生第一次钓鱼有了目的,以前都是玩玩,消磨时光。现在真的想捉鱼,鱼影踪全无。鳊鱼辜负了我,草鱼辜负了娣,幸好小鲫鱼、小塘鲤给我钓到了几条,有的手指长,有的半只筷长。惠娣娘就在原女婿的锅灶上,烧起了鲫鱼蛋汤,我又给它加了红糖,这有点坐月子的意味,仿佛惠娣刚生了个小宝贝。惠娣娘说,谢谢你。我说不客气。
   
   只要惠娣娘到场,娣就暗示我回避,我孤眠独宿,既嗅不到娣肉体的芳香,也听不到惠悦耳的嗓音。无聊时候只好看看《青春之歌》。
   
   我一刻不忘警戒,临睡前还要巡视一遍茅屋,防止阿根突然袭击,我甚至过了晚上八点不出门,更不到屋西河边。我原来习惯在大樟树下呆坐,思念思念老家,唱几句《知青之歌》,看看满天繁星,望望从小泾河尽头处悬着的月亮。我至多在晒谷场上散步,听听旁边队里的猪圈猪猡此起彼伏的叫唤,让散步,让夜风吹凉我沸腾的血液。娣的房间窗户重配了玻璃,我逐条检查一遍窗栏杆,在她的床旁还放了木棒。
   
   惠娣娘陪女儿睡了五夜,每夜叽叽咕咕,似有说不完的私房话。我多想参加她俩的聊天啊,但夜深沉,房门紧闭,门外只剩下孤家寡人,我似乎靠娣的笑容,和每天偷偷几个吻而活。
   
   农忙如此忙碌,金娣仍每夜前来探望。面对最好的朋友,却不能吐露隐私,倾诉内心的创伤,其实也等于包庇阿根,宽恕了小郑。我不能暴露自己的真面目,其实也是对爱情的不义,和对惠娣的不公。惠娣情愿默默奉献,做无名英雄,做秘密夫人,其理由匪夷所思,让我不能释怀。说实话,我愿意永远待在她身边,而不愿做一个匆匆过客,我多想光明正大跟她结婚,娣是我的妻啊!娣!
   
   农忙很快过去,娣恢复了勤快,出工之余,她居然在茅屋四周种上了蔬菜,我也不懂种类,估计是菠菜韭菜小青菜之类,难怪娣说我五谷不分,小麦当韭菜,枉为知识青年。她还叫我从她家里搬了一只原先腌咸菜的水缸。她每天从钱泾河提水,倒进缸里,储存一夜,她不准我接触生水,生怕我得血吸虫病。
   
   至中秋节,这段时间我曾自慰两次,我熬不住,又不愿让娣受到伤害。尽管我晓得喷射的物质表面上像上文所说的似牛奶、像浆糊,但事实上是我身体的精华。我见娣身体复原,克制许久的情欲又蠢蠢欲动,我不满足于亲吻抚摸。娣蛮理解我的欲念,又看清我渴求的目光,欣然接受了我的求欢。不过她要求我戴避孕套。我很不理解,且没这么试过,但不好拒绝,结果还是她帮助我戴上了。自此以后,该套成了我俩性爱的必备。我问过为何戴套,套从何而来。娣说,你不要知道得那么多了,短期内不能怀孕,否则以后要习惯性流产。
   
   阿棍不见踪影,原来做大队长的祥福担任大队书记,兴兴提了一级,兼任大队长。确切消息说阿根被逮捕,其原因,一说,大队耕读老师、女插青彩华想报名进修县城幼儿教师班,另一说,想抽调回城当幼儿教师,为了一张大队证明,给阿根玩了。政审结果有一半人未录取,有的因为家庭成份,有的因为体弱多病,彩华因为不是处女。彩华本是处女,她坚持了好多年,准备献给未来的郎君,结果被林书记捷足先登。为了前程将贞节送给阿根,这有点像让叫化子吃了大闸蟹。彩华恼羞成怒检举了。阿根逮捕入狱,据传将判刑五至七年。
   
   我问了兴兴,确证阿根被捕的消息,一颗悬挂的心才落地。对娣说,没事了,我回县城一次,望望爷娘,前几天母亲打电话到代销店,请催娣娘转告叫我回家。娣没说什么,只说了一句,快去快回。后来加了一句,见朱小圆的话,要告诉我啊。我笑着说,地下老婆也吃醋了。
   
   从塘市乘轮船到县城,需三小时左右,票价二角半。母亲见我回家,要紧烧红烧肉叫我补补身子,又炒了两只蛋。典当朝奉说,浪子回家哉。娘拿出一封信,还有一件绒线衣。绒线衣是紫色粗绒羊毛织成的,很厚实。上面有小翻领和三个纽扣,套衫。不用说,就知道是谁送来的。信,我不敢拆开看了。我担心自己心软与她联系。
   
   晚上和刚开始上班的弟弟挤在一张床上。弟弟因我插队而留城工作,对我蛮感激。他告诉我一个秘密,那姑娘晚上来的,跟娘聊了没几句就走了。蛮漂亮的,文静,衣服也讲究,坐凳子只用半爿屁股,像有钱人家的女儿,比他同进厂的那位女学徒漂亮。还说女学徒对他有意思,他不敢和她去看朝鲜电影,担心被开除。工厂明文规定,学徒期间不准谈恋爱。
   
   江苏/陆文
   2018、3、31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2018/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