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江西宜黄拆迁公司:半夜派人来拆,你房子倒了与我无关]
江中学子
吴氏失业夫妇(低保户)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图)吴氏失业夫妻1
·失业夫妻2
·失业夫妻3
·失业夫妻4
·失业夫妻5
·失业夫妻6
·失业夫妻7
·失业夫妻8
·失业夫妻9
·失业夫妻10
·失业夫妻11
·图中共当局严密监视(一)
·监视(二)
·监视(三)
·监视(四)
·监视(五)
·监视(六)
·监视(七)
·监视(八)
·监视(九)
·监视(十)
·监视11
·监视12
·监视13
·监视14
·监视15
·监视16
·监视17
“夕阳特务队”成员老王夫妇、徐老师夫妇、小老头、胖老头
·(图)中共线人邻居老王夫妇(A)
·老王(B)
·老王(C)
·老王(D)
·老王(E)
·老王(F)
·老王(G)
·老王(H)
·老王(I)
·老王(J)
·老王(k)
·老王(L)
·老王(M)
·老王(N)
·老王(O)
·老王(P)
·老王(Q)
·老王(R)
·老王(一)
·老王(二)
·老王(三)
·老王(四)
·老王(五)
·老王(六)
·老王(七)
·老王(八)
·老王(九)
·老王(十)
·老王(11)
·老王(12)
·老王(13)
·老王(14)
·老王(14A)
·老王(14B)
·老王(14C)
·老王(14D)
·老王(14E)
·老王(14F)
·老王(14G)
·老王(14H)
·老王(14I)
·老王(14J)
·老王(14K)
·老王(14L)
·老王(14M)
·老王(14N)
·老王(14O)
·中共线人徐老师夫妇(A)
·徐氏(B)
·徐氏(C)
·徐氏(D)
·徐氏(E)
·徐氏(F)
·徐氏(G)
·徐氏(H)
·徐氏(I)
·徐氏(J)
·徐氏(K)
·徐氏(L)
·徐氏(M)
·徐氏(N)
·徐氏(O)
·徐氏(p)
·徐氏(Q)
·徐氏(R)
·徐氏(S)
·徐氏(T)
·徐氏(u)
·徐氏(15)
·徐氏(16)
·徐氏(1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江西宜黄拆迁公司:半夜派人来拆,你房子倒了与我无关

   (图)江西宜黄拆迁公司:半夜派人来拆,你房子倒了与我无关
   
   作者:邹引娇
   
(图)江西宜黄拆迁公司:半夜派人来拆,你房子倒了与我无关

   
(图)江西宜黄拆迁公司:半夜派人来拆,你房子倒了与我无关


    2018年3月27日上午,县里派几名拆迁工人携带木梯说要拆除邹怀刚后屋与我后屋共墙的房间。我和丈夫对这几名拆迁工人说,邹怀刚这间后屋与我家后屋共用一面超过二层楼高的砖墙,拆除这间后屋会损坏我后屋,很可能导致我家屋毁人亡,暂时不要拆,再说邹怀刚后屋离马路十多米,附近许多离马路近的房屋也未拆除,这完全是县里派你们来搞破坏,要损毁我房屋。我打叶峰县长手机,叶县长拒接。于是,我发短信给叶县长:“叶县长:你好,我是邹引娇,刚才县拆迁办派人要拆邹怀刚与我家共墙的后屋,势必导致我后屋倒塌甚至屋毁人亡。请叶县长督促县拆迁办依法拆迁。谢谢。”叶县长未回短信。当天下午,县里又派几名拆迁工人在我前屋边邹怀刚已倒塌店面残留的一面墙上又打又砸。我和丈夫叫他们不要乱打乱砸。他们说,这是在清除路障,县里会派挖掘机来继续拆除邹怀刚房屋。县里于2018年2月7日派挖掘机将我家隔壁的邹怀刚前屋及马路边店面弄倒。县里明知邹怀刚后屋与我后屋共用一面超过二层楼高的砖墙,仍打算派挖掘机来继续拆除邹怀刚残留的房屋明显是冲我房屋而来,企图损坏我房屋甚至让我家屋毁人亡。
   
    4月1日上午,几名县拆迁办工作人员上门叫我开门谈房屋拆迁。我说:“县里把邹怀刚房产证档案藏起来欺骗说邹怀刚没办房产证,土地证也想一笔勾销,说邹怀刚只填写了土地登记卡,并未办理土地证。要把我家证件齐全的房屋作为违建无证房屋予以征收,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关上大门把你们挡在门外。如果县里合理合法、公平公正搞拆迁,我会支持。希望县里实事求是拿出诚意解决我房屋拆迁。”这几名县拆迁办工作人员依旧睁眼说瞎话,说邹怀刚没办房产证也没办土地征只填写了土地登记卡。我说你们一直狡辩没什么好谈的。当天下午,几名男子站在邹怀刚前屋废墟上,其中一名男子指手画脚说要拆除邹怀刚后屋残留的房间。该男子自称是县拆迁公司负责人,说:“我和县里签了拆房工程合同,县里多次要求我加快拆房进度。邹怀刚和县里签了拆迁补偿协议并拿到了拆迁补偿款,邹怀刚这处房屋已收归县里所有,我叫人拆这处已征收的房屋跟你们无关。这一带马路边已征收的房屋都拆除了。”小南关片区棚户区改造首批计划拆除78户,目前大多数拆迁户已签拆迁补偿协议并搬离,但这些已征收的房屋只拆除了小部分,多处比邹怀刚后屋更靠近马路的已征收房屋也未拆除。该男子说“这一带马路边已征收的房屋都拆除了”完全是胡说八道。我和丈夫站在前屋楼顶阳台上对他们说:“我家这一带已征收的房屋只拆除了小部分。邹怀刚后屋离马路有十多米,我家两边多处比邹怀刚后屋更靠近马路的已征收房屋都未拆除。邹怀刚后屋和我后屋均为砖木结构,两家共用一面超过二层楼高的砖墙,两家二楼楼板承重横梁都有一端插在这面共用的砖墙里,两家屋顶承重横梁有一端也交叉搭在一起,拆除邹怀刚这间共墙的后屋会毁坏我后屋,甚至导致我家屋毁人亡。你们不抓紧时间拆除这一带已征收的房屋,反而几次三番要拆邹怀刚残留的后屋,这明显是县里派你们来搞破坏,要损毁我房屋。”该男子临走时扬言:“咱们走着瞧,你们白天阻挠我派人拆邹怀刚这间房屋,我可以半夜派人来拆这间房屋,万一你房子倒了和我无关,到时你也找不到我……”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8年04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