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勇气、理性和正信——见证“四·二五”万人大上访]
九剑博客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禁闻】维权律师全获释建三江恐怖完结?
·感恩寒食清明人心
·律师建三江遭活摘威胁国际律师团谴责中共罪恶
·唐吉田:建三江威胁〝活体取肾〞
·学者揭中共收走年国民财富一半仍不愿减税
·大陆黑帮成员逾百万曾庆红发动另类政变
·俄军事评论员披露江泽民的一个惊人秘密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问候建三江4律师吁制止中共暴行
·《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赢纽约16项年度新闻会议大奖
·中国器官捐献率曝光引出惊天黑幕
·建三江警察雷人语录猛翻中共旧帐
·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建三江事件法轮功律师吁国际彻查活摘
·【热点互动】执法犯法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
·黄万里:将来应放三男一女铁像跪向三峡请罪
·各级〝610〞是如何操纵升级黑龙江建三江对民众的迫害的?
·法轮功严禁性乱中共脏口喷人被揭穿
·纳粹高官艾希曼受审的启示
·江泽民做好了最坏打算
·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神韵音乐让人豁然开朗
·荷兰国会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勇气、理性和正信——见证“四·二五”万人大上访


   
   文: 陈晓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一日】车缓缓地向前开着,沈牧的心急得已经快提到嗓子眼。在北京坐了那么多年的公交车,从未觉得车开得这么慢过,十几分钟的时间仿佛被无限延长,他眼巴巴地看着车窗外,心中思绪万千。

   这一次去中南海信访办上访,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是,心中那股作为大法弟子强烈的责任感让他觉得自己非来不可。
   
   那天早上沈牧在香山公园炼功时,看到炼功场比平时的人少了很多。一问在场的同修,才知道天津有45名法轮功学员被抓了。当地的学员被政府告知,只有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消息一下子从天津传到了北京,很多学员都立即决定去上访。
   
   法轮功自1992年在社会上传出之后,因为祛病健身的奇效和对人道德的提升,短短七年就有上亿人修炼。可是,尽管修炼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中共与生俱来的恐慌感和危机感却让其对此不容。从1996年起,中共就已经开始暗中发动对法轮功的打压。
   
   到了1999年时,法轮功的书籍在中国早已被禁止出版,而且很多法轮功炼功点也经常受到警察的骚扰。这次要求释放天津学员的请愿,也是一个让政府了解法轮功,还给学员们一个合法修炼环境的好机会。
   
   “听到同修被抓,那种感受就像抓了自己的亲人一样。我觉的有责任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沈牧回忆说。他和家人当即决定去中南海信访办加入大法弟子请愿的行列。
   
   车好不容易开到了府右街。看到街上到处都是大法弟子,整齐地站在马路两侧,他的心中又惊又喜。在北京这样一个闹哄哄的、挤公交车从来没有人排队的大都市,竟然还能出现这么大一个人群,非常有秩序地、这么安静地站在那,那种平和让他心中一触。可是,看着这一群善良的修炼人,沈牧心中隐隐闪过一丝不安。89年天安门屠杀请愿学生的场景在他的心中快速闪过。“万一……”沈牧转过身,和一起来上访的家人说:“如果发生镇压或开枪这样的事件,你们赶紧离开现场,不要管我。”
   
   从陌生到惊喜
   
   海蒂那天早上没有去炼功点。早上六点多,她在家里收到一位炼法轮功的同事用传呼机发来的信息:天津的学员被抓了,大家可以去信访办请愿。
   
   海蒂赶紧出门,跨上自行车,向信访办的方向骑去。从来没去过信访办的她,一边骑,一边问路,大约三、四十分钟以后到了府右街。那时只有七点多,可是马路上已经站了满满的人。大家都把盲道让了出来,让来往行人可以通过。远处,还有人在不断赶来。
   
   “我一开始根本没意识到这些也是法轮功学员,都是来请愿的”,海蒂笑了笑,“我那时谁也不认识。我就这样往前走,也不知道该去哪。后来我看到有的人站在路边上,拿着书在看,我才意识到原来这么多人都是法轮功学员。”
   
   虽然以前参加过一些集体炼功,可是每次也就是几百人,最多也不超过一千人。这次一下子看到这么多法轮功学员,海蒂的心里充满了惊喜。
   
   来信访办之前,她的心里完全没底。信访办对于刚刚大学毕业、才开始工作的她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概念。“有多少人会来,去了以后做什么,需不需要我自己去找工作人员说明情况,还是和别人一起,那时脑子里一点概念都没有”,海蒂说,“所以当看到这么多学员时,还有那么多人一大早从外地赶来,我还是挺高兴的。我想这么多人来,问题一定会很快解决。”
   
   后来海蒂遇到了一位认识的当地学员,就和他们站在一起,静静地等着,期待着这次上访能有一个好结果。
   
   在大法中新生的生命
   
   康妮那时是法轮功的义务辅导员,每天早上四点钟提着收音机去炼功点和大家一起炼功。那天炼功时,她告诉了其他学员上访的事儿。六点多炼完功,她回到家把录音机放好。她刚上小学的女儿和先生还在睡觉。康妮给他们留了张纸条,说去买菜了,然后就轻轻地出门了。
   
   到了信访办,康妮看见很多警察站在府右街和长安街的交叉口。很多外地学员都去找警察问路。警察领着学员们,让他们把中南海西面的府右街和北面的文津街站得满满当当,和中南海隔街相望。康妮正好站在外侧,正对着后来朱镕基出来和学员交谈的那个门。
   
   那时的康妮才刚刚修炼法轮功一年。年纪轻轻、只有三十多岁的她修炼前全身都是病,因为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经常和家里人发火。可是修炼不久以后,一身的病很快都没了,全身充满活力。病痛消失了,她的心情也变好了,整天乐呵呵的。曾经弱不禁风的她开始承担起家里大大小小的家务事,为先生分担生活的压力。
   
   一听说天津学员被抓的事,康妮心里很着急。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她一大早就赶到了中南海参加上访。
   
   祥和理性的团体
   
   十九年前,沈牧、海蒂和康妮,不约而同地于1999年4月25日当天和万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到中南海和平上访,希望争取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谁也没有料到,那看似平静的一天却成为中原大地上血雨腥风般迫害前最后的宁静。而他们,也成为了这一场中国近代史上规模最大、最平和理性上访的见证人。
   
   康妮回忆说,“那一天,万名法轮功学员静静地站在马路上,没有口号,没有喧哗。那些来维持秩序、原本以为如临大敌的警察们很快放松下来。三三两两地站在马路上抽烟,聊天。甚至他们扔下的烟头都被旁边的学员捡起来丢进了垃圾桶里。”
   
   学员们超越尘世的和平理性不仅感动了在场的警察,同时对每一个来参加上访的学员也是不小的触动和鼓舞。
   
   想起当年的场景,沈牧说:“因为我在前排站了一整天,总有同修不时地问我要不要喝点水吃点东西等等。如果有人因事需要暂时离开,后面的人马上就自动站到前面来保证整齐的队形。遇到警察走到跟前,大法弟子们就和他们打招呼,告诉他们我们的诉求,使执勤的警察非常理解我们。”
   
   “看着周围这些陌生却又很亲切的同修,我觉得这个团体真的太好了。我为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觉得自豪。”海蒂说。
   
   早上匆匆赶去请愿的康妮,把钱包落在了家里,身上只带了坐地铁的交通卡。她根本没想到,去了以后在那里一站就是一天。没吃什么东西,她却一点也不觉得累。“到了下午六点,我们院里一个卖冰棍的老阿姨,从兜里掏出一把几毛几分的零钱,都是她平时卖冰棍攒的钱,给我们认识的几个人一人买了一个最便宜的冰棍。这件事对我印象特别深。”
   
   “那时也不知道什么叫正念,就是觉得心里很平静,很祥和。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等到晚上听到消息说问题和平解决时,我觉得很开心,觉得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回忆起当时那种心情,康妮有些哽咽。
   
   经过学员代表和政府一天的交涉,事情最终和平解决。天津政府将无条件释放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同时,中央政府也表示从未干涉过群众的炼功活动。听到这个好消息,站了一天的法轮功学员们静静地散去。
   
   康妮和卖冰棍的老阿姨一起回了家。“回到家时,我先生就站在院子门口等我。他也听说了上访的事情,为我担心了一天。看到我平安回家时,他长出一口气。”
   
   街对面的摄像头
   
   上访那天,海蒂、康妮和沈牧都站在队伍的最外面。海蒂看见对面窗户里有摄像机和照相机,对着学员的队伍拍照和摄像。经常也有一些车缓缓开过,里面有人对着他们摄像。
   
   “我当时就问自己怕不怕,因为自己的脸被拍下来了。其实那时我也想到了八九六四,想到了那些被共产党枪杀的学生。有些幸存下来的学生走回来时,鞋底都已经被血浸湿。我们都知道共产党可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其实当时心里就面临着一个选择。”海蒂说。
   
   “我想我们都是在做好人,我们做的是一个完全正义的事情。法轮功是教‘真善忍’的。我们这样一个和平的群体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天津的学员被抓了,媒体造谣诬蔑法轮功,我觉得这些是不对的,所以我们去请愿是非常理所应当的事情,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怕的。其实我也可以选择站到后排去,但是我没有。我就站在前面,坦坦荡荡的。”有了这次经历,当三个月后迫害真的发生的时候,海蒂的心里很平静。她知道继续修炼下去是自己一定要选择走的路。
   
   历史的见证人
   
   就在“四·二五”万人上访看似圆满结束的一天后,危险和压力已经悄悄的逼近了每一位参加上访的学员。
   
   “第二天单位领导就来找我们谈话了,挨个问有没有去上访。那时我们单位里谁炼法轮功大家都知道。虽然媒体说是合法的,丝毫没有要镇压的意思,但是实际感觉风声越来越紧,越来越多的便衣来炼功点监视我们,其实这也是典型的共产党秋后算账。虽然‘四·二五’上访和平解决,但是最终也没有改变共产党和江泽民执意镇压的决定。”海蒂说。
   
   对于沈牧来说,参加上访让他更加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而当7月20日迫害发生后,参加上访也成了他所在学校迫害他的借口。当时在中科院进修博士的他,虽然答辩成绩优秀,可是因为他不愿意放弃修炼法轮功,中科院最终没有给他颁发博士学位,给他日后的生活和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博士毕业后,沈牧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在当地一所大学里找到了一份教授的工作。可是上班后没多久,他刚新婚不久的妻子就因为邮寄真相信被警察抓捕,后来在劳教所被警察折磨致死。沈牧自己也因为和学生讲法轮功的真相,再也没能回到讲台上,在家里被软禁了七年。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来到美国,开始了一个全新的生活。几经辗转,最后来到了中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市,在这里扎根。
   
   海蒂也在迫害开始后不久,离开中国,去外国留学、工作。因为工作变动,她在美国多个城市都生活过,最后跟着先生一起,来到了圣路易市。
   
   对于从未想过要出国的康妮,迫害发生后还继续生活在北京。即使每天都面临着被抓被打的风险,她也从未放弃过修炼法轮功。2009年,康妮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警察发现,为了不连累家人,她被迫流离失所。而她刚刚结束高考的女儿因为母亲受迫害无法上大学,最后只好选择了出国留学。康妮为了躲避迫害,被迫出国,来到了圣路易市,从新开始打拼。
   
   19年前互不相识的他们凭着勇气和正信,共同选择了去中南海参加万人上访,为自己的信仰表达诉求。若干年后,命运的安排让他们在远隔重洋的美国圣路易市再次相逢,并有机会一起向当地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制止迫害。
   
   回想起当年上访那天的点点滴滴,他们心中都感慨万千。
   
   “有些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我们一生中可能就只有一次机会。对我而言,参加‘四·二五’和平请愿就是我生命中这样的历史时刻。从那一刻到现在十九年的反迫害的修炼岁月中,我逐渐认识到‘四·二五’和平请愿是历史给中共的一个选择善良的机会,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决定了它选择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沈牧回忆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