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2018“中国爆料革命”政治意志宣示]
藏人主张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北京“倒薄”遭遇意识形态陷阱
·胡温政府对华裔投了一枚炸弹
·中国亿万富豪分布图
·温家宝、薄熙来恩怨内幕
·中国文人是否为金钱服务?
·薄熙来是否打开中国巨变的钥匙?
·孔子和佛陀在美国的不同遭遇
·中国“游说”美国的道路
·英媒暴料温的财富比薄多25倍
·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青海异议人士刘本琦被刑事拘留
·谁控制互联网,谁就控制世界。
·中国官员131万占有国民财富80%
·中国网民对谷开来案的反应
·“薄谷开来”案件的三大看点
·《在国际法上钓鱼岛属于日本》
·饱死的毛皇与饿死的共奴
·温家宝给盼政改派打了一记耳光
·中国民间狂传的段子集
·《薄熙来案与毛派》
·哪位应该是下一个薄熙来?
·从薄熙来的耳光看中国的社会性质
·温家宝家人隐秘的财产
·薄熙来扔出的白手套
·中国社会濒临爆炸
·中共暴政进入倒数
·温家宝女儿咨询公司
·汉人维人在实践反抗暴政的权利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8“中国爆料革命”政治意志宣示

《2018“中国爆料革命”政治意志宣示》
   ——致全球“爆料革命”战友的公开信
   
   袁紅冰
   

   2017年,“中国爆料革命”大潮涌起,洪波滔天。中共暴政朝野震荡,官心浮动;盗国贼心惊胆破,气沮色变;各色伪类蛇行鼠窜,狼奔豕突,惶惶如丧家之犬。
   与之同时,民心大畅,痛快淋漓;日月经天,天道昭昭,“中国爆料革命”遂一扫二十八年来暴政猖獗、民意低徊的阴晦之气,成为2017中国反抗运动的主题战歌。
   历史已经尊敬地记住:是郭文贵先生勇敢的孤狼行动,发出“爆料革命”先声。不过,“爆料革命”的荣耀和责任属于每一个参加者和支持者,而不只属于任何个人。所以,守望“中国爆料革命”高贵的政治灵魂和英雄的政治人格,乃是“中国爆料革命”全体战友和兄弟姐妹必须自己承担的天职。
   浴血的历史和铁铸的现实,向中国人民昭示下述真理:
   其一、中共一党独裁的专制暴政,是当代东亚大陆的万恶之源,是盗国贼集团存在和发展的政治依托;唯有彻底否定中共暴政,才可能以釜底抽薪之势,从根本上清除盗国贼现象。只反盗国贼,只反贪官污吏,而不否定中共一党独裁的政治体制,盗国贼势将“头如韭,割复生”,并生生不息,不可断绝——“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中共暴政不除,盗国贼集团难灭。
   其二、中共暴政的专制恶法是社会正义崩溃、司法公正荡然无存的最终原因;专制恶法构成中共暴政存在的法律依据。不彻底否定中共暴政,就不可能废止专制恶法,更不可能实现以普世价值为政治道德基础的“法治中国”。试图让人们相信依靠共产党可以达到“法治中国”的说辞,不是痴人说梦的幻想,就是居心叵测的欺骗——属于人民的“喜马拉雅”理想,不可能依靠共产党实现。
   其三、目前,中国需要解决的首要和根本的命运问题,是政权问题,而不是人权问题。当代中国的所有人权大劫难,都源自中共暴政。唯有彻底否定中共一党独裁的专制制度,才能摧毁人权大劫難的政治根源;不正视中共政权的反人类罪恶而奢谈维护人权者,不是愚不可及,就是盗名欺世的撒谎者——中共专制是国家权力中共一党私有的当代政治奴隶制;政治奴隶制之下,只有党权气焰薰天,不可能允许人权哪怕苟延残喘。
   为对中国未来的国运负责,我们必须正视以上三项由中国人七十年血泪凝成的真理。
   2018,春寒料峭;中共两会,倒行逆施。“脑残型毛泽东”习近平加冕为共产帝王,悖逆天理,万夫所指,已成全民公敌;鬼子六王岐山垂帘听政,蛇蝎之心,阴险诡诈,实为习王“神圣同盟”的魔鬼之魂。
   中共暴政进入回光返照式的末日疯狂,并且要用中国国运为其殉葬。对内回归毛泽东原教旨主义,实施“超级纳粹党”统治,荼毒天下;对外驱动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命运之轮,与人类为敌——中国因此进入万年历史中最黑暗的时期;中共暴政已将中国国运推向地狱之门。
   为挽中国大劫难之狂澜于即倒,为救中国国运于万劫不复的艰危之际,为因应即将出现的中国大变局,我愿向所有参加“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兄弟姐妹发出倡议:
   承担一切必须承担的历史责任,承受一切必须承受的现实危险,付出一切必须付出的个人代价,再战2018,再创“中国爆料革命”的辉煌。
   中国“六.四”失败的血训和前苏联东欧地区人民胜利的经验都昭示,中国民主化之路必然遵循由全民反抗到人民起义的历史逻辑。有鉴于此,2018“中国爆料革命”至少应当通过下述三项实际行动,得到深化和升华:
   其一、“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兄弟姐妹形成有效的全球行动协调机制,以强化组织运作,将“爆料革命”由一人爆料,推进到全民爆料运动;所谓全民爆料运动的实质,就在于全民控诉中共腐烂入骨的权力对东亚大陆各民族犯下的反人类重罪。面对中共暴政和盗国贼集团,如果不能形成有效的组织运作能量,“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兄弟姐妹最终必将由于游兵散勇式的作战,而处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险境;强大的组织化能量既是让盗国贼望而生畏的政治能量的基础,也是保障我们自身安全的政治依据。
   其二、通过全民爆料、全民控诉,唤醒中国社会救亡图存的良知,向中国知识界、民营工商界、宗教界、退伍军人、失业工人、失业大学生、上访冤民、被驱离城市的“低端人口”、中共党员和官员,以及全球民主国家的有识之士,充分表述一个钉入时代眼球的事实——以“习近平王岐山魔鬼联盟”为政治意志象征的中共暴政,乃是中国人民的公敌,乃是国际社会的公敌,乃是人类的大劫难之源;唯有彻底否定中共一党独裁、党国一体的政治制度,包括中共党员、官员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才能得到法治保障下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其三、高效率运用现代信息传播方式,同中共暴政展开政治意志和思想领域的决战,瓦解官心官意,从精神上撕裂中共暴政铁幕,为全民反抗大潮的再次涌起,创造思想和政治的条件。我们坚信这样的真理——人类历史,是意志的实现;在政治意志领域同中共决战,唤醒民心民意,瓦解官心官意,乃是在现实领域获得属于自由民主的胜利的必要前提。
   2018“中国爆料革命”的上述三项核心行动,可以简要表述如下:
   一、强化组织运作,全球协调,全民爆料,全民控诉;
   二、以“爆料革命”之名,唤醒社会各阶层的全民反抗意识;
   三、发起政治意志决战,瓦解官心,撕裂精神铁幕,为全民反抗再度崛起创造条件。
   “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再战2018之际,我愿重申下述理念:
   我们是只忠诚于心中自由民主的“中国梦”的义勇军、志愿军,我们是依据反抗暴政的信念集结在一起的骄傲的自由人——我们在任何意义上都绝不是任何人的雇佣军,更不是任何人的私家军。
   我们必须以铁石之心坚守政治道义原则——彻底否定中共暴政一党独裁的政权,就是我们永远不变的终极政治道义原则。
   我当然知道,与中共暴政的政治博弈过程中,必须运用鬼神难测的策略。但是,策略永远不能高于原则;以策略的名义践踏原则,就意味着背叛。
   毫无疑问,在中国民主化的历史大变革过程中,“中国爆料革命”运动希望得到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的支持,希望中共千万贪官污吏能够幡然悔悟,改恶从善,与人民站在一起。但是,我们更坚信一个真理:十五亿中国人的觉醒和自我拯救的意志,才是中国民主化根本的动力;没有十五亿中国人的觉醒和自我拯救,任何力量都无法使中国国运得到救赎——上苍只拯救自救者。
   基于上述认知,我作出如下判断:任何把中国民主化的希望只寄托于外国政客的支持和中共贪官污吏良心发现的观念,都必然是缘木求鱼之举,水中捞月之行。
   毋庸赘言,中共暴政当然只相信实力。不过,在“中国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的政治视野中,真正的实力却不在于中共暴政的十万铁牢、百万警特、千万贪官污吏和九千万党员,不在于中共暴政的核武器和庞大军队——真正的实力在于十五亿中国人的觉醒和觉醒之后的行动意志。
   前苏联共产帝国拥有用核烈焰焚毁地球和人类命运的能量,到头来仍然无法逃避大崩溃的宿命,而且,在大崩溃之际,苏联的千万党员和官员没有一个人愿意为其殉葬。以致于“习猪头近平”在大茫然、大困惑之间为此而悲叹曰,“更无一人是男儿”。
   之所以出现上述状况,关键原因归结于一个事实,以全民觉醒为基础的全民反抗和人民起义,形成了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前苏联共产帝国已经化为南柯一梦,却给人类历史留下不可磨灭的教训:社会各阶层的全民觉醒,才是推动民主化进程的真正实力之所在。
   那种把中国大变革的希望完全寄托于中共贪官污吏和党员良心发现的改良主义思潮和投机政客观念,实在是坐井观天的狭隘之论,鼠目寸光的短视之言,与虎谋皮的蠢才之说,首鼠两端的自欺欺世之论,势必误己误人,贻笑大方。
   社会各阶层的全民觉醒,以及觉醒之后的行动意志,才意味着中国民主化大变革的实力之根本所在——这是“中国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应当坚守的基本政治信念。通过全民爆料、全民控诉运动,通过意志和思想领域的决战,凝聚民心民意,形成拯救中国国运的社会共识,则是“中国爆料革命”战友和兄弟姐妹行动意志的起点和归宿。
   另有一种观念认为,中国民间反抗从没有成功的先例,因此,应当放弃民间反抗;并且据此论证:实现民主或者法治只能依靠中共官员和党员的良心发现。
   在我看来,上述观念乃是庸人俗物不明天理而又自以为是、自命不凡的愚昧之见——庸人俗物眼中不仅没有英雄,而且没有真理。
   前苏联和东欧共产帝国的民间反抗运动曾经失败了七十年,终于以辉煌一战赢来盛大凯旋。没有一次又一次失败的苦痛,就没有胜利的欢欣——真理就是如此残酷。
   从圣女林昭到彭明、王炳章;从文化大革命中被处决的无数“现行反革命”,到六.四大屠杀的死难者,中国民间反抗运动一直在失败的血海泪滔中前仆后继。唯有一次又一次失败后铁血男儿的顽强崛起,才可能迎来最终的成功;由于此前的失败而放弃民间反抗,就等于放弃自由民主的最後希望,因为,指望中共暴政主动交出专制权力,比指望蟑螂会跳脱衣舞距离现实更遥远。
   为实现中国人心中的自由民主之梦,民间反抗即使失败一百年,也必须一百零一年的再次奋起——让庸人俗物去和中共狗官作政治媚眼乱飞的调情吧,我们,“中国爆料革命”的战友和兄弟姐妹,将只把政治苦恋许给民间反抗的真理,即使那真理是残酷的。
   抗争中共暴政,当然需要国内和国际两个战场交相呼应,互为表里。但是,中国民主化的主战场永远在东亚大陆,永远在神州大地——永远在中国国内。脱离中国国内主战场的国际抗争,必然沦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甚至沦为孤魂野鬼的天涯悲情。所幸,借诸现代信息传播方式,穿透中共信息封锁铁幕,使国际间抗争中共暴政的运动与中国国内主战场形成一体化联动机制——这种政治战略模式,乃是“中国爆料革命”过去一年的成功实践。
   我们注意到,2018年以来郭文贵先生一再反复重申,在反抗盗国贼的过程中,他只愿坚守“孤狼”作战的风格,他绝不参与任何组织性活动。
   遵奉意志自由的精神,我们从不试图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任何人;当然,我们也绝不接受任何人将其意志强加给我们的企图。“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因此,我们完全尊重郭文贵先生为自己确定的“孤狼”作战风格和行为的非组织原则。我们绝不会,也没有权利要求郭文贵先生同我们完全一致;我们也不会对郭文贵先生为其个人爆料行动所确定的战略、战术指手画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