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请习先生提高警惕)]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式“八荣八辱”,教导中共干部!
·大鸟吟
·反儒派最常犯的两大错误
·枭鸣动态:张国堂綦彦臣卢语晖诸君及广大反枭派请进
·灭儒灭佛的文化极权!
·《或者》
·为什么“台湾商人到了大陆就成为残暴的奴隶主?”
·《妓女与菩萨》
·枭鸣动态:中华文化大启蒙
·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
·偶尔一嫖又何妨
·《摸石头过河》
·《向汪精卫先生致敬》
·千古一圣汪精卫!
·坚持唯真主义
·原儒拥护世袭制何错之有?
·祭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论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谈汪精卫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请习先生提高警惕)

今日微言(请习先生提高警惕)

   【民族】民族(种族)无优劣,但文化有优劣。这里的文化指意识形态,包括主体文化、主导思想和宗教信仰等等。所以,一个民族的品质,会被它的文化优化或劣化。中华民族之所以特别优秀,就是因为儒家文化的优越;历史上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一个比一个低劣,就是因为它们没文化或文化不行。

   【民族】五四以来,民族渐渐失魂;四九之后,彻底丧魂失魄,并且邪灵附体。所谓的中华民族,不中不华,而且成了反华民族。民族夷狄化、官民非人化、社会原子化的程度,为有史以来最高。而今我们弘扬儒家,就是要重新接续文化慧命,召回民族灵魂,让吾民吾族重新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民和族。

   【船山】以道御巧,其巧合道。如是,不仅言论文章以巧为美,越巧越美,一切艺术、技术亦以巧为妙,愈巧愈妙。大巧若拙可以,真拙不妨聊备一格,不值得过度推崇,“以拙为至极”。船山说:“五经四书从无一奖拙之语,佛老之徒始以拙为藏身之妙术。僧道多以拙为推崇道号,儒者亦效之,陋已。”

   【口祸】法律不宜惩罚,并不意味着妄言妄语没有恶果和罪孽。所有不真不正不实之词都属于妄语,所有反儒家、反中华、反圣贤、反人道、反人权的思想理论都属于大妄语,邪说邪教又是大中之大。知识人发大妄语,罪业恶报极大。几乎被毛氏群体灭绝的马家知识分子,无非祸从口出,自作自受。

   【答客】否极泰来,必然之势。然否极和泰来都有一个过程。如果正人君子太少,健康力量太弱,否极会持续探底,泰来则姗姗来迟。所以,一切取决于正邪善恶力量的对比和仁人义士的努力。吾辈努力说真话说真理,努力自立自达立人达人,就可以加速正气的上升,推动社会发展和政治转型。

   【答客】毛时代是历史性的否极,历史最低谷;文革又是毛时代的否极。相比毛时代,邓时代无疑好一点;相比邓时代,习时代又更好一点。从马家原教旨的毛时代,到马家修正主义的邓时代,再到儒马混杂的习时代,都堪称微泰来。真正的泰还没有来,因为恶马当道,马学始终占据宪位和意识形态高位。2018-4-27

   【道统】道统即中道传承谱系。这个谱系,孟子、韩愈、朱熹所认有所不同,东海曾拟历代道统传人如下:尧、舜、禹、汤、伊尹、傅说、文、武、箕子、周公、孔子、颜子、曾子、子思、孟子、董仲舒、二程、朱熹、王阳明。阳明至今五百年,如果要在当代寻一个道统传人,我认为蒋庆先生最有资格。

   【道统】道统排序,宜按历史顺序。但若加以说明,也可先君后臣。朱子《中庸章句序》说道统之传自“上古圣神”而来,其见于经者,尧授舜,舜授禹,“自是以来,圣圣相承:若成汤、文、武之为君,皋陶、伊、傅、周、召之为臣,既皆以此而接夫道统之传。”尧舜禹汤文武为君,皋陶伊傅周召为臣。

   【牟宗三】居然把戏说当真:“元朝人分为十等:官、吏、僧、道、医、工、匠、娼、儒、丐,又依民族不同分成四等。第一等当然是蒙古人,第二等人是色目人,其它的不必说;但在这十等人中将知识分子分到第九等,居于娼优之下,你说这是该多悲惨!”(1973年香港中文大学演讲:《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

   【牟宗三】牟一再说元朝知识分子如何悲惨,无根游谈耳。元朝儒佛道诸家都颇受尊重优待,儒户与释道可以免除赋役。元人张铉《至正金陵新志》载:“大德十一年,系籍儒户,杂泛差役并行蠲免。至大二年,儒人免差。延佑元年设科取士,儒风大振。其明年再诏,隶籍在学儒人,毋得非礼科役烦扰”云。

   【孙中山】政治应该重势,但不能唯势。孙中山名言:“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就是唯势。殊不知,除了天下大势,还有天上大理、天上大命,即天理天命。汤武革命,顺天应人。顺天是第一位的,顺天然后才可应人,应人就是顺势。政治三不能:既不能唯利,更不能唯力,也不能唯势。

   【孙中山】面对大势,领导人逆势倒行,当然不行;一味唯势是从,顺水推舟,或得一时之便,难免被潮流裹挟,也很容易翻船。怎么办?最正确高明的做法是八个字:据德依仁,因势利导。善政者,因其势而利导之,使潮流渐上轨道,使政治渐近正道。能四两拨千斤者,唯太极高手和政治妙手也,孙蒋辈乌足以知之。

   【杂时代】《庄子•人间世》中假借孔子之口说:“夫道不欲杂,杂则多,多则扰,扰则忧,忧而不救。”虽非圣言,观点不错。道不能杂,一个人的基本信仰和指导思想不能杂,不能多元。否则,轻则立场无常,思想不定,没有原则,无所适从。重则精神分裂。一个国家的立国文化和意识形态也一样。

   【解经】《经解》说:“易之失贼…絜静精微而不贼,则深于易者也。”郑注:“易精微。爱恶相攻,远近相取,则不能容人,近于伤害。”以不能容人释贼字,似不够确切。贼,贼害义。有害于人,有损于仁,有伤于道义,皆谓之贼。孟子说“贼仁者谓之贼”。孔子说:“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朱注:“贼,谓伤害于物。”

   【金朝】如果金朝果能彻底弃核并改革开放,未必归正,颇能改邪,还是值得肯定的。怕就怕这只是三胖在美中高压和灭亡恐怖之下释放的烟幕弹。金朝危急关头玩这种欺骗把戏已经熟能生巧。一旦警报解除,又会故态复萌。不过,这次遇到的是习和特朗普,三胖胆敢再耍花招,只能死路一条。

   【书单】略览50位北大教授推荐影响人生的书单,没有《五经》,《四书》亦不完整,倒有不少劣书,甚至有两本是反儒反华反人道的毒品。鼓捣出“历史上最没文化、没品味、没情操的书单”(慕朵生语),可见北大教授群体堕落到了何等地步。教授们总是兽叫,欲北大不成兽林,欲学生不发兽性,难矣哉。

   【乡愿】乡愿有两种特征:一是乡人皆好之,讨人喜欢,好人坏人都能喜欢;二是阉然媚于世。这是孟子说的,这个阉下得妙,让人想起阉鸡、阉人和阉党。阉然有三解:曲意逢迎貌,气息微弱貌,深自闭藏貌,都挺适用于乡愿。没有真气,将真情真话深藏起来,对他人对社会曲意逢迎。

   【乡愿】乡愿们推崇真理正学,也推崇歪理邪说;赞扬正人君子,也赞扬奸贼暴君。冰炭可以同炉,正邪可以同道,你好我好大家好。这种乡愿,古来各门各派都有,儒门中也有,最少。因为孔孟特别讨厌这种人,斥之为贼德贼仁、贼害道义的坏种,士君子多会以之为耻。

   【乡愿】杂家和乡愿特别受欢迎,最容易成功,尤其是杂时代,更是杂家乡愿的天下。杂家论学术,乡愿论人品。学术混杂、思想混乱者,往往良莠不分正邪混淆,在现实中变成好好先生。故杂家往往可以与乡愿划等号,唯儒门杂家例外。儒门杂家毕竟立足于儒,对邪说有一定的辨别能力,对乡愿作风比较警惕。

   【钟老】钟家佐老先生诗词书法双佳,相识二十多年了,今已近九十岁,依然思维敏捷,精神矍铄。今天与岑路诸君一起往访叙旧,获赠《钟家佐诗书集》《家佐说诗》《海外游踪》诸作。老先生游踪遍全球,认为中国的风景的文化含量是全世界最高的。东海乐赞:钟老一不小心说出了一句真理。2018-4-29

   【钟老】2009年钟老八十初度,作诗征和。东海依韵奉和:“诗书俱老句常新,大雅为魂莫计旬。树桂培芝香自远,探山贪水意相亲。拜来奇石多佳侣,信得良知胜众神。唯憾冰消风尚紧,愿分余热唤阳春。”钟老关怀后进,喜好山水奇石,擅长诗词书法,当得起东海的称赞。

   【信心】中医有“不信者不医”之说。儒家同样是不信者不教。对儒家没有一定信心和基本信任,即使学习,不会认真,不易理解,不愿实践。这种人不值得教,亦不可教,徒然浪费双方时间精力。“礼闻来学,不闻往教。”往教无益,反而有伤于师道之尊严。而主动求学者多少对儒学有一定信任。2018-4-30

   【船山】儒家政治以敬天顺天为第一义,以“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得罪于天为第一大罪。船山《尚书引义》衍《甘誓》之文曰:“夫孰知不畏于天,名为恤民,而民实贻以槭;不恤于民,名为忧国,而国实受其败也?”不爱民则爱国无益,反而败国;不畏天则爱民无益,反而害民。

   【毒品】文以载道,理所当然。文章必须志道据德依于仁,有益于世道人心。大量现代文章则往往相反,或文以反道,或文以载邪道,纵人欲,灭天理,有害于世道人心。凡是悖道缺德违于仁的文章,都属于文化毒品。凡毒品制造者,都应该从政治、文化、教育三界中驱逐出去。2018-4-30

   【毒品】关于米脂杀人事件,在凶手通往犯罪的道路上,电子游戏应该起了相当的作用。有报道说,凶手沉迷电子游戏,这段时间在玩一款名为“吃鸡”的游戏。游戏里,共100人降落荒岛,只有最擅长杀人的玩家才能取得最终胜利。在游戏场景中,最喜欢选择的杀人的地方是学校和医院。

   【毒品】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电子游戏属于艺的范畴,本身没有问题。文以载道,艺亦可以成为载道之具。电子游戏的问题其实是制作者的问题,是制作者文化道德品质低劣,导致诸多电子游戏作品成了荡神志、毁心性、纵人欲、灭天理的剧毒品。艺以载道还是反道和载邪道,取决于制作者也。

   【悖德】《孝经》云:“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政府不爱国人而爱外人,更是悖德悖礼之至。注意,政府对国人的爱,必须落实到良制良法中去,必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并制之以法。可惜多数国人至今不明白,停留在口头上的爱,靠巧言令色足恭去表达的爱,不是真爱。

   【创新】有旅美学者说,芯片不是靠一群穷人做出来。此言不确。比贫富更重要、更关键的是善恶。野蛮邪恶之徒,德智俱劣,创新能力低下。它们爱好欺诈暴力,其聪明才智也只发挥于诈力方面,而特别拙于善事善业。野蛮必然落后,邪恶最易衰亡,这是道德定律,也是历史规律。

   【凶德】得乎道之谓德。有德则吉,悖德则凶。故一切违仁背义的德行都可以称为凶德。《左传•文公十八年》:“孝敬、忠信为吉德;盗贼、藏奸为凶德。”盗贼、藏奸就是悖德行为。《孝经•圣治篇》:“不在于善,而皆在于凶德,虽得之,君子不贵也。”邢昺疏:“凶谓悖其德礼也者。悖犹逆也,言逆其德礼则为凶也。”

   【物化】无得于道之谓无德。无德者,很容易行为悖德,品性物化。如果信仰拜物教,物化就是逻辑的必然。儒家强调亲亲仁民爱物。拜物教相反,物质第一性,物质第一位,物质第一重要,以物质为最高价值标准。以有产无产分阶级,以共产主义为理想,把上层建筑的决定权交给经济基础,都是必然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