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陳香梅逝世(下)]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香梅逝世(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就這樣,陳香梅和陳納德結了婚。這一結合,立即給了陳香梅一個新的身份,這身份非同小可。首先,陳納德作為一個美國軍人,除了在國內外享有崇高聲譽外,他本人還屬於藍血一族 -- 他的遠祖是美國聲名昭著的南方將領李將軍,因此陳納德的原名有一個‘LEE’字。他交往的朋友中不少是美國的政界高層,這些人都成為陳香梅的相識,有些更發展成為他們家中的親密友人。

   當然,這並非說陳香梅的嫁給陳納德,是覬覦陳的家族背景。事實上,陳香梅初見陳納德時,不足二十歲,青春年少,崇拜英雄,並不奇怪。再經過幾次交談,她的一縷柔情,緊緊的繞在陳納德身上,這是少女的純真,非常羅曼蒂克。

   其實,陳香梅的政治背景也不弱,在國民黨時代,亦可算是藍血一族。除了她父親是高官之外,她外祖父廖鳳舒是中華民國開國功臣廖仲愷的親兄弟。換言之,陳香梅是廖仲愷的堂外孫女。

   因此,陳香梅陳納德這一段姻緣,雖非政治婚姻,但銜之男女雙方的背景,卻有著濃烈的政治色彩。他們結婚不久,大陸變色,他們隨國民黨遷移台灣,一居十年。變化的契機是陳納德的於1958年的逝世。由於陳的逝世,他的民航業務面臨改組,陳香梅在公司內的地位也受到排擠。她離開台灣到美國和她的姐妹團聚,並開始新的生活。陳香梅說這是她一生最困難的時期。

   但陳香梅始終是一個有幹勁、不甘蟄伏的人。憑著她的努力,特別是她的陳納德遺孀的身份,她終於冒出頭來。而關鍵的一著,是1962年她出版了《A Thousand Springs》“一千個春天”。這書關於她和陳納德的愛情,一出版之後,由於陳納德的名氣,立即成為了暢銷書。這書讓陳香梅有名有利。她到處被邀請演講,而我們知道,在美國演講是要收費的,而版稅的收入更是不菲。

   更重要的是,陳香梅有了名氣之後,政黨便向她招手了。美國是民主政治,總統由選民投票選出。(這裡筆者不糾纏美國是不是直接選舉) 一個人有了名氣,受到人們歡迎,便有了政治本錢,他可以自己直接出來競選,或助人競選。陳香梅加入了共和黨,(有趣的是,陳納德是民主黨人,陳香梅沒有繼承這個傳統,而是參加了民主黨的對頭共和黨。當然,她這並不是和陳納德搞對抗,而是顯示她這個人不受過去所束縛的性格。這些事例,以後還有。) 並以非白人、亞洲人和婦女的身份,或作為這幾類人的代表,參與美國總統的助選活動,在尼克松、列根、布殊等總統的競選中扮演了積極的角色。

   1972年,陳香梅當選全美最傑出的十二名婦女之一。這反映她已經適應並融入了美國的政治和社會裡,而美國人亦承認她是有影響力的人。但她最大的突破是1980年。當年候任美國總統列根,在上任前派陳香梅作為特使秘密前往中國拜會領導人,為他的對華政策先打招呼。陳香梅見了鄧小平和她的堂舅父廖承志,得到很高規格的接待和很親密的會見,一統便給統戰過去了。這自然是列根所未能預料的。

   當時,陳香梅在台灣和中國大陸都吃得開,在台灣的政界,熟人更不少。但畢竟中國是以中國大陸為代表,而美國的交手對象是中共。中國一開放改革,打開懷抱,對於有中國情懷的人,其魅力是不可擋的。而陳香梅,以她的出身和經歷,特別是親見過和親歷過中國的苦難,其中國情懷自然是濃得化不開的。

   應該說,陳香梅不是有機心的人,她為人相當簡直,但有一些虛榮感,這些人很容易給中共利用。而事實也是如此。陳香梅和中國的接觸和交往,一經開始後,便愈來愈密,後來更發展至一年訪華三四次,其足跡遍及中國大地。她更不斷組織台灣、亞洲和美國的貿易團到中國投資和訪問,對中國的經濟發展產生很大的作用,特別是六四之後。

   當然,她也有一定的政治智慧。她從不談中國的自由和人權,也從來沒有譴責六四事件。她至多只罵罵文革和四人幫,而這在中共是已有定案的了。她還曾脫口說慶幸中共於1949年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好在蔣介石宋美齡已死,否則他們這兩個雙陳婚姻的支持者、雙陳女兒的賜名人,可能會給氣死。時至今天,中共財大氣粗,甚而和美國打起貿易戰來,他們應該感恩於陳香梅。(下)

(2018/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