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张杰博闻
·2017年国内十大新闻事件评述
·全面流氓化已是中国政府新常态
·《中英联合声明》被否定透露危险信号
·郭文贵最不愿看到的尴尬一幕
·郭文贵爆料闹剧落幕的十点总结
·访问学者为何千里迢迢在海外成立党支部?
·法院院长反腐怪招频出终被双规
·江歌之死带来的拷问
·大国外交不是霸道 王毅外长失礼节
·蒂勒森访华是否涉及斩首金正恩和遣返郭文贵?
·触目心惊的法官淫乱现象
·习近平为何成为习仲勋的背叛者?
·为了保护你的辩护权所以剥夺你的辩护权
·大学教授上街当访民 老百姓为何冷漠如冰?
·中国人何时告别毒食品?
·郭文贵的最终结局
·为什么说川普落入了习近平的圈套?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的真相是什么?
·马斯克与胡鞍钢的牛皮 钱学森之问的诡异
·爱中共还是爱中国,为何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淫乱男女学生
·中共极权统治崩溃的五部曲
·印度无人机坠毁中国境内的真相
·善心汇是庞氏骗局吗?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书生本色--法学家王宠惠先生
·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关闭人生的手机
·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论首席仲裁员应具备的办案能力
·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安邦被接管 吴小晖入狱 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空气真凉
·心是一条河
·不悔
·习近平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中国要返回皇权时代吗?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为什么新华社英文编辑要提前将习近平的修宪丑行曝光?
·中共第三次会议为何不提修宪?习近平的终身制完蛋了?
·三中全会为何不提修宪 习近平狸猫换太子的戏演砸了?
·雄起!人民代表能打一场破灭习近平皇权梦的阻击战吗!
·三中全会内幕流出:取消主席任期已铁定 代表签名表忠心
·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人大遭遇表决门!宪法修正案表决方式为何改变? 金瓶掣签游戏重演?
·习近平修宪隐藏着一个更大的企图:香港、台湾危险了!
·没有人大代表何谈通过修宪建议 习近平吹响中共崩溃集结号
·习近平怕刀 蓝衣女记者向谁翻了白眼?
·习近平、王歧山要干哪八件大事?终身制还是世袭制?
·总理记者会暮气沉沉 李克强为何要尴尬留任?
·中共领导体制巨变 习近平脚下已是万丈深渊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真实关系和最终结局
·习近平与毛泽东,彭丽媛与江青会是相同的结局吗?
·谁是金正恩的中国恩师?茅台酒有毒?
·李克强向习近平交权 党领导经济的灾难重演
·为什么中共害怕《圣经》传播?迫害基督教的后果是什么!
·大多中国人并不反对共产党 改变中国的是否已不可能?
·中美贸易战是一触即发还是偃旗息鼓?
·博鳌论坛风云突变 习近平要开启改革开放新时代吗?
·"内涵段子"英年早逝 新新人类与习近平狭路相逢
·江青会被平反吗?从当红女星到红都女皇再到白骨精
·国航CA1350航班发生劫持事件 外科手术式新闻管制将成新常态
·朝鲜为何突现改革龙卷风 金正恩要成为邓小平吗?
·别了,郭文贵先生!
·板门店金正恩握手文在寅 高调和平背后隐藏着什么?
·王毅外长为何急于访朝 美朝峰会的地点确定在中国?
·上万武汉特警保卫习近平竟与一件往事相关
·中共罕见痛批鲁炜 习近平和川普期待同一样东西
·张杰博士致北京大学林建华校长的公开信
·为什么北大校长林建华应该辞职?不是读错词而是有更严重的问题
·中共祭拜马克思迫于无奈 真实的原因难以相信
·习近平、金正恩大连会面的玄机 美朝谈判中朝鲜的谈判底牌
·吴称谋对《张杰致北京大学林建华校长公开信》的修改建议
·习近平身边潜伏的“两面人”军团
·司法腐败根本挡不住 今夜律师无人入睡
·朝鲜变脸不复杂:金正恩大连隔空喊话,川普竟然没听懂
·王沪宁正在为习近平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毛泽东的文革大民主是人民的狂欢还是灾难?
·翟桔红教授反对修宪因言获罪 中共拉开新反右运动序幕
·美朝峰会危机重重 习近平到底向金正恩说了些什么?
·当国家精神分裂病入膏肓时,中国的天就快亮了!
·习近平为何放过“电力一姐”李小琳,而不放过吴晓晖?
·一篇被网信办封杀的短文:中美贸易战,击碎了多少谎言!
·王岐山见普京有重要使命 美朝峰会川普先输金正恩一局
·郎遥远:中国人不敢讲真话 中国梦就是噩梦
·法制晚报40余名记者集体抗议辞职 教育部2018年花33亿买外国留学生
·陶醉于权谋的中国如何与现代文明世界相处
·习近平黑厚兵法诡诈 李源潮差点为修宪祭旗
·从跪地上课到跪地讨薪 中国教师的根本出路在哪里?
·读北大24岁才女《卖米》泪流满面 共产党真对不起中国人
·红拂:一口六安黑锅和一个精神分裂的中国
·为什么安邦集团吴小晖上诉会带来杀身之祸?
·中国腐败已融入血脉,最小的贪官年仅13岁!
·严家祺:悼念“六四”二十九周年,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昨晚,我与几个武大的同学宴请一位来自南方的法学博士,该博士姓朱,其貌不扬,智力平常,但却经历颇丰,曾在某金融机构任过高管,正当仕途蒸蒸而上,却突然顿悟,辞职读博士。这家伙在众学子读博士牟官职、牟生存的时代,却反季节操作,在四十岁时来了个弃官读书。众人都以为这家伙疯了。朱博士到学院报到时,接待老师看其简历竟怀疑他是否经济上犯了事,被开除了。
       朱博士不修边幅,好酒,颇有太白遗风。今晚,我们四人三瓶黄鹤楼白酒下肚,都有点醉意。朱博士更兴奋,无意间,突然说他在旧书楼淘了一部民国著名法学家李祖荫先生《比较物权法》手稿,上下册二本长达700余页。众人惊讶,因为李先生生前确实写过比较债权法、物权法、亲属法等5卷比较民法著作,但仅有《比较民法-债编通则》发表,2006年中国方正出版社再版,其余均遗失。
       朱博士见我们颇感兴趣,于是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的淘书经历。大约在2005年,他到一个旧书楼淘书,翻看台湾版的法学书籍。店老板走过来问道:“您是学法律的吧?”,他称“是”,店老板说其收藏了一部法学手稿,但书稿上没署名,不知是哪位法学家的著作,请他帮忙鉴定一下。朱博士没在意,于是随老板到里屋看手稿。朱博士发现手稿是写在宣纸上,是比较物权法内容,所涉30余个国家的民法,用毛笔写成,在民国民法草案条款后,有英、德、法语的翻译,字迹秀美,论述详实,确为不可多得的藏品,但没有落款,不知是出自哪位法学大家之手?
       一年后,朱博士又到该书楼淘书,但见书楼前已有施工脚手架,一副拆迁的样子。店老板已忘记朱博士了,竟又向他询问去年的问题,朱博士说:可能是民国时期的法学家,但已无从考证。店老板显得很失望。朱博士玩笑道:“干脆卖给我算了”,店老板深思了一下说“也好,只是价格不菲”,“多少?”朱博士问,“十万”老板说。“哈哈,那你就留着吧”朱博士笑道。店老板忙解释说:手稿他已收藏了30年,以后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藏品了,如不是房屋拆迁,是不会卖的。其次,他不懂法学,手稿放在他手里太浪费,想卖给一个学法律的,也算为国家做了点贡献。朱博士有点感动,但确实囊中羞涩。


       半年后,店老板突然打电话给朱博士,说把手稿卖给他算了,于是朱博士马上赶到旧书楼,但发现书楼不见了,已被夷为平地。正伤感时,店老板气喘吁吁走了过来。原来书楼要拆迁,老板不愿搬,因为他靠卖旧书生活,在这已生活几十年。但拆迁公司派来黑道的,每天找他生事,无奈只好逃走。朱博士与店老板就书价进行了反复谈判,后成交。
       朱博士把书稿带回家,晚上翻看,突然他发现书页中有一个小印章,上刻“糜寿”两字。朱博士兴奋不已,马上在百度上搜索,“民国著名法学家李祖荫”的名字出现了,上面是这样记载的:李祖荫(1899-1963)法学家。字麋寿,祁阳文明铺人。1927年从北平朝阳大学法律系毕业,即入日本明治大学专攻法学。1930年回国后任燕京大学讲师,同时兼任北京大学讲师。1937年,任北京大学法律系教授。北平沦陷后受聘为湖南大学法律系教授。1943年,任湖南大学训导长,不久,担任该校法学院院长。1949年初,出任湖南省教育厅长,任内对保护长沙的教育事业、促进湖南和平解放作出了贡献。建国后,任中央法制委员会委员,兼任民事法规委员会主任,同时兼任北大教授。主要著作有《比较民法总则纲要》、《比较民法总则编》、《中华民法总则评论》、《民法概要》、《法学方法论》等。后朱博士查找多方资料,证实该手稿正是已遗失多年的李祖荫先生《比较民法》五卷中的其中一卷《比较物权法》。
       说到这,朱博士感叹到:“民国时代的法学家,学贯中西,理论功底深厚,即使身处乱世,仍钻研学理,自成一说。”。我们听着不由都低下了头,羞惭不已。“书稿现在何处?”我忙问道,朱博士说:“捐了”,“捐给谁啦?”大家问道,“嘻嘻”朱博士顽皮地笑了起来。
     
   注:笔者自发表“李祖荫先生手稿被发现”博文后,李先生的后人留言想了解手稿的下落,笔者立即与远在海外的朱博士联系。朱博士称手稿的确已捐赠,不愿透露手稿捐赠的去向,但同意发几张手稿图片给李先生后人,并称其留有手稿复印件,也愿送给李先生后人留存。朱博士要笔者再次表达对李先生的敬意,并希望将来有机会将手稿整理后出版,以告慰李先生在天之灵。后笔者将李祖荫先生手稿的复印件寄给了他的后人。
(2018/03/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