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曾节明文集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最近,不止一位国内友人、粉丝惶惶然地问笔者:
    现在不提市场化、私有化了,重新宣传国企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不是又要搞毛泽东那一套了?你们在海外有什么消息没有?
   
    其实,早在2016年元月,习近平踢开“市场派”总理李克强,亲自领导经济,抛出莫名其妙的“供给侧改革”的时候,笔者就洞查到其复辟计划经济的用心,并且第一时间做了揭露。
    (请参见拙作:《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什么是“供给侧改革”?从字面上说,就是生产一侧的改革,也就是对产业结构、产量、产品质量等诸方面的改革,这与包含投资、小费、出口三要素的需求侧改革相对应。
   
    “供给侧改革”本来是一个明白的概念,但习近平一伙因为保藏祸心,故意闪烁其词、弯来绕去、玩弄辞藻、揉捏概念、大耍舞花、、.故意把一个明白的概念混搅得眼花缭乱、不知所云。
    什么是“供给侧”改革?习近平一伙解释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用增量改革促存量调整,在增加投资过程中优化投资结构、产业结构开源疏流,在经济可持续高速增长的基础上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与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就是优化产权结构,国进民进、政府宏观调控与民间活力相互促进;就是优化投融资结构,促进资源整合,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与优化再生;就是优化产业结构、提高产业质量,优化产品结构、提升产品质量;就是优化分配结构,实现公平分配,使消费成为生产力;就是优化流通结构,节省交易成本,提高有效经济总量;就是优化消费结构,实现消费品不断升级,不断提高人民生活品质,实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
    、、. 、、.
    以上的累牍,简直是矫揉造作、不知所云、屁话连篇,完全是经典的共产党八股文,而且属于下三流水平。
   
    但懂经济的人很快就会看出一个问题:“供给侧”不合理才需要改革,那么“供给侧”怎么算“合理”、“不合理”?谁说了算?
    产业结构、产业质量、产品结构、产品质量、分配结构、流通结构、、.怎么算优?怎么算劣?谁来判断?
    在市场经济社会,这全然不是问题,当然是市场说了算、市场来判断、市场来调整、、.但在习近平那里,显然不能由市场市场说了算、市场来判断、市场来调整、、.而必须由政府说了算、政府来判断、政府来调整。
    也就是说,要将现行的部分市场调节功能(中共国的经济本来就不是全然的市场经济)大把地收归政府!
   
   
    中国经济的部分市场调节功能,是“邓改开”的成果。吴国光博士指出,中共国的经济改革,实际到“邓南巡”后的1994年就结束了;中共国的“对外开放”改革,实际上到2001年12月江泽民加入“世贸组织”也结束了——此后经济松绑格局习近平上台之前基本未变。这一格局就是:
   
    价格方面,一九七九年的时候,中国百分之九十七的产品,它的价格是由国家计划决定的,只有百分之三的产品是由市场来决定价格的。那么,到了一九九四年,正好来了个颠倒,百分之九十七的产品是由市场来决定,百分之三剩下百分之三由国家定;
   
    所有制方面,在一九七零年代的末期,国家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这两种形式的公有制,在工业企业当中占到百分之百。到九十年代的中期,这个比重下降到百分之三十左右,中国的所有制结构变成三分天下:公有三分之一,私有三分之一,合资和外资三分之一;
   
    管理制度方面,政府向企业的权力下放,在九十年代中期推行了所谓〝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化〞之后,这个改革也结束了;
   
    税制方面,到一九九四年实行〝分税制〞改革就结束了。而且到一九九八年朱镕基上任总理时,取消了八十年代中央、地方“分灶吃饭”的税制,实行税制集权,走向了倒退。
   
   
    也就是说,习近平现行的“供给侧”改革,以及接下来要搞的“需求侧改革”,就是开邓小平“改革开放”的倒车:
    一,逐步减少市场定价,向着国家定价回归;
    二,逐步减少非公有制经济比例,向着“一大二公”回归;
    三,逐步收回政府向企业下放的权力,向着政府高度干预企业的“特色企业制度”回归;
    四,逐步收回地方的经济自主权,向着高度的中央集权回归。
   
   
    事实上习近平早已经在这样做了,在“供给侧改革”的“去产能化”战役中,习近平以“环保”、“优化产业结构”为名,选择性地将大批民营钢铁企业活活打死,不由分说,毫无补偿,一声令下,统统关门。但是国企却享受例外的待遇,可见,在习近平眼里,民企就是应该革掉的“劣”。
   
    于是,众多民企业主,一夜之间血本无归。有个华北企业主粉丝愤怒地对笔者说:
    他酿的说减产就减产、说关门就关门,我的合同违约损失谁来赔偿!?
    有业主说:狗日的连毛泽东时代都不如,毛泽东时代它命令你干这干那,它包你亏盈,今天它就胡操不管你死活。
    也有业主说:污染?国企污染更大,它为什么不关,单叫民企关门?
   
    这实际上是在“环保”、“去产能”、“优化产业结构”的幌子下,对民企的大规模谋杀,与毛泽东五十年代消灭民企不同的是,以前叫做“社会主义改造”,现在叫做“供给侧改革”。
    这就是习近平一直在咋呼的“做大做强国企”,换句话说,习近平的“做大做强国企”,就是大规模地消灭民企(比胡温的“国进民退”还要强效和大规模),就是复辟计划经济。
   
    而习近平称之为“改革”。习近平上台后,中共的几乎所有改革,都是倒退。改革,改革,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顺带指出:习近平复辟终身制,与他的复辟计划经济是一致的。
   
   
   
   
   
   
   曾节明 2018.3.12戊戌乙卯癸卯下午于春寒纽约州
   
(2018/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