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曾节明文集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最近朝鲜金家极权匪首金正恩,在美国特疯子政府前所未有制裁的压力下,慌了神,岔了气,急忙伸出“冬奥外交”的橄榄枝,派其胞妹金正与带着身孕赴韩国陪亲善笑脸,唯恐美国下一轮演习,会对其直接开火搞“定点清除”。
   
   金无赖的“冬奥外交”目的无非是:
   一,缓兵之计,减轻美国压力,拖延美国动武时间,为核武小型化、精准制导化赢得时间;
   二,打“民族主义派”牌,拉拢韩国文在寅左派政府,离间韩、美同盟关系。
   
   一般人都没料到,文在寅对金无赖的“对话”橄榄枝,居然受宠若惊,感激涕零,下令韩国冬奥代表团高举半岛旗,与朝鲜代表团肩并肩抱团入场;面对皮笑肉不笑的金正与,文在寅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热情如马仔,仿佛来陪笑脸的不是金正与,而是文在寅、、、、、、
   
   见此情形,资深中共网特螺杆乘機大放厥词,狠批“民族主义”,借此发了疯地攻击韩国人是“劣等民族”,不值得美国保护,大力鼓吹美国应当及早撤军让韩国棒子去享受北韩的极权专政云云——也就是,鼓吹美国逃跑,放手让共产党极权匪帮进驻对马海峡。
   在螺杆唾沫横飞的脑残犯浑当中,似乎文在寅一伙就是民族主义和典范和化身。
   
   
   这完全是张冠李戴混搅。什么是民族主义?就是本民族利益至上。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必然是本民族利益的追求者和维护者,其中,珍惜和捍卫民族同胞的生命当然是真民族主义基本原则。
   朝鲜人和韩国人同属高丽民族,如果文在寅真是民族主义者,他必然在乎朝鲜人和韩国人的生命,但文在寅真地在乎朝鲜人和韩国人的人命么?
   非也,在得不到朝鲜半个字让步的情况下,他张灯结彩铺地毯地隆重欢迎杀人犯金无赖的特使、胞妹金正与,等于宣告半个世纪来被金家极权屠杀的幾百萬北韩同胞,其人血都付诸水漂;
   
   文在寅还张灯结彩铺地毯地隆重欢迎“天安舰事件”元凶、朝鲜前侦查局局长、朝鲜冬奥代表团团长金正哲,等于宣布被金正哲以鱼雷炸沉的“天安舰”上46名韩国官兵,他们的死,都轻如鸿毛。
   象文在寅这样的伪民族主义者,平时最喜欢把“血浓于水”挂在嘴边,其实对他们来说,同胞的血,都稀如水泡,同胞的死,都轻如鸿毛。
   
   真民族主义者,必全身心地为民族的安全、利益计,甚至常常把民族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而不事虚饰;典型如美国总统特疯子,上来就美国利益优先,坚定履行竞选承诺,绝不落政客作秀、食言之俗套,对事关美国安全的朝鲜问题,毫不含糊,决不手软。而文在寅之流刚好相反,永远把作秀置于民族的安全、利益之上:
   
   文在寅明知道核武是朝鲜金家核心利益、金正恩已成一根筋,朝鲜无论如何不可能去核,却依然与朝鲜积极“对话”互动,他明明知道谈了25年都没有用,反而“谈”出一个核武化的朝鲜,却还要继续谈,好像“对话”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对话而对话,为了作秀而对话。
   韩国伪民族主义左棍总统文在寅,北韩问题上的几乎一切举措,竟不是为了维护韩国国家利益、不是为了维护包括北韩人在内的同胞利益、、.而是为了展现自己“和平”、“阳光”的形象——似乎是为了自己的诺贝尔和平奖做准备。
   
   
   
   文在寅在中国的对等人物典型,就是七十年前的蒋介石。卢沟桥事变中日全面开战后,德国亲华派元首希特勒三次派特使陶德曼调停中日停战,日相近卫文麿愿意停战和共同防共,而且不要中国赔款割地,但蒋介石却愤青蠢血冲头,迟迟不愿答应,陶德曼苦口婆心告诫蒋介石:与日本打下去,中国的政权将落入共产党之手!老蒋依然置若罔闻,最后一次居然托病不出,派出对中国问题完全傻逼的假洋鬼子老婆宋美龄出来见德国人。宋美龄柳眉倒豎,义正词严地教训陶德曼说:
   中日之争是世仇之争,而国共之争是兄弟之争。
   
   面对这样的混帐东西、超级蠢货,陶德曼和希特勒只能呵呵了。
   
   
   于是蒋光头得意洋洋接受走投无路的中共匪帮残部“输诚”,给予杀人犯其合法地位,允许中共单方面地在国统区办报、设机构、发展组织、从从容容地渗透国民党党、政、军,尽管中共绝对不容许国民党在陕甘宁有丝毫的存在。
   于是,曾带领“红队”杀人如麻、亲自带队灭门顾顺章全家十多口,连三岁小孩和救命恩人都不放过的杀人犯特务头子周恩来,又成了国民政府的座上宾,在重庆堂而皇之地设立匪窝“周公馆”,八面玲珑、舞姿翩翩,得心应手地统战国统区各路人士、、、、、、
   于是,随着蒋光头视匪共为“兄弟”,在南方各省被红军屠杀的数百万同胞、遭周恩来共特系统暗杀的如麻同胞、、.他们的血稀如水泡,他们的死轻如鸿毛。
   
   也就是说,在蒋介石眼里,被匪共杀害的数百万中国人人命,统统打了水漂。
   综上可见,“抗战”期间的蒋介石,其实是和文在寅一样的伪民族主义卖国贼。因为日本文明的本质是汉文明精华,日本决不会灭亡中国,也无心灭亡中国,日本即便占领了中国,只会淨化中国和提升中国的文明,真正能灭亡中国的,是受北面苏俄扶持的黄俄赤匪,蒋介石却帮中国大陆选择“宁亡于共,勿亡于日”。所以汪精卫的遗孀程璧君至死不向国、共两党认罪,并大骂“蒋介石才是汉奸。”
   
   
   这就是网特螺杆拼命渲染的“民族主义者”蒋介石的真相。蒋介石明明是伪民族主义误国,却被螺杆浑扯为民族主义误国。
   
   
   
   对此,毛左嚷嚷说:难道毛泽东、粥恩来、金正恩他们不算中华同胞么、不算高丽同胞么?当然不算,朝鲜金家集团是高丽民族最凶狠的仇敌。试问:日本人的统治比金家如何?哪个“帝国主义”统治下的殖民地人民,有北韩人民惨?有毛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民惨?连萨达姆、卡扎菲的统治也没有这么惨呀!现在把数千枚飞弹瞄准台湾同胞是谁?现在把核弹瞄准首尔同胞,随时可能按下核按钮的是谁?这么仇恨和虐杀中华民族、高丽民族的“同胞”,能算同胞么?
   
   
   对本民族比几乎任何外敌还要狠的共产党极权分子,当然不算民族同胞。对于毫无人性的共产党极权分子,套用一句名人的话来说,就是:
   “共产党人是病毒、是细菌,沾附在哪个民族的肌体上,那个民族就会生病,就会死亡!”
   
   
   能够参透这个道理的人,才能算真民族主义者,典型如汪精卫先生。
   
   
   
   
   
   
   
   曾节明 2018.3.5戊戌乙卯丁酉晚于积雪纽约州
(2018/03/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