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曾节明文集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吴建民先生在推特上抛出“五一共振”的设想后,引起了国内外热烈的反应和广泛的共鸣,就在这个关头,“十九大”后再也不爆料、且公开拥习拥共的前国安特工郭文贵,公开号召“郭粉”抵制“五一共振”,并指控吴建民等人主张的“五一共振”,是中共的“钓鱼”阴谋;
    与郭文贵同时,二十年来一贯嘴上空喊革命,行动上却以“抓特务”的方式,一贯打击实干民运人物、民运行动的徐水良,也一日数喷,活跃异常地大反“五一共振”,咋呼“共振”就是“钓鱼”,“共振”的组织者与中共有勾结。
   
    以郭文贵、徐水良为代表的人,是在恶意地误导民众,以“钓鱼”等阴谋论思维,吓阻民众上街。
   
   
    事实上,象“五一共振”这样的街头运动,是不可能被“钓鱼”的,因为它具有“无组织”和“不可控”两大特点:
    什么是“钓鱼”?“钓鱼”就是诱捕,也包括“欲擒故纵”,故意让你跳出来,以便“顺藤摸瓜”,把你的组织一网打尽,或者尽可能多地抓捕你的同伙。
    “钓鱼”只适合对付高度组织性的行动,比如“十月革命”式的政变,“武昌起义”式的兵变、、.但是对于组织性不强的行动,“钓鱼”的效果就不好,而对付非组织性、去中心化的行动,这种手段是根本无能为力的。
   
    典型如俄国二月革命:二月革命由食品短缺导致的莫斯科市民哄抢、骚乱引发,随后迅速蔓延到全国各地,继而引发同样忍饥挨饿的军警不作为,导致沙皇政府垮台、、.二月革命并没有什么人来组织领导,根本不是列宁一伙所吹嘘的那样,是布尔什维克组织的成果,列宁一伙正是二月革命成果的窃取者。
    2011年埃及的颜色革命,也不是一场有组织的革命,而是因为当时埃及食品价格的猛涨,引发了埃及社会反穆巴拉克独裁的广泛共鸣,以至于几个前卫的青年在脸书发一个上街的倡议,便取得一呼万应的效果、、.
    1989年北京学潮,远为组织性行动,但自柴玲、张伯笠发起“5.13”广场绝食之后,迅速演变为不可控行动,学运领导人已经无法控制学运走向,因此,“5.13”之后的学潮,指挥中心形同虚设,变成了一场去中心化的运动。
   
    为什么“钓鱼”无法对付非组织性、去中心化的运动?因为这种运动没有指挥中枢,统治集团无法通过“斩首”——诱捕少数人,实现瓦解运动的目的;运动的参与者是非组织性的参与,因此,政府也难以通过抓捕参与者,来破获什么组织;而且,因为这种运动也不是由任何组织策动的,因此,即使政府摧毁了什么组织,也达不到镇压运动的目的。
    如,当年八九学潮,如果中共在5.13绝食之前,把柴玲、张伯笠都抓了,并且调集大批军警进驻天安门广场,很可能闹不出后来广场绝食、“六四”喋血的一幕,因为当时的学潮还是可控的,但是等“5.13”之后,中共即便把柴玲、张伯笠、封从德、王丹、、.全部抓起来,也阻止不了学运的继续,而只会使得学运闹得更大,因为“5,13”之后的学运,已经不是任何学领或组织所能指挥、所能控制的了。
    总之,“钓鱼”的手段,只能对付少数“重要人物”,而在上街的大众面前,“钓鱼”就完全失去了意义。
   
    非组织性、去中心化的运动,因为参与者都互不隶属、没有横向关系,每一个人都是普通的棋子,针对性的“钓鱼”毫无作用,你不可能通过抓捕几颗普通棋子,而阻断其他普通棋子的功能,故对付这样的运动,专制政府唯有劳师动众地全面抓捕,这就导致维稳的成本极高,而效果往往事半功倍,容易导致专制政府力不从心。
    因此,非组织性、去“中心化”的2011年的茉莉花散步,当时全国只有几千人参与,就令中共胡锦涛中央惊恐万状、疲于奔命,国保系统紧张到了全国总动员的地步、、.由此可见非组织性、去“中心化”街头运动,对中共政权的巨大威胁!徐水良之流,当年唾沫横飞地诬蔑茉莉花散步是“中共阴谋”,事实恰恰相反,茉莉花式散步,是中共最为恐惧的抗争方式:
   
    因为以组织和阴谋起家的中共,最擅长对付敌手的组织行动,而对于无组织、去中心化(也称“云革命”)的行动,它其实不知所措、莫可奈何!
    2011年区区几千人的茉莉花散步,就迫使全国的国保总动员,可想而知,如果当年茉莉花散步的人有几十万,就必有足以令中共政权崩溃的巨大能量。
   
   
    目前离“五一”还有一个多月,中共已开始如临大敌地搜捕传播五一共振号召的网民,已抓捕传讯多人,没收电脑、、.急欲把把“共振”扼杀在萌芽之中,中共对“共振”的极端恐惧,从反面证明了郭文贵、徐水良之流对“五一共振”是“中共钓鱼”的指控,完全是造谣诬蔑;同时也证明了郭文贵、徐水良之流,客观上是在配合中共维稳。
   
   
    十多年来,社交媒体和手机互联网的强势兴起,为非组织性、去中心化的“云贵革命”打开了方便之门,而当今中共极权倒退变本加厉的统治现实,以及国内组织难以生存活动,反对派各自为战的现实,也令“云革命”成为今后倒共革命的大势所趋。
   
    “云革命”的便利条件,正在颠覆传统的政党政治和传统的革命方式,它令革命不再是孙中山、蒋翊武等行动家、组织家们的专利,它为网络思想家、知识分子设计革命、塑造革命大开了方便之门,虽然这些网络思想家、知识分子可能不属于任何政党,可能没有参与革命,甚至其人可能不在革命发生地、、.例如,2011年埃及的革命,就是几个青年在社交媒体上抛出的理念和行动倡议引发的,那几个青年不是组织者、更非领导者;2011年把胡锦涛当局吓得半死的中国“茉莉花散步”行动,也是在中东茉莉花革命的影响下,由一些匿名者在社交媒体上倡议而成,这些匿名者不是组织者、更非领导者、甚至其人都不在国内。
   
    对付此种方式,中共的“钓鱼”是枉然的。“五一共振”式的抗争,在中国前景光明。
   
   
   
   
   
   曾节明 2018.3.19戊戌乙卯庚戌晚于料峭纽约州
(2018/03/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